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件件小事话说“十年动乱”

梦中将军 收藏 134 3778
导读: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最乱的1966年至1968年,但是眼睛和感觉却是关注了整个十年的时间,如果按照利益来划分意识形态的群体,我既不是既得利益者,也不是利益受损者,实际严格地说我应该属于后者。说不是既得利益者,我家没有造反派头头,爹妈不是靠造反起家当官。说不是利益受损者,是我家没被抄家,父母没有被批斗,因为我家是军人家庭,除了部队的一些院校,部队内部没有搞文革。为什么又说,严格地讲属于后者呢?因为我的整个学生时代都在进行教育革命,在校园里能够静下心来学习,需要毅力和聪明的远见,况且我赶上了史无前例的上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最乱的1966年至1968年,但是眼睛和感觉却是关注了整个十年的时间,如果按照利益来划分意识形态的群体,我既不是既得利益者,也不是利益受损者,实际严格地说我应该属于后者。说不是既得利益者,我家没有造反派头头,爹妈不是靠造反起家当官。说不是利益受损者,是我家没被抄家,父母没有被批斗,因为我家是军人家庭,除了部队的一些院校,部队内部没有搞文革。为什么又说,严格地讲属于后者呢?因为我的整个学生时代都在进行教育革命,在校园里能够静下心来学习,需要毅力和聪明的远见,况且我赶上了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对我来说总不能说是好事吧。我母亲由于出身地主,在部队的幼儿园工作,虽然没有被批斗,但是在工作中战战兢兢,拼命地做好每一件事,入党问题也因此未能解决,你们说是不是可以靠到利益受损者之列?

但是我一贯主张,评论和看待历史大事,不能站在自己个人的利益,或是某个小团体和阶层的利益上,否则永远也整不明白一件事物。当然,某些西方和华人中的垃圾,处于一心要诽谤和贬低某伟人的需要,猫哭耗子似地跟着起哄,应该属于另类。我只是经常感到困惑,为什么某些说法与我的眼见不符,我也没有什么政治目的,只是把自己的见闻和体验撰文,兴许能为后人提供一点真实的资料,要是等我在某一天归西,恐怕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也所剩无几了。都是十年中的一些琐事,也能代表一个地区和一个阶层的看法,尤其是在这里进行辩论的时候,只靠一些抽象的资料拷贝,一些口号、定论、概念似的文字,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后人的脑海中,勾画出有血有肉的时代情景,某些小说和影视带有很大的政治倾向性,没有任何历史资料的价值。还是先发表一个声明:我的所述只是一个局部和片面,不代表整个中国和事物的全部,我丝毫没有“这就是文革”的意思,让你们用我的眼睛穿越时空,去那个时代旅游一番。记住,如果你落到月球上是一片平地,别忘了上面更多的是环形山!

1、粮食照常供应

我所在的那个城市,是中国的几个武斗重灾区之一,坦克和大炮只是听说没看到,在夜间机枪声倒是听到几回,高音喇叭一直喊到半夜。听一个工人亲戚说,夜间他们把机枪绑在窗台上,再用细绳将扳机和脚连起来,躺在床上该睡就睡,只要脚一动弹就是一个“嗒嗒嗒”也不知是真是假。说是打、砸、抢,没听说商店和粮店被抢,在城市里没有发生粮荒,仍然是每月按量供应。我曾看过一份传单,上面是粮食系统的某派歌颂自己,说是为了保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顺利进行,这一派的粮食系统的工人,在武斗最激烈的阶段里,驾驶着粮食卡车,把粮食送到弹雨横飞的某某地区,送到戒备森严的某某地区。我想啊,不管是哪一派,都不会拒绝粮食,即使是对立派,双方都不是为自己的私利争斗,也许这个用性命来维护的信念看来很荒唐。

