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那边人写的《胡琏上将与金门古宁头大捷》zt

整11师 收藏 23 4524
导读:谈18军徐蚌会战之失败暨胡琏上将与金门古宁头大捷/王文稷 提 要 一、十二兵团之成军,旨在参加徐蚌会战,挽救国军颓势,但却任命久离戎行、 从未与共军打过仗的黄维为司令,肇致10万大军溃败,因而大陆弃守。 二、大军东行,将步兵与车、马部队混合行进,彼此干扰,人困马疲,怨气冲天 折损士气,乃兵家大忌。 叁、胡琏亲临「危城」,了解战况,返南京後又自请再回「危城」,愿与十八军 官兵共存亡!此种「胸怀」与「人格特质」,实值吾辈军人效法。 四、以整十八军为骨干组成的十二兵团,在双堆集原本有能

谈18军徐蚌会战之失败暨胡琏上将与金门古宁头大捷/王文稷

提 要

一、十二兵团之成军,旨在参加徐蚌会战,挽救国军颓势,但却任命久离戎行、

从未与共军打过仗的黄维为司令,肇致10万大军溃败,因而大陆弃守。

二、大军东行,将步兵与车、马部队混合行进,彼此干扰,人困马疲,怨气冲天

折损士气,乃兵家大忌。

叁、胡琏亲临「危城」,了解战况,返南京後又自请再回「危城」,愿与十八军

官兵共存亡!此种「胸怀」与「人格特质」,实值吾辈军人效法。

四、以整十八军为骨干组成的十二兵团,在双堆集原本有能力突围,但因国防部

「坚持不准」,原来作战次长刘裴、作战厅长郭汝隗均为匪谍,导致全军大部被

歼。

五、叁十八年元月 蒋总统手令:「胡琏着即恢复十八军。」采收揽友军、老师

、学生、保安团队等,六个月即扩成叁个军,力战强敌,又赢得金门及登步岛大

捷,支援金门、舟山。

六、金门之战,十八军以弱击强,完全以「血肉长城」方式,人人抱湔雪双堆集

失败之耻,奋勇向前,赢得胜利。

七、金门战役获得大胜,各方争抢功劳,胡琏终其一生,从未置一词,显见其风

前 言

十八军在「国民革命军」的历史地位早被肯定,其全体官兵以「鲜血」写下了辉

煌的一页!剿共、抗日、戡乱、复兴(金门)各战役均表现特别突出,其中又以

胡琏将军之领导 ── 石牌、宜当抗日、南麻、土山集戡乱、徐蚌、双堆集会战

、金门古宁头大捷等最为伟大!《十八军军史续编》中,均已叙述。惜或以时日

太久,或以此次参与续编诸前辈,对「徐蚌会战」及「金门古宁头大捷」身在战

线上,对「高司」运作并不知晓,其中对於十二兵团成军、胡伯玉(琏)因奔父

丧离开、十二兵团被围後胡将军先後多次搭飞机空降战地等等,在《十八军军史

续编》── 胡琏传(页叁叁八)、徐蚌会战(页二一九)均彼此冲突且不符实情

。笔者因在驻马店十二兵团成立,及双堆集被围时均驻兵团部附近,且与十八军

(即兵团)通信营连长友善,故所知较在前方作战者详细!为免湮灭十八军及胡伯玉将军之伟大,特详细写出,以期「史实存真」。又本篇所记,并有「沿途行

军」、「蒙城会议」兵团参谋长萧锐建议叁案 ── 攸关兵团生死,全被黄维否

决,愤而请辞返回南京幸免被俘,及「争取突围及准许突围、突围情形」均作详

述。

民国四十八、四十九年,前兵团参谋长萧将军在台北叁军总医院一年多养病期间

,笔者以同乡(湖北孝感)晚辈陪侍闲聊,谈到胡将军在驻马店离开兵团时交待

黄维叁事,及他在蒙城军事会议给黄维叁个提案均被「否决」,犹不胜唏嘘及痛

恨黄维误国!与笔者相与抵掌浩叹者久之!

