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行的列车

难道是我厌倦了青黛的山影么?否则我怎么会在北行的列车上?

一直就想离开,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冲出群山的包围,目标指向平原——向北,一直向北。

选择在午夜离开,没有缠绵,没有唠叨。对一个背叛者而言,他喜欢夜晚,喜欢黑暗,在黑色的掩饰下,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做他想做的事,而在别人看来象是虚无的梦。于是,一个背叛者在他人的梦境中离开了。一声划破夜空的汽笛搅动了原本停滞的空气,却没有惊醒人们的梦。梦都是美丽的,抑或在别人的梦中没有汽笛,抑或在别人的梦中他没有离开,抑或在别人的梦中根本就没有他。有他无他梦都是美丽的,因为他不是梦的主角,从平静流淌的夜色可以看出人们都做着美梦,噩梦总是让人感到喘息急促而心不平静。于是,一个背叛者在他人的美梦中离开了。


午夜的站台保持着固有的宁静,浑黄的灯光并不刺眼,站外的景物一成不变地呈现出灰色,单调得让人觉得好象时间都已经冰冻凝固不再转动,疲惫的候车厅里装着些静默的旅行者,虽然他们在等同一趟列车,却走着不同的路,于是彼此之间不需要了解什么。他们只是静默地坐着,有的干脆躺着,毕竟车还没有来。

寂静的午夜,我们还能做些什么?难道只剩下回忆了么?猛然间发现,自己将背离绵绵群山而去,远离曾经熟悉的一切,一种未名的情愫生长了。或许需要一支笔记录些什么——

记录雨。那是南方的雨,下得缠绵、纤细、温柔、持久;象南方少女的爱,羞羞答答、多情、含蓄;使人想起洞箫牧歌、春花秋月。最妙的是戴着小斗笠,赤脚踩过长满青草的田塍,领略那牵丝长脚雨的恩泽,享受那份只有雨趣而无淋漓之感的温馨。

记录落日。那是丘陵落日,那地势的曲线是多层的,颜色一一过渡,从青翠到浓绿,从浓绿到黛青,而最近一处一派乳白,那是盆地特有的雾霭。然后似乎一下子静了一阵,太阳就下来了:红得很温和,柔软得象泡过水,让人无端想起少女的红唇。有时候如带的云霞绕在她的腰际;有时候罗缎般的黄梅树成了她的托盘;如缕的炊烟飘进去,化掉了。

候车厅里的铃声把我唤回茫茫夜色中,心情忽然象断臂的衣袖,里面盛着的是一片空荡。如今桃花依旧,人面已去,独余我孑孑茕立孤身北去,无端想起荆轲,易水高歌岂我能堪?


列车迅速地钻进了一片黑暗之中,耳畔响起了呼啸的山风和隧道里单调的闷响,此刻我才听出那飞快流逝的光阴。曾经的一切都被群山包围着,紧紧地包围着,山与山之间只留出一道缝,现代文明的工具就迫不及待地挤了过去。

是跋涉,还是逃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