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一幕 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二章 1200米,往下跳! 第一节 初来乍到

台海争锋 收藏 33 3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URL] 四月,中国浙江地区还带着丝丝寒意。背负着导师的教诲和嘱托,我带着赵锐来到了空降兵十六军特种大队报到。 通过浙江省政府、杭州市政府以及十六军党委的沟通和协调,军委决定把我们特种大队驻地设到杭州,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使空降兵特种大队与三十一军特种大队距离不要靠得太近;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应付华东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


四月,中国浙江地区还带着丝丝寒意。背负着导师的教诲和嘱托,我带着赵锐来到了空降兵十六军特种大队报到。

通过浙江省政府、杭州市政府以及十六军党委的沟通和协调,军委决定把我们特种大队驻地设到杭州,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使空降兵特种大队与三十一军特种大队距离不要靠得太近;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应付华东地区的恐怖活动和突发事件。

军部离特种大队新驻地并不远,程晓开着他的猎豹,拉着我们俩兄弟直奔特种大队驻地正门。程晓跟随父亲,从小就在十六军大院里长大,无论是军里、旅里还是各个直属团的常委,都知道这位公子是个惹不起的主,加上他平时也够仗义,所以叔叔辈的旅团领导们也都卖他这个面子。在去驻地的路上,程晓就凭着从军干部处翻来的资料,把特种大队各个常委的背景如数家珍地给我们介绍了一遍。

“特种大队大队长江雄,年纪挺大了,高职低配,副师职干部担任团职大队长,这个位置也是他军旅生涯的最后一站了,不过全大队无论是官还是兵都服他,这个老兄打过越战,维过和,前前后后立过一把一等功,手上挂着十多条人命,而且人也爽快。在特种大队,只要你手里有活,他就喜欢!”

“跟他搭档的政委叫杨冰,其他单位调过来的,目前还在树立他的威信。这个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来特种大队当政委是大家都没想到的。不过大家心里也明白,要是没两把刷子,他是不敢到这个大队来当政委的。大队的参谋长赵元博是个海龟派,老硕士了,而且去俄罗斯、以色列留过学,参加过“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大赛,因为在39军特种大队混不开,被我爸挖过来的,但我老爸对他的评价是脑子里是有东西,就是书生气太浓,当主官还欠历练,当参谋长绰绰有余!”

程晓说完,看看赵锐,笑笑说:“这句评论是我们家老头子在家里饭桌上的闲话,不过属于绝密,你这张大嘴可别乱传哦!”

赵锐白了他一眼,拍拍我说:“哥,我看这个参谋长,没准对你脾气!”

“赵锐别打岔,程晓,那特种大队的政治处主任呢?”

“政治处主任白启亮,算是十六军的老人了,原来是军直侦察营的教导员,在那个岗位上干了6年了,虽然干得不错,但因为上面没位置,所以一直没被提拔,本来都快转业了,还好赶上这次特种大队扩编,所以才提了副团。老白是个热心肠的人,侦察营每年在外面驻训,一呆就是几个月,年轻干部的个人问题都不好解决,找着老婆的一大半都是这个主任做的媒、牵的线。至于其他副团长、副政委什么的我都不熟,总之你们俩去了以后慢慢处吧!”

我们到了特种大队驻地门口,站岗的两个一米八几的帅气卫兵拦住了我们,程晓按了按喇叭,但卫兵就是不让路,其中一个白白净净的上等兵以极为标准的姿势跑步过来。

程晓摇下车窗,有些不满地说:“没看到是军里政治部的车啊?”

那个士兵又敬了标准的军礼,说:“报告首长,非本大队车辆,无人接或无通行证,一律不得进门。”

程晓有些生气,说:“去把你们值班干部叫来!”

卫兵笑笑说:“这不是我的职责,我的职责是检查通行证,首长可以自己下车找我们值班干部。”

这下可把程晓给惹火了,他一脚踹开车门,下去就要动粗。

那名卫兵则敏捷地向后跳了一步,平端起上了刺刀的突击步枪,并且指着程晓。

我和赵锐一看要坏,赶紧下车抱住程晓,我在程晓耳边低声说:“程晓别激动,我们是来报到的,你第一天就把事情闹这么大,我们将来在这还怎么混啊?”

在那边,另一位一级士官看着要出事,也跑了过来,对着那个上等兵大声说:“肖寒!你想干什么?枪是对着自己人的吗?”

这时,值班室的值班干部看到外面闹了起来,也赶紧跑了出来,喝住卫兵,然后对着程晓敬了个礼,说:“你们要干什么?”

