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地震发生当天,工地上的人和事(地震系列)[长城]

大兵阿土 收藏 12 653
导读:题记:汶川大地震是无情的,是恐怖的,它摧毁美丽的家园,吞噬鲜活的生命,它让人们哭干了双眼,让人们失去了希望、勇气,而震后的救灾行动,是让人感动的,多少句温暖的话语,多少个救援的瞬间,都给我们的心灵带来莫大的震憾。在此,我记录下地震发生前后我身边的人和事,这些人和事都是平凡而真实的,就让它为地震中的死难者致哀,为幸存者祈福吧! 5月12日,是一个恐怖的日子,是一个令举国上下悲伤落泪的日子,它必将伴着国人无限的悲伤和痛苦载入史册,让人们永远铭记。 这是一个阴暗的日子,太阳被灰尘和黑云淹没在遥远的天际,似乎被

题记:汶川大地震是无情的,是恐怖的,它摧毁美丽的家园,吞噬鲜活的生命,它让人们哭干了双眼,让人们失去了希望、勇气,而震后的救灾行动,是让人感动的,多少句温暖的话语,多少个救援的瞬间,都给我们的心灵带来莫大的震憾。在此,我记录下地震发生前后我身边的人和事,这些人和事都是平凡而真实的,就让它为地震中的死难者致哀,为幸存者祈福吧!

5月12日,是一个恐怖的日子,是一个令举国上下悲伤落泪的日子,它必将伴着国人无限的悲伤和痛苦载入史册,让人们永远铭记。

这是一个阴暗的日子,太阳被灰尘和黑云淹没在遥远的天际,似乎被恶魔吞噬了,明亮、温热的阳光被恶魔巨大的身躯吸收、拦阻,顽强地渗透过来的一缕缕惨淡的光晕非常微弱,但它还是洒向大地,给大地带来了几丝温暖,几许希望;上天就这样郁郁地苦着老脸,闭着双眼,苦闷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扩张,这一切都仿佛在预示着一场惨绝人寰的巨大灾难即将来临,因为老天爷都把眼睛合上了,他是不忍卒睹将要发生的这一幕幕惨剧呀。

下午上班后没多久,突然,办公楼(工地上用的临时活动板房,工地在德阳)开始剧烈颤动,墙壁和吊顶发出了像要被撕裂的嚓嚓声,办公器具在桌上不停地抖动,正在电脑前工作的我没有经历过地震,初以为是外边马路上有大型装备通过,可转念一想,大型装备路过,也没有这么大的动静呀,甚感奇怪的我咕哝道:“啥子东西哟,整得那么响”。一位同事急忙起身望向窗外,马路上什么也没有,他立刻意识到发生大地震了,于是急切地吼道:“地震了,快跑!”然后飞身冲出了办公室,我也紧随其后奔出,来到楼下相对空旷的地带,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人人眼里都饱含着恐惧与不安。

这时,大地在剧烈地颤抖,让人几乎站立不稳,地下仿佛有湍急的河水在涌动,又仿佛有夜行军通过,隐隐发出急促的低鸣声,想是大地母亲身体的某个地方被撕裂了,地下暗涌的就是即将要喷出的血液。恍惚间,我竟然觉得大地即将轰然塌陷或者翻转过来,我骇怕到了极点,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建筑物被拉裂的声音,物体相互撞击的声音,玻璃碎裂的声音,各种物事晃动、落地的声音,马路上汽车防盗系统报警的声音,还有地下的低鸣声,混杂在一起,扑天盖地而来,笼罩着、压抑着我,让我几乎不能呼吸了。正对着我的我们正施工的大楼外墙上倾刻间裂开了一条长长的缝子,侧向着我的几栋住宅楼不停地左右晃动,幅度很大,我甚至怀疑它们马上就会倾覆。不时有人从那几栋楼的楼道内冲出,不少人穿着睡衣,有的人甚至只穿了内衣,我猜想地震发生时他们正在午休吧。晃动所激起的粉尘渐渐地弥漫开来,充斥在整个空间,让人呼吸更加困难。地震持续了大约两分钟,中间停顿了一小会儿,这短短的两分钟,于我仿佛十年那般漫长。

大地终于停止了颤动,惊魂稍定的我长吁了一口气,吁出了挤压在胸间的闷气,而后扫视了一眼身边的同事,每张脸孔都非常苍白,有的甚至已经大汗淋漓了,显然是被吓坏了。一位同事叹着气说: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不知道哪里又遭殃了。

