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见鬼(一)[第一原创]

欣卡 收藏 14 134
导读: 熊侠剑,是个小工厂的里的组长。他老爸从小就是个武术迷,一直,都不是一个安分的孩子,也曾想过离家出走,拜个门派,成为一代大侠的,至于门派是少林还是武当那倒是其次的了,反正只要成为大侠就行。可无奈他老爸的老爸一直管的极为严苛,再加上他又是家里的独子,农村,对传宗接代这方面看的很重要的,于是他也没什么机会往外跑了,只好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念书识字,工作生孩子。 但是,熊侠剑的老爸是个很执着的人,年轻时候的梦想没有实现,那就给自己的儿子,取了个侠剑的名字,以慰自己当年的心愿。 不过世事总是如此,往往

熊侠剑,是个小工厂的里的组长。他老爸从小就是个武术迷,一直,都不是一个安分的孩子,也曾想过离家出走,拜个门派,成为一代大侠的,至于门派是少林还是武当那倒是其次的了,反正只要成为大侠就行。可无奈他老爸的老爸一直管的极为严苛,再加上他又是家里的独子,农村,对传宗接代这方面看的很重要的,于是他也没什么机会往外跑了,只好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念书识字,工作生孩子。

但是,熊侠剑的老爸是个很执着的人,年轻时候的梦想没有实现,那就给自己的儿子,取了个侠剑的名字,以慰自己当年的心愿。

不过世事总是如此,往往父亲越是把自己未完成的期盼放在儿女身上,儿女越是会反其道而行之。熊侠剑就是如此,不仅他没有丝毫的迷恋武术的心思,甚至武侠小说看的也少。反倒从小,就和村里的孩子整天混事,不学无术,以至于初中混完之后,就再无事可做了。

后来家里着急他没有工作,便动用了各种关系,终于托人找了个开着小工厂的远房亲戚,让他进去做了个小组长。

话说,这熊侠剑虽然无所事事,但小组长本来也就是管别人做事儿的,自己亲自动手的少,何况他从小混事,很快,就和小厂里的各个小头头们混的烂熟了,时常一起喝酒玩乐,日子过的倒也开心。

这天,熊侠剑又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跑去市里的一个小饭店喝酒。他今天很得意,因为他教训了一个一直以来都不服他的女工。这女工仗着自己好歹也是念过几年书,混了个大专的文凭,总是觉着比他们这些初中毕业的普通工人高一等似的,特别是对他这样没什么文化,偏偏又管着她的人更是看不顺眼,平日里就总是对他说的话爱理不理的,让熊侠剑早就积了一肚子的火了,而今天,终于逮到机会修理她了。小工厂,生产的一批货出了点问题,于是熊侠剑仗着自己小组长的身份,又在各个小领导面前吃的开,于是把责任全都推到了那女工的身上,害得她被罚的很惨,一整年的奖金全被扣了,而且还有苦没处说,说了也没人理。

熊侠剑好不得意,心里好不痛快啊,于是更加无所顾忌的大喝起来。直到喝的自己是晕头转向的,才晃晃悠悠往回走。

熊侠剑从市里,赶上了最后一班开往市郊的车,占了个位子,便昏睡过去,迷迷糊糊的再也无法清醒了。连售票员的拉扯也没能叫醒他。恍惚间倒是听售票员说了,什么酗酒者不能上车,你再不下去我就要打110了。熊侠剑在心里“哼”了一声,心想你这是吓唬谁呢,110还管这破事儿,老子还就坐着这儿了,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果然,售票员见他半天没有反应,可眼前发车时间已经到了,便再也没有什么耐性和他纠缠,索性由着他去,连票,也没叫他买了。

熊侠剑乐得清静,得意洋洋的一个人,霸占了两个位子。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这也的确是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人愿意和他同位了,都怕这人坐到一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吐自己一身。就算不吐,那股酒味儿,也实在是难以忍受。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睡了多久。熊侠剑突然就觉得脸上,凉飕飕的,好像有股风吹了过来,挺舒服的。起码,头脑顿时清醒了不少。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却发现好像车厢内的乘客,已经是只剩了他一个了。而售票员,大概,是为了响应节能的号召吧,早就不知什么时候,就把车里的灯给关了,车子,在一片黑暗中前行着,甚至熊侠剑还产生了某种感觉,好像车内的光线,比车外的更加的黑暗,因为他已经完全看不清售票员的样子了。他扭头一看,发现自己左侧的窗户,已经打开了,风,从窗外灌了进来,直吹到了他的身上,也难怪他会觉得凉飕飕的了。

可是,这是开到了哪儿了呢?熊侠剑一头雾水,窗外都是长的差不多的田野,和树木,这到底是已经过了家门口,还是还没到呢?熊侠剑一时半会,真是看不清了。就觉着看哪儿,哪儿都眼熟,乡村本来就相差无几的风景,在夜色的笼罩下,更显的没又什么差别。而也许是湿度太大的原因,甚至窗外还总是有着一层似有似无的雾气,模模糊糊的叫人感觉怪怪的。

熊侠剑心里毛毛的,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窗外的风,还在一个劲儿的灌进车内,吹得他的脸,冰凉冰凉的,脖子和手上都是一层鸡皮疙瘩。

“你醒了啊?”