整编十八军改为十二兵团

民国卅六年七月中旬,整编第十一师被陈毅共军的第四、六、七、九、叁、八等

纵队围攻於南麻(注一),鏖战旬日陈毅大败,死伤枕藉自动撤退,整十一师奉

命恢复为「十八军」。

卅七年上半年,十八军奔驰於洛(洛阳)、汴(开封)、汝(汝南)之间,受郑

(郑州)、徐(徐州)、京(南京)、汉(汉口)四处长官的命令东征西讨均有

战功,所向披靡,乃将十八军扩编为「整十八军」,胡琏任「整十八军军长」,

辖十八军(杨伯涛)、十军(覃道善)。十八军辖十一师(王元直)、一一八师

(尹锺岳)、骑兵团(翟连运),编成十二兵团後加入四十九师(何竹本)(注

二);十军辖十八师(尹俊)、七十五师(王靖之),编成十二兵团後加入一一

四师(夏建勋)。

卅七年五月,豫(河南)西南及鄂(湖北)北,刘伯承、陈赓等部共军,窜犯南

阳及老河口一带,驻守南阳之第二军王凌云,急切求救,十八军奉命南阳解围,

由驻马店驰援。刘伯承侦知此情,企图於驻马店以西至南阳之间的山区险隘,伏

兵围歼十八军。胡将军窥破共军设隘伏击的阴谋,指示先遣部队迅速前进,军主

力则在驻马店虚张声势作克日继行之状,刘伯承一心欲想捕捉十八军主力而歼灭

之,因未能得逞,遂放过十八军先遣部队,掉头向西而去。胡将军俟先遣与南阳

守军会师後,乘势率领所部进出泌阳、唐河,接连克复邓县、叶县、襄城、许昌

(注叁)。

九月初,整十八军屯驻平汉铁路驻马店、确山、泌阳周边地区奉国防部令:「改

为第十二兵团。」(《十八军军史续编》页二○六,误作并加入第十二兵团序列

)十四军(原整叁师,新败)及八十五军(原整八十五师)军长分别为熊绶春、

吴绍周。

整十八军扩大为十二兵团後,总统 蒋公召胡琏晋京指示:「将十二兵团整顿好

後立即向徐州开拔,准备与刘伯承、陈毅两股共军作一决战。」另并谕知:「十

二兵团派黄维为司令官,您作副司令官,即从速赶回驻马店日内即布达。」

胡琏返回南京鼓楼附近十八军驻京办事处,召集留守幕僚计算兵团兵力并研究地

图後发现,驻马店到徐州并无可供大兵团运动之道路,问题严重,乃连夜向官邸

连络请见 蒋公,於次日上午前往林园谒见。胡琏向 蒋公报告:昨夜经与幕僚

详细研究地图,驻马店到徐州并无可供大兵团运动之道路,尤其十八军、十军汽

车及叁匹骡子拉的弹药车各有千辆,现仅有一条泥土道路绝无法负担。 蒋公问

:「您怎麽处置?」胡琏答:「十八军及十军分别在驻马店、确山、信阳等用火

车运输到汉口,换乘轮船至南京浦口,转乘津浦铁路火车北上徐州,而十四军仍

由驻马店循正阳趋蒙城,八十五军则北上,上蔡右旋亳州,在十四军之北侧向徐

州并进,并可互相策应。」蒋公当即颔首,并嘱咐胡琏:「回去速与国防部协调

。」

黄维原任新制军官学校校长,临时校址设汉口叁元里,系仿美国西点军校办理,

校址选定北平南苑,但因胜利後黄河南、北直到山海关外东北四省共军已全面得

势,致新制军官学校停办,乃派为由整十八军扩大之十二兵团司令。

约於卅七年十一月一日,「十二兵团」正式编成,司令部设於平汉铁路驻马店东

郊李庄(有数百户砖砌房屋、碉楼、护庄河,俨一城塞),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

禧奉国防部令前往布达:「十二兵团黄维司令,第一副司令胡琏,第二副司令吴

绍周(兼八十五军军长),并积极整顿补充,一周後向徐州开拔。」

又两日,胡琏接到十八军驻京办事处转来特急电报:「胡老太爷昨晚在西安故世

!」胡琏接电痛哭失声(军校毕业後一直带兵打仗,军务倥偬从未承欢膝下)乃

急电 蒋公,准给丧假一个月回西安奔丧。

又次日,胡琏召集十八军、十军师长以上干部,邀司令官黄维参加,逐一介绍各

军师长及军师特性,并向黄维慎重提出叁点建议:

第一:与共军作战,贵在灵活,绝对不能「被围」。

第二:此去徐州(详向 蒋公在京报告前文)请司令官速派一得力高级人员赴京

,向国防部争取平汉路、津浦路由招商局调集车、船运送十八军、十军,此事非

常重要。

第叁:这两个军的军师长,均与我共事多年,亦与共军作战多年,今後凡事请司

令官多尊重他们的意见。又特别指着原十八军参谋长现任兵团参谋长萧锐向黄维

慎重介绍,为不可多得之战略家(语气诚恳、加重),再叁叮咛黄维要尊重他的

意见。

大军东行、走向灭亡

「红尘滚滚车马喧,人畜(骡马)争道各竞妍。」

十二兵团约於卅七年十一月七日(《十八军军史续编》页二○九作八日)挥军东

进。行军分两梯次两路线,第一梯次右纵队(十八军、兵团部、快速纵队)由确

山,经正阳、新蔡赴阜阳;左纵队(十军、十四军)由驻马店,经汝南、项城、

临泉至阜阳。第二梯次(八十五军及十八军之四十九师)在广水集结,铁运至确

山,循右纵队路线跟进,然路况不良,大军运动极其不便(注四)。兵团浩浩荡

荡挤在正阳、驻马店往阜阳的泥土驿路上,人车争道,无计可施,可叹一,黄维

司令官完全忘了胡琏临回西安奔丧时的拜托及叮咛 ── 派人去南京请求国防部

调集车、船载运十八军、十军(装备太重,现有泥路无法负荷)。可叹二,往北

循上蔡东行还有一条平行的古驿路。(按:多年後军中前辈检讨:一、黄维脱离

带兵打仗多年,留德回国後脑中所留存的共军,仍是「扛单枪」、「打仗一窝蜂

二、兵团部幕僚,系他从新制军校带去的一群「班底」,没实战及高司经验

;叁、黄维个人自视甚高,又仗着是十八军老军长而刚愎自用。)

