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情色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电影截图

wollfer 收藏 2 5006
导读:情色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情色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法国中尉的女人剧情(1)


20世纪80年代初,英国的一个摄制组来到临海的外景地莱姆镇,拍摄影片《法国中尉的女人》。这是个发生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故事。第一个镜头开拍时,扮演女主人公莎拉的演员安娜,全身穿着黑色服装,站在小镇的柯勃码头上。只听导演一声“开始”,莎拉起步,沿着伸向海中的石码头朝前走去。她走到码头的尽端,停下脚步,呆呆地望着远处浪涛汹涌的大海……

1867年夏日的一天,查尔斯坐在莱姆镇的旅馆里,正用放大镜审视着一块化石。房间里到处可见书籍和仪器,架子上摆满各种化石标本。他是个地质学家,从伦敦来到这里进行实地考察。

查尔斯抬起头,思索了一下,起身走到窗前喊他的男仆山姆。山姆进屋后,他吩咐他快去准备西服和午餐,因为今天要出门,到特兰特夫人家专程拜会小姐。查尔斯知道山姆举止轻浮,于是边剃胡须边叮嘱他不许同小姐的侍女调情。

一辆马车到达特兰特夫人邸宅的门口,查尔斯跳下车,快步走向大门。女佣玛丽站在门口迎接贵宾。查尔斯请她去禀报,说着脱下呢帽进了房屋。她却故意逗留,寻找着山姆。山姆见到她,会意地眨眨眼。

查尔斯走进客厅,热情地向特兰特夫人问安,并说明自己想单独同欧内斯蒂娜小姐谈谈。特兰特夫人表示同意,立即打发玛丽去传告自己的外甥女。说完,领查尔斯向花园旁边的房间走去。

欧内斯蒂娜闻讯,特意换上一套心爱的绿色服装,赶到花房。

查尔斯在花房内来回踱步。小姐体态轻盈地翩然而至。查尔斯注视着她秀丽的姿容,充满感情地说:“小姐,您一定会注意到,我来到莱姆已经足足六个星期了。”

欧内斯蒂娜温柔地点点头,眼睛里流露出希冀的神情:“我注意到了。”

“我来这里是为了探索恩特克立夫副崖下燧石层中的化石,可是,”查尔斯清了清嗓子,“使我决心留下的是您。”

“啊,是这样!”小姐被这坦诚的表白感动了。

“是为了可以与您为伴。”

“谢谢您。”

查尔斯进一步披露心迹:“我今天特来请您同意我向令尊大人提出……求婚。”

欧内斯蒂娜的脸上焕发出动人的光彩,低声然而坚定地说:“我同意。”

“不过,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查尔斯望着她,不无担心地说道。

“您是说这件事由爸爸做主?”小姐自信地说,“但是,爸爸完全听我的。”

“这样……您是否答应……嫁给我?”

欧内斯蒂娜激动得流下眼泪:“查尔斯!我期待很久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查尔斯紧紧地握住小姐的手。她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个人沉浸在初恋的欢愉中,颤抖的双唇情不自禁地吻到一起。

躲在窗外密切注视着花房内动静的特兰特夫人,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在一间现代化的旅馆房间内,灯光暗淡。床上熟睡着一男一女,他们是扮演查尔斯的迈克和扮演莎拉的安娜。

电话铃响了。迈克翻了一个身,拿起话筒同对方交谈。他放下话筒后,开亮了灯,叫醒安娜,告诉她摄制组正等她拍戏。安娜有些发窘,穿衣服时不免懊丧地说: “那——他们会知道你在我房间了!他们全会知道的。”

迈克不以为然地说:“还会知道我在你的床上。”说着吻了一下安娜,“我要他们知道。”

不久,查尔斯拜谒了欧内斯蒂娜的父亲,他当即博得老人的好感和对婚事的赞同。随后,他陪同小姐一道散步,沿着柯勃码头边走边亲切交谈。

刮来一阵风。他们走向码头上层的台阶。查尔斯突然发现远处站着一个黑衣女人,呆望着大海。强劲的海风卷起巨浪,拍打石堤,她的头巾随风飘摆。查尔斯不禁脱口而出:“天哪!那个女人在干什么?”

