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三十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2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



团长陈启亮带领队伍,一路上没有遭到鬼子的任何袭击顺利地向红花山方向撤退。

“这是打的什么仗?鬼子似乎早就知道了我们的企图,分明是等着我们的往口袋钻呀。”副团长气呼呼地边走边说。

“不知道国民党部队方面的情况如何。还好,我们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副团长话一说完,政委忍不住也说了起来。此时,陈启亮似乎在想什么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用耳朵听着。

“我说,你倒是说话呀,像个闷葫芦似的。”陈老虎见团长一直没有言语,有些着急了。

“要我说,国民党部队内部一定出现了奸细。”陈启亮一言既出把身边所有人的眼光吸引住了。疑惑地看着陈启亮。

“你们看我干什么?这不是明白着吗?”接着,陈启亮倒出了自己的想法。

“恩,有道理!分析的有道理!”政委和副团长不住地点头。

“按照你的分析,这下国民党部队一定遭受了鬼子沉重的打击,伤亡肯定不小。”政委说着摇摇头。

“这个该死的奸细,汉奸!查出来一定要把活剐了才解气!”陈老虎气愤地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就等着国民党方向传来消息吧。”陈启亮显得无奈。

“这打的什么仗!还没有摸着日军的屁股就被人打成这样,简直就是饭桶!”在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里,副总司令大发雷霆。

“副司令,您息怒。此次进攻日军失败不能完全怪罪张军,他已经受伤住进了医院。您派我前去探望张军的时候,一路上听见114师的官兵都对这件事感到有些蹊跷。他们一直认为内部一定出现了日军的奸细,是奸细出卖了我们的这次行动,这是造成国军此次失败的真正原因。因此,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必须严查奸细,防止再度发生此类事件。”经参谋这么一说副总司令的气小消了许多,一张由于气氛过度而变形的脸,这时平静了下来。然后,对着参谋点了点头。

“张副师长伤情如何?还有部队伤亡情况?”副总司令关心地问道。

“唉,张副师长的伤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胳膊被子弹击穿了,还好没有伤到骨头,休息几天就会好的。但此次损失较大,部队伤亡人数近一千余人,这可是惨痛的教训呀!”参谋说着,不免显露出悲伤的神情。

“要查,一定要查!必须查出个水落石出!决不能让日军的奸细混迹在国军的队伍中!”副总司令此时又发火了,抡起的拳头击的桌子上茶杯跌落地上摔了个粉碎。

没几天,副师长张军从师部医院出院了。他在住院医期间内一直再想是谁出卖了此次部队行动秘密。新四军内部是绝对不可能的,第三战区司令部也是不肯能的,因为司令部对于每次所采取的军事行动都是绝对保密的,除了制定计划的高级军官外,其他的人一律免谈。想来想去,张军认为还是本师内部出现了奸细,是汉奸所为。想好了这些,他准备向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将此事呈报之后,再行其事。

为了保密起见,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紧急约见张军到司令部来一趟。在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里的一间密室里,还是高参接待了张军副师长。见面之后俩人先是寒暄了一下,接着,高参对着张军的耳朵悄悄地说着些什么……

回到红花山驻地,陈启亮把自己栓在屋里不想见任何人。自参加新四军以来到现在,还从来还没有打过这样的窝囊仗。此次战斗新四军没有遭受损失,固然欣慰。但不难想象国民党部队一定损失严重,鬼子是把所有的精力和兵力攻击国民党部队了。可以想象当时战场上的情况,鬼子大炮呼啸的炮弹声,以及飞机扔下的炸弹声,多么的刺耳,多么的悲壮,战场又是何等的惨烈,这些都是可以想象的。可以猜想,如果鬼子把主要兵力和主攻方向转向我们,新四军又是怎样的情况呢?做为一名战场指挥员应该要把所有不可预测的事情都要想到,只有这样才能不至于被动挨打,才能取得战场上的主动权。躺在床上,陈启亮脑海里不停地想着,顿觉有些后怕,同时又有些自责。最后陈启亮发出一声感叹:“唉,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呀!”

这时,陈启亮听见门外有敲门声。

“是谁呀,我已经睡觉了。”陈启亮难得起床开门。

“是我呀,你开门呀,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陈启亮早就听出来了是政委张彪的声音,故意不想开门。但政委执意要进来也没办法,于是从床上起来打开了门。

“你这是怎么了?天还没黑就想睡觉了,是不是感觉很累,很疲劳?”一进门政委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我还是觉得这次配合国民党部队攻击鬼子失败的事情,感觉心里有些不好受。”之后,陈启亮把自己在这次战斗中的一些想法告诉了政委。

“好呀,你有这样的认识,并能从中总结一些经验教训出来,也不旺此行呀。”政委对陈启亮能够有这样的认识和想法感到非常的高兴。

“可以看出来,你是一个有心机,有智慧,有脑子,善于总结教训的优秀指挥员呀,我很是佩服!”

“你还是别夸奖我吧,要不然我会飘飘然的。”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现在还不知道国民党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呀?对了,我问你,你知道这次和我们新四军一起攻打鬼子的是那支部队吗?”

