[原创]一个文学之星的堕落

ninghe 收藏 49 142
导读: 我的文学天赋从很小的时候就显露无遗。 我对童年的印象相当深刻,小时候家里很穷,住的是平房,墙上和棚顶都糊满了报纸,而且每到过年前的几天,都要把一年里被烟熏得发黄的报纸用新报纸盖上,这样家里就会亮堂许多。 住过平房的朋友都知道,糊墙可是件大事,要忙上一天的时间。做小学老师的爸爸把学校的旧报纸拿回家,妈妈早早起来,用面兑上水,放在炉子上煮开锅,就熬成了一盆浆糊,用刷子把浆糊刷在报纸上,然后把报纸糊在墙上、棚顶,用条帚把报纸刷平,如果弄不好报纸会起皱,影响美观。再配上几张年画,整个


我的文学天赋从很小的时候就显露无遗。

我对童年的印象相当深刻,小时候家里很穷,住的是平房,墙上和棚顶都糊满了报纸,而且每到过年前的几天,都要把一年里被烟熏得发黄的报纸用新报纸盖上,这样家里就会亮堂许多。

住过平房的朋友都知道,糊墙可是件大事,要忙上一天的时间。做小学老师的爸爸把学校的旧报纸拿回家,妈妈早早起来,用面兑上水,放在炉子上煮开锅,就熬成了一盆浆糊,用刷子把浆糊刷在报纸上,然后把报纸糊在墙上、棚顶,用条帚把报纸刷平,如果弄不好报纸会起皱,影响美观。再配上几张年画,整个屋里立刻就充满了新年的喜庆气氛。

我的文学天赋就被这满屋的报纸激发出来了!在四岁时,我突然对这些报纸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同龄的小朋友们忙着玩泥巴、打雪仗时,我却每天对着报纸看,由于认得的字不多,很多字都不认识,只能问爸爸,后来爸爸被问烦了,教会了我查字典。有的报纸是横着糊的,我就只好横着身子看,如果字被糊倒了,就只好倒着看,妈妈不忍心,以后再糊报纸的时候,就一定会看准方向再糊,这样就不用我再费劲了。这样一年下来,满屋的报纸就被我看个遍,甚至有的要看上好几遍,虽然对报纸上的内容并不太理解,现在也记不得了,无非都是文化大革命时代的内容,但我的兴趣丝毫不减,小时候没上过幼儿园,一直到六岁上小学,很多的时间都是报纸陪我度过的,有一次因为看报纸的时间过长,屋里暗也舍不得开灯,看到后来竟呕吐不止,把妈妈吓坏了,一连几天不让我看报纸。不看报纸可是比任何事都难以忍受的,后来还是爸爸体谅我,偶尔给我买一些小人书,那时一角钱左右一本的小人书可是奢侈品,所以我特别珍惜,爸爸特意为我钉了一个小木箱保存,每本小人书的内容我都能背下来,几年下来攒了一箱子的小人书。后来几次搬家,小人书一本也没留下。

小时候对自己的文学天赋并没有注意到,也没想过看报纸会和文学之星有什么联系。由于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立志要做一名语文老师,而且要做就做班主任。因为我喜欢学生毕业照毕业像时,老师坐在中间,被一群学生围着,那种骄傲自豪的幸福感;我喜欢老师在批改作业和判考试卷时,用红笔勾划的姿势,因为只有老师才有权力用红笔,每次我动父亲的红笔都要受到训斥;我喜欢走在路上,遇到学生喊老师好的时刻,我一直想着,等我当了老师,专挑学生多的地方走。嘿嘿!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小时候看报纸看多了的缘故,现在我不怎么喜欢报纸了。我从上学后,就没有为写作文发过愁,可能和看报纸有关吧,所以我要感谢小时候住过的平房,感谢满屋的报纸,感谢糊报纸的妈妈......

上学后我依然对文科感兴趣,记得上高中时,有一次急着回家,但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要求只要写完作文才能回家,我的强项来了,等老师把作文题写到黑板上,我就开始写,半个小时我就交了作文,没理会老师惊奇的目光,我背起书包就离开了教室。

第二天一上学,这件事竟然轰动了全校,因为老师连夜把我的作文用蜡纸刻写,然后印刷,第二天发到了每位同学的手里,我的半个小时写成的作文竟成了范文!那次可是一个文学之星的第一次闪光。


到了高二期末,要分文理科了,老师主张我学文科,我也想学文科,可遭到了父亲的反对,父亲用一句当时很流行的名言“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打消了我学文科的念头,虽然我一万个不乐意,但还是听从了父亲的意愿,进了理科班,学习那些与文学毫不相干的数理化,这样一个文学之星从起点就没有升起。

由于不喜欢理科班沉闷的学习气氛,所以我经常偷偷地流窜到文科班,躲在最后面听课,时间长了也就混熟了,有一次语文老师提问背诵一篇古文《与朱元思书》,文科班没有一人能背,我实在忍不住了,自告奋勇背了一遍,我一口气把整篇背了一遍,结果四座皆惊。(后来我上大学后,语文老师还曾给我写信保媒,这里就不多说了,嘿嘿。)

