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女英雄卓娅:是真英雄还是假偶像?

yangkai1978 收藏 1 546
导读:时代印痕,让卓娅由一个真英雄,变成了假的偶像,尽管她的英雄精神依旧令人景仰,但她的事迹却早已经被反反复复的****玷污了。 在苏联反法西斯卫国战争中,涌现出很多卫国英雄,其中最为中国人熟知的恐怕是卓娅和舒拉姐弟,随着《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一书,他们的故事在中国广为人知,是那个时代青年勇敢无畏精神的化身。在故事里,共青团员卓娅科斯莫杰扬斯卡娅参加了游击队,1941年11月底在莫斯科以西86公里的彼得里谢沃村焚烧德军马厩时不幸被捕,虽受尽折磨也不肯吐露半点秘密,牺牲时年仅18岁。在全线反攻时,战场上最响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时代印痕,让卓娅由一个真英雄,变成了假的偶像,尽管她的英雄精神依旧令人景仰,但她的事迹却早已经被反反复复的****玷污了。


在苏联反法西斯卫国战争中,涌现出很多卫国英雄,其中最为中国人熟知的恐怕是卓娅和舒拉姐弟,随着《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一书,他们的故事在中国广为人知,是那个时代青年勇敢无畏精神的化身。在故事里,共青团员卓娅科斯莫杰扬斯卡娅参加了游击队,1941年11月底在莫斯科以西86公里的彼得里谢沃村焚烧德军马厩时不幸被捕,虽受尽折磨也不肯吐露半点秘密,牺牲时年仅18岁。在全线反攻时,战场上最响亮的口号就是:"为卓娅报仇!" 1942年2月16日,她被追授"苏联英雄"的称号。在苏联的许多城市里,以这对英雄儿女的名字命名的街道和广场数不胜数,而历年建立的纪念馆和纪念碑更是星罗棋布。

苏联解体后,一切历史都被重新审视。 今年年初,在纪念莫斯科保卫战胜利66周年之际,俄罗斯《军事知识》刊文披露了有关卓娅的真实事迹,包括卓娅的真实身份,被捕及受审细节。


英雄的故事


卓娅科斯莫杰勉斯卡娅于1923年9月13日出生于唐波夫州一个名叫"山杨小林"的村子里,两年后,弟弟舒拉出生。他们的父母都是教师,1938年,父亲在"大肃反"运动中莫明其妙地"失踪"。1930年5月,卓娅一家迁居到莫斯科。卓娅读到了一本国内战争时期一位女英雄的故事,这位叫丹娘的女英雄在白匪军面前英勇不屈、拒不招供,最后英勇牺牲,她的形象在卓娅心中永志不忘。

在莫斯科保卫战的英雄史诗中,以往有关文献在提到卓娅时总将其身份说成是女游击队员,但实际上她从未有过这一身份。她的真实身份是一名执行破袭、侦察任务的特工,她及其小组是苏联内务部莫斯科州委下辖的一个特工组织。在1941年里,莫斯科州的内务部机构曾通过前线向敌后派遣了5千5百名特工人员,而受过此类正式培训的特工人员共有7千5百多名,这是配合正面战场作战的必要行动。


1941年11月20日他们这个鲍里斯克拉依诺夫特工小组接受了一项任务:越过前线深入敌后,"烧毁法西斯占领军的军事设施及驻地营房",位于彼特里谢沃村的相关军事目标被列入其中。这个村是德军197步兵师下辖的第332团司令部所在地。11月26日夜里,克拉依诺夫和卓娅纵火烧掉这个村里的四座房屋,里面住的全是德军军官和通信兵。完成任务后,克拉依诺夫返回到了原先约定好的地点,掩护卓娅安全撤退。

然而,受惊的敌军突然无目标地乱开火,四处乱窜。混乱中卓娅钻进了树林藏身,没能到达预定地点,克拉依诺夫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她。克拉依诺夫点燃的那个大草垛原来是为苏军轰炸机指引轰炸目标的,却被卓娅误认为是指挥员出了意外。为营救指挥员,卓娅决定返回村里去烧马厩和其他建筑。当她回到彼特里谢沃村,刚刚把汽油浇在干草上,弯下腰去点火时,一个德军哨兵朝她猛扑了过来,她迅速地抽出手枪但被哨兵用枪柄一下打落,这时又扑过来两个敌人,他们一齐把卓娅的双手拧到背后,卓娅被捕了。


