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担忧的全球核问题

fengyimin 收藏 0 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嘉宾: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 教授 李 彬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教授 沈丁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 研究员 董漫远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 教授 宫少朋


问:世界上许多地区都存在核问题。近日,核供应国集团通过了“与印度民用核合作声明”,决定解除对印度的核出口限制。此举引发了国际社会很大的争议。为什么全球会对核问题如此关注呢?


李彬:很多国家对购买它们民用核技术的其他国家都提出了一项特别的要求:必须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全部监管。核供应国集团成员国相约都采取这一政策,以使更多的国家接受全部监管。现在,核供应国集团通过了“与印度民用核合作声明”,就意味着给美国和印度的核交易开了绿灯。今后,国际原子能机构全部监管这个措施还会部分地存在,但是作为一个国际规范,其信誉会严重受损,核不扩散的一个杠杆可能会由此变得乏力。这就是国际社会担忧的原因。


宫少朋:国际社会对核供应国集团通过“与印度民用核合作声明”,决定解除对印度的核出口限制引发很大的争议,这是因为印度成为第一个没有参加国际核不扩散机制而取得民用核材料与核设施的国家。不过,也应指出,在核供应国集团的规则中,并没有禁止向非《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输出民用核材料与核设施的严格规定。从这一点上看,只能说核供应国集团此次突破了以往的“惯例”,而不能说其违反了自己制定的规则。


沈丁立:在1974年印度核试后,美国推出了现行的“核供应国集团”,作为加强核不扩散制度的一个重要举措,其做法是针对没有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国家,核供应国集团的成员承诺不向它们开展民用核能合作。现在,在印度继续发展核武器的情况下,美国带头解除了因为印度发展核武器才被施加的限制,必然被认为宽容了印度的核武器发展,表明美国的防扩散政策更具选择性和歧视性。


问:最近,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报告显示,世界核裁军的进程缓慢,世界仍有25000件核武器,其中数千件核武器处于可快速发射的状态。核武器仍对人类文明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全球核威胁到底来自何方?


董漫远:在全球现有的25000件核武器中,美国占了绝大部分。如果说谁有可能对人类构成核威胁,从逻辑上推断,应该是谁的核武器多,谁对世界构成核威胁的概率就高;谁拥有核武器,谁就应该严格自律。主要大国不肯弃核,诱发一些地区强国纷纷启动并实施核计划,这是世界核裁军进程步伐缓慢的主要原因。因此,必须完善和强化国际核裁军及核不扩散体制,制约有关国家铤而走险。


李彬:对核威胁的感知取决于不同人的立场。大体上来说,核威胁可能来自核武器国家不恰当的核武器政策、核门槛国家的核扩散行为以及非国家行为体获取核武器的尝试。至于具体到底是哪个核武器国家的哪项核政策、或者是哪个扩散者、哪个非国家行为体,不同人的判断差距非常大。这也是核问题难以解决的原因。


沈丁立:核威胁来自于首先使用或首先威胁使用核力量来达到国家安全目标的有核力量国家。核力量是核威胁的基础,但真正的核威胁是在此基础之上首先使用或首先威胁使用核武器的行为,尤其是在针对非核武器性质的“威胁”之时。将核武器置于可快速发射的战备状态,更是加剧了这种威胁。


问: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对待核问题一直有这样一种态度:一方面加大对某些国家核相关领域的制裁,另一方面积极推动与某些国家的核合作。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同标准?


宫少朋:核军控与核裁军的目的是减少爆发核战争的危险,维护世界和平。然而,一些核国家却把核军控与核裁军谈判变成了“外交武器”,目的是维护自己的核优势,削弱对手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双重标准也就毫不奇怪了。


董漫远:世界上确实存在双重标准,它主要来自霸权主义思维与行径。这种思维与行径的必然恶果是,企图用一种模式、一种制度、一种价值观来领导和改造世界,蔑视世界的多样性。双重标准反映在各个领域,包括核裁军与核不扩散领域。这样,就出现了一些咄咄怪事:一些国家受到核制裁或重压,并被妖魔化,而另外一些国家被默认或被容忍实施核计划,甚至与西方大国达成核合作。


李彬:国际社会中的行为基础是什么,一直有争论。现实主义者认为,实力是行动的基础。因此,制定标准是没有意义的,按照实力办事就行。自由制度主义者认为,应该按照规则行事。标准就是规则的一部分。国际社会实际上具有上述两重性:又要有规则,又要有实力。因此,只好按照实力大小制定规则,这就出现了多重标准。这种多重标准的现象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还会继续下去。


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每个有核国家应负的责任,如今在全球和平利用核能的旗帜下,也有人担心民用核技术倘若被用于军事方面,后果不堪设想。究竟核技术的使用应该怎样把握呢?


沈丁立:在转移民用核技术时,要有严格的规定,即从制度上保障民用核技术难以转化为军事核技术。有关国家自己要严格区隔民用核设施与军用核设施,通过对民用核设施的严密监控,确保不使民用技术被内部转化。同时,国际原子能机构也要出面对这些设施给以经常性的巡视检查。即使这样,仍不能彻底阻止被检查的国家在内部秘密实施转化,但能在很大程度上慑止这种行为。


宫少朋:核供应国集团的规则虽然不禁止向非《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提供民用核材料与核设施,但严格规定了核材料与核技术的出口必须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全面保障监督”。因此消除国际社会疑虑的最有效办法是有关国家彻底、全面地履行自己的承诺,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全面核查。


董漫远:首先,拥有世界最先进核技术和最庞大核武库的美国,应该率先自律和“从良”,尊重和遵守核不扩散的国际规则。其二,世界各国应敦促美国率先自律,并为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展开庄严而有效的斗争。其三,应发挥联合国及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重要作用,强化国际监督,并规劝有关国家加入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其四,应声援和支持国际和平运动和反对核武器的运动,推动世界朝着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方向演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