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十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约几秒种后,佐佐木看到前面寂静的所在黑咕隆咚地不像是有什么不对的瞬间,忽听到前面不到200米之处似乎有众多人在活动时所产生出的窸窸窣窣的声响!于是,佐佐木在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狞笑并在心里想到:“卑鄙的支那人,打了我一个冷不防就想溜走?你以为我佐佐木是软柿子!”想到此他倏地趴在了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待刘刚三人也溜回了土沟里后,韩大海悄声让士兵们传令:“所有机枪火炮掷弹筒按照指定位置听我的命令同时向两边速射,榴炮弹一待打完马上顺沟里向西撤!”


万般俱静的夜空下,140多人静静地伏在这道宽七、八米,深不足两米、弯弯曲曲不知有多长的被山坡上的雨水冲刷出来的土沟里屏声静气、紧张而又兴奋地等待着两边日军的接近。通过以前的几次战斗他们的心里很有数,日军的战斗力军队绝不可轻视,尤其是一旦在被袭击之后缓过劲并腾出手来的反击,不是轻易就容易挡得住的!以往在韩长官的指挥下他们几次地能够以少胜多地让日军吃尽了苦头,除了指挥官高超的安排和布置以外,强大的火力以及突然袭击的战术和近距离短促突袭的手法是他们的看家本事。此刻在韩长官的策划布置下通过他们的突袭让沟两边的日军相互火拼起来,其战斗结局那肯定是相当的激烈和壮观!不过稍稍有点遗憾的是:他们在促成双方面的火拼之后恐怕是不能留下来亲眼观察两伙强悍的日军部队互相打起来的热闹场面和最后的胜负结局的!


当两边的日军部队总计六百多人虽然小心翼翼但仍然清晰可闻的脚步声各在一百米和七、八十米处传过来时,韩大海突然大喊了一句:“弟兄们,狠狠打!”


从东北方向运动过来合成一股之一的是沂水来的一个日军中队,他们刚刚于十多分钟前在黑暗中爬一处小山坡时被刘刚的射击队用密集的子弹和平射炮射击给打了个措手不及,扔下了四十多具尸体后又继续向指定方位摸来。而稍稍偏东一点的是从莒县派出的日军佐野联队第三大队的大队长带领的两个中队,该大队长佐佐木少佐率五百多人刚刚到了一个平地的边缘,便遭到了三排短促而猛烈的机枪、火炮和掷弹筒的打击,使得这支日军横尸50多人。


此刻佐佐木少佐满肚子愤恨地与沂水的日军中队合兵一处,企图在迂回包抄的运动战术已经被对方发现并遭到顽强而猛烈的抵抗后,两个地区的部队合而为一循着支那军队退却的方向跟踪追击并指望着按照先前的战斗部署与东南方向的另几支部队合围成一个铁桶般的包围圈,然后等待着佐野联队长的统一下令进攻彻底地消灭这伙可恶的支那军队来出出胸中的这口恶气!


登上了一处稍稍较高的小坡,佐佐木先是摆摆手低声下令让众官兵们停步隐蔽然后又习惯性地举起了望远镜,尽管他看了半天什么也分辨不出来。


约几秒种后,佐佐木看到前面寂静的所在黑咕隆咚地不像是有什么不对的瞬间,忽听到前面不到200米之处似乎有众多人在活动时所产生出的窸窸窣窣的声响!于是,佐佐木在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狞笑并在心里想到:“卑鄙的支那人,打了我一个冷不防就想溜走?你以为我佐佐木是软柿子!”想到此他倏地趴在了地上并叫过两个中队长指指前面并用手势传达着“所有轻重武器先对准正前面180米的所在狠打三分钟然后全体官兵运动包抄准备围歼!”的指令。


正当十几秒种后佐佐木的命令在两个建制基本完整的中队得到了迅速而一丝不苟的执行、所有的官兵们在原地支炮架起机枪对准了180米处的所在等待着佐佐木开火的命令时,突然间在更近一些的黑暗处先是星光点点和一串串火花裹在震耳欲聋的爆响中劈头盖脑地向这些半蹲着身子准备射击的队形中打来、然后是在呼啸声中落地炸开的炮弹和榴弹!


佐佐木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比他们快了一、两秒钟,于是愤怒地大声高喊着指挥部队还击!只是,散开面并不大的众日兵们只有在边处的可以用轻机枪和步枪把子弹仓促地射向前面敌人的阵地,而定好了距离和角度的重机枪以及迫击炮在冒着被对面炮火不断打倒炸死的的艰难处境中,只能是按照原来的射击诸元仓促地大概修正了一下角度就进行了断断续续的还击!另外,趴在地面上用步枪和轻机枪还击的众日兵们所打出的子弹也在打空之后射向了距离他们一百多米处的位置!


被东南方向和西北方向夹在中间土沟里的吴志伟连队随着韩大海的命令,全连的8门步兵炮、12具掷弹筒、12挺轻机枪和两挺重机枪以及近百条步枪分成两部分向相反的两个方向猛烈地射击!