叛徒的出卖


"卓娅是女游击队员"这一说法最早来自《真理报》记者彼得李多夫的报道,他作为随军记者,在卓娅牺牲的彼特里谢沃村采访时,听到了一个"女游击队员"的故事。他的报道发表后,卓娅的战友克拉依诺夫等人才得知她的下落,他们都曾是内务部设在莫斯科郊外的那所特工学校的同学。这是个绝密单位,学生一入校便接受残酷的训练,包括模拟被捕后酷刑下坚不吐实训练,绝对不允许生还。这类学校的学生大多数是孤儿或单亲家庭子女。

卫国战争爆发后,学员们按照西部战线集团军司令部分配的任务,活动在莫扎依地区的战场上。1941年10月中旬他们接到命令:烧毁驻扎在莫斯科郊区乡村的德军营房,骚扰并伺机消灭敌人。学员们为此组成了两个分队,每个分队包括10个人。但在彼特里谢沃村10月22日当晚的行动中只有3人参加,他们是卓娅、克鲁勃科夫和克拉依诺夫。卓娅的任务是负责烧掉村南的目标,克鲁勃科夫负责村北,而克拉依诺夫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领导者则自选了村子中央的目标:德军332团的团部。但他完成任务后却一直没等来另两个同志。后来克拉依诺夫说:"1942年1月15日红军解放这个村子并且发现了卓娅遗体后,我才明白了一切。后来我见到了克鲁勃科夫,他说他一进村就迎面碰上了德军,于是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他还说当他返回我们约定集合的地点时,被德军抓获但后来趁机逃脱了。当时我就感到奇怪:他怎么没提卓娅?"


而更多被隐瞒的真相是:卓娅被捕是因为叛徒出卖。在审讯瓦西里克鲁勃科夫的法庭案件卷宗中,他供认:"当我走近分配给我焚烧的德军营房时,我就看见卓娅和克拉依诺夫下手的目标已燃起大火。我也走到德军营房前并抛掷了燃烧瓶,但并没起火。这时我看见两个德军走来,于是我撒腿就往村外树林跑,可这两个德国兵追上来抓住了我,并把我带到他们的军官那儿。那军官用手枪顶住我的脑门,要我招供同伙是谁、在哪儿。我当时就坦白说我们一共有三个人,另两个分别在村南和村中央。很快卓娅就被带过来了。军官下令拷打她要她招供,她拒不回答。德军剥光了她的衣服,午夜之后两三点之间还用橡胶棒抽打她,但她光是反复说:‘打死我吧,我反正什么也不会说!'她甚至连自己的真实名字也没说,只说她名叫‘丹娘',她被带走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经过长期审讯后,克鲁勃科夫被军事法庭宣判为变节叛国罪并处决。那时苏联当局不想在这事上投下阴影,更不愿暴露内务部人员的变节问题,因而长期未公布有关叛徒的情况,这页历史在尘封了半个世纪之后才得以解密。


卓娅之死


卓娅受到残忍折磨的细节多年来也一直秘而不宣。卓娅被捕后,遭到德军的蹂躏。第一轮审讯后,赤足和只着单薄衣服的卓娅被带到一户名叫沃洛宁的农人家里,德军第332团的团长留捷列尔中校亲自审问她。后来这家女主人叶芙多吉娅彼得洛夫娜沃洛宁娜作为见证人接受彼得李多夫采访时说:这次审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卓娅在回答有关其同志、其游击队的基地及其领导人的问话时,总是一概说:不,我不知道,我不告诉你,而她称自己叫"丹娘"--这是她向来崇敬的那位国内战争时期的女英雄的名字。

恼怒的德军团长下令让士兵们用皮带抽打卓娅,足足抽了有200多下,但她仍一声不吭。随后她被押送到瓦西里库利克家,这里住着26个德军士兵,对她又是一番彻夜地摧残......在昏迷状态下卓娅要水喝,德寇却打翻了库利克给她端去的杯水,又将点着的煤油灯凑到她脸上去烧她。后来其他德寇去睡了,站岗的哨兵又将她拉到雪地里赤脚走了一个多小时......

