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珠三角的“黑车”流窜

贛軍坦克 收藏 18 557
导读: 看珠三角的“黑车”流窜 听老广东讲,在珠三角这个地方,有很多的“黑车”,主要用于运营活动,车箱的外面尽管写着运行路线,并标明了起始站点,表面上是搭载乘客,一旦乘客上去,就趁机加价,收费比一般车辆贵出五倍不止,更有恶劣的情况是根本不会将你拉到终点,甚至劫财劫色。

看珠三角的“黑车”流窜


听老广东讲,在珠三角这个地方,有很多的“黑车”,主要用于运营活动,车箱的外面尽管写着运行路线,并标明了起始站点,表面上是搭载乘客,一旦乘客上去,就趁机加价,收费比一般车辆贵出五倍不止,更有恶劣的情况是根本不会将你拉到终点,甚至劫财劫色。


来深圳这么久,平时无论是上班期间还是休息日,也经常出门,对于这样的“黑车”事件,很不幸地告诉大家,我也碰到了两次,现在把这些事情写下来,让他大多去了解这个社会,提高警惕性,以防再次上当。


第一次是年初不久去宝安区的松岗办点事情,从石岩出发,那天天气很热,我走到了站台。尽管两地相隔很近,平时过往的车辆也不少,但今天却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适合的公车,又过了一会,一辆长途车迎面开过来,记得是从惠州开往广州的,现在路过深圳宝安,上面醒目的写着会路过松岗镇,天气热,自己也不想等下去,于是没有犹豫就上去了,找到了个位子坐下来,一会,收票钱的那小子就朝我走过来,问:“你去那?”


我说:“去松岗桥底车站,多少钱?”


“十五块!”那小子说出了一个平时很难想象的价格,要是平时做市内公车,也就是三四块钱的事,怎么可能一下子涨那么多,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到处是“涨”声一片片。


“怎么那贵!”我很快意识到这是一辆“黑车”,但还是要把话讲清楚,不能白白的给他钱,连话也不说一声;


“收个四五块钱干嘛!你以为这是你家的车啊!”那小子蛮不讲理的样子,我肚子一肚子的火,但是很难发出来,因为我看到收票款的人有两三个,加上司机,就是四个,还不清楚有没有隐形人。如果是真动起手来,一个人再历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反正就十五块钱,算了。上车的人当然不止我一个,后面有一个乘客也觉得票贵,说要下车去,那小子又一脸蛮相:“我的车是你想上就上,想下就下的吗?你到底交不交钱?”十足的就是抢劫;


现在想起来了,那一次是去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是老二的婚礼,大清早的就碰到这等社会败类,真的心情很坏,要是碰到平时,一对一什么的,我的拳头肯定不会放过那个畜生,我会让他知道做败类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本人也读过几年书,很多人说要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法律能保护自己吗?法律的武器真的象传说中的那有有理有力吗?我不是很清楚。


车走到公明镇的一个路口,被交警拦了下来,心里正在庆幸,这群没有人性的败类还有今天,下车后仔细看看,来的不仅有交警,还有当地的保安队,原因是此车被人举报无运营资格,正准备罚款,开车的司机一脸横肉,死不认账,说没带证件,大家僵持下来,我以为这下找到了帮手,就向交警说明我们票价太高了,比平时贵出了五六倍,我想他应该会帮我们一把,没想到交警的回答是:“这个你要去找物价部门或打电话到12315。”我的天啊!无辜的乘客被人敲诈,交警却无动于衷,真的很悲哀!最后司机交完没有运营资格的罚款,交警就放行了。


第二次碰到“黑车”的就是在昨天那个中秋节。小叶同学很早就通知了班上所有的人,中秋节是他大婚的日子,同学们都务必赶到。我和小胡带着通宵玩游戏的那份疲倦,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昨天九点不到就起来了,收拾好行装,就去站台等车。出门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中秋佳节到处是人,无论是路边过往的行人,站台旁边的等车者,还是车上的乘客,都是十分的火爆,这种架式,还要去东莞市参加婚礼,心里禁不得开始发毛,去还是不去?小胡有些动摇想不去了,这个选择也一直在我心中孕育,尽管上车的人挤到了门口,但这次是同学结婚,还是同一个宿舍的同学,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人生一世,结婚会有几回,既然答应了要过去,为了兄弟的承诺,今天就是再多人,再堵车也要去的。


昨天的天气和上次一样的热,同样是为同学的婚礼而去,也等了很久。总算有一辆从惠阳经深圳到广州的车开了过来,但车上的人却很少,车门一打开,大伙一窝蜂地抢着冲上去,售票员和司机大声地叫着,走深圳市内的不要上车,最近的到长安,去东莞广州上来。


