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一卷 少年》 四 比武

mulinsen444 收藏 19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终于等到其他人都散去,杨炎才来到岳飞墓前,点燃手中的松香。然后恭恭敬敬的插入泥土中。三拜之后,杨炎才站起身来环顾四方,苍松翠柏己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杨炎心中一阵感概:“时间过的好快,我第一次来岳武穆墓前的时候,这里的松柏还是枝叶稀疏的,一晃就过了三年了,这里的树木都以长成叁天大树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终于等到其他人都散去,杨炎才来到岳飞墓前,点燃手中的松香。然后恭恭敬敬的插入泥土中。三拜之后,杨炎才站起身来环顾四方,苍松翠柏己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杨炎心中一阵感概:“时间过的好快,我第一次来岳武穆墓前的时候,这里的松柏还是枝叶稀疏的,一晃就过了三年了,这里的树木都以长成叁天大树了。时间过得真是好快。”杨关想着:“回到杨家以经三年了。杨昌鹏早己从尚武院毕业从军去了,而且自己也既将毕业了。杨婉也长大了,不过还是很腼腆,见了杨炎说不了几句话就脸红。杨显业也己经八岁,开始读书了。


“哥哥,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娘恐柏等得着急了。”流苏的声音把杨炎从沉思中叫醒过来。


杨炎笑道:“好的我们回去吧。”


三年的时间流苏己长成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温柔和顺,妩媚乘巧,杨府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她。万如菊更是视如己出一样。


杨炎也待她就象亲妹妹一样爱护,平常也教她读书识字。闲瑕无事时常带流苏去西湖边游玩,有时还带她去郊外打猎。


因为常和杨炎一起外出打猎,流苏不仅会骑马,还学了一些初浅的武功,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也能强身健体,可不像一般的大家闺秀那样弱不禁风。


“原来大哥家里还藏着个大美人啊!”曹勋第一次看到流苏时,一付重涎欲滴的样子,同来的高震也好不刭那里去。只到被杨炎踹了两脚以后才恢变正常。


曹勋和高震也是杨炎在尚武院里仅有的两个朋友。而杨炎和其他的夙学仅互只是见面打个招呼的程度。甚至有一些人杨炎根本连姓名都不知道。一方面是因为杨炎并不很善于和人打交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杨炎右留武院上课的时间并不很多。


三年的时间里杨炎一直努力按杨沂中的要求,表现很一般但又不太差,完全是一个不上不下,不好不坏的样子。不过杨炎发现,保持这样一个况态并不露痕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倒底还是爷爷厉害,给我出了这样的难题。”虽然有时候杨炎也这样报怨,但一直做得还不错。并没有引起别的学生和教官的杯疑。也包括曹勋和高震。对于教官来说一个大部伤时间都在逃课的学生,能够保持一个中等的水丰以经很不错了。


“如果从人际关系的角度正看,我大概和永安公主的情况差不多。”自从杨炎来尚武院的第一天和永安公主打了一架以后,两人虽然都目属一个学院,既住杨炎老是旷课碰头的时候也不少,不过两人似手都心照不宣的在有意无意间避开对方。倒是经常和永安公主形影不离的妹妹永宁公主,到有几次主动对杨炎打招呼。


不过杨炎还有曹勋和高震两个朋友,永安公主却连一个朋友也没有,至少杨炎从未看见她和别的女生走在一起。


“这么一个母大虫,有谁敢理她。”高震是如是说。曹勋则在一边大声咐和。


其实永安公主姐妹俩都是少有的美女。三年以来越发出落得秀丽出尘。不同的是永安公主是冷艳孤清,令人不敢亲近,而永宁公主却是雍和集贵,平易大度。只习惜两人经常走在一起,令所有的男生都只能远远的看着她们的背影小声议论。


“嘿嘿!以后看那个人倒霉,被那个丫头招去当驸马,那可就惨了。”曹勋有时也和杨炎开玩笑“不如大哥你去做这个驸马。因为只有大哥你打赢过这丫头,我和小高起码还有永宁公主可以争一争。”


不过和永安幺主不一样,永宁公主在尚武院的人缘却相当不错。既使是和永安公主在一起的时候,永宁公主身边也会带着几个女廷。有时偶尔和永安公主分开,永宁公主身边就会立刻围上一大群男生,其中当然也有曹勋和高震。


有时高震和曹勋也对天长叹:“为什么同样都是公主的两个人却相差这么大呢?”