2、社会治安没感觉大乱

如果按照十年计算,后七年咱就不说了,已经基本恢复正轨,只说前三年最乱的时候。我好像记得,造反派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在一个城市中按区划分的,以产业工人为主的派别当然是在工业区,以学生为主力的当然是在院校聚集地。公检法虽然不再履行功能,但是造反派成立了“卫戍司令部”,取代了公检法的功能,至少保证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的社会治安。有哪个傻逼在这时候从事偷盗、抢劫、诈骗、强奸等犯罪活动,让造反派的专政机构逮住的话,很难想象会得到何种待遇,后果肯定会很严重。那几年可是真乱,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大家都猫在家里,谁也没傻到没事上大街去找不自在。而且,那时是平房居多,就是楼房的左邻右舍也都熟悉,冷不丁来个生人就如鹤立鸡群,所以也使犯罪分子没有作案条件。哪像现在的人这样自闭,或许是因为没有电视,人们茶余饭后以串门和聊天为主,这也是人与人之间关系密切的原因吧。大概是1967年的春节,我们小孩晚上都出来放鞭炮,鞭炮都是我们自己从附近的商店或小杂货铺买来的,0.37元一包200响,是很小的那一种,除了二踢脚也只有这一种鞭炮。夸张一点说,能比屁的声音响一点,我在一个春节期间也只买一包,家里没钱那。造反派除夕夜也没闲着,在部队大院的大门上贴了一张传单,好像是反军派的传单,内容无非就是指责部队如何如何,浆糊还没干,就被我们用小鞭嘣得一干二净。

3、到农村避难

1967年是这个城市武斗最激烈的一年,造反派为了获取武器经常冲击部队,父母担心孩子在乱中受伤害,纷纷把孩子送到农村老家避难。从家里到车站是坐三轮车走的,想必是各种公交车都已经停运了,一路上在路边也看到不少乘凉的大人和小孩,没有感到那种行人稀少的恐怖。我们这一行人有几位记不清了,至少有两个小孩(我和妹妹)和一个老太太还是小脚的(我姥姥)。从这个城市到辽西农村,大概有三百多公里,下了火车上汽车,都顺利地到了乡下老家,说明火车和长途汽车仍在照常运行,小孩和小脚老太太也能顺利出行,推断武斗可能只对市内有影响,国内的交通并未因“动乱“而瘫痪。在农村疯狂了一夏天,你知道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脱离了父母的约束,在丰富多彩的乡下是多么的自在。到了秋天回来时,遭到没有避难的同伴嘲笑,据他们说也没什么了不起,就听到吹了几声喇叭。后来听大人的只言片语,好像是造反派在一天夜里,突然乘车来冲击部队大院,警卫班听到报警的喇叭声迅速起床,等造反派进屋的时候衣服早已穿好了。造反派好像也很文明,压根就没有进家属宿舍区,就是奔着警卫班的枪支来的。好在事前枪支早就藏起来了,造反派搜查一通什么也没得到,也没难为警卫班就走了。

4、制止武斗

从避难的农村回来后,看到大院的灌木林的树上,挂了许多五颜六色的餐具袋,旁边的洗澡堂里住了许多解放军叔叔,他们每天就在灌木林里吃饭。隔三差五就能看到他们全副武装,佩带印有某某军区卫戍司令部,两个金黄色“执勤”大字的红袖标,登上两辆军用大解放,驾驶棚上架着一挺轻机枪,匆匆忙忙地开出大院,据说是制止武斗去了。我们都看得出来枪里根本没有子弹,每一次都安全地归来,没有发现有谁受伤。好像他们驻扎的时间不太长,大概也就半年多一点,过了不长的时间造反派就开始大联合,在街上经常能看到造反派的武器上交车,上面还贴着红红绿绿的标语,拉着各种各样的枪炮。也听说过丑恶的传闻,某个学院的学生造反派,冲击本市的一个驻军医院,掠走不少年轻的女兵,据说回到学院后都被强奸,不知真假无法验证。