“我不知道,电报里也没提到国民党派出的是哪支部队。”

“我告诉你,就是张军的114师!哎呀,他们这次是损失惨重,张军在这次的战斗中也受了伤。”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份电报递给了陈启亮手里。接着说:“这是刚刚收到的司令部电报。电报中谈到了此次战斗,以及国民党部队方面的情况。司令部还提醒我们团密切注意鬼子的动向,时刻做好战斗准备。”看完电报内容,陈启亮下意识地说道:“这此战斗可把张军部队弄惨了。他现在是伤情如何?”陈启亮对张军还是有感情的。

“电报里虽然没有提到张军是受伤的情况,但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否则电报里会说的。”听政委这么一说,陈启亮放心地点点头。

“但愿如此,他可不能死!”这时,政委抬头看着陈启亮的眼睛,忽然笑了起来。

“诸位,这是刚刚从第三战区司令部调来的年轻人。”说着用手指向正在坐位上坐着的年轻军官。此时,这位年轻军官从坐位上站立起来,向在座的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身子笔直地坐了下来。

“刚才各位已经看清楚了,他被上面任命为我们团的参谋,姓刘,叫刘海。此次攻打日军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导致失败,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次的失败造成了我们团人员装备损失都很大,为此我感到痛心疾首,也很惭愧。此次的失败并不能表明我们没有战斗力,没有实力,相反我们会从这次的失败中总结教训,并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整旗鼓,以便来日再同日军决一死战。我相信;最终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属于国军的!”张军的话一说完,场上掌声四起。

“师座,说的好!我们一定会打败日军侵略军的,国军是不可战胜的!”此时,会场上有军官大声叫喊起来。

会议上,张军并没有说明这次失败的真正原因,因为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早地暴露自己的真正意图,而使内部的奸细有所警觉,从而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师座,通过这短时间对团部每一个的细心观察,我发现团里王参谋有涉嫌奸细的重大嫌疑。”在团部的一间密室里,新来的刘参谋向副师长张军作了汇报。这位新来的团参谋,是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高参推荐来专门侦破此次涉嫌作战中其内部通敌出卖情报的一名高级侦查员。他就是刘海,现今的刘参谋。

别看刘参谋非常年轻,但他是一位出了名的侦察反谍高手,他曾经为国民党各内部除去了不少的通敌汉奸,并为此立下了赫赫战功。每个人只要经过他的眼神观察,以及几次的交谈,他就能准确判断出这个人的本性来,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他的锐利眼光。

“你说什么?”此时,张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参谋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部下,并且与我还是同乡,他怎么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张军还是无法相信。

“信不信由你,但我说的是事实!”刘参谋坚持自己的判断。

“你有什么证据吗?”

“现在没有,但我会找到的。”

“那好,等你掌握了确实的证据再说也不迟。”

“那当然!但从现在起,你表面上还要保持与过去一样的态度,不能流露出丝毫的破绽。”

“恩,我知道了。”张军轻轻地点点头。

因为都在团部工作,王参谋自然和张军经常打交道,因为是同乡的缘故,俩人私下得感情也很深。张军记得曾有一次对日军作战中,由于他的掩护才使自己脱身,逃过一劫。对此,张军对王参谋心存感激,也非常器重王参谋。几次有意想提拔王参谋,令张军没有想到的是竟然都被他一口拒绝了。这使得张军对他刮目相看,并从心里感到佩服。

又过来一段时间。一天夜里,刘海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张军家里。卫兵敲门报告说,刘参谋有紧急事情求见。这么晚了他有什么紧急事情找我呢?脑子忽然一想,对!一定有急事,否则他是不会轻易上门的,于是匆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刘参谋,有何急事找我?”张军显得有些疲倦。

“报告师座,我发现重要的线索,必须立即将此人逮捕愈加审讯。”刘参谋神秘地说道。

“你是说逮捕谁?”最后,刘参谋把自己所看的一切告诉了张军。

“好!立即逮捕!”张军满口答应。

师部的地下审讯室里,一名中年男子瘫坐在椅子上手已经被拷了起来。刘参谋站在此人的对面,身边还站立着二名打手。

“你知道,我今天抓你过来是为什么事情吗?”刘参谋开始审讯起来。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此人开口说道,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

“好!我再问你,你是干什么的?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是附近村上的农民,我喜欢喝酒,经常到这里喝酒。”

“既然你说是农民,那我问你;稻子,小麦,玉米…..是什么季节种植?”快说!

“这….稻子好像是……”

“不知道了吧,快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说着从口里掏出一张相片丢在地上。

此人低下腰从地上捡起照片一看,脸顿时白了,额头上的汗渗了出来。接着,此人老老实实地交待了自己就是一名汉奸,同时交待了自己伙同王参谋通敌泄露军事情报的所有事实。

果不出所料,王参谋就是鬼子派过来的奸细,是人们痛恨的汉奸!

至于何时成为奸细和汉奸。经此人交待;王参谋在掩护张军的时候被鬼子抓住了,最后经不住鬼子的严刑拷打,答应为鬼子做事。之后被鬼子放了回来。此次,攻打鬼子计划的泄露,就是这个家伙给鬼子送的情报,因而导致了失败。

“立即逮捕王参谋!”听完此人的交待后,张军怒火冲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