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车里响了起来。

熊侠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好像是售票员发出的声音。

“你醒了啊?你到底在哪下车啊?”那冷冰冰的女声,再次响起。

熊侠剑咽了口口水,他看不见那售票员的脸,太黑了,却能感觉到那声音,就从那女人坐着的方向飘了过来,声音不大,却冷冰冰的直刺耳膜。

“我,我……我在黄皮桥下,过,过了么?”

“到了,下车吧!”

突然那女声仿佛变得不再飘忽,反而变得命令般的严厉起来,直摄人心。而车子,急急的停了下来,哐当一声,打开了车门。

熊侠剑,甚至连犹豫都没有,也没顾得上多看窗外一眼,就慌慌张张的跳出了车门。因为那看不见脸的女售票员,说话的声音似乎让他无法反抗,再说,就算是往外看,似乎也难以看得清现在外面的环境了。

熊侠剑跳下了车,车外的温度,好像比车内要低一些,冷风一吹,他又是一个激灵。

这,这是哪儿呢……?是我家吗?

熊侠剑仔细辨认着。

恩,那房子,那树,那桥,哦,对,对,对了,应该是快到家了。

熊侠剑看到了似乎熟悉,但在夜色中却显得有些诡异的一切,无论如何,是放心了,这儿的确是黄皮桥,路边那一大片疯长的一米黄花,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儿的黄花,长的都快有人高了。电视上总说什么外来物种入侵之类的,看看这儿的黄花就知道了,十几年前还没有的,如今却全被这种植物,占领了这块野地了。几乎看不到别的植物的生长,只剩下了那些妖艳的黄色穗型花朵,在夜风的吹拂下,轻轻的摇摆着,仿佛,是有着某种韵律,舞蹈般的韵律,让人看着很舒服,舒服的,想立刻昏睡过去。

熊侠剑有些眼花,他看着那些一人高的花朵摇摆着,一枝,两枝,一片,两片……

一团团的花朵在他眼前摇摆着,开始是花,后来,又好像不是花?好像,好像是人?对,一个个穿着黄色纱衣的女子,在随着夜风的节奏轻舞着,在熊侠剑的眼前摆动着曼妙的身姿,可是,可是看不清脸啊,就像那个售票员一样,怎么就看不清脸呢?

熊侠剑眼花了,脑袋也花了。眼前的花朵,或者说如花一般的舞女很美,很诱惑,他很想看清那些女人的脸,他甚至想抓住一两个人飘忽不定的衣服。于是,他一步步的走向了那些野地中的花丛……

看清了,终于看清了,那些女人的脸。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恩,还挺好看,可,可怎么就这么眼熟呢?而且,而且……还好像全都长的一个模样?!

熊侠剑想起来了,这,这些女人,怎么长的和他白天整得那个女工的脸,一模一样呢?一样的眼睛,一样的眉毛,所有的人,长的全是一个样子?!

熊侠剑害怕了,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他拼命的告诉自己,一定是酒喝多了,眼花了吧。他拼命的想稳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想走出那片花丛,走到大路上去,对,只要走到大路上,就什么事儿也没了,再也不看这片野生的黄花丛,不看,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只是,好像那些花朵幻化成的女子,都不想让他走,无数双的手臂拉扯住了他,拉住了他的手,拉住了他的脚,腿,甚至脖子,越来越多的手伸了过来,缠住了熊侠剑,缠死了熊侠剑,一些轻飘黄色的纱衣,甚至伸进了他的嘴里,食道里,肠胃里,惹得熊侠剑直想吐,却无法吐得畅快。他,他就快喘不过气了……

第二天清晨,一位赶早集的同乡,首先发现了他。熊侠剑,就躺在离大路不远的黄花丛中。原本同乡还以为他是喝多了,躺在路边就睡着了,还想过来叫醒他,可谁知道走来才发现,他已经脸色铁青了。

后来经法医鉴定,熊侠剑,是死于窒息。至于为什么窒息么,从他身边的一堆呕吐物,还有他气管中的异物,就可以看出了,他大概是因为喝多了,晚上呕吐过度,导致食物残渣堵塞住了气管,于是窒息而亡。那段时间,那附近所有的男人们喝酒,都收敛了许多。

而至于那晚的事情,只怕,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本文内容于 2008-9-15 14:00:13 被一级佣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