欧内斯蒂娜冷眼看了看她:“啊,她叫莎拉是那个可怜的‘悲剧人物’,渔民们都叫她‘法国中尉的女人’。”

一股强风袭来,莎拉摇晃着,抓住了岸边的一个缆绳桩。查尔斯觉察出她处于危险之中,便急切地说道:“她会摔下海去的。”抽身朝莎拉呼喊着奔去。莎拉并不理睬。他仍大声疾呼:“您很危险!风太大……”

莎拉突然转身,注视着查尔斯。查尔斯望见了她那清秀的面容,猛然缄口不语。两个人不禁默默对视着……

回到特兰特夫人的邸宅,在小姐的起居室里,查尔斯的头脑仍被莎拉占据着。他关切地问道:“请告诉我,谁是那个法国中尉?”

欧内斯蒂娜不经意地应道:“啊……据说是她还不至于爱上的人。”

“那么是他把她抛弃了?有孩子吗?她又上这儿来干什么?”查尔斯发出一连串疑问。

“嗯。大概没有。人们说她在等他回来。”出于礼貌,小姐简短地回答着。

过了一会儿,查尔斯仍不罢休:“那她又怎么过活呢?”

“谁?”

“那个……法国中尉的女人。”

“给人缝衣服,还可能做些别的呗!”小姐显得不耐烦了,“啊,我真不想再谈论她了。”

莎拉的母亲去世了,她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由于她的住房被出售,无处栖身,教区牧师便介绍她到卜尔蒂尼夫人家担任伴随。卜尔蒂尼夫人古板严峻,神态凛然,她给莎拉的见面礼是一番训示:“作为伴随,必须具备无可指责的道德品性。”接着支开众人,个别关照莎拉必须把“那个外国人”完全从心中逐出,具体办法便是不再出丑。为了全面考察,她又递给莎拉一本《圣经》,让她朗读。可是莎拉虔诚地念完一段之后,发现夫人已经鼾然入睡了。

安娜戴着眼镜,在迈克的房间里看书,她似有所感,又拿起剧本翻开一页,对迈克说: “1857年伦敦郡有8万名妓女。成百上千的妓女是失了业的家庭女教师。在‘坟场’那场戏里我要去伦敦。如果我去伦敦,我会成为人们在莱姆已经称呼我的那种人。”

迈克不置可否地望着她。

恩特克立夫副崖显得荒凉空旷,茂密的桉树和山毛榉纠缠在一起,断层上长满了常青藤和野生蔓萝花。查尔斯穿着作业服,手拿锤凿,正在采化石。突然,他发现远方有个人影,他离开燧石崖,向人影的方向走去。

莎拉坐在突出的岩石上。岩石下荆棘丛生,再往下是一片汪洋中的莱姆湾。她望着海,忽然感觉到什么,回过头看到了查尔斯。查尔斯简单招呼了一声,转身离去了。过了一会儿,莎拉从林中出来,经过牛奶房,走上通向莱姆镇的小径。查尔斯从牛奶房追出,赶上莎拉与她并肩而行。

“我听说您最近当了卜尔蒂尼夫人的……秘书。”查尔斯诚恳地问道,“我能不能同您一起散步?……我们同路。”

莎拉停下脚步,冷冷地说:“我宁愿独自散步。”

查尔斯不灰心,仍友好地说:“我能自我介绍吗?”

出乎意料,莎拉竟然知道他的名字和身份,并说:“让我一个人继续散步吧!”略停片刻,她请求道:“请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在这儿看到过我。”说完独自朝前走去。

查尔斯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

迈克来到外景地临时房屋找安娜,他俩用台词对话,彼此会心地微笑。

迈克说:“你喜欢一个人散步?”

“我?不是我。”安娜说,“是‘她’。”

“我很满意我们之间的感情交流。”迈克用手轻抚安娜的后颈。

安娜顽皮地说:“可我还不知道……好不好。”

这时剧务人员来催他们上戏。拍摄的恰好是男女主人公首次相遇的场面,安娜说完“我宁愿独自散步”,止不住笑得前仰后合,迈克也跟着笑出声来。导演下令停拍,生气地道:“你们在搞什么呀?”