憋足了劲头要一下子把两边偷偷摸上来的日军彻底打蒙的众官兵们伏在这处刚好作为立式掩体的土沟之中尽情地倾泻着弹药!提前看好了大概方位而在沟底不露出身体的炮兵们就着在连续不断爆炸腾起的火团光亮观察着现场不断地报着方位和弹着点的观测员的指示下,用75毫米的步兵炮迫击炮发射的炮手们紧张、急速地装弹和发射,配合着众多的掷弹筒把一颗颗的炮弹以每一颗不到两秒钟的时间迅速而准确地炸在前面各不到一百米处的借着火光可以看到的正忙乱着四下奔跑、爬动的日军士兵中间!12挺轻机枪按照韩大海的吩咐基本上以连发扫射并把弹道压低为主,目的是为了使日军士兵难以抬头还击,而一边一挺的重机枪则专门打向两个以上聚堆的日兵所在并尽量地用呼啸着喷泻出的子弹编成一道密集的弹网来压制对方的运动和还击!除此,所有的步枪在这些具有着神射手水平的官兵们手中操纵下借着火光映照的瞬间对着忽闪忽现的日兵人影以及时常闪射出的火花位置抬手就打!


仅仅是一分钟过了一点,紧挨着步兵炮的韩大海在听到旁边孙守田的报告得知所带的炮弹已经全部打完后,没有片刻的停顿,大喊一声:“轻机枪掩护、重机枪和步兵炮先抬着速向西侧撤退!”


重武器走出了几十米后,诸多掷弹筒在打完了最后的一枚榴弹后也迅速地撤了下去,最后是所有的步枪手们在韩大海连喊带拍后背的催促下俯下身子向西面跑去!


也就是他们刚刚跑出了四、五十米后,原来阵地出的两边即刻就响起了很有气势和规模的火力还击!只是,两边日军缓过劲来的火力都射过他们并不知道的那个土沟而凭空打向对方的阵地!于是,相互都以为这伙支那部队后退了一定的距离并有了一定的阵地纵深和延长、肯定是该支那部队的最后堡垒的日军指挥官们包括所有被打火了的士兵们都抓住这稍纵即逝的可以稍整战斗形态的瞬间、怀着绝对不能再给对方施展火力机会的念头把手里最大的打击火力拼命地发挥了出来!


跑出了七、八十米的一直处于连队最后面的韩大海喊了一声:“队伍停下,赶快拆卸枪炮上肩。”说完他又稍稍向沟上爬了几步看了看两侧比刚才还要激烈的战场情景道:“拆完后赶快转移,这离鬼子太近,不宜久留!”


在重武器拆卸的同时,其他官兵们都好奇心十足地爬到沟边上露出脑袋看着后侧的两边阵地情况,只见除了几乎有成百近千的火光点点之外,轻重机枪所划出的暗红火串还夹带着一颗颗的曳光弹四下乱窜并相互穿梭!同样密集而猛烈的迫击炮和掷弹筒把爆炸的火团裹带着要人生命的气浪以及弹片密布在两边相距不远的阵地上!一手导演了这场日军相互火拼的官兵们撤出战场仅仅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两边阵地上所显示出打击火力的猛烈、气势之强大并不亚于他们自己刚才伏击的场面!


“乖乖!”韩大海一旁的马占军小声咂舌道:“小鬼子真他娘的抗揍,让咱们打得怎么狠,现在还起手来还这么凶!”


“俺娘唉!”一排的刘海生也道:“鬼子的炮也这么多啊!你们瞧瞧,这两边炸得都像一片火海!忒厉害-------”


在众官兵们拆卸完了重武器等待命令的短暂时间内,韩大海见最后面郑少海的工兵组在射击队一个小队士兵的掩护下留在刚才的伏击阵地处埋设了地雷回来后下了命令:“立即撤退,路上不要说话,赶快和吴长官他们会合。”


重新整理好队形的队伍加快了步子,他们东拐西绕,不一会就顺着沟底到了一个下坡处。


韩大海仍是和戴云飞的一排走在全连的后面。此刻,他的心里不知是什么原因,只觉得沉甸甸的有一种压力感———刚才土沟里两边被狠狠打了一通的两股日军部队居然在如此猛烈的痛击下仍能够在不到三分钟之内进行迅速而强有力的反击,这真是让他感到十分吃惊的!


自从海上回到大陆,集中全连的炮火和士兵同时对两股日军进行最大力量的打击,这恐怕还是第一次!但是这两股日军在遭袭后的迅速反映却真实地显示出一种事实———遭受到了骤然的打击后,且不管受到了多大的损失,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组织起强大的反击能力———先不论这两股日军的反击能力能否同时地打在自己的头上,仅仅就这样的素质和抗打击的战斗力,也足以证明了进剿沂蒙山的日军联队实为一支精锐之师!


