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 谍 第七章

che5558 收藏 1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size][/URL] 开席了,袁光宗请徐正恩坐首席正位,徐正恩怎么也不肯,说子衡今天是寿星,岂有不坐正位之理。一番推让,袁光宗坐了首席正位,徐正恩在陪座,而袁立却被徐正恩叫来,坐在他身边。周围的人都看得出,徐正恩真的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同桌的还有四、五个人,据袁立从旁边暗中的观察,再从徐正恩对他们的态度来看,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5/


开席了,袁光宗请徐正恩坐首席正位,徐正恩怎么也不肯,说子衡今天是寿星,岂有不坐正位之理。一番推让,袁光宗坐了首席正位,徐正恩在陪座,而袁立却被徐正恩叫来,坐在他身边。周围的人都看得出,徐正恩真的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同桌的还有四、五个人,据袁立从旁边暗中的观察,再从徐正恩对他们的态度来看,袁立估计他们都是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里的骨干。见众人都坐下后,袁光宗拍拍手,院子里出现五、六个手捧火盆的仆人,仆人们将火盆放在宴席的周围,离去,寿宴这才正式开始。


一番祝辞之后,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寿宴迈向高潮。渐渐地众人放开了,喧闹声四起,大家互相之间划起拳,行起酒令。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徐正恩主动的与袁立拉起家常来。


借着拉家常和生活琐事的询问,比如爱看什么书,平时与哪些同学关系好,甚至对人生的态度与看法等等,老奸巨滑,经验丰富的徐正恩不动声色地摸着袁立的底。


自从被徐正恩叫来,坐在他身边起,警惕性就已提到最高的袁立,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按照来时和文教授商量编排好的,认认真真,滴水不漏的回答着。


问了半天,见没问出什么问题来的徐正恩,也就稍稍放了点心。


由于高兴,袁光宗今天多喝了两杯,虽然还沒有到醉的地步,但也差不多了。这时,同在一桌,袁光宗科里的副科长殷义根端起酒杯向他劝酒,袁光宗摇揺晃晃地端起酒杯,犹豫了一下,自家人知自家事,再喝,非醉不可。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徐正恩,自觉不能太过放肆,袁光宗决定不再喝了,于是又将酒杯放下,婉言推辞。殷义根见其醉意陶然,斜了一眼徐正恩后,一副想喝又不敢喝的样子,知其原因,忍不住调笑道:“兄第们今天兴致这么高,袁老大怎么忽然就不喝了,难道怕了吗?莫非,待会还要去铜作坊会会那小桃红,好兴风作浪?”


“哈哈!”在旁闻听的众人轰然大笑,连徐正恩也微笑地看着袁光宗。


“放屁!谁怕谁!今天要不是处座在此,老子早把你干爬下了,就你那小样,什么时候是过老子对手!”袁光宗燥得老脸红里透红,跳起身来,手戳着殷义根破口大骂。


“哦?原来是由于我的原故,以致让寿星不能尽兴啊。”正坐在一旁浅斟慢酌的徐正恩,眼带狡狤,似笑非笑地看着袁光宗,少倾,徐正恩忽然脸一板,“现在我命令!”众人包括袁光宗在内条件反射似的,呼地全体起立,站得笔直。徐正恩沉声道:“今天兄弟们的任务是-----”顿一顿,徐正恩又是满脸的笑容道“将子衡给我灌醉了,省待他到小桃红那去泄密!”


“是!”众人大喜,回答的声音刹是整齐。


这下袁光宗倒霉了,众人都在向他涌来,一一上前劝酒,嘴里还说着是奉处座的命令,不得不执行,望袁老大海涵之类。望着涌来的人群,袁光宗哭笑不得,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杯杯喝吧,连带袁立也跟着遭了鱼池之殃。其实袁立遭殃,也是众人故意的,先前眼见上峰处座对这小子的器重,肯定会招揽他的。众人心里明白得很,将来此人一但成了同事,那必定是倍受看重,前途一片光明,此时不趁早结识,等待何时。


这顿酒,从下午一直喝到夜里。徐正恩是傍晚的时间走的,其余的人也随后逐渐告辞离去,只有几个平时与袁光宗关系不错的同事和下属,还在继续着。反正袁光宗还是单身,到没什么顾虑,干脆搬了酒莱和火盆到了一个房间里喝。最后,当袁立眯缝着醉眼,爬在桌上到处找人时,一个人都没了,袁立低头往桌下一看,“呵,呵”全在下面躺着呢。笑了两声,袁立只觉腿一软,人往地下一瘫,不一会,就鼾声如雷。


天亮了,一缕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在房内。“喔!”手捧着涨痛欲裂头,袁立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宿醉带来的后果正强烈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下次再也不喝酒了!脑中暗喑发着誓,袁立搬开一条搁置在身上的大腿,抽出被人压住的右小腿,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几条奇形怪状的‘地雷’,向门口走去。


出了房间,袁立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做了几下软体操,活动活动筋骨,顿感轻松了许多,一个男佣端来洗脸水和牙刷,袁立接过。


涮洗完毕,袁立彻底的清醒了。再回房看看,二叔他们还没醒来,便问男佣家里有没有照像机,男佣取来后,袁立叫他告诉二叔一声,自己去玄武洲湖玩了,说完,就拿着照像机出门了。


等到快中午的时候,袁光宗才醒。房里只剩下他一人,其余的人都不见了。这时,一个男佣走进来,发现袁光宗醒了,就说:“袁爷,今天上午,徐先生打来电话,叫您今天下午去找他,上午就在家好好地休息。”


“嗯”袁光宗漫不经心地应了声,算是知道了。环顾一下四周,袁光宗问男佣:“少爷呢,他到哪去了?”


“少爷?”男佣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是指咋天来的那个叫袁光宗二叔所青年学生,连忙回答道:“少爷今天一早就带着照像机去玄武湖玩了,他还让我告诉您一声。”点点头,袁光宗吩咐男佣拿来涮洗用具,梳洗起来。


举世闻名的玄武湖畔,此时,沒有一个游人,周围虽然已是枯叶凋零,一片萧瑟,但仍然可以看见大片的绿色。岸边高大挺拔的青松林,倒影在飘着几片枯黄残破的荷叶的湖面上,显现出另一种宁静的美。


袁立肩膀上挂着照像机,悠闲地在湖边走着,当看到好的景色,时不时拍上二张。转了一圈下来,谋杀了不少胶卷,仿佛兴致已尽,袁立再次留恋地看了一眼四周,依旧没有一个游人,便快步向文教授家的所在地-廖家巷,走去。


这是刚过中午饭的时间,一个浑身脏稀稀的中年乞丐,正坐在廖家巷的巷口,边晒太阳,边捉着身上的蚤子。袁立走到巷口,看了一眼地上乞丐,伸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枚铜钱,扔在乞丐面前的破碗里,然后,转身走进巷子。


因为是中午,巷子里比上次来的时候亮了许多。“咚、咚、咚”随着三声沉闷的敲门声,漆黑的大门打开了一条缝,袁立毫不迟疑地侧身闪了进去。


待袁立进来后,门迅速地被关上,文教授转过身来,微笑地看着袁立。


“老师、、、、”眼中闪动着喜色,袁立张嘴要说什么。


“别急。”文教授摇揺手,止住袁立下面的话,轻拍了他一下,小声道:“跟我来。”说完,领着袁立向花园尽头的小屋走去。


进屋后,文教授让袁立先坐下,然后去倒了杯水,放在袁立面前,“先喝口水,再慢慢讲。”文教授这才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