莎拉到恩特克立夫副崖散步的举动,遭到了卜尔蒂尼夫人的斥责,任她怎么辩解也无济于事,夫人顽固地认定她是个“诡计多端”的人。这次谈话,给莎拉的前途蒙上一层阴云。

欧内斯蒂娜得知查尔斯曾到恩特克立夫副崖考察,也劝说道:“那地方又危险名声又不好,只有佣人们才上那儿……去调情!”

查尔斯说:“我可没看见调情的佣人。”

欧内斯蒂娜打趣道:“也没有看到调情的科学家吗?”

“也没有!”查尔斯笑着否认。接着,不知为了什么,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迈克和安娜在旅馆的空房间里排练。安娜装出外衣被荆棘勾住的样子,拉自己的衣裙。然后在地毯上走近迈克。她迅速地走过去,突然摔倒在地,迈克弯下腰扶起她,她垂下眼睛,低头不语......

恩特克立夫副崖的草丛。查尔斯扶起莎拉,看着她的眼睛说:“你应该离开莱姆。没有什么东西非使你留在这儿不可!”

莎拉摇摇头,坚定地说:“我是有牵累的。”

“跟那位法国中尉?”查尔斯劝慰她,“这种事就像创伤一样,你不去理会它,它就会溃疡化脓。如果那位法国绅士不回来,他就不值得你怀念。如果他回来……”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莎拉转过头去,不理睬对方的提问,少顷,又回过头来看着查尔斯,平静地说:“他已经结婚了。”

这一天,莎拉随同卜尔蒂尼夫人前来拜访特兰特夫人,欧内斯蒂娜和查尔斯作陪。他们坐在花园小屋里聊天,卜尔蒂尼夫人攻击当今世风日下,强调加强神圣信念是刻不容缓的。她指出侍女玛丽同男仆山姆接触频繁,谈话时间过多,认为应当严加管束。趁着仆人端来茶点之机,莎拉起身将点心碟和毛巾递给查尔斯。她将毛巾略为掀开一些,露出一个信封的角。查尔斯迅疾地瞥了一眼。

查尔斯来到另一房间,悄悄撕开信封,取出信纸,信笺上写着:

务请今晚九时来圣迈克教堂园地相聚。



情色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法国中尉的女人剧情(2)


夜色朦胧,教堂园地内断断续续地掠过风琴声。查尔斯举目四望,夜色中传来莎拉压低的声音:“非常感谢你能来。”

在一块墓碑旁的暗处,查尔斯小声埋怨道:“你太鲁莽了。”

莎拉解释说:“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别人了。”

“你为什么不去伦敦重新开始生活?”

“如果我去伦敦,我会成为人们早已在莱姆称呼我的那种人。”

“那你究竟要我做什么呢?”

“我要告诉你18个月前的事。”莎拉说,“我求你,你是我惟一的希望。明天下午和后天下午,我将在恩特克立夫副崖上等你。”

月光下,迈克和安娜躺在旅馆卧室里。安娜睡着了,迈克看着她。少顷,他轻轻地起床,点燃一支香烟,向窗外眺望。尔后又转身望着床上。

安娜梦中喃喃地唤着丈夫:“大卫……”她醒了过来,神思恍惚地望着迈克。

迈克颇为扫兴地说:“我不是大卫,是迈克。”

查尔斯来到格罗根医学博士家中做客。他向博士提起莎拉,博士说,他曾为她看过病,她患的是晦涩性忧郁症,常常无缘无故地哭泣。查尔斯把雪茄烟蒂扔进壁炉火中,问道:“她从没想过对别人暴露自己的思想?”

博士点点头。查尔斯喝了一口白兰地,又问道:“如果她暴露了,……她谈出了……自己的思想,那又会怎么样呢?”

“她的病就能治愈。”博士肯定地说,但话锋一转,“可是,她不想治愈。”

莎拉和查尔斯从林中出来。莎拉坐在隆起的土堆上,查尔斯坐上一块平顶燧石上。莎拉遥望着大海,侃侃而谈:“我当时是家庭女教师。那条法国中尉乘坐的船失事后,他被送到我主人家来。他的伤很重,可他没哼过一声。我钦佩他的勇气,照料他。他很英俊。在他康复时,他要我同他一起去法国,还向我求婚。我说我不能走……可是,他离开以后我孤独极了,简直无法生活下去。过了几天,我便到他暂时逗留的小旅店去找他。见面后,我立刻觉察到他的不诚恳,我发现他已把我当作消遣的对象。然而我还是留了下来。是我自己以身相许的,我成为被社会唾弃的人了……笑骂由人笑骂,将一切置之度外。……我只是法国中尉的娼妇!”

