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二卷 成名》 五 驰援宿州 下

mulinsen444 收藏 3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曹勋一边策马而行,一边问杨炎道:“大哥,我军虽然在攻打虹县时有些损失,但也致少还有二万人马,现在战事紧张,那要那公多时间来休整,应该立刻赶到宿州和李招抚合兵才对,为什么只派我们带着两千多人去宿州。” 杨炎淡淡一笑没有回答,这时后面的毕再遇听见了,崔马上前道:“曹将军,你从军尚短,还不知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曹勋一边策马而行,一边问杨炎道:“大哥,我军虽然在攻打虹县时有些损失,但也致少还有二万人马,现在战事紧张,那要那公多时间来休整,应该立刻赶到宿州和李招抚合兵才对,为什么只派我们带着两千多人去宿州。”


杨炎淡淡一笑没有回答,这时后面的毕再遇听见了,崔马上前道:“曹将军,你从军尚短,还不知道这里有许多难言之事。”


曹勋道:“有什么事?老毕你知道吗?快说说。”


听曹勋称自己为老毕,毕再遇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看了曹勋一眼道:“这很明显啊,邵都统是按兵不动,坐看李招抚和金军火拼。”


原来第二天邵宏渊就令杨炎率二千人马去宿州和李显忠会合,并称待大军休整完毕以后,立即全军赶到宿州。


杨炎接到命令也没说什么,只是请求让毕再遇同往。邵宏渊虽然有些奇怪,但只不过是一个统领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同意了。


于是杨炎、曹勋、毕再遇三人领兵,前住宿州。


曹勋道:“我听说金军这次来救援宿州的人马有五万多人,李招抚那边出兵的时候也只有三万,攻下灵壁、宿州怎么样也要损失一二千人马,加上我们的两千人马也不过三万多人,怎么底抗金兵?”


毕再遇道:“我听说宿州城墙在我们攻城时炸塌了不少,想居城而守也是很困难的。”


曹勋道:“那么岂不是危险之及吗?邵都统为什么还要按兵不动呢。”


毕再遇苦笑道:“还不是嫉妒吗,他费了力牛两虎之力才攻下虹县,而李招抚连攻下灵壁和宿州,战功就比邵都统大了。所以邵都统按兵不动,让李招抚和金军力拼,如果李招抚败了,那么以前立的战功就白费了,而邵都统却没有打败仗啊,功劳自然就大过李招抚了。”


曹勋皱着眉头想了一想道:“如果李招抚打败了,被金军复夺了宿州,那虹县也难保了,那邵都统岂不是也打了败仗吗?”


毕在遇摇摇头道:“如果金军攻下宿州,邵都统一定会主动撒离虹县,并把责任全部推到李招抚身上。”


曹勋又道:“既然是这样,那还派我们去宿州干嘛,去送死吗?”


毕在遇苦笑道:“因为他派出过军队,一来是败了他可以推御责任,二来万一李招抚打胜了,他也能有一份功劳。”


曹勋苦着脸道:“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惨了。”


杨炎突然道:“毕兄,本来这次出兵是没有你的,是我主动要求要你参加,既然你也看清了事实,现在转回去还来得及。”


毕再遇正色道:“杨兄说是什么说,我也看不惯邵都统的作法,能够和你们一起去宿州和金军决战正是求之不得,柯况我们未必就会输。”


杨炎微微一笑,转了话题:“现在金军想必也知道邵都统按兵不动,只有李招抚一军在宿州吧。”


毕再遇点点头,道:“我如果是金军的统帅就一定会乘机逐个击破,所以在宿州一定会是一场硬仗。”


杨炎却又笑了:“将在谋而不在勇,我们虽然人数比金军要少,但也不是不能和金军打一仗的。”


曹勋道:“大哥,莫非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吗?”