非常时期嘛!不管车开到那里,只要写着到东莞市的车,先上去再说,上了车以后,还是问了一下司机比较保险:“到不到东莞南城车站?”尽管车窗很清楚得写着经过东莞南城到广州终点站,可以不问,但还是问了,这也许是在这里呆久了,因为这个世界不确定的东西太多了,在这里已经养成了不信任的思维,在这里也很难找到一份让你信任的东西。


开始收费了,法定节假日的公车的调价,在我们心里早就有了准备,因为在深圳这个地区,就是有再好的规章制度,也没有人去执行,也没有人去监督,规定只是锁在抽屉里,打投诉电话也是没有用的,到长安要收费35块,又是一个天价,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有了一种不祥之兆,很不幸,又是一辆“黑车”,大巴上了高速路以后,在马路上飞驰,两个年轻人听到收费这么高以后,坚决要求下去,去坐别的车,还是售票员说得很有道理:“你们在家里吃着月饼,和家人团聚,我们在这里为你们开车,容易吗?你觉得三五块钱就能把别人打发了,要下车可以。那你就向窗外跳下去。”像是在威胁,也像是在讲理。


简直是无语,早就人高人讲过,这个世界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明明是“抢劫”,还有一堆歪理邪说,最后两个小伙子在其中一个的劝说下,无奈地付钱了,可是我和小胡要到的地方是东莞市内,比那两个到长安的小伙子的路途还要远很多,我下意识地问卖票的,我们到东莞市内要多少钱,他说等下再说,什么叫等下再说,心中不确定的因素又增加了几分,慢慢看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总算挨着个要我们俩买票了,一说价格,是五十五块,什么东西,平时有个十三四块就可以了,但想想人家去长安那么近的地方也花了三十五,再加二十块也不会算太多吧!再说了小胡还和那小子讲了价,给了个整数,五十块一个,一共是一百块,奇怪卖票的小子还给了我们一张发票,上面还有监制章,仔细一看,原来上面写着“广州市地方税务局补票监制章”,内行人一看就知道,税务局怎么可能有那样的监制章,分明是假发票,现在的流氓啊!真他妈的有文化,还能做到手续齐全,让你心服口服。


车在高速路了飞驰,走到了黄江路口,大岭山一带,后来才到了长安镇,我的天啊!熟悉珠三江高速路线的人评评,公交路线有这么一个走法吗?反正上了贼船,说什么也没有用,只有用阿Q的精神了,把他解释成一次节日旅行吧!车没有停在长安汽车站就把乘客赶下了车,那些到长安站的人走了以后,上面还有稀稀拉拉的二十号人,大概又开了一段时间,那两个卖票的流氓,就说到东莞南站,总站的人全部下车,听到说下车,还有乘客天真的问:“你好,帅哥,到了东莞总站是吗?”我的天啊!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有这么天真的人!长安离东莞南站和总站也不是十几分钟就能到的,再说两个站的人一起下车,可能两个汽车站在一起吗?再说是在路边下车,长着眼睛的人都知道不是车站。


下车了,本来对东莞还有一些熟悉的我,都不清楚我所处的位置,反正认倒霉吧!眼见着“黑车”开走了,后面的车牌号没有看到,后车箱门也是高高的翘起。和第一次又是那么的相似。


后来看看路标及两边的门市部,我们俩那时在虎门的北栅,离东莞市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这时又看到一辆经深圳到东莞市去广州的车,同学小胡还说就坐那辆车吧!我是好笑,上了一次当还有够,还去做那些长途“黑车”,还是做一辆市内的中巴去吧!再交费10块,人同样是N多,赶到了东莞南城,为了参加一次婚礼,真是一波三折啊!


两次“黑车”经历,都是为了参加同学的婚礼,都是男售票员(正规的公交公司一般是女孩子做售票员的),都是等车的人很多,都是坐着这些长途的“黑车”,或许“黑车”更喜欢打着长途车的名号,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是两不管,或者是三不管,再加上法定节假日,投诉也没有用,执法的人都找不到,又有谁想到了执法,去保护那些弱小的平民。


这两次被“黑”掉的钱其实也不多,一次也就十块一百块,但却让我们更加深层次地去想一些社会问题,想想治安,想想人性,想想人心。打劫有很多种,可是这些人却将目光投向了普通的人群,难道仅仅他们是弱势群体吗?在这个世界上,谁又来关心这些弱势人群,谁来改变这种现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