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无精神的民族是危险的



现在中国领导人的善良已是举世公认的。然而,这种善良对于一些善良之人还是起到了好的作用。

但我们要说在更多时候却是已经让那些政治梦幻者,诸如马英九之流们自以为有机可乘,它们以为现在大陆的腐败和领导人的开明和极端的善良是它们施展“政治报复”的最好时机了。


当然,这种政治企图,若不是欺我中国无人,就是天真、幼稚和痴狂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却是已经看到,

他们试图让人们相信,现在大陆与台湾的地位,是“正统与不正统之争”的问题,以为就此就可以诱使中国的领导人就可以和它们玩起正统的游戏,以此捞取“非分的政治成果”。

实际上,就历史发展到现在而言,已经不是什么“正统不正统了”,而是台湾实际上就是中国的一个地方政府!这不管台湾人承认不承认,就其法理和事实已经如此了!

这一点马英九们也是非常清楚的,他们之所以非要叫叫这个“正统”就是要“无中生有”,就是要“硬生生搞出一片天地来”。


退一步讲,他们也最起码试图让人们相信,“中华民国在台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是两个完全对等的政治实体”。

这种巧妙的,但非常幼稚、低级的把戏一次次在媒体上鼓噪,试图诱使中国的老百姓和中国的非常善良的领导人慢慢接受这种本来没有的“强加的政治定式”。


我真不知道现在大陆一些人为这样的怎么看都是“两个中国”的“马英九的政治把戏”叫好好在哪里?以为就此就是马英九们反对了“台独”,这真是自欺欺人!

我真是哀叹,若不是现在中国领导人的极度善良和对”台独“的无可奈何以及对战争的恐惧,我们怎么就会对马英九的”变相的政治台独“这样默然处之,甚至一些人还拍手叫好?难道一个要台湾独立和一个要已经不存在的政治国体——中华民国重新矗立于一个代表整个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对面会有什么区别?

甚至还有人叫叫中华民国代表台湾和大陆,试问至1949年之后的这个世界里,“中华民国”在哪里?

一个已经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为什么在今天还有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拿出来招摇?这里的奥秘明眼人难道还不清楚吗?


古人说得好,做人是要讲究原则的,那么作为一个国家也是要讲究气节和国格的。那么一个已经代表中国近半个世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气节、国格又在哪里?

是谁要丢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应有的气节和国格的?它们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


应该公允的说,对于现在的台湾、大陆,其“统一”是非要解决的根本性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台湾是没有多少发言权的,如果一定说有,那就是试图“携美国而令中国”,因为马英九们及台独们非常清楚,只有美国这个挡箭牌才能把他们心中想做而实际做不到的一个个“无中生有”的“政治东西”强加于中国,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国的领导人们非常惧怕美国。由于这种惧怕,就会迫使中国政府吞下本不想吞下的“苦果”。

然而奇怪的是,就是这样一种“苦果”,我们一些充当 “阿Q”的人们,又怎能在这个“苦果”中发现了“正果”?

这种把强加的“苦果”硬要想成“正果”,还要加以大大的叫好,这种功夫恐怕就只有现在的中国具有了!难怪现在的中国只会充当“人见人挤的奶牛”而当不了令人尊敬的“威武的狮子”。

……


当然,在撇开“阿Q们”,就实际而言,我们倒以为台湾的权力是在统一之后,台湾有多大自治的权力,老百姓有多少实惠,而不是其它异想天开的什么!

因此说,就统一而言,其根本上考验的是中国现领导人们有无智慧、有无魄力的问题,而不是台湾马英九们的什么“正统不正统或中华民国的问题”,当然也不是中国领导人们一味的“什么都凭‘善良’解决的问题!”

否则,这自然会让人想起“有机可乘”,想起“天赐良机”,当然也会让一些人们以为中国的领导人们是有些“懦弱、无能的表现”

……


但是无论如何,在统一问题上我们还是必须让一些人清楚:

1、有些人无论怎么抬举台湾,都不能不承认台湾实际上是中国的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政府的地位

2、台湾国民党已没有资格和大陆平起平坐,大陆给予其台湾的领导地位,那已经充分考虑到台湾的现实了

3、统不统一,不是取决于台湾,而是取决于大陆的领导人的决心和魄力

4、不要以为现在大陆领导人“非常善良”,就以为有机可乘!(不要其人太甚!!!!)

5、台湾统一的道路还是毛泽东说的对,“你台湾可以搞你的资本主义,可以有军队,……中央政府不干涉你。……只是,外交要由中央政府来管!”



对于台湾的马英九们而言,如果,你们不摆好你们的位置,而是借现在中国领导人的善良挑动是非,试图得到你们本不应该得到的东西,你们不要忘记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叫做:“给脸不要脸!”