起始两天彤云密布寒风澈骨,行军途中还曾冻死人(黄河、淮河平原已属於北国

气候,国历十月已严霜盖地)。

第叁天起艳阳高照,恍如夏天!着单衣背装备走路仍汗流浃背,苦不堪言。而最

要命的还是汽车,叁匹骡子拉的弹药车,各有千辆,及10万大军壅塞在古泥土驿

路上,尘土蔽天车吼马嘶,人人灰头土脸寸步难行(包括车辆),放眼一望:

红尘滚滚车马喧,人畜争道各竞妍。」怎一个乱字了得!

第四天兵团部命白天步兵部队在道路两旁高梁地或宿营地休息,待日落後再出发

,白天的道路全让给车辆部队使用,并规定:汽车靠左边行进,骡马车靠右边同

时行进,各不相扰。这真是天大的笑话,第一、汽车、骡车均重十馀吨,泥土路

经过数十辆重车辗压,沿路变成坑坑洞洞,车辆处处抛锚,处处绕路,那里能保

持汽车在左,骡车在右?第二、骡马是畜牲,听见後面汽车吼叫,没有不惊悸,或是高跳不前,或是连车带骡子翻倒路旁高梁地,折腾下来一日行不到20公里,且还人困、马乏又堵车。

而步兵呢?白天不能睡觉,日落後却要行军;工兵则更惨,白天要架桥、修路,

晚上要行军,有时因应需要又恰好反过来,晚上架桥、修路,白天行军,车辆来

了跳下田,车辆通过再爬上路,苦上加苦!

十一月十二日,十八军之十一师(王元直)、一一八师(尹锺岳)到达阜阳,经

过一日激战後占领之。但共军扼守阜阳北关外颖河对岸又坚守一日始为此两师攻

略,并继续掩护赶到之十军向蒙城挺进!

阜阳北关之颖河,流水深20公尺以上,野战工兵没有架桥器材,除动员8个步兵团

分在两岸砍树、拆屋徵集架桥材料外(在两岸向河心对架「架柱及列柱桥」),另又派兵分赴上、下游徵集民船,在河中接续两岸架柱桥之浮桥。且兵团部又急

电国防部请支援新式美式装备「渡河工兵团两个营」,结果只派工兵第十五团一

个渡河工兵连,携来架桥材料50公尺(M2橡皮舟、桥桁、桥板等)应卯(注五)

在阜阳一共架成叁座,中间浮桥,两端列柱、架柱桥衔接,供汽车及骡车使用,

上桥後及前,限速每小时10公里以下,即使如此,列柱、架柱、浮桥仍时有下陷

、脱落、倾覆,因而迟滞用兵行动,使共军在蒙城及其东、西、北地区能从容集

结大军,深沟高垒,等君入□ ── 歼灭第十二兵团。

蒙城军事会议 ── 参谋长萧锐请辞回京

「风萧萧兮涡河(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卅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十八军、十军以重大牺牲攻下蒙城并攻略蒙城北关外涡河

对岸阵地,河水为赤,浮□如萍,可见我军伤亡之重!尤其,我十八军十一师工

兵营长(新婚才叁个月)因该营所架设之叁座浮桥,均数次被对岸隐藏之重机枪

所扫断,使十一师在抢过时坠河溺死甚多,师长王元直认为「贻误戎机」当场令

警卫连派兵予以「枪毙」。

笔者系於次(十七)日由阜阳率部赶到该处,准备架设通过载重车辆之固定桥梁

──仍采阜阳两岸列、架柱,中间用船架浮桥(工十五团渡河工兵连於再次日赶

到),闻悉低徊久之。该工兵营长其实并无罪过,原因是当年国军野战工兵营除

比步兵营多几把斧头、锯子外并无任何装备!连架桥的基本器材 ── 铁丝、绳

索、两爪丁等等都没有(未配车辆、马匹,只靠两手两脚),该营所架浮桥系临

时在民家搜取木板、绳索,先在我岸串接成「索吊桥状」而後派一排会游泳的兵

,在敌前枪林弹雨下冒死背负牵引绳索游登敌岸,用吃奶的力量把「索桥」拉上

对岸,桥仍浮在水面让步兵单线拉大间隔跑步通过。一个工兵连竭一日之力始能

完成一座,包括搜集材料、绑扎、牵引过河、固定,都要在敌火射击下来回多少

次始能完成,而过桥步兵太密接重压及敌人重机枪固定扫射「一点」打断绳索而

垮,均是无法掌控的事,因此而枪毙工兵营长有欠妥当。

十一月十八日,黄维在「蒙城文庙」召集师长以上开「军事会议」听取各军作战

最新战情报告後,兵团参谋长萧锐将军向司令官提出叁点用兵建议:

第一案:一个军守蒙城之线(以一个师占领奶奶庙、南平集之线作为蒙城的前哨

阵地 ── 指第十军及第十

八师),两个军(十八军、十四军)转向东进靠向津浦路,一个军(八十五军)

回驻阜阳,并负责维持阜

阳到蒙城交通线之安全,作为兵团之後方依托(进可攻退可守)。

第二案:一个军守蒙城(十四军),一个军过河(十军),一个军(十八军)转

向东进,叁者任务均同第一

案,八十五军仍同第一案。

第叁案:两个军过河(十军、十四军),惟任务较第一案再向前进攻,有利则继

续向徐州推进,无利则对峙

以待「战机」,十八军仍依第一案「东进」,八十五军军部及主力置於蒙城之线

,一个有力师守阜阳,一个师负责阜阳到蒙城交通线安全。

综论叁案重点:一、强调东进津浦路,俾利紧急时形成犄角,或作为外援走廊。

二、强调掌握阜阳後方交通,以备紧急时与华中剿总张淦兵团呼应!叁、蒙城以

北主战场从先前之「一个师过河」到「一个军过河」再至「两个军过河」,其主

要着眼在进攻退守完全操之在我。

萧锐参谋长又进一步说明产生之背景:一、我十八、十两军攻略蒙城及涡河以北

要点之艰苦及重大代价!二、据敌俘告称:刘伯承有5个纵队已先於兵团3日占领

南平集、奶奶庙东西之线加紧构工。叁、我十八军派出谍报报称:刘伯承2个纵队

已尾随我兵团占领阜阳。四、陈赓3个纵队於兵团自确山出发时,即在我左侧亳州

与兵团同向徐州方向前进。请司令官仔细考量此建议的叁个案,并以第一案最优

,第二案次之,第叁案又次之,萧参谋长说完坐下静候裁示。

於沈默数分钟後,黄维讲话了:「萧参谋长的叁个案都很好,顾虑也很周到。但

是(环顾众人),与本兵团受领的任务严重违背,本兵团定十一月廿日要到达徐

州,如果不去,本人负不了这个责任!再说,我十八军那里还怕了几个小共匪?

我决定,已经过河的叁个军(十八、十、十四)今夜即各自向其正面之敌展开攻

击!务要在两日之内到达徐州附近。八十五军留一个师守蒙城,其馀亦随叁个军

跟进。」

大家面面相觑!王元直举手本欲讲话,但为黄维所制止,黄维并站起来大声宣布

:「就这样决定,散会!」

「风萧萧兮涡河(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十二兵团瓦解。

萧锐见黄维一意孤行、蛮干,兵团此去凶多吉少!乃立即抄拟电报交十八军通讯

营(亦系兵团通讯营)加急拍发「十八军驻京办事处」,立发西安胡伯玉将军禀

报上情。

萧锐又立即写辞呈:「因胃疾复发难任艰钜,请准辞兵团参谋长职务,俾随运粮

专车回南京治疗。」连夜送请黄维批示。黄维在稍加慰留後即予批准,萧锐亦连

夜与十八军、十军各军师长分别打电话告知上情,互道珍重!於十一月十九日搭

由蚌埠运粮卡车(300辆美军大道机卡车约运来大米1,500吨,此後便饿肚子了)

,挥泪离开十八军袍泽(300辆卡车回程亦装满负伤官兵),经蚌埠转南京住院,

逃过一劫!

萧锐归程与兵团激战地区已相隔数十公里,但炮声隐约可闻,他的心是沉重的,

且北地早寒草木枯黄一片萧瑟景象。

飞将军自天而降 ── 胡老头来了!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十二兵团4个军经3天的苦战,推进不过20公里,伤亡之大,战果之微,自十八军

与共军二野刘伯承、叁野陈毅交手以来所未曾有!原因是蒙城以北去徐州共有叁

条路,但均有十叁道大小河流阻隔,共军容易狙击。但此次共军却不狙击而是深

沟高垒,抵死不退,且火力之大、之强亦前所未有!反观十二兵团装备沉重道路

不良,无论列阵,无论调动均难应需求。

或问十八军装备这麽重,难道以往都处处有良好道路供十八军打胜仗吗?我必须

回答,胡琏常常挂在嘴上「军队的任务在打胜仗!」他的用兵 ── 大开大阖,

进退操之在我,绝不受国防部挟制!只要仗打胜了,即使违抗命令要砍头他也认

了!加之十八军有便衣团,师有便衣大队(500人),四周500里以内地方民情(

赤化或亲国军)或敌情全在他掌握之中,进退自如,阵势拉开(重装备控制机动

位置)而非□集。

十一月十九、廿、廿一日,十八、十、十四军各均只进展20馀公里,越过奶奶庙

之线推进至南平集、芦沟集、七里桥之线,又为当面之敌凭浍河、淝河坚守不退

,攻势顿挫,而最要命的是後续辎重车辆均已通过蒙城涡河,散布蒙城北岸方圆

10公里,此时10万大军已陷绝地,进既不得、退也不是!上前及後退的,彼此都

不知道要干什麽?饭也吃不得(行止未定)!

