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一卷 初啼 第四节 赤壁大战

北宋杨六郎 收藏 9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URL] 第二天,曹军浩浩荡荡的水军船只简直要将赤壁一带的海面铺满,说起来我就鄙视这些曹军官兵,要说北方也有的是河呀,江呀什么的,居然就找不出几个会水的将领,搞到最后还要来个江东派个丑八怪(庞统)来指点,搞了个什么铁锁连环,说起曹军将领个个都是人头猪脑真是没错,曹操这个老家伙只不过看到他的骑兵部队在铁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第二天,曹军浩浩荡荡的水军船只简直要将赤壁一带的海面铺满,说起来我就鄙视这些曹军官兵,要说北方也有的是河呀,江呀什么的,居然就找不出几个会水的将领,搞到最后还要来个江东派个丑八怪(庞统)来指点,搞了个什么铁锁连环,说起曹军将领个个都是人头猪脑真是没错,曹操这个老家伙只不过看到他的骑兵部队在铁索船上如履平地就赏了丑八怪500两黄金,难道这么多曹军将领还不如一个江东丑八怪?有两个叫什么焦触、张南的北军大将还跟文聘要了20艘小船和500名水兵号称要去挑战联军大都督周瑜,还真是无知者无畏,他们不知道这周瑜还有个外号叫浪里白条,简直就是海里的海龙王,居然向他挑战,真是厕所打手电—照屎(找死)。果不其然,没有几个回合,全体玩完,那两个家伙一个没了脑袋,一个喂了鱼虾,只可惜了那500名水军跟着一起殉葬了。

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突然刮起了东风,在这个季节刮东风太不吉利了,上一次刮东风还是40年前,那次长江南北瘟疫横行,十户八死,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文聘,正好文聘也在看我,开战之前,文聘跟我说如果要报仇,就从前面动手,不要从背后下手,如果我还是个男人的话。不过我现在还不想杀他,毕竟我还有表妹春花可以依靠。

虽然顶着强劲的东风,文聘的先锋部队荆州军依然和东吴水军交上了手,这次和上次刘备军交战不同,我们荆州军和吴军是世仇,沿河荆州百姓几乎每家都有亲人死在吴军手中,同样,长江南岸东吴百姓也是每家都有亲人死在荆州军手中,只要是荆州军和吴军交战,双方必定全力以赴,不拼个你死我活不可,这仇恨就越积越深,越深越积。我运气不错,不到一袋烟的工夫,我的小队已经将吴军2条小艇干沉,20名吴军或死或逃,从我们面前消失了。3000名东吴水军被我们歼灭了一半,荆州军总算出了口恶气,在几十万北军面前露了次脸。

前哨战结束了,整个北军阵营欢声雷动,几十艘吴军大小船只都已经起火燃烧,当火焰从一艘吴军快艇刮到我脸上的时候,我大怒,你们疯了,难道要烧自己家的船。大家不解的看着我,烧毁敌军船只一向是我们的惯例呀。我相信此刻的曹军也有人觉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里不对劲,抱歉,我只是一个士兵,不是参谋,战略的事情交给别人好了。当一个白胡子老头带着手下来投降的时候,当曹军全部出来观看投降仪式的时候,我才想起来那里不对劲了。可惜这时候,白胡子老头和他的几百名手下都已经一身烈火的冲到了曹军铁索船上,十几年后,我依然可以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几百个火人在曹军的铁索船上乱窜,他们虽然惨叫连连,但没有一个跳到水里面的。尤其是那个白胡子老头,眼神是那么的坚定,笔直的冲向了花花绿绿老头。夏侯敦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抱着老头跳到了水中,我很佩服夏侯敦,要知道这是什么季节,水有多冷,我是不敢跳进去的,也许这就是我和夏侯敦的差距。

没有多长时间,能够让曹军骑兵跃马驰骋的铁索船几乎全都在烈火中燃烧了,有的船只运气好在火焰蔓延之前就砍断铁索脱离了火船,逃的一条性命,运气不好的,只好跳到水里面,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不是被大火烧死,就是被江水冻死,看他们如何选择了。

