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四十章节 大溃败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6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让85师沿着靖嘉一线向前推进,这样一来,整个近卫集团军便可以直接从一号公路沿线直接的进逼荣市,从而形成战略威慑之势。”右手点着战区实时图像系统的背投屏幕,雷石将军转过身来,挥动左手,在地图上划出一道弧线“荣市至河静,是个关键。” “联指的意思是,在荣市至河静一线摆开决战的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让85师沿着靖嘉一线向前推进,这样一来,整个近卫集团军便可以直接从一号公路沿线直接的进逼荣市,从而形成战略威慑之势。”右手点着战区实时图像系统的背投屏幕,雷石将军转过身来,挥动左手,在地图上划出一道弧线“荣市至河静,是个关键。”

“联指的意思是,在荣市至河静一线摆开决战的架势,迫使‘越人阵’和法国佬在这一线集结重兵,从而让整个蜂腰部的敌军部队增调北进,造成局部空虚的局面。”对着一众军官,机动集群司令员-蔡兴宇上将笑呵呵的说到“这样,第1陆战旅的登陆,也就顺利些。”

“自古以来,两栖登陆作战都是血流成河,这种背水一战、攻坚拔固的作战方式所带来的伤亡都是不小的,所谓杀敌三千,自损八百嘛。”蔡兴宇将军在地图上虚点着岘港的位置图说道“历来的每一次大规模登陆作战,都少不了情报欺瞒,赫赫有名的诺曼底登陆作战前,盟军不也搞了个‘坚壁计划’嘛。海军陆战第1旅怎么样能够顺利的上岸,怎么样才会遭到最少的抵抗,付出最少的伤亡,就在于北线怎么打,怎么调动敌人。”

在一旁的雷石将军接过话头来“这里在座的都是陆军的,我丑话说在前头,中国不是二战的日本,没有什么‘陆海不和’的屁话;也不是美国人,没什么陆战队是流氓部队的狗屁。正如蔡司令员所说的那样,陆战1旅怎么样以最小的伤亡获得最大的胜利,除了靠陆战队员们的浴血奋战之外,还在于这里的每一位。谁要是认为陆军不该给海军做配角,认为陆战队的事情和陆军不搭界,我也不送他上军事法庭,直接跨军种调职,让他去抢滩登陆去。”

“司令员的话其实就是那么个意思,不管海军也好,空军也罢,还有陆军、武警,都是中国军人嘛,不管谁在流血,都是中国人的血嘛。”蔡兴宇将军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也许司令员的话是重了点,我这和司令员也不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如果没有‘精诚团结’四个字,咱们能够取得卫国战争、对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吗?”将军说道“回答是,不能。”

“所以,我希望,在中国军队的战史中,不要出现陆海不和的事情。”蔡兴宇将军讲到“如果一支军队内部都做不到和睦尊重,彼此之间总是勾心斗角的话,那么还怎么打胜仗。”

雷石将军再次开口说到“我的丑话也说在前头了,这蔡司令员的话也说了,不管我们是不是给你们唱个红白脸,还请大家记住,军种之间的不和最好别给我出现。否则等着吧。”

“那个,刘参谋,把相关的作战构想和任务给大家说下吧。”蔡兴宇将军挑了挑下巴,示意切换系统的地图画面,同时让一旁的位作战参谋来下达相关作战任务。

从远处呼啸而来的炮弹似乎长了眼睛样的,直接的砸入在密集的人群之中,一声巨大的火光之中,到处是横飞的血肉,许多士兵转眼之间便被炸成了一堆碎肉。刚刚停下脚步、想吃顿安稳饭的‘越人阵’士兵到死都没有能够吃上一口像样子的最后一餐。

自从清化大溃败开始,第4师、第5师、第3师、第8师、伞兵107旅等诸多番号的‘越人阵’部队便如同一股脱缰野马样的洪潮般,横冲直撞着沿着公路、田野,向南逃窜。

而紧随其后的中国军队则如同一批早已经饿坏的野狼样,紧紧跟随着自己的猎物,贪婪的紧踩而来。逃跑和追击,鬼才知道这场战争怎么打法子的。跑的快一点的部队还好,动作稍稍慢一点的可就惨了。虽然法国空军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和‘越人阵’空军拼命阻止着那些蜂拥而来的中国战机,但退却中的部队还是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空袭。

这也难怪,和经历过大陆战争(卫国战争)、东亚战争(对日战争)的中国空军来比,即便是法国空军也都显得稚嫩了些,技术水平、飞机性能这些就不说了,单是实战经验,早已成了老油条的中国飞行员们猎杀起目标来,不但狠、而且甚是狡猾。双机、四机之间配合更是很到位,长僚机之间的彼此掩护,攻击,截杀,都已然是娴熟老到。

这些实战上的经验,法国人比不了,‘越人阵’的那些菜鸟们更是比不了。单是清化大溃败的第二天,在靖嘉以北爆发的那场空战中,‘越人阵’空军就一口气损失了9架战机,而中国人居然未折一架战机。这种比率在现代空战中已经很难再见了。

