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健翔 幸好我曾谢绝那些广告

楚麟 收藏 0 75
导读:三鹿奶粉事发后,每个人都对那些丧尽天良拿婴幼儿的健康作牺牲品的人(假如还可以称之为“人”)无比愤怒,对那些受害的孩子和家庭给予无限同情和支持。看到政府迅速采取了很多有效措施,包括所有病儿一律免费治疗,大家都略感安慰和宽心。我个人希望今后每天都有关于这些孩子的康复治疗情况的报道,直到全部病儿彻底健康并且不留任何后遗症。 同时,我注意到网络上媒体上开始产生一种自然的、有规模的,对奶制品行业、乳制品食品的安全的担心和怀疑。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老话讲“做生意不能砸了招牌”,“诚信”二字说到底不是给别人

三鹿奶粉事发后,每个人都对那些丧尽天良拿婴幼儿的健康作牺牲品的人(假如还可以称之为“人”)无比愤怒,对那些受害的孩子和家庭给予无限同情和支持。看到政府迅速采取了很多有效措施,包括所有病儿一律免费治疗,大家都略感安慰和宽心。我个人希望今后每天都有关于这些孩子的康复治疗情况的报道,直到全部病儿彻底健康并且不留任何后遗症。

同时,我注意到网络上媒体上开始产生一种自然的、有规模的,对奶制品行业、乳制品食品的安全的担心和怀疑。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老话讲“做生意不能砸了招牌”,“诚信”二字说到底不是给别人看的,是自己的根本。

我也看到很多人开始自发地罗列国内奶粉品牌的广告代言人,隐约好像这些明星都是为了赚钱而间接成为了三鹿奶粉造假害人的帮凶。这就有点上纲上线搞“阶级斗争扩大化”了。其实,任何一个明星或者公众人物,都不可能代替工商质检部门。在签订广告代言合同之前,他们可以做的商品质量和安全性调查,只能是依靠国家有关行业主管部门颁发的各种检验报告,他们不可能因为要代言汽车就变成汽车专家,要代言药品就变成制药专家,要代言VISA卡就必须先变成金融专家,更有代言各种技术培训学校的,难不成叫明星们都变成三百六十行的全能型教育者?

所以,要批评或者批判,首先是要批判行业主管部门和工商质检部门,其次是那些播报有偿新闻为虎作伥的媒体,然后是广告审查播出机构的责任,最后才是代言产品的人——顶多可以惋惜地说,他们当初没有选择拒绝,而是接受了,是他们不够走运,不够小心。但是,无论从法律角度还是道德角度,代言人的责任都很难与“同谋”和“从犯”挂钩。

在2006年底辞职离开央视到现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也接拍过一些广告代言过一些产品。遇到三鹿奶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多少会有点庆幸自己以前的选择。首先会感谢我代言的那些品牌和那些企业,感谢他们诚信为本质量过硬,没有出现三鹿这样的事情;其次是感谢那些一直对我坚持进行各种批判的朋友,特别是感谢那些坚持认为我“从离婚到绯闻到解说门到辞职都是为了炒作走红,然后跳进娱乐圈挣大钱”的革命理论的朋友。因为每当我面对一个挣钱机会的时候,我都会在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你们的谆谆教诲,在为金钱堕落的边缘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于是,我婉言谢绝过奶粉、药品、治疗仪、儿童营养品、药酒、男科医院、益智玩具等等诸如此类的广告代言不下十个,因为我害怕万一这些产品自身出现什么问题,破坏了消费者的健康,闹上“3-15晚会”,我可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按照某些人估算的每个300万的价格,直接经济损失可达3000万元。肉痛啊!心疼啊!说不疼不在乎那是假的。我是一个俗人、一个思想境界不高的人,甚至在一些人眼里我是一个坏人,所以,我能抵御这样的诱惑,完全要感谢那些一直苦口婆心孜孜不倦任劳任怨诲人不倦的监督者,单凭我自己的觉悟是不可能做到的。

没有监督的个人是容易放纵的,没有监督的行业是要出事的,没有监督的社会是不能进步的。感谢监督,欢迎监督。个人如此,行业如此,社会国家亦如此。

当然,我也知道,监督批评个人是相对容易的,所以,我的进步会比较快一些,因此对社会的危害要小一些,至少比三鹿奶粉的危害小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