清早,卓娅又被带去受审,但敌人仍一无所获。最后,敌人让给她穿上短衫和受鞭打时穿的裤子及长袜子。她原来所有的御寒衣物全被德军们分光,靴子也没有了。当德国军官让女主人给卓娅穿长袜时,她的双腿已被冻得肿胀,费了很大力气才勉强穿上。德寇们在卓娅的胸前挂了一块木牌,写上"纵火犯"的字样,将她带往广场处死。


卓娅推开两个架着她的士兵,从容地走向绞刑架,她的周围全是德军官兵,他们还驱赶来了全村的老百姓观看行刑。在牺牲前卓娅高呼:"我们不只是我一个人,我们有两亿人,敌人不能把我们都绞死!人民会给我报仇的!德国鬼子们,你们现在投降还不算晚,最后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接着卓娅又向彼特里谢沃的村民们发出号召:"你们大家要勇敢,要起来斗争!痛打法西斯,烧死他们,毒死他们!我这样做死而无憾,为自己人民而死是幸福的!永别了,同志们!斗争呀,别胆怯!"


为了恫吓村民们,德寇把卓娅吊在绞架上整整一个多月,不准收尸。新年之夜,一个疯子把遗体用刀子割得七零八碎。当莫斯科保卫战胜利在即,德军准备仓惶逃窜时,德军332步兵团团长留捷列尔中校为销毁罪证下令拆除了绞架,并将脖子上仍留有一段绳索的卓娅遗体扔进一个土坑内掩埋。后来人们发现卓娅的一只乳房已被割掉,眼睛也被挖掉,红军发掘出时一段绳索还留在她的脖颈上。


难怪斯大林当时下了一道秘密命令:捉到德军该团的人员一律不留活口。出于上下一致的仇恨,不仅一个士兵没留下,就连团长留捷列尔也早就被苏联特工活捉处决。


去偶像化


许多人怀疑,一个18岁的少女怎么能做出这样惊天地的壮举,并在就义前发出那番激励了无数人的豪言壮语?但人们不应忘记,卓娅是训练有素的特工,她所受的训练中就包含了受审拒不交待,一心赴死的内容。至于故事中德国人问她"斯大林现在在哪儿?"她回答说:"斯大林在他的岗位上!"在那个时期,出于宣传需要完全可能来点小儿科式地编造。


俄罗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曾有"民主化"浪潮,部分人否定了整个前苏联的历史,试图中伤、贬损卓娅形象的各种喧嚣突然泛起,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一家名叫《论据与事实》的报纸,称卓娅的英雄气质完全出自"先天的精神疾患",说卓娅曾进过精神病矫治所,其实卓娅只是得过脑膜炎并早已治愈,不存在任何心理障碍。文章还臆造舒拉"倔强好斗,惹是生非",其实他只是当姐姐被人侮辱为"没有父亲的私生女"时出面保护姐姐才招致的非议。更有甚者,有人假借村民之口说卓娅当初被捕的真相是:她不敢烧德军营房就烧间民房凑数,结果被村民逮住交给德军,她的死令全村"人心大快"。


这类缺发证据的言论的目的只有一个:否定英雄的功绩进而否定俄罗斯那段历史。事实上,英雄的故事在本质上仍是真实的,并将永远是俄罗斯民族的骄傲。然而在前苏联的政治体制下,凡是一切公开宣传的内容,全都需要根据政治气候来决定,并不能完全准确地披露真相,隐瞒与歪曲成为必不可少的手段。


今天,在明斯克公路86公里标记处还耸立着一座纪念碑,它的底座上镌刻有这样一句话迹:"卓娅,民万古流芳的苏联女英雄,1923-1941年"。而在莫斯科州鲁斯区的彼特里谢沃至今仍保留着一座为卓娅建的纪念馆。在卓娅的故乡唐波夫州的山杨小林村的教堂里,卓娅的形象不带一丝苦难痕迹,与新圣母公墓中卓娅墓上的雕像风格截然相反。当卓娅一家生活在这里的时候,乡亲们都很尊重他们。小卓娅被人们称作是"小天使",她无论何时都带着天真的笑容。在乡亲们心里,卓娅永远是那个带着笑容的"小天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