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圣詹姆斯公园的比赛日,喜欢说笑的纽卡斯尔常务董事兰比亚斯都是贵宾席上的主角。可上周六下午,他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形只影单。身后属于主席阿什利、体育经理怀斯和董事希门内斯的座位空空如也,这是阿什利收购纽卡斯尔18个月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这个下午,兰比亚斯和赫尔城的门将迈希尔一样百无聊赖。而关于球队转让的传闻已经甚嚣尘上,最后仅剩的两家买主中还包括来自中国地产大亨许荣茂,他力主礼聘基冈的策略赢得纽卡球迷的大力支持。 □记者寒冰报道


革命爆发阿什利只能从后门溜走


球场内的兰比亚斯噤若寒蝉,球场外的球迷们可是沸反盈天。赛前,数千纽卡球迷的游行抗议声不绝于耳:“伦敦黑手党滚出去!”、“阿什利,滚蛋!”,被英国媒体称为“圣詹姆斯革命”的这场球迷“暴动”,正在推翻阿什利持续18个月的“暴政”。因此,喜鹊军团在主场1比2落败升班马赫尔城的耻辱,反而退居其后成了配角。赛后,球迷的愤怒甚至还多持续了1小时,他们仍旧围聚在球场附近,呼吁阿什利尽早出局。直到被忍耐多时的骑警驱散,这场纽卡斯尔史上声势最浩大的运动才算告一段落。赛前天空电视台做现场采访时,球场内2.8镑一个的汉堡几乎无人问津,而看台上那7个穿着“阿什利,滚蛋!”T恤的球迷,则让阿什利与纽卡斯尔人和解的最后一线希望彻底幻灭。


比赛本身已不重要:90分钟里欧文只创造了一个得分机会,没人关心看守教练霍顿排出的4123怪阵,以及格里思的红牌和全队仅有中卫科洛奇尼得分超过6分的事实。赫尔城上次在圣詹姆斯公园羞辱喜鹊,还是遥远的17年前。这次,他们非常轻松。第34分钟巴特送给马龙·金一记点球,30分钟后他梅开二度。直到第81分钟,西斯科门前捡漏才为主场5万球迷挽回了一些颜面。至于第95分钟格里思的离场,对球迷和结果已经没有任何的影响。


纽卡斯尔独立球迷组织头领基尔默的话,代表了东北地区40万喜鹊球迷的主流声音:“阿什利走得越早越好,只要他在,今天的一切就将不断重演。”等待阿什利的还有球迷自发的抵制俱乐部产品运动,上周六球场专卖店和当地的体育零售区都门可罗雀。尽管阿什利上周五晚曾非常虚伪地临时抱佛脚,跑到伦敦与基冈密会,试图用后者重返纽卡斯尔作为平息球迷“暴动”的杀手锏。为此,阿什利打算将原本就应该属于基冈的“转会决定权”还给前金球先生。但“凯文国王”丝毫不为所动,随即聘请了律师研讨被解雇的索赔事宜。而失去了基冈这根最后的稻草后,等待阿什利的也只有最后一条路———圣詹姆斯公园的后门。


球队转让球迷已开始抱拳行礼


已经有不少阿什利的密友向报馆透露,纽卡斯尔的所有者厌倦了被球迷抛弃的生活:“他还是一个大孩子,如果人们都不满意他,他就会放弃。”留给纽卡斯尔的未来,已不再是主教练的悬念,而是整个球会东主的姓氏。在布莱克本水深火热的保罗·因斯、在热刺如履针毡的助教波耶特或者赋闲一年有余的德尚,都不如神秘的买家更令球迷兴奋。好事的媒体还在讨论朴次茅斯助教亚当斯入主喜鹊军团的可能性,但球迷们目前的注意力,毫无疑问都在如何套紧阿什利的绞索上。


与饱受批评却始终能让球迷忍耐的前任谢泼德不同,阿什利的伦敦背景让他本来就与球迷有疏离感。更何况,他过分干涉更衣室的行为,也不如谢泼德“无为而治”更受欢迎。为了给球迷们一个好的印象,阿什利曾扬言,只要纽卡斯尔的40万球迷每人拿出1000英镑,就能把他赶下台———让纽卡成为真正的“人民俱乐部”。这个虚伪的表态立刻引起了连锁的抗议,当然也加速了阿什利套现的步伐。急于脱手的阿什利让这个代价降低了很多,现在,纽卡斯尔的标价已从4亿英镑一路下滑到2.4亿英镑———这几乎是去年年初阿什利收购纽卡时出价的两倍。考虑到1年多来,阿什利一方面花费8000万镑为纽卡偿债,又掏了接近1亿镑运作球队,这事实上是个甩卖价。一年多来,与纽卡斯尔有染的财团不下一打,从新加坡、印度到阿联酋、中国,但眼前只剩下两家。一个多月前,印度电信巨头阿姆尼曾开出几乎相同的价钱,不过印度人目前对埃弗顿更感兴趣。阿姆尼的儿子多次出现在古迪逊公园的看台,还与埃弗顿高层相谈甚欢。舰队街的普遍猜测是:竞标者最后只剩下中国房地产巨擘许荣茂,以及一家英国东北部当地的财团。阿什利曾试图吸引迪拜投资集团,但后者对近年奖杯欠奉的喜鹊军团毫无兴趣。


许荣茂的名字着实让媒体兴奋了一番:鉴于纽卡斯尔当地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财团,中国的房产大亨是否能让纽卡重回振兴之路,自然备受关注。《周日太阳报》记者已断言,从未接受过任何英国媒体专访的许荣茂,肯定会礼聘基冈复辟。意在圣詹姆斯公园南看台(绞架门看台)扩建规划的中国人,恰好让矗立在球场南门外的中国城牌坊具有了特殊的象征意义。预算3亿英镑的球场扩建规划将为纽卡斯尔带来1500个工作机会,而中国人的投资则又能让球队回到竞争欧洲名额的行列,何乐不为?有当地球迷甚至已开始憧憬东方的表达方式———抱拳行礼,就像上周六下午曼城体育场外铺天盖地的阿拉伯头巾和***祈祷礼。


无论如何,本周末,兰比亚斯董事都不会像现在这么安静了。要么忙着打点行囊,要么忙着迎接新主。对于纽卡斯尔而言,那都将是全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