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替赵本山上春晚,郎咸平没戏。

高天流云001 收藏 1 1014
导读: 李昌平 编者按:8月30日,在北京顺义举行的“市场化三十年”论坛上,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做了关于“中国的经济制度”的长篇演讲。9月11日出版的《南方周末》摘要刊登了演讲的内容。依笔者所见,张五常教授的演讲中有三项说法值得商榷:一是“中国农民收入年增长20%”;二是“农转工”的农民已占农民数量的70-80%;三是关于中国的制度,他称“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就以上三点,以下笔者试一一提出商榷意见。(本文所引张五常观点,均出自9月11日出版的《南方周末》) 香港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不想当


李昌平


编者按:8月30日,在北京顺义举行的“市场化三十年”论坛上,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做了关于“中国的经济制度”的长篇演讲。9月11日出版的《南方周末》摘要刊登了演讲的内容。依笔者所见,张五常教授的演讲中有三项说法值得商榷:一是“中国农民收入年增长20%”;二是“农转工”的农民已占农民数量的70-80%;三是关于中国的制度,他称“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就以上三点,以下笔者试一一提出商榷意见。(本文所引张五常观点,均出自9月11日出版的《南方周末》)


香港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不想当经济学家了,多次公开表示,希望替代“忽悠大王”赵本山上春晚。同为香港经济学家的张五常教授对上春晚的兴趣更浓,最近表现出咄咄逼人的竞争态势,在奥运会期间一连给中国发了3块“大金牌”。一是“中国农民收入年增长20%”;二是“农转工”已经达到70-80%;三是中国制度“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张五常教授实在是“太有才了”!据传,央视春晚总导演赵安先生决定:今年春晚隆重推出张五常!赵本山和朗咸平,啪死!

农民收入年均增长20%?

张五常先生说:“我个人保守估计,中国的农民在2000年到2007年的收入增长率,每年都有20%”。

官方的数据是这样的: 1998一2004 年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人年均增长仅为4 . 3 % ,2004-2007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比上年增长6.8%、6.2%、7.4%和9.5%

前不久上海的王炼利大姐写了一篇文章,题为《1985年到2007年,农民纯收入实际仅增长1.73倍》,文章对中新社发布的 “改革开放30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978年的133.6元增加到2007年的4140.4元,增长近31倍,平均每年增加138元,年均增长7.1%”的消息提出了质疑。

王大姐认为,中新社这个新闻发布得不完整、并且有错。

不完整在哪?不完整在仅发布了用当年价格计算的农民人均纯收入,而不发布用可比价格计算的农民人均纯收入。中新社新闻中“1978年的133.6元”和“2007年的4140.4元”都是指当年价格,而不是不变价格。

错在哪?一错在中新社把“4140.4是133.6的30.99倍”误解成“4140.4比133.6增长30.99倍”,二错在只将以当年价格计算的人均纯收入作比较,没有将以可比价格计算的人均纯收入作比较。

王大姐给出的正确答案是这样的:

1978年,用当年价格计算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是133.6元,2007年,用当年价格计算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是4140.4元;用当年价格比,2007年比1978年增长了2999%,即29.99倍;但是,2007年相对于1978年的通货膨胀率是376.7%,这样,就需要求出一个去掉通货膨胀因素的农民收入,这个新求出的收入,就叫做“以可比价格计算的收入”。那么,“可比价格”又从何而来?这通过国家统计局给定的指数关系得出。指数反映了什么?指数反映了以某年价格为基准价格,其余年份的价格变动在缩减了通货膨胀因素后,与基准价格的倍数关系。例如,200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指数的统计语言表达式是:1978年=100,200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指数734.4,也就是说,在缩减了通货膨胀因素后,200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是1978年的7.344倍,或者说,比1978年增加了6.344倍。

这样计算的200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就是133.6*7.344=981.16元。981.16元也就是以可比价格计算的200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与1978年可比)。

王大姐的结论是,1978年以来,农民收入实际上(按照可比价格计算)只增长了6.34倍。王大姐另外还以1985年397.6元为基数算了一帐,结论是1985年以来的农民收入实际上(照可比价格计算)只增长了1。87倍。

笔者这两天认真研究了张五常教授和王炼利大姐的说法,得出的结论是:王大姐的结论比较可信,与中国的基本事实相符:从90年代开始,农民逐步从农村出种植业、养殖业领域外的加工、运输、储藏、销售、土地非农用等领域被迫退出了,而最近两年逐步又被迫从养猪业退出,再加上农业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价格上涨,农民在农业和农村经济中获得的收入一直是下降的。农民主要是依靠劳务收入维持“小农家庭经营”。


劳动力已经“70-80”%“农转工”?