* **********


宿州,临时帅府。


宋池州御前诸军都统制、兼淮西招抚使、宁国军节度使李显忠正在正堂和部下张振、时俊、王世隆、虞公亮、李福、李保等议论军机。


金国左副元帅纶石列志宁率领大军己和虹县、宿州的败军会合,共有五万多人马,其中有两万都是骑军,还有一千五百铁浮图,以到了永城,离宿州不足八十里,一日便到。而虹县的邵宏渊却迟迟未到,令李显忠大为但心。


这时一个士兵进来:“外面有邵都统帐前背嵬军统制杨炎求见招抚大人。”


李显忠一听,到觉得杨炎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不过知道是邵宏渊的人马,也顾不上细想,急忙令将杨炎领进来。


李显忠的大名杨炎早听说过。


李显忠原名李世辅,字君锡,绥德军青涧人“初,其母当产,数日不能免”,有一位高僧路过李家道:“所孕乃奇男子,当以剑、矢置母旁,即生。。” 建炎元年(1127年),金人攻陷延安,宋室南渡。李显忠的父亲李永奇,被迫接受了金人的任命,但是他始终心向大宋,聚泣曰:“我宋臣也,世袭国恩,乃为彼用邪!”再三叮嘱李显忠:“汝若得乘机,即归本朝,无以我故贰其志。事成,我亦不朽矣。”


金元帅撒里曷来同州,显忠以计执之,驰出城”,不幸舟船延误,追兵又多,一直无法脱困。李显忠只好与撒里曷折箭为誓,“不得杀同州人,不得害我骨肉,皆许之”,李显忠放了撒里曷,赶紧通知父亲和家人出城逃难。大雪纷飞,老幼相扶,金国骑兵迅速追了上来,李氏家族有二百人余人不幸遇难,白雪染成了红色,李显忠和部下26人奋力逃脱,而他的父母妻子都死于金人的屠刀,“是日,天昏大雪,延安人闻之皆泣下”,南归无路,道路封锁,李显忠不得不投奔了党项人的西夏国。


在西夏,他以三千之众,大破“青面夜叉”的五万之兵,为西夏朝廷拔去了这颗眼中钉。随即,他引导西夏军二十万来到了延安城,而鄜延路已经复归宋室。李显忠见到了讲和赦书,召集了八百旧部,他抓住了那些杀害父母弟侄的凶手,一一砍下了他们的脑袋。


他要投奔大宋,而西夏不允,双方遂起冲突。李显忠“驰挥双刀,所向披靡,夏兵大溃,杀死蹂践无虑万人,获马四万匹”,他一路招兵,很快拥有马步军四万多人,“撒里曷在耀州,闻显忠来,一夕遁去”。李显忠越过秦岭,回归宋室,四川宣抚吴玠这样赞扬他,“忠义归朝,惟君第一”。


绍兴九年(1139年),李显忠在临安府拜见了当时宋帝赵构,赵构赐名显忠,时年30岁。


杨炎见李显忠约五十六七岁年纪,中上等身材,满脸风霜之色,颔下一绥短髯,一双眼睹炯炯有神,精光四射,显示出极深的功力。


杨炎施礼道:“末将参见招抚大人。”


李显忠道:“杨统制免礼,你们邵都统什么时候来宿州。”


杨炎道:“邵都统有书信一封要末将呈给招抚大人。”说着便将书信呈上。


李显忠看完信心中大大不悦,知道邵宏渊欲坐视他与金军火拼,又问杨炎:“杨统制带来多少人马?”


杨炎道:“末将带领着两千人马,现在郗扎在静安镇。”


静安镇在宿州东边三十里处。


李显忠心中大怒,邵宏渊按兵不动,派来的将领他不把军队带到宿州,而躲在旁边,这是什么意思,历声道:“邵都统叫你带兵到宿州来,你却为何要将军马扎在静安镇呢?”