查尔斯站起身,很想把她抱在怀里。然而他克制住感情,说道:“你必须离开莱姆。”

突然,一阵嬉笑声传来,莎拉和查尔斯赶紧躲进树丛,透过常青藤的缝隙朝外看去。原来,玛丽和山姆搂抱着走来,摔倒在草地上,嬉戏亲吻。查尔斯凝视着莎拉。莎拉的笑意逐渐消失,两个人默不作声。

没有星光的夜,雷声隆隆。莎拉坐在卧室窗前,在昏暗的烛光下绘画。她一边悄声哭泣,一边画着自己的肖像。女管家推门而入,通知她夫人传见。她惶惑地放下笔,起身,预感到此去凶多吉少……果然,卜尔蒂尼夫人解雇了她。

人们传闻莎拉失踪了,只有查尔斯收到她的一封短信,知道她的下落。他冒着倾盆大雨匆匆去找格罗根博士,急切地对博士说:“你看该怎么办?我完全听你的。”

博士详尽地分析了事态和莎拉的心理后,直言不讳地说:“你已经一半爱上了她,朋友!”

“我以我的荣誉保证,”查尔斯庄重地说,“我们之间决无任何不正当的行为!”

“我相信你。”博士热心地出谋划策,“我认识一家私人办的收容所,那位小姐会受到良好的接待。我去找她,你回避吧。你愿意负担她的费用吗?”

“愿意。我愿意承担费用。”

暴风雨已过,迎来静悄悄的黎明。查尔斯打定了主意,只身离开旅馆。他敏捷地在树林中穿行,很快来到了恩特克立夫副崖的山坡上。四周寂静无声,他走近一座堆放谷草的小棚,朝里张望,看到木桩上挂着女人的帽子。查尔斯来到莎拉身旁,她醒了,畏惧地向后退。查尔斯把手放在她肩上,亲切地说:“不要怕,我是来帮助你的。”说着俯身将她慢慢扶起。莎拉的一腔热血渐渐沸腾了,倏然扑进查尔斯的怀抱。查尔斯也不自禁地深情吻着她。

小棚外传来响声。查尔斯抬头望去,只见山姆和玛丽正惊奇地注视着这边。他走过去叮嘱道:“在任何情况下,必须严守秘密。”

“我懂。”山姆答道,“我庄严地向您起誓,守口如瓶。”

查尔斯目送仆人走远,这才转身对莎拉说:“你的东西我负责运到爱克赛特。你可以步行到交叉路口去上车。拿着这个钱包。”说着又给她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律师的地址。你把你的地址告诉他,我让他再给你一些钱。”

莎拉充满感激地说:“谢谢你。我将永远不再见你了。”

“永不再见。”查尔斯像是非常同意似的,重复了一遍。

摄制组的全体人员在外景地吃午饭。安娜穿过众人,来到迈克身边坐下,对他说:“我在莱姆没戏了,准备走了,去伦敦。”

迈克点点头:“好吧,祝你玩得快乐。”

“大卫将从纽约飞来。”安娜说道。

“你会很高兴的。”迈克拉着安娜的手,“他……他也会很高兴的。”

剧务走过,迈克问:“我们什么时候去伦敦?”

“快了。”剧务答道,“星期二或星期三。”

查尔斯打发山姆先去伦敦,自己径直到特兰特夫人家告辞。欧内斯蒂娜对他的到来非常高兴,极力挽留。当查尔斯表示需要离开时,她遗憾地说:“我在这里腻烦透了,我同你相处的时间太少了。”

查尔斯安慰地说:“过3天我就回来。”

“吻我一下,作为你的诺言。”

查尔斯犹豫了一下,然后吻了她。

查尔斯在伦敦找到自己的律师,向他交代了莎拉的事。随后,他回到寓所,准备晚上去俱乐部吃饭。这时,山姆送来一封事先偷看过的信,信封上是莎拉的笔迹,里面写着她的地址:爱克赛特镇安迪柯旅馆。山姆早想脱离主人自己经商,于是向查尔斯张嘴,希望他解囊资助。查尔斯尽管不太愿意,但仍然好言敷衍他,随即决定马上动身去莱姆。

安娜和迈克坐在伦敦的一家酒吧里,边喝酒边交谈。迈克问道:“你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我惦念着莎拉。”安娜说,“我等得不耐烦了,想马上到爱克赛特去。”

“你知道在那里将要发生什么事吗?你将成为我的人。”迈克的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安娜反诘道:“难道现在我还不曾成为你的人?”