赵锐拉着程晓,我走过去把报到介绍信递给值班的那个少尉,那个少尉扫了一眼,又看了看车牌,对着卫兵说:“回你岗位,我去开通行证!”

程晓毕竟也感觉自己有些过火,在赵锐的连推带拽下,一声不吭地回到车里。

我则走到那个上等兵面前,笑笑说:“你叫肖寒,是吧?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想到这个叫肖寒的战士竟然不领我的情,气鼓鼓地瞄了我一眼,说:“本卫兵正在执勤,请首长退后,不要干扰卫兵!”

我无奈地笑笑,只得转身回到车里,心想:这里的战士还真不是一般地牛!

片刻之后,值班干部把通行证拿了过来,程晓接过通行证,一踩油门,径直地把车一溜烟地开到了大队部门口。通过门岗时,还故意按了下喇叭,在反光镜中,我看到肖寒还不服气地朝我们举举枪,握枪把的右手,竟然还朝我们伸了伸中指。

我心想,真没想到这个部队这么有意思,连卫兵都这么有个性,这让我对这支部队充满了好奇和期望。

在大队部那栋三层楼的门口,我们都下了车,临别时,程晓跟我和赵锐来了个热情的法国式拥抱。

我心里很清楚,程晓这是做给特种大队所有的领导看的,想用这种天真的肢体语言告诉他们,新来的俩个都是他程晓的兄弟,别为难我们。

送走了程晓以后,接待我和赵锐的是政治处干部股周股长,这个看上去还算年轻的上尉跟我们寒暄了两句后,就领着我们俩先去了政委办公室。

来到政委办公室门口,我看到一个带着一副眼镜,有些略显发福的中年人穿着干净笔挺的军装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文件。

周股长喊了声报告后,他才抬起头,在那双镜片后面的眼睛里,散发出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政委点头示意我们进去。周股长先开口:“政委,这是我们大队这次毕业分配来的俩个硕士研究生。”

然后看着我们说:“这是我们特种大队杨政委。”

杨冰把我和赵锐从头到脚扫视了一边以后,开门见山地说:“欢迎你们俩来我们大队工作,我们特种大队的干部都是在整个十六军范围内优中选优、层层选拔挑选出来的,希望你们俩能在我们这里站稳脚跟。你们的档案我都看过了,很优秀,但是你们没有跳伞记录!我们特种大队的其他军官都已经完成跳伞训练了,所以军里训练处安排你们去空降兵十五军四十四师参加补差伞训。我们十六军在那里专门驻扎有一个伞训队,专门负责你们的食宿和训练,你们下午就走,这里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我说:“谢谢政委关照,没有了!”

杨冰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可以离开了。

接着,我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退出了政委的办公室。

赵锐也跟着我跑了出去,突然想到忘了敬礼,又跑回去,对着杨冰说:“政委,对不起啊!我太紧张了,忘了敬礼了!”说完,刚要把手举起来,就看到杨冰没好气地把手挥了挥,示意他滚蛋!

赵锐嘿嘿一笑,举到一半的手尴尬地把头挠了挠才退了出来。

跟杨冰政委谈完话,周股长又领着我们俩去见特种大队大队长江雄,大队长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黑,有着一种只有乡村老农才有的深铜色皮肤,脸上的皱纹也使他显得格外沧桑。但他为人很随和,看到我们去了以后,半开玩笑地说了句:“这年头我见过走后门离开特种大队的,走后门来我们大队的,特别是硕士研究生,你们俩还是首例,欢迎你们。我这里还忙,你们先下去休息吧!伞训完了我们再聊!”

接下来,我们又去了那个据程晓所说的略带书生气的参谋长赵元博的办公室,赵参谋长对我们这两个特种作战硕士表现得则过于热情,简单地嘘寒问暖之后,就像考试一样问我和赵锐关于特种作战方面的前沿理论,以及战法、训法等方面的问题。赵锐在南京的时候,学的时间少,玩的时间多,又因为年轻,他对理论这类枯燥的东西还有一种天生的抵触情绪。赵元博本来以为这个特种作战专业本硕连读的研究生应该对理论方面的东西掌握得更深刻一些,没想到竟然会一问三不知。每当问到理论问题的时候,赵锐除了尴尬地望着我求援,然后再由我解围,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学习体会回答给赵元博。

