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四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昨天郝海东收到来一封来自湖南的电报,电报是小怡的父亲田仲平发来的。田仲平跟郝海东是中学同学,俩人关系一直很好,就磕头拜把兄弟,后来郝海东考了北大文学系,而田仲平跟了阎锡山当兵,俩人就此分手,世事纷繁,当时的中国内扰外患,两个人就断了音讯,再后来,田仲平当兵提了干,又因为战功显赫,官级升至晋绥军一九二旅旅长,现在湘南的田仲平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一个意外的消息,他的老同学磕头把子郝海东正任晋水县县长,而他的爱女小怡和老岳爷陈老七所在的陈家湾正为晋水县所辖,所以田仲平这才火速给郝海东拍了电报,电报里说现在战事稍稳,学校的迁移也已完成,西南联大已在云南建成,所以要他无论如何帮忙把女儿小怡给护送至郑州,他好派人接女儿去云南上学。

几个月前,田仲平奉命带领部队死守宛水城七天,以阻挡板垣的关东军,为部队主力在太原的防线布置争取时间,宛水城地处晋、察、绥三省交会点,西南通大,西北通地地泉,东北通张家口,三城为晋绥察三省要镇,宛水城一失,晋北门户洞开,绥远亦失去屏障,如果日军得了宛水城,沿同浦线,直取太原,可朝发夕至,太原是阎锡山的老窝,晋绥是其用了半生攒下的基业,所以阎锡山为了保住太原守住基业,思虑再三,最终派出田仲平死守宛水城,令其全力死守七天,为他在大同以前布置防线以争取时间。

板垣先是发檄文给田仲平,敦促田仲平放弃抵抗,别作无谓的牺牲,投降皇军方为上策,被田仲平断然拒绝,当场将檄文撕得粉碎,“去你妈的蛋,老子活是堂堂中国军人,死是战死沙场的英雄好汉,你来个百儿八十万,老子候着,有本事放马过来吧。当下,田仲平就叫人把街道两旁的居家店铺的窗门都用棉被给掩了以防流弹,又令士兵连夜构筑防御工事。

板垣一看这田仲平是吃了称砣铁了心要跟他死磕到底,就嘿嘿冷哂道,“既然这个田仲平不识世务,那好吧,我就成全他。”于是当日就下令攻城,先是动用了上百架的重型轰炸车轮番轰炸,又调上百门重炮齐轰。

宛水城内,一时间,房舍店铺,皆被炸成废墟瓦砾,田仲平带领部队拼死抵抗,一连激战了六天,双方的伤亡皆为惨重,战至第七天头上,战事正酣之际,在城区中心的上空,忽然有日军的空降部队,在城区中心降落,虽然人数不多,可却占据了要津,冲着城里的守军四面袭击,如此以来,城内城外的日军,里应外后,四面城门也皆被摧毁,日军上有飞机下有大炮,前边是坦克开路,后边是大队兵骑兵跟进,如虎入羊群般攻入城中,这场保卫战打得极其惨痛,战至最后一天,全旅官兵五千多人,只剩下不足千人,日军的飞机大炮投下的一枚枚炸弹犹如倾盆大雨铺天盖地而来,几乎把整个宛水城一夜之间夷为平地,飞机和大炮每轰一阵,宛水城的地面就会如被犁铧重新给翻过一遍一样,处处是断垣残壁。黑烟滚滚,城区的角角落落,清管大路边上,还是水沟边,处处是躺得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子,有中国士兵,也有穿着米黄色军装,戴着钢盔,握着三八大盖的日本士兵,有的是全尸有的只是一条断臂,一条残腿,一个没有头皮的半拉脸,一堆堆的尸体像是收割后被系成束的麦捆儿,堆积如山,无人掩埋,其情景令人惨不忍睹,有的尸体已经腐烂,尸体腐烂的恶臭铺天盖地,令人窒息。

田仲平带领将士们跟涌入城里的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逐院逐屋地与之争夺,可潮水般的鬼子像是永远都打不完,一拨刚被压下去,下一拨就会嗷嗷直叫着又冲了上来,眼看着田仲平率领的中国守军扼守的院落一个个地在减少,田仲平也杀红眼了,把上衣一抡,“日他亲娘,跟小鬼子们拼了,”骂着,端起机枪,翻身上了墙头,架了机枪朝着压过来的黑压压的日兵就是一通猛射,手下的士兵一看旅长都拼上了,一个个虽然已战得筋疲力尽,可还是仿效田仲平,抡光了衣服,赤着上身,大喊着,爬上房顶,占了有利位置,架了枪朝着鬼子使劲一扣扳机,哒哒哒,一梭子子弹出去了,一搂就是一个扇面,那情形看得出来战士们恨不能连同自个的手指头一同扣进了枪膛里边,枪管都热了,战士们的眼睛也杀红了,那一刻似乎每一个人把死看成了一件不值一提的事儿,很多士兵都想开了,活着开,死了算,是死是活吊朝上,没多大意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边一拼命,那边的鬼子还真就心中生怯了。

