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踏木渡邕江

李伟新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当巡逻挺刚过去两分钟,龚破夭便一脚将两条圆木踢入江中。刘农峻举起竹篙,往前飞跑,突然撑篙一跳,瘦长的身子便轻轻盈盈地落在圆木上面。圆木迅速旋转,刘农峻横起竹篙,一边保持身子的平衡,一边双脚在圆木上急点,避免被圆木旋转到江里去。但他的双脚在顺着圆木旋转的同时,也反方向加了力。身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天刚黑了下来,龚破夭和刘农峻就悄无声息地出了门。街上冷冷清清,店铺、酒楼早早就关了门。他们没走大街,而走偏僻的小巷。

出了龙门镇,沿江往上走了一段路,江上竟然见不到一条渔船。

白天日军全城搜捕,显然连邕江也不放过。为防龚破夭他们在江里出没,渔船都被赶到港口,集中监管。

冈本肯定是这样想的,南宁城的东南面是战区。日军正在邕宁、九塘一带与中国第五军激战。龚破夭他们如果往东南方向走,无疑是去自投罗网,以卵击石。那里的日军,都是第五师团的精锐部队。经过一天的短兵相接,冈本被损兵折将之后,他也瞧出了龚破夭的猎人战法。表面上是打了就跑,实则是在跑中、在运动中寻找战机。将邕江封锁起来,就断了龚破夭他们的一条进出之路。虽说不上是关门打狗,但也等于是关了一扇门,缩小了龚破夭他们的活动范围。

冈本想得很美。

邕江上的日军巡逻艇也是不停地上下巡逻,间隔的时间,不过是十来分钟。

在冈本看来,没了船,龚破夭他们只能囚渡。冈本专门叫手下的游泳健将从此岸游过彼岸,江水寒冷,健将拼尽全力,游得脸青口唇白,也花了足足二十五分钟。算你中国特工很神,也得花上二十分钟吧?

因此,冈本设定巡逻艇的间隔时间,就是十分钟。如果龚破夭他们不知天高天厚,欲悄悄囚渡的话,游到江中央,正好是巡逻艇到达的时候。那当是瓮中捉鳖吧?

望着夜色下的江水,龚破夭和刘农峻相视一笑:这么寒的水,傻瓜才会想到囚渡吧?

龚破夭对刘农峻笑说,“达摩可以踏叶过江,我们如何过?”

刘农峻赧然道,“踏叶过江只能是我的梦。我最大的本事,也只能是踏木过江了。”

“能过就行,管踏什么?”龚破夭开心地道,心下也不由赞许刘农峻的功夫。这踏木过江,即使是水上生活的人家,也没几个人能做得到。他不知道刘农峻是如何在珠江练就这身本领的。

“那倒是。”刘农峻答,“可踏木过江我也只能三成的把握。毕竟是做小孩子的时候玩过,现在——”

“现在也行的。”龚破夭鼓励道,然后身形一晃,就飘向不远处的村子。

不一会,他们便找来两条杉树圆木,两条竹篙。

圆木三米长,二十五公分粗,按其浮力,勉强可以浮起一个人。

当巡逻挺刚过去两分钟,龚破夭便一脚将两条圆木踢入江中。刘农峻举起竹篙,往前飞跑,突然撑篙一跳,瘦长的身子便轻轻盈盈地落在圆木上面。圆木迅速旋转,刘农峻横起竹篙,一边保持身子的平衡,一边双脚在圆木上急点,避免被圆木旋转到江里去。但他的双脚在顺着圆木旋转的同时,也反方向加了力。身子晃了几晃,圆木被他控制住了。竹篙往江中上点,圆木便如箭般往前射去。

龚破夭后起。刘农峻没看到龚破夭是如何踏上圆木的,只听到一阵踏水声,龚破夭“嘿”了一声,圆木形似飞箭,一下就到了他身边,与他并排而进。

“老大,你不是比达摩更厉害,连叶子都不用,就踏水上了圆木吧?”刘农峻禁不住好奇地问。

“踏水过江,就太神了。比起达摩,我还差得远。”龚破夭笑说。

“此话怎讲?”刘农峻兴奋地追问。

“人家达摩用树叶,我却用了纸张,面积比他大了好多倍。”

踏纸过江?

