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十一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9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佐野贤一有些踌躇满志地想到这里后,竟然觉得有点意犹未尽的失落感———准备了好久的远距离清剿,眼看着就这样结束了?这股让大日本皇军的上上下下都不得安生的支那小部队就此便成了一具具的焦尸和碎肉、而从此让自己依然伴随着一种英雄难逢敌手的孤寂感觉? [URL=http://boo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一



当日的晚间五点三十分,下了汽车后又骑在一匹东洋战马上的佐野贤一亲率一个大队以及两个附属中队的共计1900多人从青驼向双侯进发,在垛庄附近分兵一半继续向西北完成外线包围圈之后,他带着近千人到了垛庄。一路上,佐野贤一一声不吭,除了听取电台通讯兵不时传来的各大队报上来其部队在当时运动的位置情况外,始终在脑海里反复回想着他从五天前起就开始布置的每一个进剿计划的细节------


在三天前下午召开的一次中队长以上的军官会议上,佐野贤一较为民主地让部下们各抒己见,想借众军官们的提议来补充、完善一下自己多日苦思冥想的作战方案。当一名中队长讲出了一个让众军官们均感到啼笑是非的提议后,佐野居然在事后半舍半留地采纳了该中队长的建议。


当时诸军官在一起根据将要被围剿的该支那军队枪法准、炮火猛烈且精确、惯于打突然袭击的战术手法商量最合适的应对方法时,一个叫木村俊树的中队长说道:“既然他们的枪炮准又惯于突然袭击,我们何不集中强大的炮火,在他们看不到我们时,我们可以不与他们照面而以密集强大的炮火炸光、炸烂他们!”


当有人问他,皇军现在的步兵迫击炮其射程并达不到人的视线以及步枪的射程之外,如何能不让支那军人看见而用枪炮还击?木村俊树哽噎了一下又道:“我们可以采取夜间突袭的方法,如果他们没有察觉,我们可以围而歼之,如果他们察觉了,我们即可发动进攻,仍以强大的火力先代替部队的进攻,在炮火压制住对方的火力或者他们的火力减弱后,我们同时出动勇猛善战的帝国军人从几个方向展开打击。所以我认为:区区不到百人的支那部队再狠也狠不过大日本皇军一个加强联队的炮火打击,我们的步兵最后冲上去,还不是上去打扫战场?”


木村俊树狂妄及一相情愿的设想即刻遭到了众军官们的讥笑和驳斥,说他不懂支那军队的战术特点以及步炮兵协同作战的原则等等。可最后木村俊树的一句话却让众军官们无话可说!他道:“我不是不知道支那军队的战术特点,也不是不懂得大日本皇军步兵和炮兵协同作战的战术原则,只是你们把这次进山清剿此股支那军队的军事行动看得太复杂了!把他们团团围住,一旦抓住目标便集中我们全部的火力打得他们难以抬头并还手,我们一个联队的再加上其他地区的补充协助,在一线部队就等于二十打一,我就不相信他们是恶魔重生、凶煞转世!”


“团团围住”,“集中火力打击”以及“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复杂”的几句话,在会后倒真是让佐野贤一得到了某些启发!于是,他在这次进剿方案的战术上做了如下的几个具体布置:一、最靠近沂蒙山的两个大队分兵两路悄悄进山根据地形最后布成的四个方向向支那军队的营地运动并在打响之前严密包围他们并做好进攻的准备。


二、佐野亲率一个半大队以及有关联队直属计两千余人从临沂直接进发垛庄、并从中派出一半兵力向西北沿界牌与马牧池、院东头的另几支部队呼应形成外侧包围圈。


三、一旦佐野率队进山后待其他部队完成第二道包围圈并做好了时刻增援合围的准备后,于夜七时三十分打响。


四、为保证进剿行动的彻底成功,把全联队的轻火炮、掷弹筒以及重机枪等全部配备给先期进山执行包围和进攻任务的两个大队、以便随时能组成强大的火力打击敌人。


五、为确保万无一失,联队的所有军马以及汽车全部配备给外围、即第三道包围圈的两个配属大队,以便他们在山下几个重镇之间的公路上形成强大的机动能力,便于随时机动封锁并攻击有可能的漏网之鱼!


六、为了保障此次进剿的顺利成功,最终达到干净、彻底地把这支支那军队从鲁东南地区抹掉,进山各大队、中队以及搜索部队,自战斗的初起至战斗结束,无论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发现该敌残余漏网的踪影,不必请示上级长官以及统一命令,随时发现立即随时打击,其他附近部队立即火速向枪声响起之处增援协助。


完成了上述方案后,佐野又再三地思谋了各部队根据不同的地点和时间来最后确定其统一运动时想到:如果晚上行动,最远的部队差不多要经过将近一夜的时间在鲁南到处都是山岭的地理条件下才能完成战术运动,一旦在天亮才接近了进攻目标,则很容易让对方发现并借机脱身。斟酌再三,他决定让各部队在最后一天的中午或者下午运动,这样一来可以利用汽车和马匹沿新修好的公路上行驶,反正皇军近日频繁的部队运动已被当地人司空惯见,不会引起太大的察觉,二来也可以在天黑前接近目标,然后徒步悄悄对目标进行偷偷地迂回包围,在事先的监视与基本的封锁下,只要山上的支那部队不会察觉、抑或察觉地晚了一些,他们就会无路可逃!