杨炎神色不动道:“末将以为,如果邵都统的大军未到,末将这两千人马纵然到了宿州也无济于事,到不如先扎在静安静,相时而动。”


李显忠心中一动,他从杨炎的言语问依稀捕捉研一点意思,便缓和了一下语气,道:“杨统制,所谓相时面劫是什么意思。”


杨炎听李显忠这么一回松了一口气,李显忠果然不槐是名将,从自己的话语中听出了言外之意。他终究还是邵宏渊的部将,不便直言邵宏渊的不是,只能委婉的来说。


杨炎道:“末将请问招抚大人,金军将人马驻在永城,并不急于进攻,是何用意。”


李显忠看了看一边的虞公亮,虞公亮会意,站起身来道:“金人连失三城,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一定是在永城观望我军的虚实,在图进取。”


杨炎看了看虞公亮,他身材极高,只怕有六尺二三寸了,长眉入鬓,一付英武的样子,道:“那么纥石列志泞知道邵都统的大军未到宿州,他又会怎么办呢?”


虞公亮看了看李显忠,李显忠微徵点头。虞公亮便道:“纥万列志宁一定会乘我军尚未合军,先打宿州,后攻虹县,将我军逐个击破。”


杨炎点点头道:“如果纥石列志宁攻打宿州的时候,突然有一军从他侧翼杀出,并旦打出的是邵都统的旗号,那么他会怎么想呢?”


李显忠眼中光芒一闪,道:“他一定会认为先前邵都统按兵不劫是诱敌之汁,而这时己陷人我军的夹击之中,杨统制你的相时而动就是这个意思吗?”


杨炎一抱拳,道:“末将愚见,还靖招抚大人定夺。”


李显忠一阵大笑,道:“果然是一条妙计,想不到邵宏渊军中还有如此人材。杨统制,本帅以前为何从未听说过邵宏渊部下有你呢?”


杨炎道:“末将是乾道二年(1166年)才从军,以前只是背嵬军的正将,刚被邵都统任命为统制。”


这时虞公亮突然道:“杨炎?莫非你就是乾道元年(1165年)的战场比试的第一名的那个杨炎吗?”


杨炎一怔,这里居然会有人想起尚武院的战场比试。逐答道:“末将便是。”


这时李显忠也想起来了,大笑道:“原来杨炎就是你,当年的那场比试连本帅都没有猜透你啊!这么说来你就是同安郡王的孙子了。”


杨炎苦笑了一下,看来杨沂中的孙子可要比杨炎的名字响得多啊!


虞公亮也道:“这么说来,杨昌鹏就是杨统制的兄长了,当初他可是和在汰是用一年的尚武院学生啊!”


杨炎一听在这里又遇到杨昌鹏的同学了。


杨沂中对李显忠有推举之恩,一见是杨沂中的孙子,李显忠的态度大为不同,指着虞公亮,对杨炎介绍道:“这是虞公亮,是虞参政之子,当年采石矶一战,虞参政,同安郡王,还有本帅一起并肩作战打败金兵,现在想起来,到是怀念那一段时光啊!”


杨炎这才知道这个虞公亮原来是虞允文的儿子。


虞公亮微笑着向杨炎拱了拱手,杨炎道:“毕再遇也随我同来,虞参将认识他吧。”


虞公亮大喜道:“原来毕兄也来了,太好了。”


这时李显忠又向杨炎介绍其他将领。一一见过之,李显忠道:“杨统制,你的计策很好,现在邵宏渊按兵不动,我们也只好这样将计就计了。不过你只带了二厶人马,要冒冲邵宏渊的援军实在太少了,这样我在拨二千人马给你,你看如何?”


杨炎道:“招抚太人考虑的是,不过这样一来,招抚大人的兵力不是就更少了吗?如果不能正面抵住金兵,末将这一让也就无从施展了。”


李显忠“哼”了一声,道:“杨统制你尽管放心,本帅如挡不往金兵就死在宿州城下,决不回临安。”


杨炎心中一定,李显忠果然不是邵宏渊可比的。


李显忠道:“虞参将,你带二千人马,去静安镇,听杨统制调度。”


虞公亮道:“未将尊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