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特工 生死特工 第一部分 壹:引子

左绍忠 收藏 19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9/[/size][/URL] 每一道铁门都有荷枪实弹的门卫戒严,他们的面目冷酷。不管你是小混混还是大流氓,是高深莫测的侠客还是默默无闻的小生,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士兵还是将军,只要你能够萧洒自如地走进那三道铁门进入一间铜墙铁壁的小屋,你就是高手中的高手!你能够从那三道铁门里走出来,你就是英雄中的英雄! 但是请你记住,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9/


每一道铁门都有荷枪实弹的门卫戒严,他们的面目冷酷。不管你是小混混还是大流氓,是高深莫测的侠客还是默默无闻的小生,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士兵还是将军,只要你能够萧洒自如地走进那三道铁门进入一间铜墙铁壁的小屋,你就是高手中的高手!你能够从那三道铁门里走出来,你就是英雄中的英雄!


但是请你记住,进入每一道铁门时请不要看门卫的脸,更不要看门卫的眼,否则你会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到恐怖,从他们的目光里看到死亡!然后,你有可能会打退堂鼓,再也无法前进,前进,再前进!


走进第一道铁门,里面有光亮,并且温暖如春,脚步声踏得很重,也很响,四壁回荡着空洞洞的声音。走进第二道铁门,里面光亮减弱,开始变得有些冷,脚步声踏得很重,却不怎么响,四壁只有隐隐约约的“啪哒,啪哒”声。走进第三道铁门,里面漆黑一团,变得更加冷,脚步声踏得很重,却悄然无声。


穿过三道铁门的通道,再走进一间铜墙铁壁的小屋,除了屋顶有一柱强烈的冷光直射下来,白花花地罩住屋中央的地板之外,四周依然黑漆漆的,冷得如困冰箱。


站在屋中央的光圈里,你看不见对方,对方却看得见你。你刚踏进光圈,对方就向你传来严肃的问话,而且与你交谈的时间只有一分钟,多一秒钟也不行!若是你能让对方多谈一秒钟,你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代号雄鹰的生死特工走进小屋,刚站在屋中央的光圈里,对方立即严肃地说:“请你把生死特工的意义简略地讲述一遍。”


雄鹰朗朗地回答:“生死特工无论是生是死,一切服从组织安排!无论是被我方还是被敌方误解或者杀害,都无怨无悔,一切以大局为重!”


对方说:“很好!你潜入日军内部这三年来,给我军提供了很多可靠情报,上级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以后你不能亲自冒险到这儿来了,还是按照老方法将情报送出来吧。”


雄鹰点了点头。对方说:“这次你以回家探亲为由冒险前来见我,难免会引起日军注意,你尽快回到日军部队里去。一分钟时间到了,你出去吧!我们生死特工的任务就像你即将走向那三道铁门一样,走得出去就是光明,走不出去就是黑暗!就是死亡!”


雄鹰离开小屋,从一道一道的铁门走出去,与进来时唯一有变化的,是他走出每一道铁门的通道,都有不可预知的流光飞舞而来,那是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刀剑,没有过人的本领就别想活着出去!雄鹰使出绝招,终于撞出三道铁门的通道,瞬间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雄鹰走后,代号白狼的生死特工雷帅来了。雷帅真是与众不同,他每走进一道铁门,都要冷冷地望一眼左边的门卫,又冷冷地望一眼右边的门卫!尽管他从门卫的表情中看到了恐怖,从门卫的目光里看到了死亡,他也没有退缩,而是义不容辞地往前直走,直走,再直走!然后雄心勃勃地迈进那间铜墙铁壁的小屋!


雷帅以标准的军人步伐“啪”地双腿并拢,直挺挺地站在屋中央的光圈里。紧接着,黑暗中飘过来严肃的声音:“请你把生死特工的意义简略地讲述一遍。”


雷帅朗朗地回答:“生死特工无论是生是死,一切服从组织安排!无论是被我方还是被敌方误解或者杀害,都无怨无悔,一切以大局为重!”


对方赞赏地说:“很好!很好!谁会想到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雷大侦探是我们的生死特工?”


雷帅也诡秘地微笑。对方想了想说:“港城林公馆出了一件奇怪的凶杀案!——林振松的姨太太六天前被人暗杀,我们通过山猫和那位以前与你单线联系的夜莺得知,你那位在港城警察局当局长的老同学马树民已经赶往上海,打算请你去协助他侦破此案。由于林振松暗中给过我们一批药物和枪支,他太太被人暗杀,我们怀疑其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次你的任务就是借助马树民请你去破案的机会,尽快找出凶手,然后查出凶手的作案动机。”


雷帅点了点头。对方说:“夜莺和山猫都在港城,这次任务,他们会在暗中助你一臂之力!马树民即将到上海了,你马上回去等他。好了,一分钟时间到了,你走吧!我们生死特工的任务就像你即将走向那三道铁门一样,走得出去就是光明,走不出去就是黑暗!就是死亡!”


