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韩国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韩国为有日本这样的邻国而悲哀。那么,韩国自己又是怎样一个国家呢?由于长期局限于小小的朝鲜半岛南部,韩国人逐渐养成了极端和偏执地看待自己与世界的地痞流氓式性格。二十世纪下半叶,随着在美国的庇护下经济得到了很大发展,那种小人得志后的张狂伴随井底之蛙式的思想境界恶性膨胀,使他们完全失去了自我控制能力,根本不知天高地厚,犹如正在发癫的**人。为了满足自己意淫的需要,他们疯狂地编造和篡改历史,根本不管由此会给周边地国家带来伤害,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蛮横态度对待别人的劝告和批评。近三十年来的表现充分说明,韩国人正快速地沦为人类垃圾。下面是不同时期韩国官方或有影响地学术团体向韩国人民灌输的“韩国历史”,看看他们厚颜无耻到了什么程度。

1.为了显示“大韩民族”的“伟大”,毫无廉耻地漫天吹嘘,其牛皮比我国大跃进时期亩产十万斤粮食吹得还要大

请看韩国国家级电视台KBS曾播出的一部记录片,其中讲述的主要内容为:

(1).韩国的历史接近10000年,从公元前7197年的桓国开始;

(2). 韩国人的祖先九黎(就是后面说的蚩尤)是从公元前3898年建国的;

(3). 韩国祖先桓国的领土包括整个中国、整个东南亚、整个日本、大半个俄罗斯、部分印度和中东两河流域,苏美尔人、古巴比伦人的祖先是韩国人,中国人、日本人的祖先是韩国人,蒙古人、斯拉夫人的祖先是韩国人;

(4). 古朝鲜(檀君朝鲜)的人口有1.8亿(公元前2333年)。

也许有人会好奇地追问,他们敢如此吹牛总得有些根据吧?说出来就恨不得煽他们几记耳光。其一,蚩尤是他们的祖先,而蚩尤“打败”了黄帝,因此整个中国都曾属于韩国的;其二,韩国自古渔业发达,日本人一定是韩国渔民的后裔;其三,蒙古人也是韩国人的后裔,成吉思汗曾统治过欧亚大陆,因此韩国人也就“顺理成章”地统治过欧亚大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就都是韩国人的后裔。

2.根本不管国际上对文明史认定的通行标准,以现代技术结合文献拼凑和神话传说形成历史

应该说韩国人还是十分重视考古的,只可惜在他们那片土地上没多少文物可供发掘,怎么办?为了自慰的需要,他们不惜掘开神圣的檀君陵,通过C13技术测定从中拿出来的不知是不是人骨的年份,以此作为“大韩民族”文明史的证据(按此逻辑,从北京人头盖骨的年份,是不是说中华民族的文明史有五十多万年?笑话!)。然后从以汉字书写的为数不多的与古朝鲜有关文献中拼命找蛛丝马迹,再对中国历来的文献进行断章取义地拼接,从而形成所谓的韩国古代史。翻开韩国史不难发现,尽管他们将自己的文明史推到了近万年,但2500-4000年的历史几乎是空白就足以说明此点。为了摆脱不了的古韩国文明史其实是中华文明一部分的“阴影”,他们干脆说汉字是韩国人发明的。由于上古时期的文明演化史很大程度靠的是神话传说,他们也就干脆认定中国的神话源自韩国,同时又指定中国的夏朝是韩国人建立的。显然,为了满足自慰式的韩国史需要,他们真可谓费尽了心机。

3.“发掘平壤市江东邑的檀君陵,证明檀君的遗骨是距今至少有5011年”。这就是韩国人说他们的文明史至少有五千年的所谓“根据”

檀君是谁?檀君被当今的韩国和朝鲜共同认定的开国始祖,在韩国和朝鲜人民心目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正如韩国学者所说:“檀君神话是我们民族创造的最根本之神话,其中包含着韩民族超越的宇宙观、人学观、历史观、宗教观、国家观、伦理观之象征。”这一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所谓“檀君建国史”仅见于13世纪末(也就相当于我国的元朝末期)的高丽僧人一然编写的《三国遗事》中。不难推想,既然用汉字书写,肯定熟知中国的传说与神话,而且在当时高度发达的汉文化影响下随便编排神话故事难道不是非常容易的事?将此子虚乌有的“檀君神话”升格为历史也就罢了,居然还去发掘平壤市江东邑的檀君陵,以“证明”檀君的遗骨是距今至少有5011年。请问,在没有确切文字记载(仅仅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口头传说)就能确定“檀君陵”埋的就是檀君吗?这里所谓的“证明”无非是C13测年技术,他们居然准确到5011年,真是天下奇闻。考虑到韩国人历来善于做假的特点,我们还可以合理的质疑“遗骨”的确切来源和测定方法的科学性,可惜韩国人可不管这些,他们只管自己满足就行了。

4.将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之一蚩尤强抢为他们的始祖,并颠倒黑白地说中华民族发端于“大韩民族”

