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六章 沙场烽火连胡月 第三十六章 沙场烽火连胡月3

renliangkelly 收藏 0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离着还有一里地呢,王岳村方向就传来密集紧凑的枪声。王立行心头一沉,暗叫糟糕,已经打起来了。

三连的战士近乎疯狂地朝望月村王岳村北口冲去。只要能多进一个战士到工事里,就多一分胜算。

最是激动人心时,王立行督促部队进村,且举其望远镜查看村南口情况。他有些欣慰,情况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坏。鬼子的似乎只是先遣部队,50多个鬼子,加上一百多警备队的伪军。漫野的在平原上铺开来,边朝王岳村前进,边开枪。

而当王立行把望远镜调到村口一侧时,他见到了振奋人心的一幕。八路军战士或趴在房顶,或蹲在水沟中,或在草剁里露出上半身。有趴在墙头打完一枪,赶紧掉回地下,跑到别处去放枪了。村口的喂马的马料槽居然也被抽掉了底板,钻出一个步枪手,拉开枪栓就开打。能作为掩体的物体后和建筑里都出现了华北游击支队战士的身影。“好家伙!徐参谋长有一套啊。”按照王立行看到的情况,与鬼子先遣部队正面交火的部队最起码有一个连。为了确认村内实际情况,王立行迫不及待地朝村北面跑去。

还没到村口,就发现一个人正在指挥自己的战士进入各预定掩体。他自己仔细一瞧,是徐非文。“徐参谋长,怎么在村外指挥了?村内的情况怎么样?”刚说着就见江涛也刚从村里出来。“呵!原来江政委带着二连也到了。我说战士咋超过一个连了呢。”

江涛笑呵呵地对着他道:“你进村看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话说得王立行心里痒痒,也没多说,便提枪窜进村里。

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在坐在房顶上举着望远镜朝南边眺望。“队长!”王立行高叫一声,三下五除二地跑到了房子下。

果然是任江,他利索地从房顶窜到了矮墙上,而后纵深一跃,跳到地上。“立行,你们三连也来了。来这正好哦!”他这要继续讲下去,就被王立行紧紧抱住。任江伤口吃痛,皱紧了眉头。

“队长你受伤了?我以为你被鬼子抓去了呢!”王立行有些见状担心地道。

“七尺男儿,别像姑娘家家的那么忸怩嘛。不过受了点皮肉伤。再说鬼子再鬼,想抓我还没那么大能耐。”说完装作大笑起来。可伤口可全然不是任江自己所说的皮外伤那么简单。

王立行咧开嘴,跟着大笑。他来不及问任江如何逃出来,就听他说道。

“把江政委和徐参谋长都叫来,咱们四个人得合计合计。”任江道。

“恩,我去叫他俩。”

四个人由一间不起眼的小草棚进去,掀开草料槽,爬下了一个地道。这是王岳村永久工事的其中一个入口。从这里四通八达,能向四面延伸开去。如果鬼子来了,能由此依托抵抗。实在打不过,就能从其他的出口撤离。这个入口下挖的比较宽敞,能作为临时指挥部使用。

任江摊开自己绘制的草图。在南马村、南青村和王岳村三处点了点。“日军在南青村和南马村的兵力按照目测,已经超过了一个中队。而现在在王岳村面前出现的日军不过一个小队,100多人则为警备队。从他们胡乱放枪就知道,他们目前不是在正式进攻。所以我已经下令集合完毕的一连提前投入阵地,展开对射。二连做预备队。现在立行你的三连也到了,暂时也看看情况再说。”

江涛托这下巴,不解地问:“难道此番鬼子之出动了三个中队和多余的警备队和皇协军?他们这么有把握,只是靠偷袭就向歼灭我们三个加强连的游击队?”

徐非文用无名指扶了扶镜框。“鬼子不会傻到用三个分队分进合击吧。如果咱们是一个连的兵力,那他们这么做倒无可厚非。难道他们调查过,我们都是文绉绉的兵,以为我们没有战斗力?哈哈哈!”徐非文的一句俏皮话把周围一群人都逗乐了。

“千万别让徐参谋长猜对了。要不我们可要为鬼子的无知而欢呼了!”王立行煞有其事的说辞更带动了气氛。

“你们两个平时也没见咋会咋呼。今天是咋了,两个人一起演双簧吖?感情平日里是水仙不开花——装蒜呢!”任江也跟着凑热闹。

“你们仨有笑话改天再说。鬼子就在顶上,会打过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们登台亮相。”江涛一见被扯远了,赶紧提醒道。