炮声、重机枪吼声、嘶杀凄厉声,就这样又把廿二日折腾完,廿叁日黎明有骑马

及吉普车分头传达司令官命令:「十八军、十军分别向东、东南撤退,八十五军

由後向前,掩护该两个军撤退。十四军暂留原阵地抵抗,阻止共军出击,待十八

、十军撤退完毕,再与掩护撤退之八十五军赓续十八军、十军之後向东撤退。」

── 这不就是萧锐第一案!

笔者率领所部已在奶奶庙以东高梁地熬了两夜一天没吃没喝,今天(廿叁日)又

见到後撤的第十军部队与上前掩护的部队「对进夺路」互相叫骂,这真是个奇景

,互不相让、乱成一团!就这样你冲我突,撤的未能撤下来,因共军紧咬不放!

掩护撤退的未能接上,反而把撤退部队的路挡住。折腾了一整天,兵团就在南平

集东西18公里、南北15公里这一片荒地(村庄人家甚少)上动弹不得!谁也不知

道兵团部在那里?自己的上(下)级在那里?但黄昏後说是兵团部有令:「各部

无论大小先就地构筑工事,兵团四周均有强大共军,似已被包围,各级干部要沉

着应变……。」

这是廿叁日夜的事,但见连营百里,灯火人声喧天,外围各部仍彻夜被敌一波波

攻击,加深内围恐怖。

笔者当时仅是刚升任连长,战术谈不上修养,但当时我就想到要十八军、十军向

东撤退,我会指示他们,自己交相掩护,逐次撤退,绝不会再让战力弱的对进掩

护。

十一月廿四日黎明,确定昨夜共军已经合围加强工事!

廿五、廿六、廿七日兵团忙着整顿各军错乱的阵地,稍加调整,以便战斗指挥。

工兵部队部分替军、师部(兵团部)赶做掩蔽部、掩体工事,主任务在掘大坑以

掩埋十八、十军的炮弹,每天用时再掘出来(防敌炮击中也)!但廿七日兵团工

兵营忽奉命用十部十轮大卡车装满掘坑泥土,用此重车压出一条500公尺的「跑道

」。同日下午3时,一架小飞机在敌炮追踪中降落,胡琏下机後立即跳上附近等候

的一辆吉普车没入尘土中飞驰而去,飞机在人跳下後亦立即升空。

原来兵团被围後,黄维吓破了胆,每天数次电报 蒋公求救! 蒋公派专机飞西

安把胡琏接到南京立即晋见(胡琏虽在西安,十八军驻京办事处每天都把前方拍

来电报、译电拍给他,因此完全清楚十二兵团每天情形), 蒋公问他怎麽办?

胡答:「请派小飞机送我下去看看实际情形再回来回报。」

胡琏下机後立即陪同黄维及各军长绕第一线阵地一周了解实情。敌炮跟着这几辆

吉普车追击,黄维被吓得叫驾驶疾速掉头逃跑,胡琏自言自语:「钻都钻进来了

还跑得掉(注六)?」

当晚,召集师长以上在兵团掩蔽部开会,胡琏於听取各军师长报告後指示叁点:

一、明天每军派两个团共8个团,一个团全副武装向各自正面共军占领之村庄攻击

,攻下後随後一个团徒手带拆屋工具、面粉袋、米麻袋,上前拆木料、抢粮食。

二、所有105口径以上炮火,包括十八军24门155榴弹炮,统归十八军参谋长指挥

,重点使用,「集火射击」并要节省弹药,夜间先行标定,使弹无虚发。叁、我

明早即赶回南京向 蒋公报告此间情形,预定下午再赶回来与大家共患难。

廿八日上午8时胡将军搭小飞机急飞南京,晋见 蒋公,胡琏简要报告叁点:一、

估计共军约有23个纵队,被包围地点在涡河、淝河之间南平集与双堆集之线。二

、兵团普遍缺粮,一周後又可能缺弹药。叁、空中观察,共军加紧构工,似有久

围之计。

蒋公听完报告,随即问胡琏怎麽办?胡答:「只有我再亲自下去!」 蒋公说:

「也只有偏劳您了!」胡临行又禀告:「可否准许十二兵团立即突围?」 蒋公

:「您可与国防部再商量。」

廿八日下午胡琏因事待理未能成行,电告前方次日到。廿九日上午9时胡琏第二次

降落「危城」与十八军共存亡!此种从容赴难的壮举,伟大真实感动十八军官兵

笔者当时曾为之掉泪:「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如果胡将军直接

升十二兵团司令,任务在身必可「移孝作忠」,奔丧叁日可回,部队尚未出发,

绝不会陷入共军之包围圈!