这也神啊。

刘农峻衷心地叹服。

然后忍不住又道,“那你踏纸过去不就行了?”

“了”字刚落,刘农峻就感到圆木顿然一飘,令他站立不稳。眼见身子侧向左边,就要掉落江的时候,一股似风非风的劲力从龚破夭那里传来,“扶”住他侧了的身子,使他复归平衡。

刘农峻这才明白,龚破夭没踏纸过江,是在陪着他、帮着他。心下一热,刘农峻感激道,“多谢老大。”

龚破夭对他“嘘”了一声——

一柱灯光突然就射了过来。

刘农峻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射出灯光的巡逻挺就“哒哒”地轰鸣起来。

不用说,这巡逻艇是暗中漂流着的,发现了目标,才突然发难。

龚破夭悄声对刘农峻道,“别慌,你管走。”

说罢,龚破夭的竹篙朝刘农峻的木尾一点,刘农峻脚下的圆木顿如飞箭。

“哈哈,龚老板果然神功盖世。”冈本的声音抛了过来。

“嘿嘿,比起你的超人‘智慧’,暗中算人,我还是技差一筹的。”龚破夭反嘲道。

灯光追着他。

巡逻挺也越逼越近。

艇上的机枪口,正寒幽幽地对着他,狠不得将他稀巴烂。

机枪没响。

机枪也不会响。

龚破夭是他冈本好不容易才守候到的猎物,岂会一枪就玩完了?

“龚老板,识时务为俊杰啊,面对这不对称的力量,我看你还是乖乖地投降吧。”冈本得意地道。

圆木虽快,也快不过巡逻艇吧。

何况这江水滔滔,他龚破夭往哪里跑?

“投降两字,还是留给你用吧。”龚破夭讥道,“不过,我有点不明白,你怎么这么神,知道我今晚要过江呢?”

“很简单,你喜欢打回马枪嘛。”冈本洋洋自得地道,“当我推测你凌晨过了江,大概是到了龙门镇这些地方,我猜你今晚肯定会过江的。船已经管制起来了。你怎么过呢?我想到达摩的踏叶过江。当然啦,你还没神到他那个本事,踏个木过江,相信你还是可以的。这不,我就在这里恭候着你了。”

龚破夭瞥了一眼已经远去的刘农峻,心气一提,身形微晃,十几个身影顿然飘在江上。

“冈本,看谁恭候谁吧。”龚破夭人在西面发声,声音传入冈本的耳里却是在北面响起一样。

冈本无疑是第一回见识“八卦迷踪术”,心下顿然一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下令开火。

艇上的机枪“哒哒哒”地吐出一串串子弹,瞬间将龚破夭所踏的圆木扫得粉碎。

冈本左听右听,也没听到子弹入肉的声音,心里了喊了一声“糟糕”,马上趴下身子——

龚破夭的子弹就到了。

听到脑后的头发“滋滋”的响,冈本巴上嗅到了一股被子弹烧焦的煳味。

险。

好险。

要不是自己训练有素,趴下得快,烧焦的就不是头发,而是“卟嗤”一声,脑门被他龚破夭的子弹开个洞了吧?

冈本庆幸地想。

庆幸之余,心里就要置龚破夭于死地了,不由张嘴大喊,“打,给我狠狠地打。”

艇上的机枪,加上十几支三八大盖,马上形成了一片火力网。

“冈本,后会有期了。”龚破夭飘上岸,以心音传出。

冈本一听,仿若在耳边。

小心地抬头张望,江上哪里还有龚破夭的影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