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腾讯网上看到一则短讯,有民俗专家大声呼吁:现在的仲秋节快变成吃“月饼节”了,提议大家以后过仲秋,不仅要赏月,还要拜月、祭月、娱月,还要吟诗作赋来歌咏月亮。

专家就是专家,毕竟是高瓯建翎的“砖家”,站得高,望得远,永远处于社会的最前沿,紧紧把握着时代的脉搏。捍卫民族的瑰宝,保护民俗文化,确实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远的不说,近在眼前,韩国人就打肿脸充胖子,大庭广众之下采取“拿来主义”, 堂而皇之地把“端午节”成功申办为自己的文化遗产。前不久又冒出考究出孙中山其实有韩国血统的消息,惹得广大爱国网友义愤填膺,除了口水四溅外还差一点老拳相向,事后证明这是一条杜馔出来的假新闻,凭空让大家虚惊了一场。不过这也给我们提了个醒,不但要做到亡羊补牢,更要防微杜渐,不然的话可能由于我们的一个疏忽和不小心,人家就会当仁不让,事到最后茶壶里煮饺子,有苦难言。专家的建议不仅一针见血,而且适逢其时。

临风而吟,对月而歌,实在是一件最美妙不过的事情。每到佳节倍思亲,苏子的一曲“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寄托了人类最美好的理想,并为我们描绘了天上人间的盛世景象,留下了无尽的缠绵和畅想,这也是我们永远向往和追求的幸福生活。但也不要忘了,诗人同时也发出了“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感叹,全民拜月娱月,这个设想既动听又感人,一旦实现在提高国民素质、构建和谐社会方面功不可没,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何乐而不为呢?但依愚之见,这是画饼充饥,水中捞月,离题十万八千里。

人之所以与动物有所区别,那就是动物只能生活在一个物质世界里,而人能同时生活在物质与精神的双重世界里,这也使人从此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人。可人的第一需求还是物质层面上的,满足了这个基本才会有更高层次的需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活着决不是为了吃饭。放眼宇内,芸芸人生,每天象蚂蚁一样四处奔波着,无不是首先为了填饱肚皮,手中有粮,心中莫慌嘛。从去年到今年,食品价格指数一路攀升,工薪一族每月也挣不了多少猪肉钱。逢年过节,八月十五,与家人团聚在一起,吃上几块月饼,其乐融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何况现在的月饼价格不菲,我老婆就对俺悄悄说,仲秋节这一天我们不买月饼,等过了节月饼大降价,再包你一次吃个够。我听后虽然心里一千个不乐意,但还是苦笑点头答应了,谁让咱不是腕也不款呢。

说句大家不中听的话,我本人对过年过节,是既喜又忧。喜的是,一年辛苦到头,过节时能关起门来轻松几天,也也符合“有钱人出门旅游,没钱人在家憋牛”的规律。忧的是,平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逢年过节更要突击消费花钱,为的是图个喜庆气氛,最低也要保障孩子们的开心啊。还有更深层面上的,咱在单位是个老实人,平时就不能亲密地团结在领导的周围,可无论如何,逢年过节的关键时候,说什么也得给领导表示一下心意,感谢他老人家对我无微不至的体帖与关怀。这还是预算内开支,还有预算外的,象儿子总也嚷嚷着要给他们老师略表寸心。仅这送礼一项,也是一笔让人愁眉苦脸的开支。这几年每到仲秋,在超市里瞎逛悠,目睹柜台上摆满了琳朗满目的、种类繁多的天价“黄金月饼”,我就时时打心眼里给自己提个醒儿:那不是给咱寻常百姓享用品尝的!

欲望是痛苦的根源,人到中年的我也力求做到淡泊明志,内心平淡如水。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除了青灯古佛对镜自怜外,偶尔也曾步入阳台,倚窗而立,尝试着学习一下古人,与月亮上的嫦娥或吴刚展开面对面地交流,与心灵上的对话。但很可惜,天空黑乎乎的一团,除了四面林立的钢筋水泥的丛林,哪里还寻觅到一点月亮女神的影子?这时的我每每怅然,自打人类从农耕文明踏入到商业文明后,花前月下和田园牧歌式的日子已渐行渐远了。

无论何种形式,都扎根于其生存的物质基础。形式主义治标不治本,一味地追求形式主义只能害人害已害死人。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民国可爱的蒋先生大概因为皈依了基督的原因,从自身做起在全国范围内倡导开展了一场“新生活运动”,说是新生活,其实复古主义的成分居更多。这场虎头蛇尾的作秀,不久就被炮火的吼声撕碎而无影无踪。共和国成立后的那个特殊年月,为了易风易俗,在全国各地也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除旧布新运动,农村的老头老太太天天也在背颂诗歌(当然是与时俱进的新体诗),且能做到出口成章,现在回头看看无非是一场活话剧。前几年,也有专家在报纸上鼓吹“道德治国论”,最后也是无疾而终。

舍本逐末的东西,徒有其表的东西,只能是空中楼阁,它的作用只是增添一些热闹,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仲秋之际,全民吟诗作赋,也是一件阳春白雪的纯美事情,也许只能在专家与精英的上层圈子搭建一所象牙塔,而群众更多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专家,你的想法很美好,是不是有点太天真了?这年头,而我们正呼唤着返朴归真呢!


本文内容于 2008-9-15 12:04:00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