迈克笑了。

查尔斯乘车来到爱克赛特,他借口天气不好,执意留在当地过夜,吩咐山姆次日清晨再赶回莱姆。他找到安迪柯旅馆,向店主打听清楚莎拉所住的房间,立即上楼会见她。莎拉的脚扭伤了,此刻正缠着绷带,坐在壁炉前的单人安乐椅里。她穿一件长袖睡袍,围着披肩,见到查尔斯进来,垂下了眼皮。

雨点啪啪打在玻璃窗上。炉火在闪烁。查尔斯坐在莎拉对面,凝望着她。莎拉突然以手掩口,低下头轻声地饮泣。查尔斯有些慌张:“小姐……请别……我不该来……我意思是……”

莎拉猛烈地摇头,停止哭泣,望着查尔斯,动情地说:“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

查尔斯闭上了眼。两个人一言不发,室内一片沉默。

突然,壁炉中的煤泻了下来,有两块溅到外边,滚向莎拉的毛毯。查尔斯迅速将煤块铲回壁炉。他抓住被烧着的毛毯抖了几下,踩灭余烬,然后,弯下腰轻轻把它围在莎拉的膝上。

莎拉把自己的手按上了查尔斯的手。两人对视,手指交互相缠。查尔斯跪下身,两个人热烈地亲吻。查尔斯似乎想缩回身,但莎拉紧紧地抱住他,继续热吻。查尔斯转头看了看卧室的门,门开着,他站起身将莎拉抱进卧室......

查尔斯和莎拉默默地躺在床上,莎拉温柔地抚摸着他。查尔斯说:“原来你还是……处女。那你为什么要骗我?……说跟那个法国人……”

“真有这个人。我也确实去过那家小旅店,看见他带着一个女人出来。他们走远后,我就离开了。”

查尔斯抚弄着莎拉的头发,赞叹地说:“莎拉,是世界上最美的名字!”

“我长期以来一直盼望着……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身不由己了。”莎拉坦白地说。

“我……我也是。”查尔斯说,“你一定要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去莱姆对她说明一切。你一定要等着我,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来的。”

就在他俩约会的时候,旅馆外对面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他就是山姆,正窥探着主人的隐秘。

傍晚时分,穿戴整齐的查尔斯依依不舍地同莎拉吻别。莎拉心满意足地说:“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曾经有爱过我的一天。我可以忍受一切。你已经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夜晚,爱克赛特火车站,开往伦敦的列车停靠在月台旁。安娜从一节车厢的窗口向外张望。迈克飞奔而来,对她说:“我快失去你了。”继而央求她:“今晚不要走了吧!”

安娜说:“不行。”探出头来吻他。

迈克感情冲动地说:“我太需要你了。”

随着话音,站台铃响,列车启动了,渐渐驶出车站。安娜仍在窗口挥手,迈克则怔怔地站在月台上。

脸色阴沉、神情异样的查尔斯站在欧内斯蒂娜的房门口。小姐不安地问道:“出了什么事?这样望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查尔斯委婉地选择着词句,“经过很长时间的慎重考虑,我认为,我根本配不上你。”

欧内斯蒂娜出声大笑:“你在开玩笑。”

查尔斯认真地说:“不。这些天来,我终于发现我对你的动机很大一部分是不纯的,甚至是很卑鄙的。我只能坦白,我配不上你。”

“你说的不是真话,一定出了什么事!”小姐感到事态严重了,不禁掩面而泣。突然,抬起头来:“她是谁?”

“我认识她很多年了。我以为和她的关系早已破裂,可是到了伦敦,我发现不是这样。”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当时我不想使你不高兴。”

“也不想使你自己丢脸。”小姐激愤地说,“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怎么能卑鄙到要一个已订婚的男子毁约?”

