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侦察兵,不忍回忆车臣战争!~!~!~!

师长忘记炮火支援 武器精良不能大意

俄罗斯《军事史料研究》3月号刊登了前俄军总参谋部军官特里耶夫斯基的长篇回忆文章,介绍了他奉命率领俄军总参情报局(格鲁乌)侦察兵分队参加1994年第一次车臣战争的亲身经历。这支以一当十的精英部队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先后被来回提供给3个俄军主力师使用,多次帮助主力部队化险为夷。

但在这场“拿生命当儿戏的战争”(作者语)中,严重轻敌、精神松懈、士气低落乃至协同不利,让俄军付出太多没有价值的鲜血,这让特里耶夫斯基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现在他吐露那场十几年前的“现代化非对称战争”的经历,或许是希望让外界永远记住这样的真理:谁也不能对战争三心二意,即使他有最精良的武器!

迟到的炮火掩护

当特里耶夫斯基找到炮兵营时,营参谋人员却说营长在睡觉,没有命令不能开炮……

俄军总参情报局(格鲁乌)侦察兵的使用颇具有弹性,由于其特种兵的性质,俄军高层喜欢一有危机情况就使用他们,因而容易导致其战斗力的过早消耗,而在关键时刻却往往缺乏后劲

1994年12月20日,也就是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第10天后,特里耶夫斯基奉命率领俄军总参情报总局(格鲁乌)侦察兵分队进入近卫第8步兵师驻地——托尔斯特尤尔特,接受列夫·罗赫林将军的领导。

其实,该师兵力只相当于一个团,它下辖的团相当于营。罗赫林师长交给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是对第8师驻地周围地域进行侦察,确保没有安全威胁。同时,他还要求特种兵分队至少找到三条进军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道路,为第8师顺利攻城奠定基础。

罗赫林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经验丰富,思维敏捷,行事果断,非常重视侦察兵的作用。他告诉侦察兵应该做什么,然后建议侦察兵如何去做,而不是强制性的将自己的思想灌输给侦察兵。在他的鼓舞下,特里耶夫斯基的分队高质量地完成了第一次侦察任务,在其最后一个侦察小组返回一小时之后,第8师的作战行动就开始了,然而战斗并不像他们预想的那样顺利。

按原计划,侦察兵分队本来是伴随第8师大部队行动,但他们的作战任务突然被上级改为潜入汉卡拉地区,摸清那里敌人的兵力部署。据说车臣匪首杜达耶夫在那里埋藏了大量武器弹药和坦克火炮等重型武器,并派了一个加强营进行保卫。担任该地区主攻任务的是俄军第270摩步团和一个空降兵营,指挥官是一名空降兵师长。俄军刚刚抵达汉卡拉,就遭到敌人雨点般的炮弹袭击,顿时锐气大减。

等到第8师侦察兵分队赶到汉卡拉后,却不知道该配合谁作战,因为这些所谓的主攻部队竟然对自己的任务一问三不知:他们不知道部队驻地周围是否安全,不知道接下来的作战任务是什么,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在哪里。在确定协同作战时,特里耶夫斯基希望主攻部队为侦察兵提供火力支持。因为当侦察兵接近敌方目标时,很可能被敌人发现,这时需要主攻部队对敌人阵地进行炮轰。这样,一方面可以掩护他们的行动;另一方面可以用照明弹帮他们辨别敌人的阵地、工事和弹药库等重要目标,在他们在撤退时。另外,火炮还应该帮助他们拦截追兵,毕竟侦察兵“好虎架不住群狼”,必须尽量避免与敌人正面交火。

总算与友军谈妥后,特里耶夫斯基派出了由两名少校、一名上尉和三名合同兵组成的侦察小组。接近目标之后,侦察小组果然发现了一些工事和弹药,但没有找到敌人的加强营驻地。他们通过无线电暗语向特里耶夫斯基报告情况并要求给予火炮照明。

令人气愤的事情出现了,当特里耶夫斯基找到炮兵营时,营参谋人员却说营长在睡觉,没有命令不能开炮。万分危急时刻,特里耶夫斯基拔出手枪,强迫参谋人员去叫醒营长,但他们说,营长吩咐在天亮前不许打扰他。无奈之下,特里耶夫斯基只好冲过卫兵的阻拦亲自去把营长喊醒。特里耶夫斯基质问他,为何谈好的事情不去执行,营长却说:“我没有接到师长的命令,师长就在旁边的车里睡觉。”此刻,特里耶夫斯基派出的侦察兵们可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40分钟后,主攻部队的火炮终于吼叫了。万幸的是,侦察小组早已经完成任务,转移到其它地区了。