人们都不知道震中在什么地方,都急切地想确定亲人们是否安全,于是,所有人都掏出手机拨打起来。我也拿出了手机,手机显示信号是满的,我拨打了一个个亲人的号码,可是,没有一个接通。其他人基本上也是这样,只有运气好的两三个人接通了电话。也许是打电话的人太多,太集中了吧,造成了信息拥堵。我在心里咒骂着中国联通,TMD为什么不把信息容量设大一点,关键时候掉链子,让人着急上火。最让我担心的是女儿和小妹,她们都在上学,女儿在幼儿园,小妹在绵阳上大学,校舍空间和跨度都较大,是最经不起地震的,人员集中逃离时也容易出状况,而且女儿还小,她小脑袋中根本就没有避险的概念(后来证实我的担心是正确的,虽然女儿和小妹都是安全的,可与女儿同班的小朋友有受轻伤的,小妹所有的学校也死了几个学生,这是后话,我会在后面的贴子里叙述)。

手机怎么也拨不出去,我回到办公室,试着用座机拨打,终于接通了老婆办公室的座机,老婆告诉我说大姐已打电话给她,大姐已经将女儿接出来了,女儿没有大碍,只是受了点惊吓,老婆说她准备回家,让我也尽快回去。得知女儿平安,心放宽了一些。我又拨了几个外地的亲人的座机,还是一个也没有拨出去。

震中究竟在何处,我分布在四川各地的亲友们相对安全吗?迅即上网查询,得知震中在汶川。记忆中,汶川在成都以北,德阳以西,我的亲友,没有在汶川的。如此,可以确定,亲友们是相对安全的,牵挂亲友的心稍许释怀。请不要质疑或谴责我的私心,很多人会和我一样,灾难发生时,最先关心的是亲友,因为我们不在现场。我敢以一个男人的名义起誓,当危险发生在我眼前,如果我有那个能力,我一定会挺身而出的。大地震发生后,我牵挂更多的是亲友,当然,我也忧心震中的人们,希望救援力量早日到达,为生还的人们解除苦难。

有同事得知了绵阳的情况,绵阳的情况比德阳要糟一些,听说用于工程上的塔机,有的倒了,很多房屋的外墙上出现了长长的口子。这个消息,又让我担心起小妹来,她的手机和寝室的座机都打不通,我用手机给小妹发了短信(如果多发几次,短信有时能够发出去),询问了她的情况,但始终没有收到她的回复。

下午三点钟左右,又得知了两则非常不幸且让人揪心的消息,消息说北川县城、什邡和绵竹山区和临近山区的乡镇和村庄受灾非常严重,死的人很多,这让我非常痛心和难过。我认为德阳和绵阳市政府可能不会即时知道辖区内的县、乡、镇受到了如此严重的损害,为了让他们能更快地知道,我曾经打电话到社会救援部门求助,但没有打通,后来因为有其他事,就把这件事搁下了(已在其它贴中叙述)。

此后不久,我与一位甲方代表一同查看了工程外墙的受损情况,发现南面有一面墙体已经与柱子分离,向外倾斜着,非常危险。在查看过程中,德阳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我(也已在其它贴中叙述)。

后来,项目经理召集我们,开了一个碰头会,他提议项目组织民工到灾区支援,大家都非常赞同。因为民工都离开了工地,我们只好打电话给民工班长,请他们组织人力参加项目救援队,可是,班长们都不支持,到灾区支援的事也就作罢了(后来的板房援建,项目是派人参加了的)。

那天下午,项目上的同事(大部分是绵阳人),除安排了一些事情以外,余下的时间都在和绵阳的亲友联系,那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焦虑与不安。一位同事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一直在给他的妻子打电话,最后还是没有联系上。由于非常担心家里的情况,有私家车的同事捎带上几个人急匆匆地离开工地,回绵阳去了。没能搭上车的人,只好在工地等待了。我想,没有和家人通上话而又等待在德阳的人,是非常痛苦的,不知道那个夜晚,他们是怎么度过的。比他们幸运的是,我的家在德阳,五点钟左右,我离开了工地。

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让我们恐惧,让我们惊慌失措,所幸平时的安全工作做得比较扎实,项目上没有人员伤亡,这是我们的万幸。听来的两则消息,让我很悲伤,心情沉重。我们没能为受灾的民众做些什么,我只能默默地为他们祈祷,祈祷他们能够坚强,能够平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