查尔斯内疚地说:“我不想议论她。我是来把真相告诉你的,这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决定……”

欧内斯蒂娜厉声喊到:“你在撒谎!我父亲能使你们俩声誉扫地。你会受人鄙视,你在英国一定站不住脚,你……”她终于站立不住,晃着身子跌倒在地上。

就在查尔斯采取了断然行动之后,山姆立即在旅馆里找到了他,通知他自己辞职不干了。查尔斯烦躁地喝道:“滚!”并抄起一瓶白兰地,发泄般朝着壁炉掷去。

查尔斯不顾朋友格罗根博士的劝阻,当天晚上便赶回安迪柯旅馆。店主人告诉他,女房客已离开这里,乘火车去伦敦了,没有留下地址。他喊着:“撒谎。”飞奔上楼,连声呼唤莎拉的名字。只见床铺凌乱,而室内阒无人迹。月光洒射进来,四周寂静极了。查尔斯颓丧地抱头坐下……

安娜坐在伦顿旅馆套房的沙发里,正在读剧本的最后几页。大卫在桌旁按计算器,摘记着什么。电话铃响,大卫顺手拿起话筒,却无人回答。原来是迈克从家里打来的。他本想找安娜通话,一听是男人的声音,便挂断了电话。迈克的妻子这时走进屋,迈克乘机建议星期天请摄制组的一些朋友来吃饭。得到妻子的同意后,他又拨起电话号码,热情邀请大卫和安娜做客。

大卫将话筒递给了安娜。迈克在电话中问安娜去哪儿了,是否不在房间,“还有,我要向你说,我爱你。”安娜咯咯地笑着,答道:“好的,我们一定来,到时候见。"

大卫问安娜:“最后一场戏的结尾决定了没有?”

“我决定了。”安娜自信地答道。

“你是怎样决定的?要不要打架呢?”

“我要完全根据剧本来演。”安娜扮着鬼脸,“希望不要打架。”

为了寻找莎拉,查尔斯又登广告启事,又委托人四下搜寻,他甚至还亲自出动,到伦敦的工厂、街头和妓女经常出没的地方去巡视,希望能捕捉到心上人的踪影。但这一切努力全白费了,莎拉始终音讯全无,下落不明。

摄制组的主要演员和安娜应约来到迈克的寓所,坐在花园里轻松地闲谈。迈克想找个机会同安娜单独谈谈,决定两个人今后的关系。无奈碍于家庭成员在旁边,又置身于大庭广众之中,只匆匆说了几句便不得不分手了。

数年之后,查尔斯终于得到了莎拉的消息,他急不可耐地乘船赶到温特米尔,在湖岸新庄的一座白色楼房的二楼楼梯口,一对情人终于重逢了。查尔斯默默地注视着莎拉,跟随她走进一间画室。当查尔斯得知莎拉改变了姓名,以寡妇的身份任家庭教师,并从事绘画活动时,他激动地说:“我找了你3年!......当初我取消了婚约回来找你,想同你结婚,你却不告而别......”

“那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我又怒又恨,又怨又妒,强使自己委身于你,是由于我知道了你已有约在先。”莎拉努力平静地说: “你走后,我马上觉得不应该这样做,我认为我是卑鄙的,必须跟你一刀两断。”

“这么说,你从来不曾爱过我?”

“不,不能这样说。”莎拉望着对方,“先生,是我通过你的律师告诉你我的地址的。我要你到这儿来,是要求你宽恕我。你曾经爱过我……如果你依然爱我,你是会宽恕我的,虽然你完全有权利诅咒我……”

他俩深情地对视着。阳光洒满全屋。两个人相互走近,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温柔、甜蜜地接吻。

查尔斯和莎拉终于幸福地结合了。人们常常可以看到那对熟悉的身影在宁静的湖中泛舟。黄昏时分,夕阳西下,小艇连同它的男女主人渐渐消溶在苍茫的暮霭中……

戏中角色的结局是美满的,然而,扮演者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最后一个镜头拍完了,摄制组全体人员在新庄的花园里举行联欢会。小乐队在演奏,演员们纷纷跳舞。迈克在一旁喝着酒。当安娜靠近他身边时,他看了看表,使了个眼色。安娜马上转身离去,快步走进一间空屋。她坐在更衣室里换好便装,望着化妆镜中的自己,摘下了棕色发套。