不知不觉中,杨炎和流苏以走到了杨府的门口。


刚一进门,只听里屋一阵大笑:“炎儿,你回来了。”


杨炎先是一怔,随及大喜,大叫道:“外公,是你来了。”立即跑进大厅,果然正中的太师椅上正坐着万显声。


三年以来最初每隔数月万显声都会来看望她们母子。但总是不椋动杨府的其他人。不过后来见他们母子生活的都还不错,万显声也放心了,也就渐渐来的少一些。这一些以经是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来了。


万显声哈哈大笑道:“炎儿,你可又长高了。”


这时万如菊以得到丫环的通知,从里屋走了出来,忍不住道:“爹,你总是这么鬼出神设的,也不打个招呼。”


流苏一见万如菊出来了,忙走过去,扶住万如菊道:“娘,您的病还汶好,怎么起来了。”


杨炎也走到厅如菊身边道:“娘,您还是回去躺着吧,不要出来,小心受了风。”


万显声一皱眉,道:“如菊,仵身子不好就不要免强了,我们父女俩还讲那公多规居作什么。”说着来刭万如菊身边,拉起她的石手,中指,无名指搭住她的脉搏。


万如菊通:“爹,我不要紧的,这么多年我不都这么过来了吗?”


万显声一脸凝重,道:“如菊,这病可不瑕,炎儿先扶你娘房里躺着。”


杨炎答应了一声,和流苏一起扶着万如菊回到卧室,躺到床上。杨炎问道:“娘,今天的药喝了没有。“


万如菊道:“还没有,你和流苏去煎药吧,有外公陪着我就可以了。”


杨炎和流苏走出卧室以后,万如菊才对万显声道:“爹,我知道,我这病柏是好不了了。”


万显声皱眉道:“你胡说些什么,有爹在这里,你有什么病都不会有事的。”


万如菊笑道:“爹,您别骗我了,我这病是打小就有的三十多年了,是轻是重是好是坏我还不清楚吗?就是华陀在世只柏也治不好的。”


万显声长长叹了一口气,不在说什么了。


万如菊又道:“我和炎儿回到杨家三年,看着炎儿一天天长大,我就很高兴了,婆婆常和我说,公公总说炎儿天资聪颖,以后必然能成大器,我想就是到了九泉之下见到朝辉,我也对得对他了。只日惜看不到炎儿出人头地的那一天了。”顿了一顿,又道:“木过爹,你可不要把我的病情告诉炎儿。公公诧他马正就要参加尚武院的考试了,可不要让我的病让他分心。“


万显声点点头,道:“好的,我签应你不告诉他。”



尚武院对每年毕业的学生都会进行一次全面的考试。以考核学员的学习情况。


考试分为三个部分:尚武院每年毕业的学生大约会有五六百名,首先是基础考试,项目是马术、箭术、力量和笔试。按甲、乙、丙、丁等分为十个等级。最终按总成绩前二百五十六名进入下一个阶段的考试:武功比试。就是由学员进行一对一的比武较量。负者淘汰,胜者晋级,直到决出最后的胜著为止。只有武功比试的前八名才能参加最后一项的考试:战场考试。由八名学员每人率领一队人马,有条件担同的情况下,指挥军队在战场上较量,也按淘汰制决出最后的胜者。


按照惯列参加战场考试的八人都可以获得晋见皇帝的机会。并由皇帝亲自赐给嘉奖。是一项很高的荣誉。而且第一名还可以被委以低阶的武官。在学生的心目中不亚于中了武举。三年前杨昌鹏从尚武院毕业时在武功比试和战场考试中都获得了第二名,以经很不错了。


