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三十九章节 上校的苦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从清化向南,整个战线已经是乱得如同一锅粥样,沿着1号公路南下的中国陆军近卫集团军在猛烈的炮火和空军火力的掩护下,以泰山压顶之势,摧枯拉朽般的横扫了‘越人阵’占据的清化省以及义安省以北,作为攻击前锋的第85机动步兵师更是攻势如潮。

作为‘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的作战指挥官,已经晋升陆军上校军衔的贡德比诺对越北的战事很是头疼。之前在巴黎时,他曾经信誓旦旦的向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保证过,要让这片绿色的国度成为一处死亡的坟场,让可恶的中国人在这里痛苦的吃个哑巴亏,让那些该死的黄皮猴子如同被开水烫过的猫一样,大喊大叫,但却无可奈何。

可是自从半个月之前的那次打击开始,似乎一切都已经不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事态的发展越来越是严重,已然不在贡德比诺所能够掌控的范围之内了。成百上千的中国士兵越过马江,在那里几近屠戮样的消灭了西贡当局的一个主力步兵师以及近两个团的作战力量。

更为糟糕的是,很显然,这一次中国人不想再如同以往那样,玩一场大国之间的博弈游戏,在越南的事务上,北京已然失去了耐心。那份傲慢到了极点的所谓‘声明’简直让贡德比诺上校火冒三丈,‘什么该死的其非法政府的存在已经不仅仅是越南国内的内部事件了……什么作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中国有义务、也同样有责任,帮助河内……什么敬告任何给予西贡非法当局以帮助的国家和组织……’这些傲慢的中国猴子,这简直就是对欧洲宣战。

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得到巴黎确切的消息,相比萨科齐总统和埃尔韦-莫兰部长此时也正在为印度支那的事务而头疼吧,但愿在中国人取得进一步的进展之前,总统内阁能够拿出一份应对方案出来。至少在应对态度上,爱丽舍宫应该拿出明确的意见出来。

呆呆的看着地图,贡德比诺上校简直是头疼到了极点。除了EMF-2这个‘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的上属机关,在面对中国人的攻势时,显得不知所措之外,‘越人阵’武装部队的作战无能也是一个方面。无论是EMF-2的指挥混乱,还是‘越人阵’部队的一战即溃,很显然都是造出目前糟糕局势的巨大因素之一,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也是不得不去承认的。

至少贡德比诺上校自己很坦然的面对这些。在上校看来,骄傲的法国军人是不应该否认自己的错误的,因为只有正视自己的这些错误,方才能够作出改变。

états-majors de forces(部队参谋部,缩写EMF)毕竟不是常设作战单位,尽管在编制内存在有四支EMF,但这种相当于美军师级使用单位的‘前出部署司令部’在平时只辖有1个运输营或1个步兵营的作战力量,而没有作战部队,只有战时,才会根据需要从CFAT(地面行动部队指挥)和CFLT(地面后勤部队指挥)中抽调所需作战旅和支援旅。

这次派遣到越南来的了EMF-2,原先只直接下属有第22陆战步兵大队,包括第4轻骑兵大队都是临时抽调来的直属部队。尽管隶属于11e Brigade Parachutiste的第1 伞兵轻骑兵团是支精锐之旅,但这也无法弥补指挥上的一些缺陷。

11eBP的确很优秀,这支前身是第11空降师,后来改为合成化旅的王牌部队毕竟是法国政府指定的海外干涉部队,所以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而且多次在海外执行过维和、撤侨任务,拥有极高的战术素养,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难道陆军特战旅所属第13龙骑兵伞兵团就不优秀了吗?再优秀的部队也得有完美的指挥机构来统辖,而EMF-2却是显然没有做好。

对于这些,贡德比诺上校也是无法过多的去指责什么,虽然他是一个骨子里骄傲到了极点,甚至带有着太多自负的军人,但上校也知道谁是上级,而谁又是下属。毕竟按照法兰西的军事体制,états-majors de forces永远都是CFAT和CFLT两支武装力量组成的统辖者。

对EMF-2的无可奈何,并不等于对于西贡当局也是无可奈何,‘越人阵’武装部队在北线的一触即溃让贡德比诺上校似乎找到了一个最佳的替罪羊。不去否认自己的错误,并不等于是去承认自己的错误,至少无论什么时候,在贡德比诺上校的眼里看来,黄种人永远都是低劣的人种,是尚未进化好的野蛮猴子,高傲的法兰西军人怎么能向这些猴子承认错误呢。

总参谋长-亨利-邦特加将军从巴黎发来的电文还在手边,老家伙的措辞倒是很强硬,满纸的咄咄逼人的态度,可是贡德比诺倒是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自己只是‘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的军事长官,EMF-2的那些官僚才是总参谋部最应该斥责的对象。再者,即便是上面把责任全部推卸下来,上校也有最好不过的解释“盟友的作战力实在是太糟糕了。”