“对对!队长先说正经的吧。您从鬼子堆里刚钻出来。肯定比我们更清楚对方的情况。”王立行道。

“按照刚才大家提供的情况,我主要分析了下。鬼子确实不可能之派三个中队就扫荡我们这片根据地。他们情报工作再差,也该知道我们的大概人数。另外,他们搞的是偷袭,为甚么不在我们去打齐会战役的时候用三个中队合击。那还有些差不离儿。我做个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咱们的这次对手是一个聪明绝顶的鬼子指挥官。他没在咱们出去的时候搞偷袭,有可能是想以消灭我们主力为主要目的。要么就是兵力那时没到位。他所掌握的总兵力至少是两路分进兵力的三倍以上。他有胆子这么搞两路各一个中队合击。无外乎认定两点。一,他的另一路兵力绝对可以控制局面。二,他自认为一个中队的兵力。我们是绝对消灭不掉的。这无非是赌博。只不过我们在三选一的几率下,胜率是零!”任江说着说着,语气也变得坚决起来。

“三选一胜率是零?这怎么打?”徐非文听到绝无获胜的希望,有些沮丧。

“不错。论兵力,咱们要是选他们两翼的两路打。开始能围困住他们。可鬼子的通信保障和装备都好过咱们。咱们没有足够时间和机会,以现有装备,一口气吃不掉一个中队的鬼子。那不是咱们在武汉会战时,有充足的补给和兵员。现在连一门炮都没的情况下。靠人多拼刺刀围攻,是正规部队才做的事。咱们是游击队。人打光了,找谁要?华北游击大队,何曾为了歼灭一个中队的鬼子,跟他们耍白刃战?周围是平原,连山都找不到几座。伏击也不好打。这些因素都直接让那个聪明绝顶的鬼子指挥官看到了剿灭咱们的希望。”

“你是说,两翼的鬼子实际上是诱饵?”江涛问道。

“不愧是高材生。脑筋转得比谁都快。我还没说到,你就想明白了。高!”任江由衷佩服道:“我的猜想也是这样。鬼子的两翼路军,实际上的任务只是佯攻。如果我们去打他们,中间一路鬼子就能迅速驰援,对我们形成内外包夹之势。如果我们选择打中路,就更可能被两路翼军从后面包抄。按照我们的实力,打两翼尚且有希望,直接和中路干,恐怕连骨头渣滓最后都剩不下。就算是一个中队的鬼子,一旦偷袭得手,后果的严重性,从我差点被活捉就显而易见了。所以另两路也不能轻敌。”

“太玄乎了吧。那你让外面一连干吗先和他们干起来了?”江涛问道。

“因为我还没想明白这仗打是不打。能逃脱他们的魔掌,我还在庆幸呢。”任江的话并无夸张。

“那还是先撤到白洋淀里吧,那里情况复杂,鬼子不敢贸然攻进去。现在守着王岳村,不是等死嘛。”徐非文急切地道。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子弹?”王立行问道。

“每个拿步枪的战士差不多能分到20发。”江涛说。

“恐怕不到10发了。咱们刚下来,那边已经干上了。”任江无奈。

“那就不用犹豫了,通知县政府,一起跳出战场吧。”王立行将脸转向任江征求意见。

“我们现在这么一走。这块根据地就算废了。经营了快一年,眼瞅着快要成型。不能因为鬼子一次扫荡,就放弃吧。根据地的群众呢?我们一走,想回来可要等着主力来帮忙了。我这脸可拉不下去求别人帮咱们回收这一亩三分地。三分区接下来还要应付更多的讨伐。现在跳出战场,等于放弃了根据地。差点被鬼子活捉,这奇耻大辱我还想要报呢!”

“不能意气用事。不是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江涛见任江说的气血翻涌,赶紧规劝道。

“派联络员通知县政府的同志转移。县大队到磁白村待命。另外让其他村镇的群众做好随时转移的准备。我是不能舒舒服服地让鬼子打到同口镇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其他部队也看看华北游击支队是根硬骨头!我不走了!”

江涛一见这局势,八成任江想和鬼子拼命。精神可嘉,但情况不允许。现在是500多条人命啊。他给徐非文和王立行使眼色,要他们帮忙说服任江。

只听任江拍地桌子起身吼道:“江政委,王立行副队长。你二人带领二连三连和县大队,各区小队的战士。由鬼子三路部队缝隙间向高阳县城急行穿插。徐参谋长,请你负责县政府物资转移。我带一连将以王岳村工事为依托,抵抗至最后一人到天黑。如果在日落后,鬼子还不见向县城收缩部队的迹象。请你们带部队向曲阳转移。如果半途一连就没剩一人,你们也立刻放弃原有计划。如果有幸,一连可以从其他出口成功突围。我们在同口镇再聚!”任江的语调苍凉悲壮,呼吸之间都不甚流畅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