5、工人宣传队

大概是在1968年的下半年或年底,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工人阶级能够领导一切!全市各个工厂定点派出工宣队,进驻各个大专院校和中小学,学校也结束了近一年的停课,全市的中小学全部复课。我们小学是某某市皮件厂,就从这一刻我开始了定期到工厂劳动,直到中学毕业后下乡。皮件厂是生产电工用的“三大件”工具套,好像还有劳保用的羊皮手套什么的,电工的工具套生产流程我还记得。步骤是:将裁剪好的皮片用大型缝纫机轧出雏形,用热水将牛皮质的工具套烫软,将不同形状的木模钉到工具套里成型,再用厚玻璃板人工擀光,晾干后敲出木模,最后冲压上厂标的印记便完活了。咱们小学生到工厂干活,开始还感到新鲜,挺规矩地跟工人师傅干活,没多久就感到厌烦了,在车间里东窜西窜,经常遭到老师的训斥。工人师傅们都很厚道,干不干活随你,反正自己不停地工作。请各位注意了,这个时间可是1968年,如果这时仍然处于动乱中,工人师傅怎么能在工厂做工,又怎么向各大专院校和中小学派出宣传队?

6、九大之夜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69年4月1日至24日在北京举行。记得在临放学的时候,老师提醒所有的同学,今天晚上注意听学校通知,那时没有几家有电话,按照平时建立的网络通知,除了家住比较远的同学,接到通知立即到校。具体哪一天发表的九大新闻记不得了,反正那天晚上全部到校,时间应该在晚上八点左右,然后由老师带领步行到皮件厂,同工人师傅一起庆祝九大的胜利召开。我们是在一个很大的车间里,同工人师傅一起坐在工作台上,工人师傅和我们都表演了文艺节目,好像工人师傅表演的是藏族舞蹈,因为一进工厂大门,就有几个工人师傅从门里探出身来,穿着藏族的行头朝我们招手,至于厂革委会领导和校领导讲没讲话,学生代表讲话的是谁都不记得了。1969年铁定应该算是动乱期间吧,大概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们才解散回家,都是小学生呀,这么晚也没说让父母去接都是自己走回家的,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当时的治安情况。回家以后我还不甘心,同一个同学在院里转来转去,因为听到远处有锣鼓声音,又不时地看到飞起的炮仗,以为这么大的喜事还不得放礼花呀,直到十二点才回家睡觉。

7、在火车上

就是在1969年的春天,因为备战疏散人口,我被送到辽西老家的农村呆了一个冬天,自己挎了一个小包裹,由农村的亲戚送到火车站,我自己就要坐火车回家了。我只记得我是小学五年级,第一次自己单独出门,心里多少有些惆怅和紧张,上了车找个座位一声不响地坐下。列车员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姐姐,有些黑瘦,扎着两个齐肩小辫,显得十分精干。在车厢里一会儿扫地,一回儿帮着抱孩子的妇女找座,一会儿又站在车厢中间读报纸,总之没有一刻空闲。尽管不能同现在的车厢设施相比,但是车厢内很整洁,虽然旅客很多,但是很有序,没有人大呼小叫地打扑克,没有人高谈阔论地喝酒。在一个小站上来一位农民老大爷,这位列车员主动迎上去搀扶,高声对旅客们喊道:“哪位同志给这位老大爷让个座!”你说就在我的身边,咱也是受雷锋精神熏陶下长大的红小兵,这时候不向雷锋学习还等啥时候?我连忙站起来让座,列车员姐姐笑着对我说:“谢谢小同志!”然后又高声对车厢的旅客喊道:“向小同志学习!向给老人让座的小同志学习!”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没有看到像文学作品里描述的,旅客们投过来赞许的目光。这就是我经历的,文革第四年的列车情形,我不知道在现在的公交车上,还有多少这样的情形发生。我老婆曾经抱怨:“还是北京人的素质高,其他地方不行!”因为我同他回到沈阳,抱孩子上公交车的时候,家乡人民可没有北京人民那样的觉悟,没有人给抱孩子的老婆让座,所以老婆才如此抱怨。