对于另外一些顽固的政治狂徒我们还是要奉劝他们,不要错看了形式,错打了算盘。


我们奉劝马英九们,你们的出路在于制止台独,在于台湾最终回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怀抱,舍此道,没有其它路可走。

我们欣赏马英九们定位“台湾”是中国的一个“地区”的说法。

但在你试图解释一个中国含义是什么,基于台湾的现实,还是不要说出的为好,以免落得个里外不是人的下场!


基于现在的情况,在这里我们将不得不郑重的告诫这些人,中华民国早在1949年即已宣告死亡,它的继承者即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已经是世界上妇孺皆知的“公理”!

我们希望马英九们要牢牢记住这个事实!

我们还希望马英九们要效仿台湾历史上的郑克爽率众依然回归祖国!

如果是这样,他马英九们将是中华民族统一的大大功臣!会将在中国的历史上重重写下一笔,名流千古!

因此,何去何从,马英九们当三思!

……



现在在中华网上的气氛似乎有些奇怪,以为只要统一,就可以不将原则,就可以稀里糊涂,就可以肆意胡为。

甚至让一个已经死亡的、在坟墓中已经腐烂的国家——中华民国,爬出来还魂!

因此,这就不能不让尚有良知的人们产生警觉!并不得不将一些早已经成为基本常识的东西拿出来再讲一讲。


就性质而言,中华民国曾经是代表少数人统治大多数人的政治符号,是封建、买办资产阶级及洋人统治中国的政治实体;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大多数统治少数人的政治符号,是老百姓当家作主,借助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的政治实体。

因此,就这样的性质和实体就已经决定了1949年之后人民所选定的中国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就这样的性质和实体也决定了代表中国未来方向的也必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如果有人不讲这个性质和实体,因为现在一些原因就试图背离这个国家,我们就不能不怀疑它们的真正动机和真实目了!


当然,无可否认现在中国的这种政治符号及实体有些变味!甚至这种味道还非常严重!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符号仍然存在,只要他存在就不会象中华民国统治多数人那样公然合法化!老百姓就不会堕落为仅仅是政客们的选票机器。


那么,就现在中国的问题,应该说是如何解决中国当前的腐败,如何回归多数人享受改 革 开 放主要成果的问题!而不是什么台湾马英九们试图异想天开的“反攻大陆”,恢复少数人的中华民国的问题!这一点善良的人们是务必要非常清楚的!!!

……


当然了,既然在这混乱而复杂,敏感而惹火的时期,有人公然蓄谋一次次地提出让一个已经死亡的、在坟墓中已经腐烂的国家——中华民国,爬出来还魂,我们就不禁要问,是什么人要把它挖出来,还魂的?

这种把已腐烂的尸首还魂的人,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

那么就中华民国的性质及历史,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认为,这些还魂的人是一些伏在中华民国这一臭气熏天以充满蛆蛹的政治尸首的政治僵尸!因为中华民国早已被人民及世界所埋葬!

……


在我们现在这个不断向前走的世界里,一些倒行逆施的政治僵尸是如何这样非要走出坟墓来吓人的?

因此,这就不能不提醒我们这些善良的人们,必须拿出你们的勇气、戴上你们的防毒面具去无情的埋葬这些政治僵尸们!

而对于大陆一些“懦弱贯的人们”我们看还是不要太“阿Q”的好!这种阿Q无论中国统一不统一,对中国都是非常有害的!



附:

郑克爽(1670-1707)为郑成功之孙、郑经次子,号晦堂,字实宏。他短暂的一生波折动荡,生于忧患、死于忧患,可用“悲情”来形容。

11岁成为傀儡王爷

参加“三藩之乱”失败后,台湾郑氏集团内部权力之争空前激烈。接替病故的“总制使”陈永华的冯锡范,联合郑经的王弟郑聪、郑明、郑智、郑柔等人,兴风作浪,图谋“自立乾坤”。1681年初,郑经在东宁北园别馆去世,和他的父亲一样,终年仅39岁。

年仅11岁的郑克爽在动荡之际被推上了王位。1681年6月20日,重病缠身的董太后临终前任命刘国轩为“武平侯”,授予“独断军国大事”的大权;同时授予冯锡范主持政务,封为“忠诚伯”。此时,郑克爽年幼,权臣把政,郑氏小政权风雨飘摇。

13岁率台湾军民投降清朝

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施琅率军在澎湖列岛大败刘国轩后给台湾造成强大的军事压力。郑克爽在主和派的支持下,向施琅派出和谈代表,提出“三不伤”的请求,请求清军入岛“不伤郑室一人,不伤百官将士一人,不伤台湾黎庶一个”。

在得到施琅的允诺后,郑克爽呈献清廷议和表章,自愿称臣,表示以往对抗是“稚鲁无知”。表章中,郑克爽只提出请求允许继续居住在福建的条件,这个条件并不过分,毕竟福建是他的故乡——然而清廷在受降后拒绝了这一要求。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元宵节,为庆祝统一台湾,康熙皇帝赐封功臣,封延平王郑克爽为正黄旗海澄公。

======================================================================转帖,本人极其愤慨作者的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