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




面对几个月来自己曾经奋斗过的地方,面对几个月来,这些曾经同样给予了他们太多的帮助和期待的人们,而如今,再一次地相遇,再一次地重归“故里”怎能不见人兴奋,怎能不让人感伤。


也许,暂时的分离,只是为了更好的相聚,离别时的那份感伤,只是为了更好的,在将来重逢的那一时刻,给予人们更多的留恋与兴奋。


望着眼前的这些人,这座依旧美丽的酒店,他们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阿华呢,怎么不在这里”?人影中,并没有看到那一张略带消瘦的脸庞。阿华可以说是纶纶最要好的朋友之前,个子不大,却略显消瘦,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是个性格比较内向的男孩。


家境并不怎么好,自打小,父母便已离异,不久便从新组成了两个家庭。他的父母重新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然而,他却又俨然成为了一个局外人,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家庭,狠心的父母像是一个皮球般,经常把他踢来踢去。


失去了父母照顾的孩子,总是那般的可怜,得不到父爱的博大和依靠,也得不到母爱的体贴与滋润,显然对于这个孩子是不公平的。在幼小的他,遭遇人生的第一次磨难和无奈何时,善良的二叔终于将他收留了下来。


从此他便在二叔的家里,在二叔的帮助和照顾下渐渐地长大,而狠心的父母,却型同陌路人般地对他。


也许是自幼,家庭的破裂给他弱小的心灵带来了太大的创伤。以前在酒店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喜欢和他说话,旁人与他的交谈,如果不牵扯到工作上的事,他总是默无声息地转身离开,一向总是喜欢独来独往地,因而,身边也便没有任何的朋友。


直到纶纶与小芒来到了酒店之后,在他们真诚的关心下,阿华的这种内向的性格有了很大的改观。


从从不回答除工作以外的任何问题,到渐渐地总是尝试着与人交往。直到最后,他把内心太多的感触和忧伤,毫无保留地诉说给了他们。


家境的磨难和无奈,让纶纶与小芒无意间对于阿华的关心又凭添了几分。自此之后,凡是内心的话语,他们总是互相地诉说着,不知不觉间,也便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嘿嘿。这种人,你还提他做什么,要不是他,就不会害得你们离开这里,也不会凭白无故地让你们白受了这么多的苦”。人群中传来了以前的一个同事,清远的声音。


“这究竟是什么回事,阿华怎么不在这里了”?,清远的话就像是一颗重型的炸弹,牵动着纶纶的心。


隐隐之间,他总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不安,阿华是自己来到南京城之后,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如果朋友之间有困难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帮忙。此刻又突然听到清远的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怎能不叫他担心。


“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个人就是这样,狗改不了吃屎。以前刚来的时候,听说手脚还并不怎么干净,一直以为他都是喜欢独来独往的,很古怪的一个人。


但是,不知道你们来了之后,他就突然间变了,也不再对于别人的话置之不理。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他还是那么一个人,江山更改,本性难移啊”。清远摇了摇头,似是无不感慨地说着。


“不可能的,阿华不是这种人,这只是因为你们还未和他真正地相处,所以并不是很了解他,阿华不是那种人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说啊”。纶纶仿佛并不能接受清远所说的话,连忙质问着。


“哎,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了,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得乖乖地帮别人数钞票。你知道为什么事情发生前的那天早上,阿华会一个人跑到厨房里面吗,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肚子饿,去厨房里找吃的,这未免太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明明只是嫉妒你们,却总是笑里藏刀地假装亲近。那天乘大家还没有起来,他便早早地摸进了厨房,在厨房里的水桶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了毒药。这个的心肠还真不是一般的坏,客得那些顾客像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现了食物中毒的症状。”


“而你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了,明明事情发生之后就应该会有所查觉。可你还是把从厨房里看到阿华的那一幕给过滤掉了,还跟老板说,是自已突然间看到了一只蜘蛛,慌不则路间,把门给打出了一个大洞。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做的,就是因为他看着你们眼红,就是因为他的嫉妒,才让你们凭白无故地蒙受不白之冤。”


"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对于他人过分地信任,往往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过还好,事情终于澄清了,你们再也不用为他的所做所为背下黑锅.这也算得上是一个教训吧."


清远说完,看了看有些呆滞的纶纶与小芒,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