这里提到了多个人名,都与《三国遗事》中的一段神话有关,原文为:“晋有桓因(谓帝释也)庶子桓雄,数意天下,贪求人世,父知子意,下视三危太伯,可以弘益人间,乃授天符印三个,遣往理之,雄率徒三千降于太伯山顶(即太伯今妙香山)神檀树下,谓之神市,是谓桓雄天王也,将风伯雨师云师,而主谷主命主病主刑主善恶,凡主人间三百六十余事,在世理化。时有一熊一虎同穴而居,常祈神雄,愿化为人。时神遗灵艾一炷,蒜二十枚,曰:尔辈食之,不见日光百日,便得人形。熊虎得而食之忌三七日,熊得女身,虎不能忌,而不得人身,熊女者无与为婚,故每于檀树下,咒愿有孕,雄乃假化而婚之,孕生子,号曰坛君王俭。”

古籍中的蚩尤是“九黎之民”的领袖。当黄帝部落在涿鹿之战中彻底击溃了蚩尤和夸父族的联军后,蚩尤部落的大部分向西迁移成为秦人的祖先或向南迁移与苗蛮融合,还有一少部分流散到现在的朝鲜半岛,从而成为朝鲜半岛的最原始先民。因此,韩国人将蚩尤作为他们的始祖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问题是他们将蚩尤与中华民族割裂开,认定蚩尤只是他们的始祖,至于在中国土地上繁衍的蚩尤后人,那是从韩国迁移过来的,是不是本末倒置?其实,当今韩国人是由两部分人融合而成,除了蚩尤的后裔外,大部分是秦灭楚时楚国的罗氏、卢氏苗裔渡海逃难而去的(韩国不少于十处的地名与湖北境内地名相同就是明证,韩国人过端午节也是因为如此)。显然,韩国人其实就是不折不扣的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这才是正确的历史态度。

为了切实将蚩尤独占,他们毫无根据地将蚩尤指定为《三国遗事》中的桓雄,同时给蚩尤也安上天王的头衔,而且颠倒黑白地让蚩尤战胜轩辕黄帝,从而以显示他“大韩民族”比中华民族高贵,其无耻的丑恶嘴脸袒露得一览无余。

5.根本不顾铁证如山的中国历史,恬不知耻地认定孔子是韩国人

且看他们是怎样“论证”孔子是韩国人的。韩国民族史研究会(官方机构)的“研究成果”指出,从公元前7197年桓国开始,经过九黎、檀君朝鲜,一直到中国的元朝前,山东半岛一直在韩国人的统治下,所以孔子当然应该是韩国人。另一种说法是,朝鲜半岛最早建立政权的是商朝贵族箕子。箕子是商朝纣王的亲戚,西周武王伐纣。箕子不愿意接受西周统治。于是率领5000名商朝人逃跑到朝鲜半岛和辽东半岛,建立了政治难民国家—箕子朝鲜。而商朝大部分人都留在了中国,分布在西周封建的宋卫等多个国家。宋国的第一个国君就是箕子的亲戚—微子。孔子是宋国贵族后代,当然也就是韩国祖宗箕子的后代了。

6.编造蔡伦家族的韩国来源,从而无耻地认定“韩国是印刷术的起源国”

韩国<<朝鲜日报>>2006年10月24日发表了韩国古代社会发展研究会李泽宗等学者历时数年的学术调查表明,一致认为草纸是韩国人首先发明的,经过仔细的论证,对照古朝鲜出土的文献资料看上,可以清楚地表明,韩国先民有蔡氏一支于渡过来辽东半岛,来往于高句丽于汉朝之间,经营高丽参生意,后因高句丽地震,人参被高丽君子控制,蔡氏一族不得于举迁定居于汉朝的湖南地区,造纸术的发明者和编造者蔡伦即是高句丽蔡氏族人后裔,继而恬不知耻地于2006年10月在德国举办“韩国是印刷术的起源国”展览。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古代朝鲜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文字,汉字也是楚国人逃难时带过去的。如果没有中国的文献记载,韩国人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古代中国周边的许多民族如蒙古族、维吾尔族、藏族等,除了口头传说,根本就没有确切的古历史记载)。也就是说,他们连统治者的历史都没有,怎么会有普通老百姓活动的所谓“记载”?而且还是“蔡氏一支”,而这“蔡氏一支”居然就是蔡伦家族,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对于如此荒唐逻辑,他们还“一致认为”是真的,真怀疑当今的韩国人都成了一群疯狗!

