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八章 舆论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7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舆论战开始后,除军队系统的报纸外,包括地方一些有影响的大报全部执行了太阳堡的命令,在舆论导向上保持了与皇室的完全一致。军方的强硬态度出乎司马雪岭和皇帝的预料,不仅拒绝转载太阳堡炮制的文章,而且连续刊登反击文章,将这场“突乎其来”的舆论战推向高潮。轩辕磐召见萧远翔、司马雪岭等几个亲信,研究局势。显然,皇帝对军方强硬的态度感到了忧心。

萧远翔虽在总参,但无助于当前局势,只能汇报总参系统对事件的态度,肯定总参的高级军官对太阳堡目前的做法有抵触,尽管崔煜总长召集的所有会议上闭口不谈当前的舆论战,但他们将萧远翔尽量排斥在外(萧副总长的感觉)的行动足以说明他们的态度。

军情局有监视军队的职能。皇帝问司马雪岭军队的动向,很遗憾,司马雪岭也说不上来。他既没有时间深入到军情局的业务之中,又来不及调整干部以便掌控军情局这个军队情治机关。军情局总部自他就任局长以来只去过三次,出于阴暗的内心,司马总觉得由于他取代张念祖,军情局上下对他充满了敌视。现在皇帝询问,司马雪岭感到了愧疚。

萧远翔解了他的围,“陛下,国防军并非铁板一块。至少海军对他并非向陆军那样支持。”

这句话提醒了轩辕磐。是啊,龙行键根子仍在陆军,海军对于他并没有多少感情。

上官元帅重病躺在医院里不能视事很久了,代理海军部长的是黄锋海军元帅。“如果《海军报》发表一篇文章至少转载一篇文章,局面就会打开。”萧远翔这样认为。

皇帝和司马雪岭都同意萧远翔的判断。当时参会的还有王榭副首相,当皇帝命令司马雪岭传令黄锋时,王榭建议道,“陛下,上官部长不久于人世,若能许黄锋以大位,黄锋必能站到陛下一边。”

皇帝颔首,命司马雪岭召黄锋进宫。这是3月13日的事,一个小时后,黄锋元帅来到太阳堡。皇帝屏退左右,单独召见,“黄帅,对于当前的局势,你有什么看法?”

黄锋年过六旬,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雄豪,“既蒙陛下垂问,臣以为当前局势堪忧。帝国从未有过眼下形势。陛下,立即下令停止对龙帅的声讨吧。”

“为什么?你对《乌姆塔》协定怎么看?”

“臣并未参与协定只起草,陛下是知道的。但协定是先帝批准的,现在重翻旧账,不合适。”

“龙行键不能批评吗?”

“龙帅已经离开军队。对于他的离职,部队多有惋惜之声,即使海军内部也有不少类似的声音。现在再这样,臣担心军队不稳------”

轩辕磐失望了,“黄帅,你的意思是军队会因此哗变?”

“臣没有这样说。帝国历史上除了四主教之乱,没有军队大规模哗变过。”黄锋回避了轩辕台的靖难之役,这是很难说清的事,留待将来的历史学家争论去吧,“军队不会哗变,但是会不稳定,尤其是高级将领们。”

“黄帅,如果我命令《海军报》转载《帝都日报》的文章,你会照办吗?”

“陛下,臣的意见都表述清楚了。龙帅与臣并无私交,宋巴战役期间我们多有不合,陛下是知道的。但此人有大功于国,智、信、仁、勇、严,有古名将风。就算政见与陛下不合,既然已经解除军职,何必再落井下石?陛下,《帝都日报》所为,仇者快,亲者痛。伤害的不仅是龙帅,而且是参加了解放战争的将帅啊。他们会认为陛下不念勋劳,过河拆桥------”

“够了!黄锋,今年你六十几了?”

“六十七了。”

“是啊,六十七了。若是平常人,这个年龄当是含怡弄孙了。”

黄锋明白轩辕磐的意思,施礼而退,回去便递交了辞职信,以年老体弱辞去海军部长一职。皇帝立即批准,黄锋旋即退出现役,正当人们关注海军部长的人选时,3月15日,《民族报》社长兼总编汪剔良被枪杀于其家门口。当是是晚上11点,汪剔良从报社回家,刚下车就被从暗影里闪出的人堵住,确认他就是汪剔良后,大骂道,“汪剔良,忘天良!”照着汪剔良连开四枪,三发命中,一发击中心脏,汪剔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就被打死了。枪声惊动了警察,十五分钟后警察赶到现场,发现凶手正和汪剔良的二位公子对峙在门前,他们的脚下就是汪剔良的尸体。