当林如水、陈玉林等五人化妆进山时,原来沿山公路上的炮楼据点执行警戒的日军小队就发现了他们,但贫平民进山当时是常有的事,所以这件事情也没引起日军过度的关注。一个小时后,在临沂准备出发的佐野贤一得知了这件事情后思忖了片刻后道:“支那的百姓进山到不足为怪,但五个人分成两伙在几分钟的间隔里向一个方向走,就说明了这五个人有些问题。但没有动他们是明智的,这个关键的时刻打草惊蛇是因小失大的蠢事。先别管他们是什么人,一旦我们的军事行动展开后,进去多少人也是我们战果里的一勺小菜。只要山上不下来人就行,有下来的,见一个抓一个,有敢于拒捕的格杀勿论!”


当天晚间六时二十分钟,佐野带两千士兵其中的一千余人到了垛庄小镇。他看看手表对一大队长饭冈圣英下令道:“命令全体官兵即刻向支那军队的营地进发,七时整与浅野的二大队会合后,七点三十分准时发起攻击。”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正常运动,十几分钟后,当佐野贤一和一个大队的日军官兵刚刚爬过一个缓坡时,忽听前面约五、六公里处骤然响起了密集而猛烈的枪炮声!细细听来,密集的迫击炮弹和掷弹筒榴弹的爆炸声盖过了轻重机枪的射击声而显得极为震耳!


“支那军队提早发现了皇军的进攻?”佐野贤一首先想到了这个要命的可能性!于是他下令道:“命令部队火速前进、跑步向目标运动!给二线各部队发报,让他们即刻向打响处压缩,再给第三线迂回运动的部队发报,命令他们快速运动,迅速完成外围的包围圈并随时密切监视山里的战场动态!”说完他策马又迈向一处更高一点的山坡上。


待佐野贤一率领着大队官兵们用了将近十分钟走到了这个山顶上时,他发现前面约三、四公里的几个地点先后地持续着刚才就响起的枪炮声!他用望远镜仔细地向几个交火处观察,均发现了一点蹊跷之处———几个被猛烈炮火打击的阵地好像居然没有任何还击的迹象!因为佐野贤一的望远镜里看不出一点点被轰炸的阵地上有还击的火光,而发射阵地处的地面上也没有一点被对方还击所造成的爆炸痕迹!


“我们的部队轰炸的到底是些什么?”想到此,这位联队长下了两道命令:“一、命令饭冈大队长以及联队驮辎重的驴马队加速向打响处跑步接近。二、发电报询问先头部队的战斗情况。”完后他命令随从部队下山向前面行动。


六分钟后,前面作为先头部队的两个大队先后发回了电报,均已称在山深处发现了支那军队并与他们交战。二大队继任前不久阵亡的谷村大队长的临山义高大尉发回来的电文较为详细,上面报告到:我大队的四个中队分别在距离支那军队营地约两公里处与两股支那士兵交战,我大队伤亡逾百,支那军队遭受重创后向深山处逃窜,目前我部正紧逼支那残军并欲与佐佐木三大队形成合围之态势展开歼敌攻势!


佐野贤一一看该电文着重地看了最后的两句“我大队伤亡逾百“和”支那军队遭受重创向深山处逃窜”的字眼,心中恼怒地想:我一个联队几千之众做了日久天长的充分准备刚刚到了这里就让对方发现,仅仅交战不到十分钟几处的阵地就损失了上百帝国军人,而给对方的打击仅仅是“重创”!目前这伙支那部队向“深山处”逃窜,这个“深处”会是哪里呢?会不会是两个大队的合围之外?


佐野贤一想到这里刚要准备口拟一份电文,忽听前面约三公里之处骤然响起了比刚才更加猛烈的炮击以及众多轻重武器的射击声!他连忙策马向一处比较高的山坡跑去。也就是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佐野贤一到了地方举起望远镜看去,只见前面黑暗的山地里有两处正相互交火的阵地!这两个阵地均被对方用猛烈的炮火所覆盖,不断腾起的火团接连不断地映红了该阵地上的天空和四周!看距离,颇有作战经验的佐野贤一在望远镜里准确地判断出这两个正在激烈交火的直线距离尚不到200米!


前面相互炮击得猛烈程度让佐野贤一在体会到了这支支那小部队装备好、火力猛、战斗力强的实际手段后又暗自佩服自己在最后的时间内以全联队的重武器来充实、加强一线进攻的两个大队用来在战斗中实行最密集、最猛烈、最有效的打击手段重创对方的这一果断而正确的措施!“否则------”他在望远镜里看着此刻他也分辨不出来哪一个阵地是己方、那一个阵地是对方的都在被火光覆盖着的地面上接着想道:“否则,不仅大日本皇军的优秀士兵要在如此强大的火力打击下遭受到更大的损失,而且我们在常规的火力规模下也很难一举给予这个支那部队以致命的打击!我不能以人多势众但是相对的炮火力量不如对方的条件下用这些帝国军人的宝贵生命来换取胜利!


看来自己集中重武器来加强一线进攻部队的举措是绝对明智的!在战斗打响后,用我们更加强大的火力来压制敌人很强大的火力,是取得胜利并减少士兵们伤亡的绝对保证!此刻,在我精心的安排布置以及一步一步战术的顺利实施下,这支支那部队再有什么能耐,如果不是金身罗汉下凡或妖魔鬼怪转世,那就绝对地再也跑不掉了!”


佐野贤一有些踌躇满志地想到这里后,竟然觉得有点意犹未尽的失落感———准备了好久的远距离清剿,眼看着就这样结束了?这股让大日本皇军的上上下下都不得安生的支那小部队就此便成了一具具的焦尸和碎肉、而从此让自己依然伴随着一种英雄难逢敌手的孤寂感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