7.围绕“高句丽”的归属问题大做文章,改变其事实上从汉朝到唐朝的地方割据政权性质,以强化中国侵占韩国领土的意识

高句丽政权存在于东汉到唐朝初期。在此之前,汉武帝曾设四个郡;唐朝时被唐高宗的大将李勣所灭,分其境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并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以统之。后来独立建国(实际上仍是中国的属国)的朝鲜与高句丽政权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正如沈阳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孙进所言:“高句丽是中国的历史,因为高句丽的主体发生在中国,直至今天,原高句丽2/3的领土都在中国,而在当时3/4的高句丽居民都归顺了中国”。可韩国人根本不管真实的历史,他们将高句丽政权武断地纳入他们地历史,并将高句丽的开创者朱蒙树为民族英雄,继而将与之有一定关系的所谓“间岛”(河图们江以北,海兰江以南的中国延边朝鲜族聚居地区)强说成是他们的领土。1991年1月,韩国的大报《朝鲜日报》刊登的史学家赵活的文章《间岛是我国的领土,应努力收复》。他们还贪心不足,甚至说韩国的领土应包括今天的中国北京,一直南达中国浙江的绍兴,真是岂有此理!

8.利用当代的一切可能手段先造成假象,然后反过来编造历史

众所周知,韩国的国旗是太极八卦旗,可太极八卦却是中国的老祖宗流下来的遗产。在轰动一时的韩剧《大长今》中有制作豆浆的画面,韩国的相关企业因此就声称豆浆是韩国人所发明,并将其列为“韩国国饮”。在新版韩国万元纸币上,赫然印着中国古代天文仪器“浑天仪”,韩国银行前发行局局长金斗经对此解释说: 韩国拥有“独创”的浑天表,但“浑天表的箱体型设计与货币图案显得格格不入,因此,我们退而求其次,选择浑天仪作为货币图案。”韩国央行总裁李成太在发行仪式上致贺词说,新币提高了安全性、缩小了纸币大小,还采用了科学、艺术领域具有历史意义的图案,在文化方面提升了自豪感。我们不禁要问,这是谁的“历史”?中国的文化与科学遗产怎么会提升你韩国的“自豪感”?很明显,他们这么做又在制造假象,下一步一定会认定浑天仪是韩国人发明的。

9.“汉城”改“汉城”,想摆脱中国的影响却在做着数典忘祖的勾当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韩举行建交谈判时,韩国向中方提出,两国建交后,中方不能再继续使用“汉城”这个称呼。理由是,汉城的名字是中国古代的叫法,是中国人给起的,是殖民主义、霸权的产物。建交后,中方必须改称汉城为韩国人起的名字,应叫SEOUL。中方表示,汉城的名字由来以久,历史上韩国人也这么叫,一旦叫中方改称SEOUL,中国的史籍、尤其是教科书和地图等的改正,牵扯的面儿太多,实际实行起来困难重重。但韩国人就是不肯答应,两国的建交谈判就僵在这儿。这个问题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呢?说来好笑,为打开局面,中国的学者开始查找历史书,结果发现,SEOUL也是中国给起的,其历史比汉城的叫法还要早,中国史书里用的是“苏坞”,也就是“首府”的意思,和SEOUL的发音极其相似。面对史实,韩国人这才哑口无言,只好接受中方汉城的叫法。

但韩国人一直不死心,最后终于实现了他们的“美梦”。他们还不过瘾,还要将汉江改为“韩江”。殊不知,他们这是在数典忘祖。事实上,“汉城”之名是他们自己的祖先提出来的。14-15世纪,高丽政权更迭,李成桂为首的豪族势力取代了王氏高丽,建立了新兴的王朝。根据新王朝的要求和明朝皇帝的认可,新兴的王朝使用了古代半岛上第一个成型国家的名字——朝鲜,意思是“朝日鲜明之地”。1392年李氏朝鲜王朝建立,1394年即迁都至当时称为扬州的地方。为了表示对于中原汉王朝(不是汉朝)的仰慕,李成桂上书朱元璋后将扬州改名为“汉城”,即英语的“hansung”。由于汉城位于汉江北岸,根据“河北为阳”的风水道理,这座城市又被成为“汉阳”。

由此不难看出,要改“汉城”就应改“朝鲜”、“高丽”、“江陵”等等称谓,更重要的是韩国人全部使用的是汉姓,是不是都要改?如此下去,相信韩国人都会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自己到底是谁!

10.将中医篡改为韩医,并捏造历史以寻找依据。

韩国人根本就不认为韩医和中医有什么联系,他们认为韩医是伟大的韩国的祖先们智慧的 结晶,是神话中的医圣流传下来的。而所谓的医圣其实就是中国人都知道的尝百草的神农氏,因为据近年来韩国学者的“考证”,蚩尤是他们的祖先,而蚩尤又是神农氏的后代,因此神农氏就是高丽人。甚至后世的李时珍也是高丽人,至于他们是怎么“考证”的,只要看看他们认定蔡伦是韩国人就知道了,实在是不堪在说了!

正因为有了这些不知羞耻的“考证”,韩国人就大言不惭地把中医、针灸、《 本草纲目》都当作自己的文化遗产了,于是就有了2006年10月韩国拟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的闹剧。

在韩国,你要是和他们说“神农氏是华夏民族的祖先”、“李时珍一辈子都没到过朝鲜半岛”,他们会觉得你看不起他们是在侮辱他们的传统文化。真不知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毫无廉耻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