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铃木面对满地的尸体,脸上的肌肉十分僵硬,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他明明知道李卫的部队已经剩下的不多了,可是却无法进入他们的阵地。集团冲锋进行了,轮盘进攻也进行了,就是不凑效,这些人仿佛是生铁做成的,顽固的像是花岗岩。他们应该看得出来,任何抵抗都是徒劳的,投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但是没有人投降。在中国战场上,没少和国民党交手,的确也有国民党军队不怕死的,可是没有这样不要命的。看看眼前的地面,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李卫就剩下了这么几十个人,尽然击毙了他们一百多人,这样的战斗力简直叫他恐惧,如果国民党的军队都是这样的,不用说征服中国,不被中国征服已经烧高香了。这个李卫,简直是魔鬼,他怎么会带出这样的兵?别动队的强硬,果敢和不屈不挠,使一向以武士诸称的铃木从灵魂里感到震撼,因此他不再责怪原二的无能,反而明白了小野为什么那么重视李卫和他手下的这几十号人。如果这样的人能归降皇军,对帝国的事业会有多么大的帮助,应该想办法劝降李卫。铃木为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的想法感到吃惊,却又挥之不去,也许这就是军人的情结,看见了值得尊敬的对手,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喜爱和敬慕之情。

就在铃木翻江倒海,胡思乱想之时,原二匆匆的走了过来,报告说:装甲车到了。铃木心头一震,没有说话,感情复杂的看着原二。当初调装甲车,铃木是被李卫的顽强激怒了,加上皇军的损失惨重,使他恨不得一口气灭了李卫的别动队,可是他现在的心里发生了巨变,他想拥有更大的收获。如果能降服李卫,那说不定会抵消酒精厂被毁所带来的损失,李卫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已经见证了。装甲车如果动用,结果就会玉石俱焚,生俘或者劝降就成了画饼,这种患得患失才使他举棋不定。“你的派人,对李卫的喊话,给他们五分钟的时间。”铃木对原二说,如果李卫拒不投降,那就只有让他们彻底消失了,只是有点可惜。

喊话开始了,扩音器的声音在已经沉寂下来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楚,远远的送到李卫等人的耳朵里。

李卫听到喊话,知道鬼子一时半会不会进攻,就把所有的队员招到了麾下,大火围成一圈,听着李卫说话。“弟兄们,乡亲们,最后的时刻到了,”李卫口气沉重的说,目光在众人头上巡视了一圈。“鬼子调来了装甲车,显然要置我们于死地,我们为国尽忠的时刻到了。我们没有重武器,对付不了装甲车,我想这一点大伙都明白。但是我们并不是一定死,鬼子不是给我们留了一条生路吗?”

“队长,就是死,我们也不当汉奸。”

李卫的话音刚落,一个队员就喊了起来,脸色通红。

“队长,我们活就活个人样,死了也对的起祖宗。”又一个士兵站了起来,口气激烈的说。

“对,我们宁做中国鬼,不做东洋人。”白卫国接过话去。“队长,你的弟兄没有怕死鬼,你就不用担心了。”

李卫面对这铿铿锵锵的话语,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这是多么好的一支队伍,真想保留下一粒种子,就因为自己的不冷静,今天要消亡了,这是他不能原谅自己的。他很想自己去自首,用他一个人的牺牲,来换取弟兄们的生命,但是他又打消了这个主意,因为他知道,弟兄们是不会同意的,鬼子也不会同意,因为鬼子已经胜券在握。他想了想,既然弟兄们都抱着必死的决心,那就不要伤他们的心了。他走到高家庄老者带来的百姓面前,语气沉重的说:“我们已经没有能力保护你们了,你们不是军人,不用陪我们去死。”

“可我们是中国人,我们血管里流淌的是中国人的血。”

老者说着,缓缓的站了起来,一脸肃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们不敢比古人,但是可以和他们一样的面对生死。”

“老伯,听我说,抗战以来,中国的百姓们死得够多了,你们应该活着,保家卫国是我们军人的职责。我们不把最后一滴血留在战场上,那就不配做个军人。”李卫急了,因此口气有些严厉,他实在不想让他们做出无谓的牺牲。

“你错了,保家卫国不单单是军人的事,在国家需要牺牲的时候,我们逃跑了,就不配做个中国人。”老者寸步不让的说,口气也是异常坚决。“你们是为了我们报仇,才被鬼子逼上了绝境。如果我们这时候逃命,不但不配做中国人,连个大写的人也不配。长官,不用说了,就让我们的血流在一起吧!”