面对肆虐的中国战机群,法国空军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倒是老实,除了要求补充一批因为战死、被俘、受伤而损失掉的飞行员之外,还要求紧急换飞达索公司的‘阵风’战斗机F1全面空战型,以应付目前在中国战机群的打压下,越来越是艰难的糟糕局面。

不得不去承认的一点是,如果没有EC1/30瓦卢瓦中队以及‘越人阵’空军那些菜鸟们的浴血蓝天,或许溃退中的地面部队的损失还会更大。而1号公路或许也会彻底的成为另一条‘死亡公路’。摄影师Peter Turnley那组获得PP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和普利策新闻摄影大奖的照片没有人不知道,6号公路上那燃烧了几十公里上的车队并不是噩梦,而是的确发生着的事情。既然海湾战争中的美国人能够去做,那么为什么现在的中国人就不能去做呢?

正是这样,如果没有这些法越空军飞行员的殊死纠缠,迫使中国空军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去和如同讨厌的蚊蝇样纠缠不休的法越空军玩猎火鸡的游戏,恐怕地面部队在中国空军全力以赴的大规模空袭中,会遭到更为惨痛的损失。谁能够保证1号公路就不会成为6号公路?

即便是这样,1号公路上的情况还是很糟糕,虽然EC1/30瓦卢瓦中队以及‘越人阵’空军努力地去和中国人做缠斗,但一手应对的中国空军还是腾出有另一只手,单是这只铁拳也够是让1号公路被砸得够是惨烈了。鬼才知道中国人的空军、海航的出勤率什么时候会变得这么高的,在第101战场航空管理中队的那些‘鹰-700’侦察攻击机的引导下,成群的空军战斗机、战斗轰炸机蜂拥而来,自北向南的横扫着溃退中的‘越人阵’地面部队。

同样地面上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在滚滚推进的中国陆军的攻击下,数个师旅的‘越人阵’部队几乎是乱成一锅粥样的向南逃跑,师、团、营建制全部混乱,大家只是想着向南跑,跑得越远越好,至于在什么地方停下脚步,那则是没有时间去思考的事情。

没人知道这种溃败是怎样发生的,刚刚从清化撤退下来的时候,部队还是存在有建制和纪律的,可是随着空袭的开始,又似乎是因为清化方面的第2师被围歼,总之就是在乱七八糟的突发情况下,部队突然就如同炸窝样的崩溃了。尽管有宪兵的维持、军官的弹压,但部队还是溃散了。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就这样相互倾踏着各自逃跑。

有的部队,一个连都跑得剩下不到几个人,甚至营、团指挥部都剩下个光杆指挥官,相互踏踩拥挤着向南而逃的部队拥挤在1号公路之上,乱成一锅粥。中国人的飞机一来,非但没有人组织什么像样的防空火力,来阻止中国飞机的肆虐,反倒是连防空兵都滚下公路,漫山遍野的四下逃窜。而恶鹰样扎落下来的中国战机则是丝毫不客气的将挂载的航空炸弹投下去。

公路上随处可见被炸毁的,依然在燃烧的车辆残骸,还有那些或是被烧得焦黑,或者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喷溅的污血洒得到处都是,遍地都是车辆残骸的零件。路基下的水田内,大大小小的弹坑遍布,还有那一具具倒毙在泥污中的尸体,这些到处逃窜的倒霉蛋都是被一溜烟扫射下来的航空机炮火力给屠戮的。鲜血将灰浊的泥水都染成一汪一汪刺目的红。

后卫部队的情况显然更糟糕,风声鹤唳之下,这些担负着殿后掩护的部队甚至连喘口气的功夫都不敢有,因为中国人的装甲部队似乎紧踩着脚后跟便跟来了。一些后卫掩护的连、排来不及构筑工事、进行抵抗,便被滚滚而来的钢铁洪流给吞没。

更为糟糕的是,许多部队刚刚停下脚步,喘口气,厄运便到来了。这边刚刚歇息下来,赶紧埋锅造饭,那边一群炮弹便紧跟而来,连人带锅都炸得粉碎。甚至出现了一个疲惫不堪的步兵排实在走不下去了,倒在路边便睡,醒来后全排做了俘虏的事情。

清化大溃退对于西贡当局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同样对于普通的越南民众来说,也是一场噩梦,溃军历来是不如匪,甚至暴行比匪更令人发指。抢劫、强奸、放火、成堆的处决,各种各样的罪行都在尽情上演着。在中国军队到来之前,没有人制止和控制这些暴行。

让一贯自煽为‘民主起源地’的欧洲人所丢尽面子的是《华盛顿邮报》所刊登的一组照片,‘越人阵’部队在荣市以北的一处村庄内,屠戮一空了村内的青壮年,那些被反绑着双手、集体枪杀的尸体甚至得不到掩埋,几乎所有的女性都遭到了凌辱。这组照片一经刊登,立即在国际社会引起了渲染大波。海牙国际法庭甚至为此而设立了专案调查组。

整个十一月中旬,对于越南来说,完全是一片战火纷飞、血流满地的景象。欧洲人、中国人、美国人、南北越南,太多太多的势力在这里纠缠倾轧,而为此流干血的却只有越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