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八章 舆论 第二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族报》的读者有限,但《帝都日报》作为帝国的官方喉舌,阅读《帝都日报》的主流是政府官员和中高级军官。部队平时在连级以上(含连级)都订阅了《帝都日报》,作为帝国中枢统驭军队的一个思想武器。当《民族报》那篇文章在《帝都日报》上转载时,首先引起强烈反响的是军队。就国防军而言,下、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民族报》的读者有限,但《帝都日报》作为帝国的官方喉舌,阅读《帝都日报》的主流是政府官员和中高级军官。部队平时在连级以上(含连级)都订阅了《帝都日报》,作为帝国中枢统驭军队的一个思想武器。当《民族报》那篇文章在《帝都日报》上转载时,首先引起强烈反响的是军队。就国防军而言,下、中层官兵和高级军官的反应是不同的,中下层官兵是迷茫和愤怒,帝国在轩辕台时期已经将龙行健塑造成不败神话和帝国军神,如今出现声讨军神的文章,令中下层官兵特别是中层军官感到不解和愤怒。他们不知道高层发生的事情,只是对《民族报》表示愤慨。高级将领则感到政局出了问题。《帝都日报》转发那篇文章的当日,陆军部部长高天明元帅打电话质问《帝都日报》社,为什么转发这篇文章,奉谁的命令转发这篇文章?《帝都日报》回答说奉了太阳堡的命令。当时帝国并没有统管宣传舆论的机构,《帝都日报》的上级单位就是太阳堡,更准确点说是太阳堡总管。高天明又将电话打到了《民族报》,训斥《民族报》不懂政治,不顾大局。《民族报》只能唯唯而已。军人不干政在三百年前者更长的时间里已经是帝国一项根本的政治制度,高天明不能做出更激烈的反应,只能指示《胜利报》组织文章对《民族报》进行驳斥。同时派周峰副部长联系安抚龙行健,表明军队的基本态度。

对局势感到忧虑的还有高天成,政治敏锐性比其兄高数倍的保安总局局长在《帝都日报》转发文章的当天便入宫觐见皇帝,指出《民族报》的文章是野心家在搞乱军队。高天成婉转地指出,《民族报》的文章看起来是在讨论《乌姆塔》协定,实际是在追究龙行健元帅的责任。龙帅已经解职回家,现在不担任任何军职了,但他的影响仍在,战争期间在他麾下作战的将领会感到不安的!皇帝问高天成,你指的不安是什么?高天成直言,《民族报》的文章可以视为民族党的态度。但《帝都日报》则代表了政府的态度。军队会对政府感到不满的,会认为政府侮辱了功臣。皇帝大笑,对政府感到不满?侮辱了功臣?难道《乌姆塔》协定就不能讨论?是功臣还是罪人需要辩论才能清楚嘛。高天成对轩辕磐登基以来的几件大事感到失望,但他又不愿意直谏,只是婉转地指出皇帝如果不制止或不出面表态,这篇文章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皇帝知道高天成和龙行健的关系,闻之不禁冷笑连连。

司马雪岭的计划绝不是一篇文章。他的计划是个序列。从《乌姆塔》协定入手而已。但他没想到军方的反应如此快,《胜利报》在《帝都日报》转载文章的第三天便在头版刊登了《永恒的胜利——纪念乌姆塔协定签订十周年》的评论员文章,与民族报的文章针锋相对,论战开始了。

轩辕磐的心情很复杂。回顾登基来的几个月,几乎事事不顺。追本朔源,他和司马雪岭的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龙行健的障碍,不搬掉这个障碍,轩辕磐将一事无成。

龙行健回帝都并未见面,倒是婉儿入宫和皇帝大吵一架。使得皇帝更加郁闷。婉儿公主上门,轩辕磐就知道了这个妹子定是为其夫君而来。当时司马雪岭在场,见状便要离开,被婉儿叫住。婉儿问《帝都日报》转载《民族报》的狗屁文章是什么意思?没有太阳堡的点头,《帝都日报》敢不敢转载这样的文章?司马雪岭无言以对,他不能说是皇帝的授意,其实也不是皇帝的授意,完全是他的计划。“公主殿下,如今帝国民智已开,无论民族报还是帝都日报,他们有权发表自己的看法。”婉儿气极反笑,“按照司马总管所言,太阳堡对舆论是完全放开了?是吗?”这点司马雪岭却只能唯唯而已,他可不敢说帝国完全开放言论。婉儿冷笑连连,再不理会司马雪岭,“皇兄,龙行健已经离职,并未过问军务政事,你还要他怎样?写这样的文章,不怕天下人耻笑?”轩辕磐对轩辕婉儿早有不满,“耻笑?谁敢耻笑我?帝国是我的帝国,不是龙行健或是其他什么人的!龙行健撤职后不问政事军务那就对了,省得触犯律法,搞得大家脸上不好看!”婉儿素来瞧不起这位皇兄,二人自幼分开,彼此也没多少感情,“父皇尸骨未寒,他临终嘱托怎么说的?难道你忘了不曾?”轩辕磐也动了气,“忘记先帝遗训的不是我,是他!自我登基,无论政务军机,事事与我为难,我一忍再忍,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他逼我的。父皇遗训,‘除非他谋反,不得加一指于他身。’我记得很清楚,并没有要我事事依他。就是《乌姆塔》协定,难道就不准别人议论吗?”