8、革命委员会

我对革命委员会的了解不是很多,好像也是在1969年至1970年之间,只知道在文革中的各派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实现革命大联合的产物,使革命委员会在很长时间内,作为各个单位和各级政府的领导机构。不能不承认,毛主席的威望相当高,在三年里打得不可开交的几大派,仿佛在一夜之间就实现了大联合。经常能看到各个单位敲锣打鼓,到省革委会或市军管会报喜,又一个革命委员会诞生了。那时在干部之间见面后谈论最多的,就是谁谁能不能进革委会,有相当多的革委会成员都曾经被打倒过。别的革委会的情况我不知道,我所在的中学革委会里面居然还有一位体育老师,他既不是干部也不是中共党员,是作为革命委员会中的群众代表存在的,参加学校的核心成员的各种活动。革命委员会同各个单位的党委、支部是什么关系,由于当时咱还是个红卫兵、共青团员,没有留下更多的了解记忆,所以在此不敢妄自揣度。革命委员会的组成,是由原来相互对立的几大派成员组成,在实际中运转效率究竟如何,还请有亲身经历的内行给予补充。看到这里有的人把革委会当作天大的权力机构,煞有介事地拿革委会说事,其实整个就是一个道听途说的史盲,有些所谓的资料也真是误人子弟。

9、革命大批判

在小学的时候,批判稿都是用稿纸写的,开批判会的时候站起来念就是了。到了中学,其实应该是六年级,开始写大字报了。学校提供毛笔、墨汁、纸,放学后便在教室里开始写大字报,白天正课时间基本上都是文化课。这时的大批判已经不是无政府状态了,完全是跟着国家宣传部门的调子,形势主义的成分更多一些,都挂在教室的四周以及走廊里。历次政治运动都是这样,例如批林批孔、反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反击右倾翻案风等等。在“反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时候,有个别善于投机的学生干部,居然又把把矛头对准了老师,纠集一帮问题学生联名写大字报攻击老师。就像在铁血的某些人一样,断章取义地把老师平时批评他们,听起来不甚妥当的语言搜集起来,作为攻击老师的依据。此举遭到大多数学生干部的反对,纷纷写大字报为老师正名,提出我们同老师不是敌我关系,而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投机的那位学生干部从此遭到排斥,就连女同学都侧目而视。可见,这个时期的大批判同文革初期绝然不同了。而且是否积极参加革命大批判,作为衡量一位学生是否进步的条件之一,除非你不要求进步,不想加入共青团组织。很可惜,那时候人的三观同现在不同,政治生命是主要的,至少我当时是这样,没有想到几十年以后会辞职,连党组织关系都不在乎。谁要是说那时鼓励不学习我跟他急,批判最多的就是“读书无用论”。当然,这个读书无用论是归到刘**或是林*名下的,现在听起来似乎有点荒唐,而且最时髦的口号是“为革命而学习”。有的人自己那时不学习,整天混吃等死,到了恢复高考时傻了眼,就怨天尤人地把这一切都归罪于文革。我们这个班有五十人,只有五人考上大学,这五个人都是班级的干部,如班长、文艺委员、学习委员、红卫兵中队长、团支部宣传委员。不好意思,其中就有我一个,我当时也不愿学习呀,谁不知道玩比学习好受啊!可是作为学生干部,如果考试太差劲,也就没有了威信,更不可能得到才貌双全的女同学的青睐。没办法,咱只好硬着头皮学,没想到歪打正着,高考一恢复咱就考上了军校。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强调客观,多从自己的主观上找原因。

依照某些人的逻辑,为那个年代说点公道话,就是想回到那个年代。我明确地表态,我不希望回到那个年代,我只是希望客观地反映事物,科学地分析和评价事物。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凡事都要一分为二地辩证分析,无论那个年代给某个具体的人带来什么命运,如果要想正确公正地评价一段历史,就必须摆脱个人利益造成的短浅目光。总结经验和教训,客观地分析和评价历史,不仅仅是对历史当事人的负责,也是对我们的国家和党负责,继续坚持用挫折换来的经验,避免今后重犯同样的错误。把洗澡水同孩子一起倒掉,决不是科学的哲学史观。(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8-10-11 10:51:56 被梦中将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