迈克匆匆向屋子走去,不时与奔过来的同事寒暄着、应酬着。他极力摆脱掉羁绊,迈进门厅,登上他与安娜重新见面的楼梯,闯入更衣室。人去室空,只有那个棕色发套扔在化妆桌上,迈克急忙打开旁边的房门寻找,楼下传来联欢会的欢笑声。突然,一阵汽车发动机声响起,迈克奔至窗前,朝下望去,一辆奔驰轿车已驶出花园大门。那正是安娜的汽车。迈克失控地高声喊道:“安娜——”



情色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法国中尉的女人评


《法国中尉的女人》是英国,也是世界电影20世纪最美、最精致,也最大气的经典,无论剧作、叙事、结构、影像、表演都可以当之无愧地作为电影教学的经典教材。

影片根据英国作家约翰•福尔斯1969年出版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此前,很多著名的电影家都相中了这部小说,但是没有一个人能付诸拍摄,因为改编的难度太大了。原著穿插了一些用现代哲学观点对故事进行解说的旁白,目的是帮助读者以现代观点看待维多利亚时代的人物和心理行为,试图把19世纪的道德标准和现代爱情的自由解放做出比较。作为小说,这当然无可厚非,作为电影可就犯了大忌,因为电影不是说的,谁会买了票去影院听“录音剪辑”?许多人为此望而却步。但是最后还是有一位不怕死的经过再三考虑,决定改编这部小说,这就是20世纪60年代英国“自由电影”的创始人之一卡洛尔•赖斯。他和编剧平特反复讨论,最后确定增加一段和19世纪爱情故事同样真实具体的现代爱情故事代替小说的解说词,在表现了维多利亚时代两个恋人如痴如醉的情爱关系后,马上转而表现扮演这两个恋人的现代电影演员之间的私通,这种“套层结构”,也就是“戏中戏”,使人们对两个时代的恋情可以立即做出对比,从而自然得出现代的结论,既充分发挥了视觉艺术的特性又保持了原作的论说色彩,这是电影编剧史的一个重要范例。

原作小说有两个结尾,一个是查尔斯宽恕了莎拉对他的伤害;另一个是他离开了,因为他不能接受这个女人的独立人格,也不接受她的同居但不结婚的观念。平特在剧本改编时很巧妙地将两个结尾都用上了,在维多利亚时代的爱情故事里,他采用了第一个结尾,而在现代故事的部分,他采用了第二个结尾,将两个时代女性的自主意识进行鲜明对比,相得益彰,既让电影更有戏剧性,又凸显了创作者应有的现代意识。

而卡洛尔•赖斯又以大师级的视觉语言将这个故事叙述得经典、大气、臻于美的极致。

影片的剪辑极其精致。随着一声“开始!”影片以一个传统的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镜头开始全片的诉说,一个一袭黑衣的青年女子走向波涛汹涌的海边,眺望海峡那边。而后摄影机往后拉开,出现现在时的拍摄现场,观众看见男女两位主角的饰演者梅丽尔•斯特里普和杰瑞米•艾恩斯正和摄制人员谈话——第一个镜头就涵盖了历史与现实的两极对比。

影片现在时与过去时的转场与衔接也精致、大气,情绪点极其准确,又处处体现出两种时代精神的对比。例如:影片表现了莎拉在森林与查尔斯邂逅时的欲言又止后,直接切换到阳光明媚的现代海滩,两个演员——迈克和安娜一身鲜亮躺在沙滩上谈情。维多利亚时代女子的神秘和情感压抑与现代女演员在情感上的自主性立即形成鲜明对比。再如:查尔斯和莎拉在牛栏的一时忘情被仆人撞破,莎拉推开牛栏的门走出,而后影片切到现在时女演员安娜打开现场的化妆车门来到男主角迈克身边,两个时空、两种情绪的转换完全不用技巧,直接切换,造成一种对比,视觉和心理张力极强。这种无技巧剪接如今在现代电影中已经司空见惯,许多中国电影家也早已应用纯熟,然而审美效应却总是不如人家,究其原因在于我们往往注意了外国电影无技巧剪接造成的外在节奏的明快,而从根本上忽略了外国同行在内在节奏、内在情绪上的精到感觉和把握,不讲究内在节奏的剪接无论多么热闹,多么眼花缭乱,都是虚张声势。