荆州军因为熟悉水性,大多配属在快船和蒙冲上,这时候大家正忙着打捞跳水的北军的时候,听到南岸军号大作,文聘大喊,大家撤退。荆州军捞起一些北军,头也不回的用最快的速度划向北岸,吴军总攻了,无数的吴军船只仿佛从江底冒出来一样数量越来越多,负责了望的兄弟吓的脸色发黄。曹军船只有一大半半沉半浮,烈焰冲天,无数的尸体飘浮在周围水面上。

吴军绕开这些船只,逼近了北岸。在北岸站住脚跟的我们和留守的曹军一起排开阵列,向吴军射去铺天的弓箭,但由于吴军在船上,有船只掩护,效果并不理想,相反吴军越来越多的船只到达了北岸,越来越多的吴军登上了陆地,射向我们的弓箭也越来越多。在曹操也上岸后,曹军就开始有意识的边打边撤,我们荆州军按照曹操的惯例还是殿后。

虽然我们是降军,但是我们依然是男人,为了能够在乱世中生存下来,我们拼命了,曹军要感谢我们,如果没有我们的最后一战,曹军恐怕损失要加重三成。这是荆州军最后的战斗,也是我们最后的战斗,荆州军的荣誉和荆州军的历史、荆州军的耻辱,荆州军的一切一切恐怕都要在今天消逝了。

文聘拄着刀,咧嘴冲着我一笑,鲜血喷涌而出,恐怕你是没有机会了,要报仇,到地府找我吧。我不语,挥刀斩飞2名吴军,一支羽箭射中我的大腿,痛吗?没有发觉,这个时候那里还能够感觉到痛疼。越来越多的吴军冲了上来,我握刀的手臂却连动也动不了了,文聘也是一样,我们互相靠在一起,等待着死亡的到来。文聘的3名亲兵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用他们的死换取了我们的生。

华容道,一个很普通的名字,谁会想到几千年后居然会脍炙人口,甚至做成了游戏,但今天,这里却是一个地狱。当曹军士兵跌跌撞撞的撤到这里,老天要亡曹操,居然会用一个泥潭挡住了去路。曹军士兵在曹操的命令下找来稻草铺在泥潭上准备让骑兵先过,当第一个骑兵和他的军马慢慢沉到泥底的时候,他凄凉的惨叫惊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曹操阴沉着脸看了看身后的士兵,做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决定。解除荆州军的武装,铺路。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我们逃回来的荆州军1278名士兵变成了稻草,变成了铺路石,变成了泥潭里的冤魂,变成了曹军的逃生之桥。

曹军将领除了张辽没有人为我们求情,他们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只有牺牲我们这些人的生命,才能救他们的生命,自然,一个人的反对比起大多数人得性命来说不值一提。

不愿意做桥梁的荆州军士兵全部被当场格杀,他们也奋起反抗,但力不从心,一来人少,二来部队食物不足,三来战斗时间太长了,所以他们失败了,我早就累得精疲力尽所以并没有被补上几刀。当曹军浩浩荡荡的从我们身上踏过去的时候,他们带走了我们的生命,带走了我们的希望,带走了我们家人对我们的期盼,也带走了我们内心尚存的一点良知。一个人如果死了,他还会有良知吗?

我的头还停留在泥面上,并没有沉下去,在我身子下面垫得就是文聘,很可惜,到现在我们没有较量一下,估计我被杀死的可能性很高很高,但现在,他也不过是泥潭中的一只冤魂野鬼而已。无数的兄弟们用自己的身躯组成了一座桥梁,并非出自志愿,这股怨气强烈的我想以后任何一个曹兵吴兵都不敢再回到这里了。

在几个亲兵走过这座桥梁后,曹操跃马跑过了这座桥梁,没有敢回头看一眼这座冤魂之桥。张辽,以后我还会再遇到这个人,并且还交过手,虽然只是很狼狈的逃跑,他这时候依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看到我还挣着眼睛的时候带了一下马的缰绳,让马蹄擦着我的脸落在了旁边一个荆州军的背上而不是落到我的头上,如果他知道最终他会死在我的手中,他还会救我一命吗,我相信他会得,因为他还残留着人类的良知,使我不至于完全变成一部杀人机器,我很感谢他。当最后一个曹军消失在泥潭另一边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活着,真的还活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