“老伯!”李卫紧紧的握住他的手,真是无语凝噎。“好吧,那就让我们的血流在一起。”说完,李卫松开了老者的手,面对全体队员。“我们就用枪炮告诉鬼子,中国有得是不怕死的人,准备好武器,和鬼子进行生死决战。”

李卫铿锵的话语,老者慷慨的陈词,铃木虽然听不见,但是他已经感受到了,他看了看表,阴沉着脸下了攻击命令。

鬼子的装甲车像是受惊的螃蟹,发出怪兽般的鸣叫,轰隆隆的开了过来,一边碾着地上的尸体,一边喷射着巨大的火球,在狭小的村落道路上,扭扭捏捏的前行着,暴雨一般的子弹,把地面和空中割得支离破碎,像是从魔窟中逃出来的妖魔,疯狂的扑向地面的生命。在他那庞大的身躯后面,鬼子和皇协军犹如冻僵后苏醒的蛇,佝偻着身子,在铺满死尸的道路上慢慢的游动,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群鬼魂,他们被李卫的别动队打怕了。

李卫的别动队被飞蝗一般的子弹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炮火又不时的在他们身后爆炸,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还没有看见鬼子,就阵亡了几个战士,这样的人员消耗,李卫的别动队是承受不起的,照这样打下去,不等鬼子的步兵上来,阵地上的人就会死光了。老百姓中也有不少伤亡,而鬼子的装甲车碾着地上的尸体,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火力也越来越猛,高大的枪筒都看得清了。

“小鬼子,操你祖宗。”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队员脱光了上衣,手里提着集束手榴弹,随着骂声,跃出了简单的掩体,翻滚着,奔向了装甲车。

“火力掩护。”李卫大喊着,手里的枪喷出了火舌,他身边的机枪手也同时开了火。双方交织的火焰,打得空中像是下起了流星雨。随着一声猛烈的爆炸,那台装甲车像是被击中腹部的螃蟹,瘫痪在地上不动了,但是那个队员也在返回的路上牺牲了。鬼子的攻击并没有停止,后续跟上来的装甲车仍旧在前行,猛烈的扫射,弹雨比刚才更猛,李卫身边的机枪手牺牲了。又有一个队员跃出掩体,向鬼子的装甲车奔去,可是他只前行了不到十步,就被装甲车上射来的子弹击中了,因为在装甲车里指挥的原二看出来了,李卫只有干掉装甲车,才能与他们抗衡,已经有一辆装甲车被毁,再失去这台装甲车,道路会变得更加狭窄,他必须保护这台车。

形势变得万分危及,只要装甲车再前行十米,就会像坦克似的,碾着尸体冲上阵地。就在这时,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情景出现了。那个老者,浑身捆满了手榴弹,用比年轻人还灵活的身姿,跃出了掩体,冲向了装甲车,在李卫等人的惊呼声中,扑向了鬼子的装甲车。装甲车里的鬼子发现了他,子弹像流星似的奔他而去,一颗子弹击中了他,他仰面摔倒在地,却固执的向前爬着。身边的弹雨如飞蝗般的奔向了他,他的全身几乎被打成了血人,但是令人惊奇的是,他并没有死,在摇摇晃晃中站了起来,飘逸的白发在暗夜中抖动,火花照亮了他那糊满血迹的脸,脸上却带着微笑。正在疾驶的装甲车中的鬼子也看到了这一幕,似乎被这情景惊呆了,尽然忘记了急刹车。当他意思到面前的这个人是个火药桶,已经来不及了,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装甲车燃起了熊熊的大火,半个天空都被照亮了,随后又是一阵猛烈的爆炸,装甲车的碎片飞上了天。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使敌、我双方都惊呆了,阵地在片刻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李卫感到浑身的血在奔涌,每一颗细胞都在燃烧,虽然他见识过无数个生死,见识过弟兄们拿身体做炸弹,和鬼子同归于尽,但他们是军人,军人的生命不属于自己。但是他没有看见过百姓和军人一样,用自己的身体去摧毁敌人,尤其是这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这让他想起了父亲。如果父亲在这里,也会和这个老人一样,为了保卫自己的儿女,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乡,不会吝惜自己的生命。他大吼一声,天神般的跃出阵地,手中的机枪刮风似的,横向的向敌人推去。当一个人不惧生死的时候,他是无所畏惧的,威力是惊人的。跟在装甲车后面的鬼子和皇协军,被这突如其来的弹雨打得蒙头转向,像是成熟的稻谷遇到了飓风,成片成片的倒下了,没死的,比兔子跑得还要快。