「胡老头来了!」官兵奔相走告,士气大振。「有希望了,胡老头会带我们打出

去!」胡将军那时才四十二岁,被十八军官兵□称为「胡老头」。

共军则不停广播(火线喊话):「十二兵团昨天突然增加了10万大军(喻胡琏一

人可抵10万大军)!」

胡琏廿九日空降「危城」後立即采取:一、十军、十八军每日各派二个团,攻略

共军村庄(只实施3天,因攻不动,牺牲大而中止)。二、急电国防部:「请速即

准许兵团突围!」但,国防部回电说得好:「我十二兵团在双堆集,可吸引共军

五十馀万主力,对我精心规划决战之东战场减轻压力不少!裨益甚大,绝不准突

围!」叁、请国防部加紧空投粮食及弹药,每日轮流指派一个二线团□集後统一

分配(惜十分之九落於共军阵地,8(原10)万大军连杯水车薪都说不上)。四、

每日请求空军炸射,并要求「援军」内外夹击!但国防部仅口惠而实不至,如「

张淦兵团已到阜阳……」、「蒋纬国亲率战车200辆已到××,两日可到。」

胡琏自十一月廿九日机降下来至十二月五日确实发挥了雷霆万钧的力量,但因国

防部「坚持不准突围」原来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作战厅长郭汝隗均为共军间谍

(伪政权成立,宣布两人为廿五年党龄老同志),「空投虚应故事!」、「援军

只是口惠!」、「骡马叁千匹杀来吃光、脚上鞋子烧光!」、「炮管封口、包围

圈日小。」袍泽遗□无人掩埋,负伤官兵哀号无药包扎,人定难以胜天,胡将军

抚掌浩叹:「天灭我也!」──「鸿飞冥冥日月白,青枫叶赤天雨霜!」

最後十天(十二月六日至十五日)「奉命突围」,卫士只见胡先生不喝不睡秉烛

达旦(注七),眼见他十年辛苦建立的「胡家军」,只才离开十五天就被黄维带

到双堆集被消灭,怎不痛心疾首!「美人涓涓隔秋水,濯足洞庭望八荒!」

卅七年十二月十五日9时,各部队接奉命令:「每人将洗脸毛巾缠於左臂,下午3

时同时向各自阵地钻隙突围!不能携带的大炮装备均破坏或埋於地下!」共军每

天黄昏均对我炮击(最後一周特别威猛,因林彪在东北接收伪满十个重炮兵团星

夜赶来),但今天中午就开始炮击,原因,我国防部电告匪酋:「今天突围!」

天哪!那里还跑得掉!四周叁道大壕沟可以跑卡车,深3米以上,突围官兵跳下去

即被轻重机枪(隐形巧妙设在转角处)扫射,所以非死即俘(笔者被俘旬日逃出)。此後,真正突围官兵只十八师2千人及其他零星千人。

黄司令官、四个军长、师长均被俘,只胡琏逃脱(突围时乘战车被打断叁根背肋

骨,被五个卫士轮流背负自涡河北岸某渡口弃战车行十馀公里抵会流集),至十六

日天明,到达怀远城西边巧遇被包围时在圈外之十八军骑兵团(团长翟连运曾作

过胡先生随从军官),立即受到妥善照顾护送上海同济医院治疗。另有十八师师

长尹俊、七十五师师长王靖之突围。(胡琏战车突围经过、怀远城西遇骑兵团,

均见《光辉照耀》,周名琴着,〈随胡将军乘战车突围脱险纪实〉,页叁五五;

翟连运着,〈随从军官的忆述〉,页二○七。)

大陆弃守、神州陆沉

「芙蓉旌旗烟雾落,影动倒景摇潇湘,美人胡为隔秋水,焉得置之贡玉堂。」、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北极朝庭终不改,西山盗寇莫相侵。」

卅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十二兵团被歼灭於安徽省蒙城东北(徐州西南百公里外)

,国军因在东北失利,丢了物产富饶的锦绣河山。亟想,在华北黄淮平原与敌关

内主力二野刘伯承、叁野陈毅(一野彭德怀在西北、四野林彪在东北)决一死战

!如果得胜再乘胜出关收复东北,回头扫荡西北。

此役国军集结七个兵团:黄百韬、黄维、邱清泉、孙元良、刘汝明、李弥、李延

年,兵力约80万(编按:战史记载约40馀万);共军刘伯承、陈毅、陈赓等部亦

投入正规军百万、民兵(为共军强迫动员民间壮丁而特有的组织)百万。展开後

,黄百韬兵团於十一月十六日在碾庄首先被歼灭!黄维兵团亦於十二月十五日继

被歼灭!其馀五个兵团在「徐蚌剿匪总部前敌总司令」杜聿明率领之下(总司令

刘峙退避於蚌埠督师),更於卅八年元月叁至五日夜被消灭於徐州西南、萧县、

永城之间。此役双方动员之广、死伤之众为历史所绝无!国民政府经此一役元气

大伤,已无可战之兵!