通过一问一答,我感觉到,尽管参谋长对我的一些观点还不是很赞同,尤其是不赞同我所谓的要使中国特种部队摆脱侦察血统的理论,但明显已经开始对我产生兴趣,而恰恰相反,他对赵锐则逐渐失望。当我确认这点后,就开始努力地把话题引到赵锐所熟悉的特种射击领域,赵元博看到赵锐至少对特种射击方面的知识还能够对答如流时,才不至于使这位在看人方面一根筋的参谋长对赵锐这个年轻人彻底失望。

在离开参谋长办公室的时候,赵元博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相信你们就是我们特种大队最缺乏、甚至是我们解放军特种作战领域最稀缺的人才,我的年纪大了,搞搞理论还凑合,要结合实战已经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你们还有时间,我们军队特种作战力量要想按照现代先进理论的路子建设,只能依靠你们这些人。李拓,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够表现得和你的理论水平一样好。”

接着,他又看了看赵锐,有些开玩笑似地说:“小本家,作为我们空降兵特种大队未来的希望,光凭热情和投机取巧还是不行的啊,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特种作战人才,不仅在训练场上能吃得了苦,还要能否耐得住书桌前的寂寞啊!你以后可要好好跟你的同学李拓学习!明白吗?”

赵锐嘿嘿一笑,说:“是!请首长放心,请您看我以后的实际行动!”

最后,周股长把我和赵锐带到政治处主任白启亮的房间,在敲门喊报告以前,周股长含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诡异地看了我们俩一眼。

进了政治处主任的办公室,主任白启亮先跟着我和赵锐拉了好一顿家常,然后就开始了他最关心的话题,问:“你们俩有没有处对象啊?”

这次该轮到我不好意思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候,赵锐可来劲了,大声说:“报告首长,我师兄和我都还没找对象呢!”

白主任微笑地点着头,说:“没有好,没有好啊!前两天你们嫂子还老是问我,问最近手头有没有货,这下一下子来了两个又高又帅的高学历年轻干部,好!主任帮你们留意,保管帮你们俩挑个满意的!”

赵锐显得很高兴,直接替我回答:“谢谢首长,那就麻烦首长帮我们操心了!不过一定要介绍漂亮的哦!”

白启亮没好气地说:“唉!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以貌取人!先不说这个了!你们都知道下午就要去湖北伞训了吧?”

我们俩都点了点头。

白主任接着说:“给你们透个底吧!你们的任职命令已经下来了,伞训回来以后,李拓接特种作战一营三连连长;至于赵锐,因为你以前还没任职经历,就先到特种侦察三营八连一排,当半年排长先锻炼锻炼吧!”

这回该轮到赵锐不干了,他着急地说:“主任,让我也到三连吧,别说当排长,就是当班长也行,别是让我和我哥在一块干就行!”

白主任笑笑说:“我早就听说你们和程晓关系铁,可我们特种大队这次破天荒,一下子来两个研究生很不容易啊,把你们俩都分到一个营三连,别的营长教导员不得骂我偏心啊!这事就这么定了!”

赵锐还想说些什么,被我瞪了一眼,硬生生地把话给憋了回去,一脸不高兴地站在那里。

离开白主任的房间,我开导赵锐说:“赵锐啊!别看我大你三岁,但我们俩级别都是正连,我又是新上任的连长,你要是呆在我们连,我一天不提升,你就一天提不到连长的位置,最后不是被我耽误了吗?这是何苦呢?况且我们学的是特种作战与侦察,我搞特种作战,你搞特种侦察,兄弟之间也不会相互竞争、相互倾轧,对吧?”

赵锐一改平时嬉皮笑脸的神情,有些生气地说:“哥,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我发现你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实用主义者。我跟着你来这个破特种大队就是为了当连长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空军航空大学我都不去,我到这里就是觉得跟着哥混有意思!总之,这事你别管了,我自己找程师兄办。”

我苦笑着说:“哥是为了你好!不在一个连队,不还是在一个大队吗?”

“哥,你别再说了!下午就要去湖北!好好地火车不坐,坐啥汽车呀!对了,程晓师兄怎么没跟我们一起报到啊?”

“程晓有基层经验了,他老头子觉得把他安排在军干部处,过渡一下就可以下来直接干政治处主任或者参谋长了!”

“唉!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

(感谢喜爱这本书的读者朋友们!这部小说和大家一起分享,不为财,不为利,也不求点击率,但笔者非常希望能够看到读者朋友的意见和建议。如果大家真的喜欢,笔者希望大家能够浮出水面,你们的意见是我把这部小说进行下去的精神动力,谢谢!)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