身穿军服的凶手根本没有逃!惊诧莫名的警察毫不费力地将凶手的武器——一支陆军的制式手枪收缴了,口径9mm,弹夹容量8发,弹夹里尚有4发子弹。带队的警长毫不怀疑这支手枪就是凶器,当然,肯定要做弹道检验。警察们验了尸体,汪剔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当下,警察们给穿着禁卫军军服的中尉带上械具押回警局,一面收容尸体,进行必要的程序。警长将案件在电话里报告自己的分局上司,立即引发了一场小地震,当分局长得知死者是“风头正健”的汪剔良,而凶手是禁卫军的一名现役中尉时,对时局很是关注的分局长立即暗暗叫苦。他命令下属妥善拘押人犯,不得审讯,更不准用刑。自己连着打了几个电话,将案情报告帝都警察厅和禁卫军司令部。帝都警察厅尚未传来正式指示,军方——禁卫军却马上来了一名少校,带着司令官杨格非少将的手令,要将人犯带走。他们有这样的权力,现役军人犯罪,地方无权过问治罪,要等军事法庭处理。

警察局有点顾虑,但还是按照规定将人犯移交给了军方。

案子当晚便惊动了司马雪岭,他惊诧之余意识到未必是一件坏事,压下没有在凌晨将轩辕磐弄醒,司马雪岭穿好衣服,细细想了案件可能带来的影响。自舆论战起,司马雪岭深知他已经站在军队的对立面了,若是这场“战役”不能取得胜利,自己很可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被皇帝抛出去平息军方的怒火,决不是不可能。

“这个汪剔良死的倒很是时候呀。”司马雪岭自言自语。他苦思良久,设想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和应对的办法,不觉天就亮了。

皇帝早饭时听到昨晚发生的案子的反应比司马雪岭预想的还要激烈,皇帝的第一感就是军队反了!“这个凶手现在何处?审了没有?”

皇帝的潜台词是明确的,究竟受何人指使?

“陛下,禁卫军已经将贾东亮(杀死汪剔良的禁卫军中尉)从警察局提回,现在正拘押在杨格非手里,尚未审讯。”

“第一,立即和杨格非一同审问,受何人指使?他身后的人是谁?第二,密切监视军队,特别是驻京部队的动向。司马,放下别的工作,先将这件事做好。”

“是,臣晓得厉害。绝不敢懈怠。”司马雪岭告退。

审讯贾东亮不急,首先应当落实军队的动向。司马雪岭先去杨格非办公室,传达了皇帝的旨意,要杨格非掌握好禁卫军,看好贾东亮,不得出任何纰漏。杨格非是轩辕台亲选的禁卫军司令,这个出身海军陆战队并无政治背景的军人正为昨晚的事件焦心,禁卫军出了这样的事,他这个司令官难辞其咎。正准备向皇帝报告,司马雪岭已经带来了皇帝的旨意,杨司令自然遵行不悖了。“我要去军情局处理紧急公务,你一定要确保太阳堡的安全!你要注意禁卫军的动向,贾东亮事件说明禁卫军并不可靠!”

杨格非不禁气沮。禁卫军的人数并不多,也没有配重武器。最具杀伤力的武器就是重机枪了,连迫击炮都没有。如果敌人携重武器打到皇宫,几千名禁卫军管什么事?保卫帝都的是近卫军,他们才有进攻型重武器。

司马雪岭丢下沮丧的杨格非,驱车赶到军情局,立即召集军情局局领导会议,传达皇帝的指示。军情局历来为一正二副的搭配,局长往往是兼职,轩辕寂时代就是如此,这也是传统了。目前业务上的主管副局长姓刘,叫刘存之,金星中将,是军情局的老人了,在靖难之役打响之前就在张念祖手下供职。听完司马雪岭的指示,刘存之将军问,“局座所说的密切监视驻京部队的动向,要启动最高级别的安全预案吗?”

“当然。”司马雪岭点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禁卫军事件很难肯定是偶然,万一存在更大的阴谋呢?我们要为陛下负责。”

最高预案将全方位监视所有驻京将领的行动,他们的电话,会议以及所有的活动。

“司马局长,”另一位副局长陶克定银星中将开口道,“此事非同小可,军情局有明文规定,启动最高安全预案,非要陛下亲笔批示才行。”陶克定讲出规矩,刘存之点头,表示支持陶副局长的看法。