转眼共军乘战胜之威於卅八年四月廿一日,渡过长江(南京下游江阴要塞司令戴

戎光收受伍仟根金条共五万两黄金出卖江阴要塞(注八),共军过长江後立即枪

毙戴戎光收回黄金)(编按:江阴要塞叛变接应共军渡江之主因:中共策划江阴

要塞「质变」计画,运用潜伏我方之地下组织共同运作,使戴戎光得升任司令,

中共乘机要挟,党员王德容、唐秉琳、唐秉煜担任要职,共军渡江时潜伏之共谍

乘机发动叛变,导致失守,详见注九),国民政府被迫仓卒南迁广州,再播迁台

湾完全放弃大陆。

徐蚌会战之败:第一、我十二兵团不该败而败,即使黄百韬瓦解,十二兵团若能

照胡琏规划,或萧锐在「蒙城军事会议」再叁强调叁案中的一、二案实施,十二

兵团已经突出重围!则以後整个局势必然改观。第二、若果胡琏直接升十二兵团

司令,在他领导之下必定纵横黄淮之间,刘裴其奈我何?也就不会神州沉沦!

兵法自古强调「强兵在将」,再强的军队交给像黄维这种「食古不化」领导者去

带,不吃败仗者几希?

孙子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夫未战

而庙算胜者,得胜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

况於无算乎!」、「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

有所不受。」

中国廿四史以四史 ─□ 史记(司马迁着)、前汉书、後汉书(班昭、班固合着

)、叁国志(陈寿着)最具史品、史识,秉春秋(是非)之笔,白历史真象。笔

者此篇不敢妄拟前贤,但已尽量掀开事实,期後期同学一朝身居庙堂之上,一定

要细读,以免重蹈黄维「不知天、不知地」之覆辙,贻国家万年於万劫不复!「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胡琏上将

与金门古宁头大捷

民国九十年十月廿五日,是「金门古宁头大捷」届满五十二周年,在卅八年十月

,大陆全部弃守,连最後的厦门亦在十月十七日被共军攻占,与厦门相隔仅5,00

0公尺寸草不生、贫瘠的金门,危在旦夕,风声鹤唳,喘息不定的人心,无人看好

金门,「兵败如山倒」,金门的陷落指顾间事!

卅八年元月初胡琏在上海同济医院病榻(卅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双堆集突围时负重

伤)上接到 蒋总统手谕:「胡琏即着从速收容旧部恢复十八军。」、「已另令

联勤总部拨给叁个军美式武器装备(截至金门战役均未收到)。」

胡琏受命於败军之际,奉遣於危急之秋,重组十二兵团,派员分赴京、汉、沪、

长江沿线,收容昔日旧部。二月入赣,受方天(十八军老军长,时任江西省主席

)支持,拨给赣西南十县,以「一甲一兵,保卫大赣南」为号召,一个月间十二

兵团就获得数万江西子弟及各方豪杰,学生慕胡琏之名而投效者更络绎於途。胡

琏把十二兵团以六个月时间迅速壮大成叁个军,逐次伸展到闽西、粤东。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此时共军叁野陈毅、二野刘伯承大军200万

於五月渡过长江天堑,十二兵团正张罗武器(奉拨装备全未领到),加紧射击野

外战技之际,只得被迫「且战且走」,向闽西大山粤东硗地转进,军行数日无人

烟,却时受土共伏击,其艰苦可以概见!此时,兵团已编成叁个军:十八军(高

魁元)、十九军(刘云瀚)、六十七军(刘廉一),转进中以十一师、一一八师

殿後与共军二野刘伯承追兵保持激战,向闽粤边区推进,一路击灭土共收揽友军

「华中剿总」白崇禧已由武汉败退到广州,对胡琏连下十二道金牌严限胡琏将十

二兵团带往广州,保卫华中剿总撑起广东赓续台湾互成犄角!而同时东南长官陈

诚又密遣罗卓英将军(两人均十八军老军长),携亲笔信潜赴闽粤边区,要胡琏

把十二兵团迅速向汕头集中,以便海运增援东南长官公署所辖之台湾及外岛金门

、舟山,是为卅八年九月,胡琏乃率兵团前进汕头。

卅八年八月陈毅野战军陷福州,其所属叶飞兵团叁个军(廿八、廿九、卅一)九

月直抵金、厦地区,十月十七日攻陷厦门,徵集船只积极作进犯金门准备,俾以

作为进犯澎湖,一举而下台湾,统一中国之壮图。

我十二兵团在胡琏上将睿智判断之下,令高魁元率十八军增援金门。十一师首先

登陆金门,并分遣一个团驻小金门;一一八师於十月十日在料罗湾登陆,被指定

为机动打击部队控制於中部;正航行於台湾海峡之十九军(刘云瀚原奉命往援舟

山),奉胡琏电令改援金门;六十七军(刘廉一)仍援舟山(并也在十一月继金

门大捷之後打胜仗)。

一一八师登陆後立即被李良荣(廿二兵团司令,胡琏登陆前全岛归其指挥)指定

任全岛机动打击部队,勉以:「发扬十八军优良传统,消灭登陆共军於岸际!」

一一八师官兵在战争爆发前十五天中,日夜在岛之中部及东西一点红、古宁头、

安歧海滩作绵密之攻击演练,虽席不暇□,从不稍懈,裨益战斗甚大!

