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行动 第一季 神剑出鞘 第十四回 占山为王(1)

信周 收藏 1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size][/URL] 天亮的时候老杨和方周到达了蘑菇崖,其他人已经在等候他们。童明也醒过来了,只是还在发烧,喝过水后精神好了一些,背他来的人利用这个空隙砍了两根木棍,捆扎了一个简易的担架,准备抬着童明走。 方周现在最着急的是童明的伤情,他腰部的伤口一旦感染溃烂就会危及生命,方周到金三角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当地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天亮的时候老杨和方周到达了蘑菇崖,其他人已经在等候他们。童明也醒过来了,只是还在发烧,喝过水后精神好了一些,背他来的人利用这个空隙砍了两根木棍,捆扎了一个简易的担架,准备抬着童明走。

方周现在最着急的是童明的伤情,他腰部的伤口一旦感染溃烂就会危及生命,方周到金三角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当地的社会状况了解的却差不多了,方圆上百公里内要想找医生比登天还难,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杨身上。

方周把老杨叫到旁边,低声对他说:“杨大哥,当务之急是赶快找医生,猴子的腰部有枪伤,看情景已经感染,必须尽快救治。”

老杨想了一下说:“距离这里四五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我们果敢族的小山寨,山寨里有一位老猎人,他对治疗跌打枪伤很有一套,用得都是中医的老方法,咱们现在只能去找他了。另外山寨里都是自己人,我们也可以在那里里修养一下。”

“好,就依杨大哥,我们赶快走吧。”

跟随老杨来的有六个人,加上方周和老杨刚好八个人,四人一组轮流抬着童明走。

一路上马不停蹄,大家累坏就歇息十多分钟继续赶路,整个晚上都没停下来。因为高烧童明时常陷入昏迷之中,路上大家不断地用水壶盛山泉水浇在他的身上给他降温。直到第二天上午终于赶到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寨。

山寨位于森林的边缘,四周都是大山,破旧不堪的吊脚楼零星地散布在树丛间,老杨似乎跟寨子里的人都很熟悉,遇到的每个人他都主动又热情跟他们打招呼。

老杨领大家来到森林边的一栋吊脚楼下,吊脚楼建在两棵几人才能合拢的大树中间。老杨让大家放下担架在下面等着,他一个人踩着吱吱直响的木板楼梯爬上吊脚楼。

方周和其他几个人忙着他捆绑童明的绳索都解开,因为一路走的都是山路,许多地方还非常陡峭,担心把他摔下来,就用绳子把他捆在担架上。

不一会老杨又下来了,他高兴地对方周说:“老爷子刚好在家,我们俩把他抬起来。”

方周心里一阵高兴,“我自己来吧。”说着话伸手把童明抱了起来。

老杨又回头对其他几个人说:“你们几个就不要上去了,否则会把老爷子的吊脚楼压垮掉,我们可能要在这里住段时间,你们哥几个到林子里砍些木头搭个窝棚。”说完,老杨紧随在方周身后一起爬上吊脚楼。

方周抱着童明走进木楼里,只觉得到处都是黑乎乎,脏兮兮的,屋子中间有一个火塘,上面吊着一把被烟垢包裹起来的水壶,有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坐在一把破旧的矮脚竹椅子上抽水烟,粗大的竹桶水烟发生咕噜、估噜的响声。

“求老人家救救我兄弟,您要多少钱都可以。”方周焦急地说。

老头没说话,用手指了指火塘边的破竹席,示意把病人放在那里,然后继续咕噜、估噜地抽他的水烟,又抽了几口后才把半米多高水烟桶靠在竹椅背上,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露出伤口来我看看。”

方周急忙撩起童明的衣服,在老杨的帮助把缠绕在腰上的绷带取下来,顿时一股恶臭散发出来,伤口的周围又红又肿,向外渗出血水。

老头看了一眼,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下,把老杨叫到一边,指着墙上挂着的几捆草药说:“你赶紧到林子里去采这几种草药,最好是生长在老树根边的,越新鲜的越好。”