一战即溃、一溃千里,真难以想象,之前还是昂扬着斗志,死咬着北方政府军不放的西贡武装,转眼之间就是这副模样。不知道是对中国人存在着恐惧呢,还是那些该死的中国人的确很是厉害,贡德比诺现在还无法得知。但是从北线局势恶化的那时起,从新佳一空军基地专门驱车赶往西贡市内的‘国防委员会’协调指挥的贡德比诺倒是见识了一番欧洲的越南盟友所谓的‘指挥艺术’。“真该让亨利-邦特加这个老东西来看看”上校曾经这样咒骂过。

诺大的‘国防委员会’地下作战指挥厅内是乱得让人难以想象,“那还是一个国家、一支武装力量的指挥枢纽吗?”陪同贡德比诺上校同去的上尉曾经这样说道。相比于年轻人的惊讶,上校倒是没有太过于在意,毕竟他打心眼里就瞧不起这些亚洲人,指望这种军队打仗,哼哼。

在那间电话吵杂,文件漫天而飞的作战厅内,贡德比诺上校一分钟也不想呆着,也就和‘越人阵’武装力量的几位呆若木鸡或是满头都是汗水的高层草草沟通了之后,上校又匆匆忙忙的赶回了位于新佳一空军基地的‘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内。

去他妈的越南人,既然溃退,那么法国士兵的生命永远都是优先的,‘法军特遣作战群’如何能够平安的撤退到荣市以南才是上校思考的问题之一,在‘越人阵’武装部队如同决堤样的溃退浪潮中,如果想坚守某一个点,似乎是不可能的,搞不好中国人没来,倒是先被溃兵给冲垮了,那样的话,可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了。不过,这的确很容易发生。

撤退,让部队撤退到荣市以南,做短暂休整,毕竟西贡的那些官僚也不会让他们的部队就这样的继续向南溃散下来,要真是就放任着这些废物掉头逃跑,要不了几天,中国人的装甲部队便会紧踩着溃散部队的脚后跟兵临西贡城下的,那样的话,大概又是一场西贡大逃亡了。

除了让参谋副官去和西贡政府的‘国防委员会’做协调联系,让北线的‘越人阵’数个师的作战部队必须停下脚步,在荣市站住脚步,构建防御之外,贡德比诺也在调集手头上一切能够调集的力量,增加在蜂腰部以北的接应力量,真要是继续退却,那么法国军队除了要稳住防线,迫使那些越南人拼命抵抗之外,还应该着手安排撤退了。

“那些愚蠢的越南猪!”虽然越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法兰西的殖民地;虽然在越南,能够讲得一口流利的、极其优雅的法语的越南人不是少数,可贡德比诺上校还是没瞧得起过那些越南人。“看他们那些猥琐的模样,漂亮的制服穿在他们身上,可真是浪费了。”看着窗外的几个穿着法制F-2CENTRAL EURO迷彩作战服的越南人,上校很是不屑的咒骂道。

“哦,上校,您说错了!”刚刚从西贡回来的上尉参谋副官笑着说道。

“嗯哼,哪里错误了!”贡德比诺上校耸了耸肩头,对着年轻的上尉若无其事的问道。

“上校,在这里,并不是所有人的越南人都是猴子。”参谋副官满是邪恶的笑容“至少,在这个国家,还是有很多漂亮的小妞的,您说是吗?我的上校。”上尉嘿然的笑道。

“哦,你说的很是正确。”上校哈哈的笑道,微微抬起了手,优雅的端起一杯波尔多红酒,转过身来“热情似火的越南小妞,唔,据说美国人在这个国家留下了很多混血儿!”

“那么法兰西的士兵也同样可以留下更多的混血儿!”副官的笑容内满是罪恶的色彩。

“唔,对了,‘日本第1轻骑兵团’到了哪里?”忽然之间,贡德比诺上校问道,那张在灯光下显得灰青之色的面庞上满是冷意,就连那条如同蜈蚣样的伤疤都似乎在抽动。

“预计三天之后,可以进入印度洋。”副官回答说到“由于航线不断做出临时修改,所以……”

贡德比诺上校冷然的笑了起来,他又想起了那张总是挂着冰寒笑容的古典而又带有些冷漠的美艳脸庞,那优美的曲线以及那淡淡飘逸着的香水气息。那个狐狸似的日本女人,所谓的流亡贵族,唔,要想一亲芳泽简直是太难了,尽管在巴黎的时候,贡德比诺曾经数次和这位优雅的日本女人有过公众场合的接触,但对方总是淡漠的将上校拒绝以千里之外。

“总有一天会让你这只妖精臣服在我的身体之下,无论你是不是女神。” 深陷在遐想之中的贡德比诺上校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此时并不是在巴黎。他更不知道,那位他一直想要征服的女人会最终的扭断了他的脖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