卅八年十月廿四日傍晚,共军各种机帆船装载完毕,10点向金门发航,12点开始

炮击,并随即弃船登陆,震惊世界「金门大捷」之战於焉开始!共军登陆经1小时

激战即占领东西一点红间我第一线二○一师全部阵地。此时(卅八年十月廿五日

凌晨1时),我一一八师叁五叁团一、叁营(团直接配属二○一师),因营与团之

电话线均被敌炮击断不能连络,第叁营孙罡营长提议:共军已攻陷第一线阵地,

正向我们扑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马上出击!第一营耿将华营长立即同意

,并约定:耿营在东、孙营在西,两营并列成一线展开,全体持枪向掩来之共军

冲锋。由於两个营千馀战士之疯狂出击,立即将越过第一线向内渗入之大股共军

在东西一点红间数公里之岸上堵住,经过5小时的冲杀到黎明,敌遗□遍野,但其

後续船团继续登陆,却将此两个营重重包围,迫使改为环形列阵,苦守待援,伤

亡惨重!

该两营战至天明後伤亡逾半,幸赖师之叁五二、叁五四团赶到自两翼侧击,但旋

均被共军各个包围。直到9点以後我十一师、十八师、十四师(此两师属十九军刘

云瀚)援军到达,配合战车第一营向包围一一八师各团之共军实行反包围歼灭战

。反覆内外夹击冲杀直战至黄昏,共军除一小部约千人突围至岛西古宁头占据家

屋抵抗外,其馀登陆之敌已大致失去战力,是为大战第一日结束。

胡琏於廿五日黄昏赶到金门料罗湾外海,但因退潮船不能靠岸,乃以无线电与十

八军军长高魁元、十九军军长刘云瀚通话,了解首日激战情形,并指示高魁元(

按:岛上部队由李良荣司令官授权高魁元全权指挥):一、要严密监控今晚共军

後续船团登陆,除立予炮击外可申请空军夜袭!二、调整部署,将伤亡重大之一

一八师换下来,十八、十九两军各派两个师拂晓攻击。叁、迅速将负伤官兵送医

,重者後送!

十月廿六日(作战第二日),拂晓一一八师叁五二团及十一师卅一团向古宁头攻

坚(数佰户坚固水泥及砖造民房,且凸出台地易守难攻)。叁五叁团攻林厝,十

一、十八、十四各师亦全面展开向观音亭山亘东西一点红、安歧、埔头、南山攻

击,空军轰炸及战车前导,整日战况惨烈!胡琏於9时上岸立即赴太武山十八军指

挥所,接替高魁元指挥全岛战斗,并分与各师、团、营长个别通电话,勉以努力

杀敌,湔雪双堆集失败之耻!各级部队长得知胡司令官来了,转告官兵无不同感

振奋!经一日激战除古宁头共军负□顽抗馀皆转弱。

十月廿七日(作战第叁日)拂晓,一一八师、十四师各一部彻底攻占古宁头,其

馀各师亦进行战场清理,後运伤亡,金门之战结束!

是役十八、十九军负伤官兵3,553员,阵亡2,546员,我一一八师负伤官兵2,339员

及阵亡营长以下598员,其他各师大致相若,但十九军十四师四二团团长李光前阵

亡。

进犯金门之敌廿八军(廿九军则在金门对岸之澳头、刘五店、海头、後头集结)

之八十二、八十四、八十五师均为叁野陈毅之凶悍部队,各组成加强团强行登陆

,连其後续船团共约登陆2万人,除被我生俘7仟人外无一生还,对照敌我两军伤

亡俱见其惨烈!(编按:金门战役作战日期自十月廿五日起至廿七日止,经综合

研判统计:敌军伤亡7,659员,被俘7,341员;然我忠勇将士亦阵亡1,269员,战伤

1,968员,碧血忠魂永垂竹帛,详见注十)。

结 语

共军此次之所以惨败,是缘自卅七年冬徐蚌会战(共军称淮海战役)歼灭国军最

优良的七个兵团大获全胜後,北平易主、武汉撤守,国军已无可战之兵,尤其卅

八年五月共军二野、叁野、四野(林彪)大军过长江连下500馀城,势如破竹,故

养成共军骄矜,殊不知此次在金门碰到十八军却踢到铁板。十八军自民国廿年江

西剿共以来就是共军的死对头,金门这一仗也让十八军官兵湔雪徐蚌会战之耻。

其次,卅八年初胡琏在上海同济医院病榻受命重组十八军,仅六个月即因胡琏多

年之声誉,旧属、友军、老师、学生,各方豪杰争相投效,迅速成军且扩大为兵

团。观其「因武器於敌,养战力於敌」的训练、昭示(注十一),所经之处安抚

流亡、慰藉乡绅,百姓无不引领东望王师!我们都是挥泪离开赣闽粤的,胡琏上

将实古之名将也!卫青、霍去病、岳武穆不遑多让!

金门战役後有人宣称金门战役是孙立人所练新军所打,战胜是汤恩伯、李良荣指

挥,胡琏终其暮年从未置一辞!尝勉部属以「大树将军风范」!胡琏功高遭忌,

终其一生,未能登庙堂。惜哉!笔者有幸充其基层,亲其风范,爰为之记(注:

笔者任十八军一一八师叁五叁团叁营八连连长,古宁头之役负重伤)。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