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襄汾官员亲商不亲民

到13日19时,山西襄汾“9·8”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已造成254人死亡、34人受伤,为今年以来中国死亡人数最多的一起安全生产事故。14日,孟学农辞去山西省省长职务,副省长张建民被免职。


连日来,新华社记者在事故现场遇到许多官员、搜救人员以及遇难者家属。提起这场惨剧,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是天灾,这是人祸!”


“悬湖”垮坝 祸从天降


14日中午,30岁的云合村村民李登峰在农田的新坟前送别了妻子赵冬香。8日早上,赵冬香对丈夫说,想到市场买些菜和肉,预备八月十五过节。听说垮坝了,正在附近山上打工的李登峰,立即往现场疯跑。等到了跟前,只见淤泥已经吞没房子、树木、车辆……哪有妻子的影子。


李登峰新盖的三间屋里还没来得及搬进家具。在地上玩耍的四岁半儿子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永远失去了母亲。


8日早上7时50分左右,违法生产的山西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尾矿库突然溃坝。约20万立方米混杂着矿渣的泥水从100多米的半山腰狂泻而下,顷刻间吞没了1.5公里长、数百米宽的地带,其中包括新塔矿业公司办公楼、部分民居和一个乡村集市。


“顶了十多年的"悬湖",还是垮了……”一位幸存者喃喃自语。


事发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示,采取一切有效措施,全力组织抢险救援和伤员救治,认真负责地做好善后工作,彻底查明事故原因,依法追究责任。


受温家宝总理委托,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率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赶到溃坝事故现场,指导抢险救援和善后工作。国务院还成立调查组,彻查此次溃坝事故。


违法生产 打击不力


事故调查组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表明,这起特别重大责任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新塔矿业公司长期违法生产、尾矿库超储导致溃坝。


“只讲生产、不讲安全,只讲效益、不讲安全,只讲赚钱、不讲安全。”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王君用了24个字形容这家铁矿企业。他同时指出,监管部门对企业的违法生产行为没有严厉打击,最终酿成大祸。


发生事故的新塔矿区980平硐尾矿库建于上世纪80年代,1992年停止使用。2005年新塔矿业公司通过拍卖购买了铁矿产权。


陶寺乡42岁的农民秦耀说:“矿老板开矿利润高,对矿工们的安全却不顾,一下子丢了这么多人命。”据调查,该公司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前年被山西省安监局吊销,采矿许可证于去年8月到期,但直到9月8日早上发生事故,公司没有停止生产。矿方本应修建新尾矿库,却擅自在旧库上挖库排尾,选矿挑出来的泥沙和矿洞里的水都汇集于此,终至溃坝。


在事故抢险现场回答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德学询问时,襄汾县安监局局长张新如表示,企业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已被吊销却仍在非法生产这一情况他是知道。他称:“我们下过整改令,但企业不听。”在回答“为什么不向政府申请把矿炸掉”的问题时,张新如说:“当时这家公司的采矿许可证还没有到期。”但事实上,该公司的采矿许可证2007年8月就到期了。


当地安全生产监管软弱乏力,而民间声音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当地人说,这座尾矿库的安全隐患,连一个普通村民都能看得出来。云合村五组60多岁的孔照华说,老坝很危险,但老板为了省钱,不舍得建新坝。村委会多次向矿上提出赶快采取措施,“但他们就是置之不理。”


目前,襄汾县给予县安监局局长张新如等数人撤职处分。襄汾县委书记亢海银、县长李学俊被停职检查。


严查彻整 健全机制


11日,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王君在事故现场会上说,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暴露出当前尾矿库安全工作存在着政府监督管理不到位、企业违法违规生产、隐患排查治理不认真、安全监督管理工作不实的问题。


山西省多位安全生产专家在受访时表示,对官员的问责是必要的,但安全生产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事前预防比事后问责更为重要,建立安全防控体系是当务之急。山西省安监局局长张根虎说,山西省至今仍有550多座尾矿库。今后的工作重点将是严把安全准入关,避免重复建设。通过兼并重组,彻底淘汰和关闭一批安全基础条件差的尾矿库,从根本上改变目前尾矿库数量多、规模小、安全保障能力低的状况。


还有专家认为,一些地方以GDP为政绩导向,某些地方官员愿意“亲商”而不愿“亲民”:自下而上的呼声引不起重视,自上而下的监督也就自然失之乏力。而且在一起起事故的责任人受到处理后,总有官员宁愿失职后接受责任追究,也不愿得罪违法企业,把事故消灭在萌芽状态。其原因就在于:事后受追究的损失远比严格执法得罪企业的要小,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因此,彻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作为”“乱作为”等职务犯罪,必须作为建立安全防控体系的基础性工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