雷帅没有马上离开,并且勇敢地问对方是谁。对方迅速地想了想,轻笑道:“对你而言,我和你一样是个生死特工,对别人而言,我不是生死特工!好了,你可以走了。”


雷帅站着不动。对方显然不高兴了,他已经用沉闷得刺耳的哼哼声发出警告!雷帅不管,仍然固执地说:“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对方埋怨雷帅与平时扮若两人,于是严肃地说:“做侦探的人就是喜欢刨根问底,婆婆妈妈!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你问吧!”


雷帅直言不讳地问:“既然你也是生死特工,为什么不能让我见你一面?还有那位与我单线联系的夜莺是谁?为什么她每次与我见面都化装成老太婆?更令我不解的是,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山猫来了?山猫是谁?我们都是组织里的人,为什么还搞得如此神秘?”


对方哈哈大笑,声音有如滚滚春雷。对方说:“你一口气问了六个问题,已经超出范围,我只能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组织上这么做,全是为了每位生死特工的安全。”


雷帅耸了耸肩,也哈哈大笑,他的笑声里有春岚夏瀑,秋云冬雪;有刀光剑影,血花飞舞;有温暖凄凉,痛苦死亡!


对方想不通而又赞赏地说:“奇怪,我竟然破例和你多谈了一分钟!你真了不起!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希望!我坚信,有我们一起努力,侵华日军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无条件投降,并且受到国际法庭最庄严的审判!”


“我也坚信!”雷帅突然一脸严肃地回答,然后轻而易举地撞过了那三道暗藏杀机的鬼门关。


回家路上,雷帅穿过一条偏僻街道,街面上的铺路石油光滑亮,两旁堵塞的臭水沟里淤积着污秽,到处散发着怪怪的气味。这是全上海最令人厌恶的一个角落,悲惨﹑贫穷﹑绝望和犯罪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条街道有很多妓院,雷帅看见两旁各种类型﹑不同年龄的妓女在龟爪的监视下,站立于妓院门口卖弄风骚,华丽的衣裙包裹着一具具肮脏的灵魂,她们脸上白脂红粉,有些尚未发育成熟就学会了搔首弄姿勾引过往顾客。


一位大学生模样的漂亮女子朝着雷帅迎面走来。稍近,她的身子往前倾斜,仿佛不小心踢在了什么绊脚石上,等雷帅即将与她擦肩而过时,她往雷帅这边一歪,然后“哎哟,哎哟”地蹲在地上。


雷帅转过身来,以为她扭了脚脖子,便弯腰伸出双手去扶她。就在雷帅把她扶站起来时,她又“哎哟”一声歪倒在雷帅的怀里,浑身软绵绵的再也直不起腰。一股淡淡的香味从她那丰腴匀称的身上温馨地散发出来,雷帅的心莫名地急跳。


美人在怀,面对面地紧紧相贴,雷帅顿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为了让自己摆脱胡思乱想,雷帅心慌慌地把女子扶起来站好,问她伤得重不重。女子仰起羞红的面孔,脸上那抹笑容正荡着柔情蜜意。她说:“哥哥,我的脚好好痛哟,你能不能扶我到路旁那株树下去?”


雷帅见女子唇红齿白,羞中含笑,双眸秋波闪闪,显得妩媚动人,心想这女子不会是狐狸精吧?发现女子胸腹富有弹性的肉已经热烘烘地紧压在自己身上,雷帅心慌慌地扭头望了路旁那株风景树和树下的一张石凳,然后把她扶到树下的石凳去坐好。


树上花开旺盛,摇动着七分喜悦。女子兴味地仰起脸,头上那些悠悠然飘下来的花瓣落在她的发间,唇旁,颈际;有些还从她领口的微开处滑进去,粘在她饱满圆润的乳峰上端。雷帅窥视她时,脑海又情不自禁地滔滔滚滚,心里奇趣甜美,暗中说出一个妙字。


女子发现雷帅目光异样,也用一双痴情的目光剜割着他,咯咯地笑着问:“哥哥,我脸上又没有花,你干吗盯得人家心儿痒痒?”


雷帅逢场作戏地笑道:“你本来就是一朵羡煞人的花,有莲花的脱俗,桂花的芳香,兰花的高贵,牡丹的典雅,桃红的娇媚!”


“哥哥,你这么懂得讨好女人,这次你去港城,肯定要走桃花运了。”女子咯咯地笑。想了想又认真地说,“雷探长,领导忘了件事,说他根据夜莺提供的情报,得知林振松与重庆军统局戴老板是好朋友。领导估计这件事对你侦破林公馆凶杀案有帮助,便叫我抄近路赶来给你讲一声。好了,你回家吧,说不定港城警察局局长马树民已经来到上海了。”


说完,漂亮女子竟然完好无伤地站起来迈开了脚步。雷帅很惊讶,这才明白她扭伤脚是装出来的!这丫头片子,难道也是生死特工?盯着女子苗条丰满的窈窕背影,尤其是她的衣裙晃来晃去,随着裙角飞扬,白花花地荡着小腿上肉的热香,雷帅顿然觉得她是这世上最完美的艺术。雷帅禁不住暗中赞叹,觉得他们的组织太神秘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