“知道了。”老杨抓起地板上的药篓和铲子,匆忙走出去。

“把他伤口周围擦干净。”老头一边对方周说,一边从一个木盒里拿出一个小罐子来。

方周知道这是中医常用的拔罐,但是不知道老头用它来做什么。

只见老头从一个书本上撕下一纸,把纸又撕成几小条,随后伸到火塘上点燃,赶快把燃烧的纸条塞进拔罐里,迅速地把罐口扣在童明的伤口上。

童明不由自主地全身颤抖了一下,方周紧紧握住他的手,轻声说:“如果忍不住就喊出来。”

童明微微摇了摇头没说话。

老头又从旁边拿过一个盆子来,靠在伤口边。等了两三分钟,把拔罐左右摇了摇然后取下来,只见有大半茶碗粘稠的脓血从拔罐里淌了出来,白的是脓,红的是血。方周终于明白老人家是在除去伤口里面的脏东西,这种方法虽然很原始,但是对愈合非常有利。

老人家把拔罐清洗了一遍,擦干里面,再点燃纸条,塞进拔罐后又扣在童明的伤口。如此这样反复进行了四遍,直到最后吸出来的全部是鲜红的血液。

这时候老杨也回来了,老人家对他说:“把草药洗干净,然后混在一起捣烂。”随后又递给方周一根筷子长短的小木棍,“塞到他嘴里,让他咬紧木棍。”

方周不清楚老人家要做什么,让童明张开嘴咬住木棍。

只见老人家从墙上摘下牛角制成的东西,拔出木塞,从里面倒出些黑色的粉末在童明的伤口上,方周认出来这是火药,他一下子明白了老爷子的目的,只有猎人会用这种残酷的疗伤手段。

老爷子用火钳从火塘中夹出一个块烧红的木碳,猛然插在童明的伤口上,轰的一下撒在伤口上的火药燃烧起来,童明猛得抖动了一下,随即身体抽搐起来,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哼叫声,随后垂下头昏死过去。

老爷子迅速把老杨捣碎了的鲜草药覆在伤口上,他长出了一口气,对俩人说:“不用给他包扎,这样就可以,如果明天不再发烧他就没事了,但是继续发烧我也无能为力了。现在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谢谢老爹,太感谢你老人家了。”方周感激地说。

老爷子也似乎累坏了,他摆摆手没说话,重新坐回竹椅子,拿过竹桶水烟,很劲地吸了两口,然后又对老杨说:“前几天我在山林里捡了一只老灵芝,你到林子里去打只山鸡来,一起炖些汤给他喝。”

方周一听赶紧说:“杨大哥你歇着,还是我去吧。”

“哈哈,别的你比我厉害,打猎就不如我了。你就在这里照看着童老弟,我很快就回来。”说完,老杨抓起那只老枪转身又出去了。

望着老杨离去的背影,方周心里一热,他真的好感动,心里忽然产生一个念头,过些日子先给老杨换只好枪。

方周守在童明身边,一步不离地守了整整一夜,他不时用手抚摸童明的额头,试探他的体温。方周一直没有合眼,直到黎明的时候才迷糊了一下。

第二天天亮后,方周猛然醒来,他赶紧用手摸了一下童明的额头,竟然不烫手了,方周心里大喜,他不放心地趴下来,让自己的脸贴到童明的额头上,果然跟自己的体温一样,他兴奋地跳起来,跑出吊脚楼,大声呼喊,“杨大哥,童明好了……”

忽然,方周发现旁边的大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好了一间草棚,草棚是用木棍架在大树中间的几根粗树枝上,有一个简易的木梯竖立在树干上。

听到方周的呼喊,老杨和其他人顺着木梯从树上的草棚里下来,方周急忙跑过去握住老杨的手,兴奋地说:“童明体温恢复正常了,他已经没有危险了。”

“太好了,全靠这小子的身体棒才度过这一劫。”老杨也高兴地说。

“不,全靠大家的帮助,靠老爷子的精心治疗,没有杨大哥童明过不了这一关。”方周感激地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