战到黄昏,田仲平带着全旅仅剩的士兵聚集在城东南角的一个院落里,一点人数,天神爷,全旅五千多人战死得仅剩下不足五六百人,而这边板垣带领的日军已经全部进城,包围圈已经越收越小。

情势变得万分危急。

三个团长见战局危急,死守的任务也接近完成,而全旅剩下的几百名残军有半数身上都已带伤,一连数日吃不好睡不好,人人皆战得疲惫不堪,更要命的是,弹药几要用完,粮食也差不多快要吃完,再战无益,现在突围还可以保住一九二旅这点少得可怜的种子,所以三个团长便建议,部队不如今夜趁天黑突围,掘城而出,以图东山再起,留得青山不怕没柴烧,他日部队得以体整增补之后再跟小鬼子算这笔血债。一

一团长说,“我带一部兄弟在前边冲锋,旅长你带嫂夫人孩子居中,顾团长刘团长带余下的兄弟殿后,天黑便突围。”

田仲平说,“这样也好,不过我做为一旅之长,夹到当中算咋着回事?恐有贪生怕死之嫌,到时倒惹得兄弟们笑话我田仲平,我来殿后,今黑凌晨一点部队朝城南发起冲击,突围开始,到时,甭管冲出去多少人,突围后到城南一个叫石楼子的小镇上集结。”

是夜,凌晨一点整,部队突围开始,一团长在冲锋中被城外射进来的一枚重磅炸弹给击中腹部,肠胃裸露,血把下半身的军衣倾时就染红了,当场牺牲,一并牺牲的还有十几个兄弟,多亏顾团长刘团长两位死保,小怡才被安全带出城外,只是田夫人在突围中被一棵流弹击中头部,手指头粗细的窟窿,沽沽地向外淌血,没等部队跑到石楼子镇,田夫人就因失血过多而身亡。部队终于杀出一条血,冲出了日军的重围,田仲平抱着妻子的尸体嚎啕大哭,小怡俯在母亲的尸体上哭得不醒人世,那场面令在场的每一个战士无不潸然泪下。

两个团长最终还是劝阻了田仲平,“嫂夫人既然不幸去了,可眼下咱们这些活着的人还得想想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啊,后边的板垣的追兵,这说到就到了,这样哭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旅长。”

田仲平只好咬紧牙关,抱着哭得奄奄一息的女儿小怡,草草将自己妻子陈氏埋葬在一座山坡之上,对着妻子的坟墓哭述等到自己东山再起之时,一定替你报仇雪恨,等赶走了小鬼子再来接你回去,给你好好重办丧事。

田仲平带着自己的这批老弱残兵,投山僻小道,向西南方向疾驰,寻找主力部队,后来到了汾河,渡河之际,听一船上艄公说起,这里离晋水县陈家湾不远,田仲平就心生一念头,决定把自己的爱女小怡送到他外爷家里暂住,小怡打小就有母亲照料,养尊处优,又在北平读书,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儿以后要是跟部队一起餐风宿露,吃苦受累,能吃得消吗?田仲平心疼爱女,就绕道把小怡送到了陈家湾,也好等到战事稍为安定,学校在大后方得以安顿建成之时,再接小怡不迟。

后来跟阎锡山一度失去联络的田仲平索性就带着部队驻进了中条山,跟小鬼子打起了游击,再后来又四处招兵买马,一九二旅经过半年的整训补充,终于又恢复到了当初的四五千人。

就这样,在中条山打游击的田仲平旅就被阎锡山用军用飞机派往南京,协助唐生智战守南京城。

田仲平被唐生智委派带队进至到外围防线争占句容、长化,河宁各镇,与日军前锋周旋,阻滞日军进兵,掩护主力部队沿各防线展开。

进攻南京的日军第五师长吉住良辅和第三师长藤田进两个人都是少壮派军官,好大喜功,性情暴臊,于是联手启程,穿越茅山小道分兵而进,先是遭到田仲平的伏兵打击,后又遭俞济时所部七十四军辖下每五十一师师长王耀五带队的奋力阻击,但因日军火力强大,田仲平、王耀武等部交替掩护撤回南京,这样日将松井石根率领的九路日军很快就完成了对南京的合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