文学梦没做成,还有一梦,就是要当兵,上前线打仗的强烈愿望,促使我考上了大连陆军学院,从军梦是实现了,可离文学梦是越来越远了。

但我对文学的兴趣依然存在。上大学期间,只要一有闲暇,就泡在图书馆里,有时帮助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整理书刊、杂志,时间长了,就成了熟客,一直到能随便进入图书馆的各个房间,所以可以看到许多的书报和杂志,看不完的也可以随时带走。以致毕业了十多年后,图书馆的馆长依然能认识我。

我的业余时间除了看书,就是模仿着写诗、填词,但多为自娱自乐或调侃同学,看谁有什么特点,就送给谁一首。结果现在同学们聚会时谈起来以前的话题,他们能把我送给他们的诗想起来,可我都忘了。

大学毕业后分到了部队,这里地处偏僻,基本上没有什么文化生活,根本就没有兴趣谈文学,就是谈文学也无人可谈。面对着任何一个文人墨客都能诗兴大发的群山,竟然一丝的灵感都没有,偶尔天空中飞过小鸟也提不起我任何的兴致,倒是深夜里一种叫声很恐怖的鸟经常能把我从睡梦中喊醒,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部队在政治工作方面有一项评比硬指标,就是新闻报道,如果在新闻报道上有成绩,那政治工作就算先进了,部队熟知的两份报纸就是《解放军报》和军区的《前进报》。后来部队的政治处主任发现我还能写一些东东,就找到我,让我牵头搞新闻报道,而且事先声明条件,在《解放军报》发表文章,就立二等功,每篇奖励三百元(相当于当时的月工资),在《前进报》上有文章发表,就立三等功,奖励一百元。这个政策立刻就鼓舞了我,很快找了几个能写东东的人组成了写作小组,经常写一些小块头的东西,投到《前进报》,一开始经常是泥牛入海,毫无消息,由于我们的坚持不懈,终于换来了一些成果,便有一些豆腐块、萝卜条出现在报纸上,我们的干劲就更足了。

等攒了一些报纸后,我拿着报纸去找领导,领导一看有些为难了,因为政工费有限,当初许下的诺言就无法兑现了,后来领导相当“慷慨”地拿出人民币100元,对我说,去,拿这些钱领着弟兄们撮一顿吧。

就这样,所有的奖励全都泡汤了,我们的燃烧的激情也一下子从高处跌落下来,因为是我组织的,所以总感觉对不起大家,拿着那100元吃了一顿后,我就宣布解散了这个小组,从此再也不动笔写了。也正因为这样,一个即将升起的文学之星,又一次坠落在起点!

现在想想根本就不该和领导赌气,赌气的结果是部队没做出什么成绩,也把我们自己影响了。如果那时能够坚持下来,现在不定是什么样子了。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命中注定吧,没想到在部队倒实现了我当老师的梦想,只不过没当上班主任罢了。等调动到军校后,坐在办公室里的时间多了起来,除了在教室讲课,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办公室度过的,这又一次给我的文学路提供了条件和可能。但军校完全是一个远离文学的环境,我们除了备课,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写论文,写自己在军事上的一些见解,不过与其说是写,不如说是编,也就是把一些现成的观点,加入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表述方式再发挥一下,只要有论点、论据、说明,就是一篇论文了。每年拿出几篇这样的论文,参加个学术年会、被哪个论文集收录,都不是难事。而这样的论文,只能是我们作为评定职称的材料和年终评奖时的依据,对文学水平的提高是没有什么帮助的,对当今文坛的作家们和新生代们构不成任何威胁,大家可以放心。


说了这么多的文学之星堕落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主观的。搞文学的人都知道,做文学青年是一个很艰苦、枯燥的事情,要把别人玩游戏、打扑克的时间拿出来爬格子,是很难做到的,要有足够的毅力才行。光有知识的积累是不够的,要把知识的积累转变成自己能够表达出来的东东,需要一个痛苦的孕育、生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要对抗外界的干扰,二要对抗自身的惰性,三要耐得住寂寞,四要忍受黎明前的黑暗。因为一个文学青年的奋斗要经历一个很长的时间过程,没有人能知道这个过程有多长时间。如果人人都能做到,那人人都能成为作家了。实际情况是,只有很少的人能做到这些,天才也是需要勤奋努力的。

没有成为一个文学之星,当然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当我回过头才发现,很多人都像我一样,或多或少都做过文学梦,而且也都曾认为自己就是一颗未来的文学之星,实际上我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只是自己的梦做得长一些而已。在铁血里写一些文字的同时,还能帮我回忆一下往事,不失为一种乐事,发贴的同时,还能交到很多朋友,现在每天发贴成了一种习惯,每天要是不发一贴,总会觉得有些失落。当然这些都和我原始的文学梦有一些关系,只是不再像以往那样,只停留在做梦上,因为梦总有醒的一天!

庆幸的是我现在醒了,你醒了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