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一个民族的进化史和宿命论》

年微漾 收藏 0 15
导读:幸福的人只有一种幸福,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譬如疾病、譬如愚昧、譬如贫穷、譬如动乱,也譬如孤独。这就好比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在为粮食问题而奔波,为生理机能而休养,而死后却可以拥有不同的墓志铭。当我们面对一个人的孤独,我们总会轻易地流露出最本真和善良的同情,并希望能以此给出精神上的人道支援;而一旦这种孤独被投放进一个家庭甚至一个民族的史册,从而大大超出了我们同情的范畴,我们又会改变一种眼光,开始以一颗敬畏的心灵去审视它的进化及其与宿命论之间的渊源。 马尔克斯就是在探索拉丁美洲在欧洲先进文化的带动下从原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幸福的人只有一种幸福,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譬如疾病、譬如愚昧、譬如贫穷、譬如动乱,也譬如孤独。这就好比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在为粮食问题而奔波,为生理机能而休养,而死后却可以拥有不同的墓志铭。当我们面对一个人的孤独,我们总会轻易地流露出最本真和善良的同情,并希望能以此给出精神上的人道支援;而一旦这种孤独被投放进一个家庭甚至一个民族的史册,从而大大超出了我们同情的范畴,我们又会改变一种眼光,开始以一颗敬畏的心灵去审视它的进化及其与宿命论之间的渊源。


马尔克斯就是在探索拉丁美洲在欧洲先进文化的带动下从原始群居走向现代化生活的充满坎坷的道路上发现这种渊源的。一个布恩地亚家族不仅浓缩了这其间所有的种群和民族,也涵盖了她们在这条路上所经历的可歌可泣的创新和承受。创新源自于人类叛逆的思维,当何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因与近亲结婚从而阴错阳差地杀死邻居阿吉拉尔时,这种思维使他带领一部分村民踏上了前往马贡多的漫漫长途。当时的马贡多还是那么原始,以至许多物事还需这群定居者来加以命名;这种愚昧的生活一直延续到吉普赛人造访村庄的那一刻。当周游世界的梅尔加德斯带着磁铁、放大镜、假牙等诸多村民们从所未见的新发明来到这里的时候,村子里随即兴起的科学热盖过了之前的探路热。如果说布恩地亚家族在探路时期所遭遇的来自各个方向的穷途末路的绝望感是这个家族的孤独的最早形态,那么对于科学的热忱便迅速将孤独的内涵丰富了。他们研究冶金术、锻造小金鱼,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断充实自己的知识;而当他们的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时,马贡多地理上的压迫感和执政者的专断已让他们感到窒息并无法忍受。于是战争爆发了。奥雷良诺上校走出实验室,投身到二十年的战斗生涯里。硝烟和战火塑造了他刚毅坚韧的形象,同时也让他置身人性的雷区。残酷的屠杀和剧烈的交锋使他变得冷酷,当外人将这一切归咎于爱在他身上的缺失时,只有他意识到了孤独的进一步加剧:是一波又一波的行刑队将原本覆盖在孤独上的外衣剥夺了。从此孤独开始肆无忌惮地在这个家族里蔓延。


一百多年过去后,当家族第六代奥雷良诺翻译出梅尔加德斯留在羊皮卷上的梵文时,他面对自己正在被蚂蚁蚕食的带着猪尾巴的孩子,竟没有一丝的恐惧和悲伤。他已从遥远的预言里清晰地看到孤独之于这个家族就有如日晷线之于房屋一样不可抗拒。于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成为了这卷羊皮书的一种译述。出现的书里的每一个家族成员不仅各具特征,还影射了整个拉美社会的世间百态。而那萦绕在家族椽梁上长达百年的孤独以及家族最后一个成员的出生和灭亡,也暗含了作者对战争环境下畸形进化的拉美社会所持有的厌恶和鄙夷的态度。所有的孤独,正是由愚昧和战争、魔幻和现实所促成!


当我们面对书中啼笑皆非的情节,我们不能就此认为这是一部伟大的喜剧;同样,当我们纵观布恩地亚家族从繁荣走向灭绝的事实,我们也不能就此认为这是一部震撼的悲剧。在这片交汇着光荣和耻辱的土地上,马尔克斯只想为他的家乡找到一条正常的道路。正如当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给他颁布的获奖理由中说的那样:“由於其长篇小说以结构丰富的想像世界,其中糅混著魔幻于现实,反映出一整个大陆的生命矛盾。”对于生命的关注和悲悯为《百年孤独》注入了不朽的灵魂和生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