“以后再遇上他们的仗就不好打了!”韩大海此时心情沉重地想到。


此刻的韩大海同时还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他把全连的所有官兵们分为四个方向派出去打伏击后,他听到部队撤回来的过程中日军向他们原来的阵地上还击打炮时的火力密度就有了疑问,此刻他们身后两股日军对打时的炮火更让他感到惊讶———即使两股日军均是一个大队的编制,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火炮!一旦在马上的七点三十分日军的联队主力上来发起统一的攻击,是不是还会有山、野炮之类的大口径火炮?虽然从临沂到我们的沂蒙山驻地很远并在夜间爬山过沟,但从这次佐野联队数日的准备和精心的布置以及战前的火力配置,这种大口径的火炮隐藏在某个较远的距离内对我们实施打击也不是不可能的!


韩大海越想越觉得这个第一次成为正面交锋的佐野联队长非同小可,其部队的野战能力以及抗打能力和应变能力的坚韧顽强并且从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战术动作的迅速、火力配备的强大也不难看出其战斗力的凶悍!


“真是碰到了他娘的对手了!”韩大海在心底骂了一句后又加快了步子追上前面的戴云飞小声地问了一句:“一排长,你刚才以及一开始带弟兄们打了两仗,有什么新的想法?”


“新的想法?”戴云飞毕竟是个当过侦察连副连长的中尉军官,知道韩大海不会轻易地问他很平常的什么话题。想法肯定谁都会有,但“新”的想法却不是谁都会想的出来的。于是,戴云飞稍稍思忖了一下道:“韩长官,我觉得这些摸上山的鬼子们动作迅速、反应能力和相应的还击能力很强,不象以前咱们截鬼子军列车的时候那个部队的鬼子们挨了打半天做不出反应来还击那样软。另外,我还觉得他们的装备很强,超出了正常的编制配备,就好像为了消灭咱们而特地配备了一些超出配额的重武器,比如说迫击炮和掷弹筒等。”


“你说到点子上了!”韩大海拍拍戴云飞的臂膀道:“咱们可是遇上了他妈的对手了!这个佐野贤一是个深藏而不露的家伙,一旦露出了本来面目,势必会狠狠地咬你一口!他的部队你也看到了,综合素质相当的不错,以后再和他们交手,真可谓是‘针尖对麦芒’啊!”


“‘棋逢敌手、将遇良才’。韩长官,小鬼子的部队一直都不弱,但咱们也不是吃素的!他佐野贤一再狠,你布置的打冷枪运动不也干掉了他们狗日的几百多吗?在院东头帮忙八路军,不也干掉了他半个大队的鬼子官兵么?他佐野贤一再厉害,不是还有你韩长官带着全连的百十多号生死弟兄和他对阵吗?你放心韩长官,有弟兄们的英勇善战、有你和吴长官的正确指挥,咱们不和他们硬碰硬,以虚避实、机动灵活,在方圆几百里的山区和他们周旋打游击,我就不信他佐野贤一能狠过咱们这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中国汉子们所组成的中国军队!”


戴云飞这个硬汉子的一番话只是让韩大海的心里有了几分踏实———有了像他这样的优秀官兵作为连队的骨干和基础,这是部队与众多日军周旋和战斗的资本。但是戴云飞刚才的一番话只是以一名战斗员的角度来看待他一个军人的职责和战场上无可避免的生与死的严峻现实,然而韩大海却要从一名指挥员———现在是全连官兵们所仰仗和依赖着的、起着决定这支小部队的全体官兵们就目前来看是怎样脱出险境的生死安危、以后来讲是怎样以更加灵活、有力的打击来和这伙强大的日军作战的领军人物的角度来考虑某些战术问题的。所以,韩大海一方面对自己的部队里有着象戴云飞这样强悍、勇猛的成员而欣慰,另一方面他更要为着这样优秀的官兵们肩负起他们生存和打仗而要付出的责任去竭心尽虑!


正想着,忽觉前面的队伍停了下来并响起了轻微但明显的说话声!原来,全连的官兵们已经到了距离刚才伏击阵地一公里多的吴志伟和几名伤病们一起看守军马的地方!


“回来了?”穿着日军服装的吴志伟和林如水一起来和韩大海打了招呼。韩大海在朦胧的月光下看见吴志伟身边的林如水等人刚要说什么,又似乎发现林如水、陈玉林等5人有些不对———一个个呼吸不怎么平顺,并且不易察觉的面目表情上有些怪怪的!


韩大海靠近林如水的身边关切地道:“林兄,夜深天寒,有劳林兄挂念了。”说完他抽抽鼻子———林如水身上背的步枪仍飘出谈谈的硝烟气味!


韩大海没有说破,微笑着与陈玉林等人点点头然后下令道:“全连所有人立即上马,向西北重山方向转移。我们要绕过鬼子的外线包围圈,从岸堤向中高潮前、坦阜经甄家堹、黄山铺折向武家洼再向东渡沂河到棋山,再从李家坡至高泽、松柏然后回五莲山。弟兄们要记住:我们现在是一支日军的快速搜索部队,沿途一律不准说话,不许亮灯火。射击队同我、王大水在全面开路,姜大岭带着黑虎在射击队的前面200米处探路,吴长官、林兄、陈兄等人带二、三、四排居中,一排断后。出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