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44

zzfu2008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客人是湖西地委派来的做统战工作的闵干事,是持函督催谭遥执行协议来的。

谭遥团长勋鉴:

我一一五师教导第四旅东进讨顽战役已告结束,且陷冯子固部为绝地,协议所列已尽其能。望兄弟以民族大义为重耳,从速以血气之伦飚举义旗。顺送戎绥!

湖西地委:黄卫国

谭遥看过信后,自是汗颜,就把实情和盘告诉给了闵干事,并请湖西地委多宽限些日子。

闵干事作不了主,只好告辞。刚要出城,就被宪兵队的特务抓去了。

本来宪兵队的特务也不知道闵干事的底细,只是看他行踪可疑,抓去后,就是一顿皮鞭。那闵干事受刑不过,只好从实招来。几个审讯的特务大骇之后如获至宝,连忙报告给了川岛少佐。川岛少佐一声令下,连同负责监督谭遥行动的日本顾问及朝鲜籍翻译和谭遥一并抓获了。

川岛少佐坐镇审讯,先审的是日本顾问和朝鲜籍翻译,两人均担保谭遥无投奔八路军的行为。

在审讯谭遥时,谭遥竟然大胆承认了他联共灭冯的事实,“……我是想利用八路军消灭冯子固在湖西地区的游击部队,对日本治安绥靖方略有极大好处,至于我负责联合王献臣(王歪鼻子)消灭日军,乃是对八路军的欺骗手段。如果无次协定,八路军绝不会花如此大的本钱,作战于湖西地区如此庞大的国民党游击队。”

川岛少佐半信半疑,又把王歪鼻子叫过来,单独讯问了此事,王歪鼻子一口咬定谭遥绝无联合他谋逆之事。

第二天,川岛少佐将五花大绑的日本顾问、朝鲜籍翻译和谭遥同时载上汽车,出丰县城沿丰铜公路向徐州驶去。到了半路的一个乱石岗子上,就把日本顾问、朝鲜籍翻译和谭遥拉下车了。让三个人并排跪倒之后,川岛少佐就让人先砍了日本顾问的头,又让人砍了朝鲜籍翻译的头。

此刻,那个行刑者手持血淋淋的战刀,来到了谭遥的身后。

谭遥早吓得魂不附体,裤子也尿湿了。

这个时候,川岛少佐却对那个行刑者摆了摆手,然后就上车了。谭遥复又被拉上汽车之后,汽车就开往徐州了

谭遥绝没想到川岛少佐会就此罢休,可谓莫名其妙地暂时死里逃生了。

过了庆云桥岗哨,汽车停在了路边,川岛少佐让人给谭遥松绑,且对谭遥说,次早八点准时到宪兵司令部门口等。

谭遥下了车,一边活动筋骨,一边想这是怎么回事啊?百思不得其解。

谭遥身上没有钱,只好到统一街大华旅馆找沛县同乡孙老板了。旅馆里还私卖大烟,谭遥进去后就猛吸通饮,大吃大喝,尽情狂欢。次日八时,谭遥准时到了宪兵司令部门口,可等了近两个小时也没等来川岛少佐,只得离徐返丰了。

谭遥回到丰县后,川岛少佐把闵干事从监狱里提出来,要谭遥把闵干事砍了,谭遥愣也没愣,手起刀落就把闵干事砍了。

川岛少佐仍让谭遥任原职,且比过去更信任他了。

从此,谭遥彻底死了反正之心,死心塌地为日军效命了。

今天天气挺好,太阳暖洋洋的,西南风温柔地拂面。也因为没什么烦心的事,梁延敏心情不错。而真正让梁延敏心情不错的是老辛已经被他说服,要加入他领导的3号情报站了。3号情报站隶属2号情报站领导,2号情报站站长是“汇源粮栈”的桑老板。两人是单线联系的。

梁延敏二十四五岁,中等个,二五分式头,常梳理得油光淌亮,在英士街开了一家“风华照相馆”作掩护,和经营小百货的老辛是挨门邻居。老辛叫辛玉奎,喜欢下象棋,铺面门口一天到晚摆着一张象棋桌,楚河汉界,时常战火纷飞。老辛也就三十二三岁,一脸好胡子,是梁延敏把辛玉奎喊成公众老辛的。老辛为人谦和,一说一笑的,街坊邻里口碑不错。没人和老辛下棋的时候,老辛见梁延敏没事,也会喊来下两盘。阴雨天没什么生意,老辛也会弄两个小菜和梁延敏喝几杯。打烊的时候,梁延敏偶尔也会请老辛到哪个小饭馆喝几两。两个人的关系难免越来越贴。先是没话找话说,后来也就无话不说了。每当梁延敏谈到日本人烧杀抢掠的时候,老辛就很愤慨,也会把日本人骂个狗血喷头。每当梁延敏谈到八路军抗战杀敌的时候,老辛就很高兴,也会讲几段八路军杀敌的小段子。如此一来,两个人可就情投意合了。在一次酒酣之后,梁延敏就把他的身份给老辛露底了。老辛听后,为之一振,非要加入组织不可。梁延敏自是欢喜,随即点头应允了。老辛问3号情报站有几个人,梁延敏就说一共三个人,站长是他,侦察员是王大刚,传递员是老齐。老辛再问上线是谁,梁延敏就说这就是你不该知道的了,老辛真的就不问了。王大刚和老齐,老辛都见过几面,只是不知道两个人的身份和职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