现在尚武院的考试以红开始了,基础考试以经结束,杨炎在全部五百八十七名学员中,名列第二百零二位,算是取得了下一阶段的资格。同时杨沂中也解除了对他的限制,允许他全力以付的参加武功比试。因此杨资在武功以试中出人意料的连战连胜,一奉杀进了最后的决赛。


而决赛的对手竟就是永安公主。


“怎么会是她呢!”杨炎暗自想着。


和杨炎不同,尽管永安公立为人孤傲,人缘也不好,但成绩一直都是十分优透的。基础考试她就以骇人的全部满分取得了第一,武功比试进入决赛在大多数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倒是杨炎能进入决赛到是大出人们的意料。


比蹇是在一张五丈见方的木台上进行,木台有三尺高,周围没有栏杆。台下以围满了学生。都想来看一看今年最大的热门和最大的黑马文间的较量。也有不少平常不敢正视永安公主的男学生能借这个机会饱览永安公主的绝世美貌。


杨炎和永安幺主相隔约三丈远,对面而立。杨炎一身青衣,手握一把木刀,平指永安公主。永安公主一身白色镶金边花纹的武士服,长发束起,扎成一条马尾从左肩垂至胸前。额前一缕秀发,微微遮住半边脸容。一双秋水似的双眸凝视着杨炎,石手握一根木棍,背在身后,从左肩头露出一截棍头来。


厂通鼓响,比赛己正式开始。两人却都纹丝不动。


永安公主缓乏道:“三年以来,我一直都在等待一个重新向你挑战的机会,现在终于等来了。”


杨炎苦笑道:“想不到你还在为三年前那次打架耿耿于怀吗?我可早就望记了。”


永安公主道:“你是不会明白我的。我忘不了,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输给别人。不过能够在这个场佥在次向你挑战也很好。我很想知道这三年里我究竟进步了多少。”


杨炎长出了一口气,道:“好吧我会让仵如愿以偿的。”


一刹间,两人几手是同时向前跃出,刀棍如闪电一般舞动,全是快手招法转眼之间以交手十余招,木刀和木棍发出一连串交击的声音。在场观看的学员只见一青一白两条人影乍分乍合,转眼之间,两人己绘换了个位置。各举刀棍又成了对持的局面。


全场立即曩发出热烈的掌声。声音未绝,忽然一阵狂风吹过,吹开了永安公主遮住丰边脸容的秀发,露出美丽清冷的容颜,白衣飘舞,黑发飞扬,宛如神话中的仙女一般,令在场的易学生一个个目不转晴的看着永安公主,却没有人发现就在永安公主对面的杨炎却连一个衣角也没动。


杨炎手中的木刀缓夂举起,遥遥指向永安公主,眼光炯炯,一刹那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杨炎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在也不是平时那千嘻嘻哈哈,满不在手的学生,而是如目一只威猛的猎豹,蓄势待发。


永安公主的双眸之中发出锐利的光芒,手中的木棍也缓乏举起,棍头微微上扬,斜指着杨炎。


杨炎一声长啸,手中的木刀划出一道弧线,直取永安公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顿觉狂风大作,扑面而来。永安公主挥动木棍,正好迎上木棍,刀棍相交,众人的耳中却似听到一个炸雷声。


杨炎势如长虹般连续砍出八刀,永安公主左拦右挡。连续挡了八刀。杨关刀势不绝,接着又挥出五刀,一时间竟逼得永安公主只能招架,毫元还手的余地。终于挡不位杨炎急风聚雨般的进攻,不得木后退一步。


杨关一见奋力又是三刀,永安公主连退三步,方才将这三刀全部化解。杨炎的这轮攻势也终于力竭,不得不收力回棼,给自己回力的时间。而永安公主也被这一轮攻势压得透不过气来,无力反击,双方又回到对持的局面。


而在场的人刚才只觉得劲风扑面,耳轮中一个接一个炸雷声响,离台近的人纷纷后退,功力浅的早就捂住了耳朵。两人一停,众人也觉得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似的,竞都忘了喝采,鸦雀无声。


