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上班摔伤生殖器 为“性福”爬塔吊讨说法(图)

就是 收藏 8 4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木匠王东生上班时不幸摔伤生殖器,治疗后留下“难以启齿的后遗症”。为讨要自己的“性福”,3个多月来,王东生3次爬上工地塔吊,为求取他认为的合理解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东生出示他的工伤鉴定报告

木匠王东生上班时不幸摔伤生殖器,治疗后留下“难以启齿的后遗症”。为讨要自己的“性福”,三个多月来,王东生辗转于医院、原单位、工伤仲裁机构等,三次爬上工地塔吊,以求得他认为的合理解决。


9月14日,34岁的王东生找公司借了100元钱,于昨日回到老家,并称下身仍感疼痛。


王东生是四川省荣县鼎新镇瓦厂村人,今年3月14日,他通过重庆正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到长寿区某工地工作,每天收入120元。6月15日,王东生工作中因脚下木板意外断裂,下落时骑在一根钢管上,生殖器受伤。


公司将王东生送到长寿当地医院治疗,住院5天,没有外伤的生殖器瘀肿消失,王东生出院,公司支付800多元费用。随后几天,王东生发现性功能有障碍,下身不时疼痛:“我离过婚,想再婚,这下完了。”王东生找公司赔偿损失,商谈无果。


王东生说,公司认为他伤已痊愈,“他们觉得瘀肿消失就是没事了。”公司的说法是:“他(王东生)要价50万元,不合情理。”


情急之下,王东生第一次爬上塔吊,时值6月底,经多方斡旋,王东生从塔吊上下来,与公司仍没达成协议。


7月初,王东生第二次爬上工地塔吊:“我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仍没好转,公司要对我负责。”经协调,根据属地原则,双方到公司所属地江北区劳动局申请工伤鉴定。7月16日,王东生被鉴定为工伤,公司带他到医院检查并开药。


9月初,王东生第三次爬上塔吊:“上次开的药,吃了没效果,我需要认真治疗。”经多方协调,王东生再次从塔吊上下来。公司说:“既然相关部门已介入,我们肯定会按相应标准赔偿,他多次威胁,完全是胡闹。”事后,公司带王东生到大坪医院作了详细检查。主治医生孙中义介绍,经检查,王东生夜间勃起有障碍,具体伤残等级要相关部门出具司法鉴定结果。9月11日,王东生从江北区劳动局获悉,鉴定结果即将出来。


王东生心里很不安:“万一鉴定结果不严重,我怎么办?”重庆市工伤仲裁委员会工作人员介绍,如对鉴定结果有异议,可到市劳动部门申请复议。本报新闻律师团成员重庆百群律师事务所王强律师认为,王东生三爬塔吊,他的行为已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维权不可走极端,有问题应诉诸合理途径。”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