张五常教授说:“从2000年起,农转工的速度难以置信,我的统计,五年之间,农民70%的劳动人口都转去工商业了……任何历史上的奇迹都没有中国这么奇……我去贵州参观农村,跟村长争论起来。我问你们农村的人离开了多少?他说三分之一。我说全中国的农民已经转出去四分之三了,你们怎么才走了三之一,你在骗我。”

对张五常教授的估计,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几乎都不认同。但我既相信,又不相信。

说相信,是因为张五常看到了这样的样本,譬如贵州,人均只有不到五分山地,并且灌溉条件极差,无法依靠农业生存,70——80%的劳动力被迫外出求生存。我在贵州做扶贫,跑过很多农村,张五常先生看到了这样的村庄,硬要以这样的村庄代表全国,我只能说在贵州一些村子是事实。假如张五常教授以“农转工”70-80%为依据,确认全国农民数只有5亿左右了,得出农民收入年增20%的结论是不奇怪的。

说不相信,是因为张五常先教授统计农民收入时,将70——80%“农转工”的工人收入,统计进了农民收入了,所以才得出农民收入年增20%的结论。

张五常教授计算农民收入的时候,说农民工是农民;统计农民数量的时候,农民工却成为了工人。

我的研究是,如果将农民工看成农民,农民数是接近9亿,农民收入年增长不会超过7%;如果将农民工看成工人,农民数接近7亿,除去农民工收入后的农民收入从1985年至今基本没有增长,如果用王大姐的方法计算,甚至是有很大下降。

众所周知的:由于农民不得不依靠打工收入维持“小农家庭经营”,加上劳动力工资基数低,且2005年前基本没有增长,多数农民工没有社保,所以中国农民工是不可能转变为“市民”或真正意义上的工人的。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先生的结论是: 30年改革开放,农民数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张五常先生说劳动力70-80%“农转工”,这不是乐观,只是自说自话而已。张五常教授也承认,他只是说给他的老师科斯先生一人听的。看样子93岁的科斯先生比较好糊弄的。

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

张五常说:“回头来看,1994年是很重要的一年,这年出现了增值税,而且是全国划一的17%……17%的增值税对我来说很重要,这就是佃农分成。我是从事佃农理论的,这个17%不是税,等于是租金……所以,这个到我手上时,我好像发现新大陆了。佃农分成我搞不清楚的话,谁也搞不清楚了。”“平生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这个合约的结构,每一个地区都等于一个公司在竞争(县际竞争),通过层层承包,推动佃农分成。”

我纳闷,为什么“县际竞争”就一定会出现17%的租转税,“17%”增值税就一定是“佃农分层”呢?为什么就不是剥夺农民工工资或牺牲环境或牺牲社保而转化的呢?难道剥夺农民的土地、剥夺农民的劳动力、牺牲工人社保和国民生存环境等等,获得17%的增值税,或农民收入年增20%和70-80%的“农转工”就是最好的制度吗?

张五常所说的“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是基于“农民收入年增20%”和70-80%“农转工”这两个奇迹。如果证明了这“两个奇迹”都是张五常自己主观制造的,是不是可以肯定“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也是张五常自己主观制造的!不过张五常教授却不说是自己创造了“奇迹”,而是说“两个奇迹都是朱鎔基时期创造的!”

科斯百年之后张五常怎么办?

张五常教授说:“我这篇是为科斯一个人写的,他说好就好,说不好就不好。很多人给我评论说怎么修改,我说只要科斯满意,其他我一律不管,因为这不是写给你们看的。”

张五常教授40年前写了《佃农理论》一文,据说他的老师科斯打了高分,一举成名。此后,几乎没有见到张五常教授的学术成果,如果有什么成名之作的话,主要就是“演绎”如何指导邓小平和朱鎔基改革的“往事”。《佃农理论》笔者在大学时看了好几遍,说实在话,没有完全看懂,也没有明白《佃农理论》对指导中国改革的特别意义,所以敬佩张教授有学问,提到张五常教授就心存敬畏。

有人说,中国被称为经济学家的人,80%都不完全读懂了《佃农理论》或根本就没有看这本小册子。只是因为张五常教授说,他的老师科斯说《佃农理论》好,所以圈子内的经济学人见了张五常教授不得不打哆嗦。笔者不相信会这样,可是张五常教授斜躺着身子对吴敬琏说:《佃农理论》是写给科斯看的,“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也只是写给科斯看的,科斯说好就是好,科斯说不好就是不好,其他(y)我一律不管。在座聆听这话的茅于轼、张维迎等数十顶极经济学家们不打哆嗦都不行啊!非常遗憾,除张五常教授外,中国似乎没有第二人看见或听见科斯先生对张五常教授的文章说好或坏!既然张五常“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只是写给科斯看的,何必总是把科斯绑在身上到处狐假虎威呢?如果不是狐假虎威,又何必总是拿93岁的科斯老先生吓唬人呢?

科斯先生已经93岁了,当然希望科斯先生长命百岁。但科斯先生总有一天会升天的,不知道张五常教授在没有科斯先生后会如何“忽悠”?

两个奥运会,张五常教授给中国发了3块“大金牌”,实在是“太有才了”!张五常教授已经创造了奇迹,央视不让张五常教授替赵本山上春晚,党和政府不答应!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