司马雪岭望着面色平和的陶克定,对面中年人的履历他可以背诵出来,靖难之役中,陶克定曾担任龙行健一年多的副官,但这位军情局老牌子的情报官在新朝建立后就离开了龙行健,回到军情局继续干他的老本行。二十多年了,没听说陶克定和龙行健有什么私人往来。“会是龙行健安在军情局的棋子吗?小心没大错啊。”司马雪岭第一感就是将陶克定调离现在的岗位,但这需要皇帝的批准,而且不能引起军情局内部的反感。司马雪岭感到自己和心目中对手人力资源上的不对称,别说自己,恐怕皇帝也没有龙行健人脉广泛。

“当然,陶局长立即起草请示吧,今天就可以得到皇帝的批复。”司马雪岭打定主意将陶克定逐出军情局,但脸上不动声色。

“局座,是否要知会保安总局那边一声?”刘存之问。

“不必!”虽然帝国两大情报机关在重大行动时历来声气相同,但这回绝对不行。司马雪岭认定保安总局是龙行健的另一个大本营,别说齐平跟龙行健的关系天下知名,就是高天成,在司马雪岭眼中也划为龙行健的党羽。“绝对不能让总局知道。这是我们自己的业务。你们立即安排,严肃强调纪律,走漏风声可不是闹着玩的。”

交代了这边的事,等着拿上刚打印出来的启动最高安全预案的请示书,司马雪岭又急急赶回太阳堡,请皇帝在文件上签了字,派人送回军情局总部。他赶到禁卫军司令部,和杨格非一起提审贾东亮中尉。

司马雪岭先花时间看了贾东亮的档案。因为有皇帝的口谕,也希望将自己从这个注定影响极大的案子中解脱,杨格非将军对司马雪岭一路绿灯。等司马总管研究完档案,又问了杨格非贾东亮平日的表现,然后命令将人犯带来。现在不用用疑犯这个词了,贾东亮对他枪杀汪惕良早已供认不讳。

司马雪岭很希望贾东亮给他一个惊喜,说出司马雪岭想知道的和需要的东西。当贾东亮带着手铐被押入审讯室时,司马雪岭摆出主审官的姿态,命人去掉贾东亮的械具。

“贾东亮,知道你为什么坐在这儿吗?”

贾东亮一扬脖子,“知道,我打死了那个奸贼。”

“谁是奸贼?”

“汪惕良!还能有谁?”

“你与汪惕良有仇?”

“没有。昨天之前,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王八蛋的面!”

“为什么杀他?”杨格非忍不住问了一句。今天的案子好审,这个贾东亮,看起来全无心机,问一答十。

“因为他污蔑龙行健元帅!他算什么东西,竟敢对龙帅如此无礼?”贾东亮侃侃而谈,原来贾东亮一直是龙行健的崇拜者,其父为海军陆战队一名退役中校,在战争之前的一次演习中负伤退役。时任海军陆战队司令官的龙行健亲自去探视过其父,并过问过其父的退役后的工作生活问题。掏自己的腰包给了其父一笔钱。因此贾父对昔日的司令官感念不已,受其父影响,毕业于海军学院的贾东亮一直是龙行健的崇拜者。舆论战打响,部队官兵议论纷纷,多是对龙行健遭此非议表示不满,更有传言说龙行健将因此获罪入狱。令一帮下级军官气愤不已。昨天贾东亮轮休,几个要好的军官在外面喝了酒,贾东亮回到军营,拿了自己的枪,取出打靶偷偷藏起来的子弹(禁卫军官兵弹药管理极严)跑出去等候下班回家的汪惕良。过程就这样简单。

司马雪岭沉思片刻,用温和的声音说,“贾东亮,你是科班出身,又在禁卫军服役,说个前程似锦也不是夸张。为什么受人唆使干出这等蠢事?你说出谁指使你干的,我保证对你从轻发落。”

贾东亮嘿嘿一笑,“你当我是傻子啊,我看你才是傻子。司马大人,知道官兵怎样议论你吗?我没有人指使,一人做事一人当,决定干这件事的是我,没有人知道。而且,我也没想过活着。只不过让帝国的亿万臣民知道,这天下总有正气,不能让你们这些王八蛋随意侮辱帝国军神!”

司马雪岭大怒,“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来人啊------”杨格非急忙拦住司马雪岭,他知道司马雪岭要干什么,但他不能这样干,这样会让部队恨死他的!“总管大人,既然陛下要我们共同审理,现在案件已经明了,现将贾东亮的供词呈上,请陛下决断吧。”

“这蠢货的供词显然是早已捏好的,拿这个蒙蔽陛下吗?”

“总管,你想用刑逼问,我不能同意。某种意义上,贾东亮是钦犯,万一出了问题,我是负不了责的。”

“本来也没让你负责。”司马雪岭冷笑,“皇上那里自有我来交差。来人,将其押军情局,严加审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