影片的画面造型非常考究。把社会环境形象化,把自然景色情绪化,用视觉上的冲击强化电影的主题。比如在一开始,抑郁的莎拉总是穿着深色的衣服,还常常孤独地站在灰蒙蒙的海边或者幽暗的树林里,她的周围总是波涛汹涌、狂风怒号,这很符合她的社会最低层阶级的身份和心境。而作为对立面的大家闺秀欧内斯蒂娜,却总是以阳光和色泽鲜艳的衣服作为陪衬。到了故事最后,莎拉终于在社会上自立,她所处的环境和她的衣服也鲜亮起来,她也开始和查尔斯泛舟于平静的水面。

看过《法国中尉的女人》你才会懂得什么叫电影,什么叫拍电影。影片完全在小说描绘的地点——百余年前的英国莱姆镇拍摄。剧组对小镇进行了全面改造,重铺了橡皮鹅卵石子路。那片蜿蜒在多赛特海滨的狭长而茂密的森林阶地1000年无变化,剧组为了穿过丛林到阶地,另开了一条小路,每天拍片人员都要把器材小心翼翼地由小路运到现场。

《法国中尉的女人》是对卡洛尔•赖斯的挑战和考验。

卡洛尔•赖斯生于捷克,父母死于纳粹大屠杀,1938年***友把他由捷克解救出来。战后,他成为影评家。1954年开始拍摄纪实片,1959年完成第一部故事片《星期六夜晚和星期天早上》获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影片奖。他的作品还有《黑夜必将来临》、《谁能让雨停住》等等。他是20世纪50年代后期英国电影复兴运动的开创者之一。

说到《法国中尉的女人》就不能回避影片女主角梅丽尔•斯特里普。当初,平特完成改编后,卡洛尔曾多方寻找理想的演员,终于在几百人中选定曾主演《猎鹿者》、《克莱默夫妇》的美国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和英国演员杰瑞米•艾恩斯。梅丽尔•斯特里普在片中同时塑造两个形象——维多利亚时代的神秘女子莎拉和现代演员安娜。为了演好角色,梅丽尔•斯特里普特地聘请了一位英国老师教她说英国家庭教师式英语,并经常朗读英国19世纪经典作家的小说,《法国中尉的女人》的小说原作者约翰•福尔斯对她的英国腔大为赞赏:“她的口音不属于英国任何地区,这更加强了她那‘不知来自何处的女人’的神秘感。”卡洛尔也对她的表演赞叹不已:“她有一种难得的气质和突出的大胆精神,敢于突破这两个人物的性格。”当然梅丽尔•斯特里普的光彩和她的对手杰瑞米•艾恩斯的杰出也密不可分,那是真正的强强组合。

《法国中尉的女人》是上世纪80年代英国“文化反思电影”的一部经典,英美报刊甚至称它为“战后几十年来最有英国特点的影片”。“文化反思电影”是英国电影史的一个重要阶段。所谓“文化反思”就是用现代的观点对传统的文化和价值观念进行批判性的反思。20世纪80年代的英国“文化反思电影”诞生了一批世界电影史的经典作品,比如《甘地》、《印度之行》、《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等等。

维多利亚时代的普通女子为了女性的自尊,竟然宁可担着不贞的罪名保守一个谎言;现代女演员拍戏时和男主角有婚外情,戏结束了,她也主动终结了这段露水之情,“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连天边的一抹云彩都不想带……

《法国中尉的女人》是一个以绅士传统著称的古老民族面对现代挑战做出的文化的反思、人的反思,当然也是电影的反思。他们抛弃了沉重,以鲜活的生命寻求着新的自我定位。

卡洛尔•赖斯在本片体现出的主要风格元素:

1. 维多利亚时代女子的神秘和情感压抑与现代女性情感的自主性的鲜明对比。

2. 确立了文学名著改编的重要范例。

3. 巧妙的结构和精致的剪辑形成的鲜明对比。

4. 真正“古典主义”的影像。

5. 表演是重要的叙事元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