婉儿克制着怒气,“民族报的文章,是讨论《协定》之得失还是攻击我夫君?皇兄不必掩饰,你身为皇帝之尊,难道还要找借口?”此时司马雪岭已经离开,只剩下兄妹二人,婉儿说话越发没有顾忌。

“借口?什么借口?”

“打击龙行健的借口!皇兄,自古道忠言逆耳,难道他在会上反对你几次,就要如此对待他?”

“我怎么对待他了?撤职也是他自愿的,你尽可以问他。”

“司马雪岭奸邪小人,他素来与行健不和,定是他给你出了主意,要找一个借口消除行健的影响。但是,此事无异缘木求鱼,我夫君在战争中所立的功勋,岂是几个别有用心的书生能抹杀的?皇兄,我好心劝你,不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哼,我看在先帝和你的面上,对他已隐忍多时。只盼他能心口如一,不要再滋生事端------”皇帝斟酌着词语,再看婉儿,早已不辞而去。

接下来的事有点失控了。《胜利报》作为军方的喉舌,更多的代表了陆军的利益,这份军报首先吹响了论战的号角,肯定《乌姆塔》协定,驳斥《民族报》的文章。这篇充满火药味的文章出笼,令司马雪岭大喜,现在他有反击的理由了,现在他可以证明自己给皇帝的种种预测——军方并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帝都日报是什么性质的报纸?他们仍然无视皇帝的尊严。

司马雪岭一面令汪剔良组织文章反击,一面下令要帝都的主流报纸转载那篇《乌姆塔协定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的文章,帝都的几家主要报纸,《工商新闻》、《经济导报》、《建设报》等先后遵照太阳堡的指示,转发了十天前民族报首发的文章。也有顶住不办的,军方的报纸一律不予转载,即使是政府主办的也有不尊号令者,如《帝国新闻》,就坚决顶住太阳堡的压力,拒绝转载这篇文章。

密切关注着局面的皇帝对此感到震惊。他逐渐将问题复杂化, 将媒体的态度看成一面衡量自己皇权的尺子。不仅军队,政府的反对声音也很强啊。这回轩辕磐不再等司马雪岭给他出主意了,直接下了二道命令,一是将《帝国新闻》的负责人撤职,换马;二是命令各州的报纸转载他要的文章。恰好第二篇“御用”奇文面世,这篇名为《爱国还是卖国》的文章点了龙行键的名,火药味已经很浓了,但皇帝尚嫌不够,亲自召见汪剔良,面授机宜,命其重点修改。终于在3月11日的《帝都日报》上直接刊登。局面遂急转直下了。

司马雪岭的父母就是在这个浓云密布的时节回到帝都的。司马雪岭连获高位令司马家族的余人兴奋异常,接着接到司马雪岭的信,告知蜗居东海的族人可以返回帝都了。家族大喜过望,司马雪岭的父亲司马宜生立即抖了起来,所谓子以父贵是常例,父以子贵也不是不可以。司马家族立即在司马宜生的招集下开会研究返京事宜。司马家族祖籍东海,但数百年来一直生活在帝都,生活在神华帝国食物链的顶端,早已将自己看成是帝都人。轩辕寂将家族遣返原籍就是不折不扣的流放。二十多年了,帝都的一街一舍,一草一木都牵动着这群游子的心,返回帝都几乎是家族全部成员的一致要求。时司马家族曾经身居高位的一辈人一半死了,活着的身体也大不如前,加上帝都的房屋居住问题,最后决定司马宜生夫妇先回帝都。按照司马雪岭的要求,他们俩乘火车返京,下车被人接了,住进杏林区以北的东汇区一栋庄园式别墅里。东汇区毗邻杏林区,离太阳堡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也算帝都一等居住区。接司马宜生夫妇的人四十余岁的样子,谈吐不俗,他自称姓安,叫安子萧。安先生告诉老俩口,司马总管要务缠身,实在抽不出空,老先生和老太太先安心住下,司马大人一有时间就会赶来。

晚饭极尽奢华。安子萧作陪,谈些帝都的风物人情。从安子萧的口吻,司马宜生感觉到姓安的不是官场中人,一问果然,安子萧是商人,从来没有涉足官场,但和官场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座别墅就是他的产业。观其别墅的位置大小装潢,司马宜生认为这位安先生的生意一定很大,而且经营的不错。当他言及此事,安子萧谦虚起来,“和司马家族相比,和司马总管相比,安某的这点成绩如萤火比日月,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安某和司马总管相交莫逆,情同手足,蒙老大人看得起,将我当你们的子侄吧。在这里的一切生活上的问题,只管提出,帝都虽是帝国心脏,藏龙卧虎,但能难住小侄的事恐怕不多。”

司马宜生虽然对安子萧的大话内心鄙视,但脸上仍挂着真诚的微笑,他也是做过司长的人,又生于大富大贵之家,见过世面。人在江湖,有几个不自吹自擂?“多谢安先生了。雪岭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福气啊。不知雪岭在忙些什么?”

安子萧似乎料到他有这一问,“老大人久居东海,对帝都的局势可就生疏了,现在的帝都,可是热闹非凡啊。昨日出了件大案,惊动了皇帝,司马总管正在忙这个案子呢,要不是这个案子是皇帝陛下亲自过问,雪岭总管岂能不去接二位?”

“哦,什么案子如此重要,竟然惊动了皇上?”

“此案其实很简单。禁卫军的一个中尉将一个普通的报社社长打死了。”

“这算什么?”

“此案大有奥妙。司马伯伯,也许您很快就搬回故居了。那幢院子真是壮丽啊,离这儿很近啊,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二十多年了,您还没有回去过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