不听指挥的侦察营长

让特里耶夫斯基没有想到的是,侦察营长竟然违背事先制定的战术计划,没有投掷手榴弹,直接就冲向了敌人掩体……

其实当时参与车臣平叛的俄军中,指挥混乱的部队屡见不鲜。12月25日圣诞节,特里耶夫斯基侦察分队被上级加强给第104空降师的BMD-1伞兵战车部队寻找行动路线。作为空降兵,该师也算是一支“精锐部队”,然而他们的作战能力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侦察分队主要在战车部队即将通过的道路上进行检查,寻找是否有敌人的伏兵或地雷。检查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就在第104师指挥所不到300米的地方就有一个敌人的大型防御阵地。该阵地伪装得相当高明,以致于近在咫尺的第104师一点都没有发现它,起初他们还以为是自己人的呢。当特里耶夫斯基向师长问起这个阵地时,师长也非常吃惊,对自己的侦察兵痛恨不已。

这个阵地设在公路旁200米处,车臣武装将一辆T-62坦克埋伏在地面以下,只有压低的115毫米炮管露出地面,没被杂草所淹没。俄军马上商议如何拨掉这颗钉子,特里耶夫斯基建议在黎明前趁敌人熟睡时发动进攻,而第104师师长则坚持在晚上进攻,并强行将第104师侦察营的4名军官(其中包括一名侦察营长)塞给特里耶夫斯基,要求侦察分队立即采取夜袭行动。“官大一级压死人”,特里耶夫斯基只能遵照执行。行动前,侦察分队在师部里进行了模拟演练,分配了作战任务,并确定了进攻战术:首先向阵地掩体里投掷手榴弹,同时炸毁他们发现的坦克,再用自动步枪向掩体各角落扫射,最后再派突击小组进入敌人阵地,后面有另一个作战小组和自行火炮进行火力掩护。

行动开始后,最初很顺利,直到侦察分队*近敌人阵地前都没有发生交火。特里耶夫斯基首先带领爆破小组*近敌人坦克,试图炸毁它。由第104师侦察营长带领的小组从正面*近敌人阵地上的掩体。让特里耶夫斯基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违背他们制定的战术计划,没有投掷手榴弹,直接就冲向了敌人掩体,突然一梭子弹击中了营长的头部和颈部。掩护小组立即用强大的炮火压制了敌人的火力,其它队员将侦察营长的尸体抢了下来。

黎明前,侦察分队决定再次发动进攻。首先他们用无线电呼叫第104师的坦克和迫击炮对敌人阵地进行猛轰,然后派出突击小组占领了阵地。当他们最终冲进敌人的阵地后,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后怕:除了一辆坦克外,敌方居然还埋伏了一门122毫米平射炮和几门迫击炮,所有武器都进入了作战状态,它们的射击扇区正对着第104师的行军路线,旁边掩藏着充足的弹药。如果这些武器真的投入使用的话,足以消灭第104师所有的坦克和装甲车辆……

从格罗兹尼外围涉险突围

显然,车臣武装也受到过良好的军事训练,没有冒然进入树林,而是利用迫击炮将一发发炮弹从高空泻下……

进入车臣前,俄军总参情报局命令特里耶夫斯基侦察分队不要进入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市区,避免因巷战而造成重大伤亡。他们的任务只是对敌侦察,同时要求他们在12月31日前退出车臣战场,返回到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莫兹多克市。没想到在1995年元旦前一天,他们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求将撤退日期推迟到1月10日,并命令特里耶夫斯基率领第一批突击小组配合俄军第22师进入格罗兹尼。

12月31日夜,特里耶夫斯基率领侦察分队进入格罗兹尼。他们的任务是占领城区的一个罐头厂和第二医院。因为罐头厂没有车臣武装守卫,他们很快就完成任务。但攻占第二医院就没那么容易了。伤亡人数逐渐在上升,最终特里耶夫斯基不得不命令部队分头行动,从不同方向进攻,并确定新年钟声敲响时会师。经过一阵激战,侦察分队终于攻占了医院,当特里耶夫斯基向自己的部下祝贺新年快乐时,部下们莫名其妙地看着特里耶夫斯基,原来在战斗中,他们手表被震坏了,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5点了。

但车臣武装并没有完全放弃格罗兹尼,在郊区仍保持着强大的力量,威胁着俄军陆路交通线的畅通。1月3日夜里,特里耶夫斯基一行在格罗兹尼郊外的老动力厂区执行侦察任务时,突然被车臣游击队发现,他们遭到猛烈的射击,并被逼进了一个小树林。

显然,车臣武装也受到过良好的军事训练,没有冒然进入树林,也没有利用机枪疯狂地扫射,而是利用迫击炮将一发发炮弹从高空泻下,杀伤力要比机枪大得多。幸好,在车臣武装的包围圈尚未形成之际,俄军侦察兵逃离这片小树林。

深夜,他们在没膝的大雪里艰难地逃亡着。为了防止敌人通过跟踪他们,直接找到部队驻地,他们不得不向相反的方向迂回撤退,于是走的路就更远了。同时他们还要在路上设下埋伏,等待敌人,以便斩掉“尾巴”。车臣武装在遭受他们的一次伏击后,也撤退了,直到天亮后,他们才返回驻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