在李卫冲出阵地的那一刻,所有的别动队队员都冲出了阵地,连活着的百姓也冲了出来,每个人手中的枪都喷射着火舌,或者不停的甩着手榴弹,枪声,爆炸声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在这一霎那间,声势大得惊人,把鬼子和皇协军吓得屁滚尿流,纷纷鼠串,战场的态势仿佛易主了。

铃木望着这如潮水似的逃兵,脸色铁青,白色的手套在黑夜里画了一个圈,鬼子督战队的机枪响了,败逃的军队刚刚经历了飓风,又来了一场暴雨,有的当场死亡了,但更多的人趴了下来,败退的怒潮被铃木阻止住了,但是他的脸上布满了羞恼,因为他明明看见,李卫的队伍一共不到了三十个人,这其中还有老百姓,就是这样的一支军队,尽然把训练有素的皇军和皇协军打得溃不成军,真是丢人丢到家了。他的指挥刀高高的举起,身后的队伍冲了出去,最后的决战开始了,这是一场杀红眼的战斗。

李卫指挥着剩下的人趴了下来,围成了一个半圆,身后是房屋,屋子里放的是老百姓,他们手中的弹药不多了,李卫把仅有的几颗手榴弹放在了身边。“弟兄们,咱们的归期快到了,这些手榴弹就是我们的归宿,你们后不后悔?”

“队长,你都看见了,鬼子死的人比咱们多多了,悔个啥?要是能重活一回,我还跟着你打鬼子。”李卫的话音刚落,有人就抢先说。

“没有想到老百姓也这么勇敢,尤其是那个老伯。咱们和这样的人死在一块,值。”又一个说。

到了这会,李卫见没有一个人后悔的,心里总算坦然了。“好,既然弟兄们都认为值,那就最后拼一把,多拼一个就是赚的。当初鬼子发动七、七事变,中国的军队都像咱们这样拼命,鬼子早就滚回老家了,咱们总算没给中国军人丢脸。”说到这,李卫看了看前面,见鬼子已经快围了上来,就把枪一挥。“弟兄们,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打!”

如果光是前面的敌人,李卫他们虽然人少,还能支持一会,但是铃木学乖了,他让包围村子的鬼子也参与了进攻,因为正面的鬼子和皇协军,有点被李卫他们打怕了,行动十分小心,而天就要亮了。如果在天亮之前还不能解决战斗,说出去也太难听了。上千人的部队,围攻不到一百人的别动队,打了一夜还没有拿下来,只能说是无能到家了。这样一来,李卫他们就腹背受敌了,守卫在后面的,基本上是老百姓,他们的枪刚刚学会,哪里是鬼子的对手?所以鬼子很快就攻了上来,当李卫发现这一情况,派白卫国去后面指挥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白卫国刚刚来到后面,就不得不进行白刃战了,鬼子像是下饺子似的跳过窗户冲了进来,李卫一看,准备自杀用的手榴弹也用不上了,就操起一支步枪冲了上去,第一个回合就干掉了一个鬼子,但是身边立刻围上来四五个鬼子,把李卫包围了。

铃木得到了前面进行白刃格斗的消息,大喜过望,皇军在拼刺刀上,应该是天下第一,何况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他立刻传令:抓话的,他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些另他感到害怕的中国人是什么样的,他们和那些军队有什么不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