永安公主一声轻叱,主动向杨炎攻来,杨炎挥刀相迎,两人又战在一处。


三年以前,永安公主在杨炎手下还过不了一招。但这三年的时间里显然是进步神速。所使的棍法就是当牟宋太祖赵匡胤所创的太祖棍法。赵匡胤本是绝顶的武学高手,年青时曾拜在华山陈抡老祖门下。后来自创了一套拳法,一套棍法。后世称为太祖长拳和太祖棍法,都是一等的武学。但后来的大宋皇帝和皇室子弟大多都不习武艺。以至赵匡胤之后无人在练成这两套武功。永安主公也是从皇宫所藏的拳谱和棍谱上,在加上有高人指点终于成为赵匡胤之后第二个练成这两套武功的人。


永安公立虽是女子,却将“太祖棍法”使的大开大合,全是刚猛的路子。而杨炎也施展开“血战刀法”招招抡攻,寸步不让。虽然只是两人交战,却仿佛令人至身于战场上千军万马,两军血战的感觉。


刀棍再度相交,又发出一声炸雷般的巨响,两人各退三步,终于再度分开。


在场的学生们看得自然是惊心动魄。拼命为两人喝采。教官们却一个个暗暗叫苦。这两个人的武功早己远远超出了一般学生的级别。虽然是使用木刀木棍,但在他们手里和真家伙没有多大的区别。这样打下去,恐柏难免两败俱伤。


汞安公主自不必说了。这是杨炎是杨沂中孙也非同小可。虽然石尚武院中这些身份都没有什么特权,一但两人有任何的意外,在场的教官都会者大麻烦。因此教官们一个个心惊肉跳,只得默默哀求老天,千万不要出事。


杨炎深深吸了一口气,身影微微一挺。


风又起。却不是刚才那种令人站立不稳的狂风。变成了以杨炎为中心,散发出来的微风。


更令人椋异的是风中竟还隐隐夹杂着雷声。


这雷声并不是方才刀棍相击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炸雷,而是那种山雨欲来时的闷雷。


空气渐渐的变得凝重了起来,微微的轻风,沉闷的雷声。住得每一个人都觉得呼吸沉重,气氛压抑。


离杨炎最近的永安公主却是面不改色,仍是一脸冷清从容的样子。


杨炎的嘴色露出了一丝微笑。手中的木刀对着汞安公主虚砍了一刀。


只听“咯喇”“咯喇”声响不绝,坚硬的木台达突然出诜一道裂缝,从杨炎的身前开始,一直向永安公主沿伸过去。


永安公主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木棍向地上一顿,又是“咯喇”“咯喇”声响一道横向的裂纹从棍头何两边沿伸开,正好挡住从杨炎那边沿伸过来的裂缝。


看着台上一横,一直成“丁”字形的两条裂缝,满场学员无不惊叹,教宣都在暗暗吃椋。这样的武功听都设有听说过。


杨炎轻轻吐出一口气,道:“公主这三年里你确实进步神速,一定下了不少苦功吧。”


永安公主淡淡道:“只要能够赢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杨炎道:“那么就让这一战见个分晓。现在就决一胶负吧。”

永安公主那线条优美的丹唇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很好,我也想尽怏知道答案。”


突然之间,两人同时发动。青影白无一闪而过。木刀和长棍带着巨大的力量击出。狂风大作,雷声大响,令人身影不稳,震耳欲聋。“咯喇”一声两股巨大的力量担撞在一起,发出震耳的声响。几个功力稍差的学生经不住跌坐到地上。


在看台上的两个人又换了个位置,相对而立。永安公主右手执棍,背在身后。而杨炎手中的木刀却断成两截,只有半截握在杨炎手中。


但任比赛裁决的教官立刻大声道:“比赛结束,杨炎负。”


杨炎看了看手中的断刀,叹了一口气,道:“公主这一次是你赢了。”说罢扔掉手中的木刀,跳下台去。


台下的曹勋和高震立刻围了上来:“大哥,你真的认输了吗.”


杨炎道:”我的刀断了,不认输还怎么样,教官也裁定是我输了.”


高震道:”刀断了,大哥你还可以空手入白刃和她打嘛,你空手一定可以打胜的.”


杨炎摇头笑道:“胜就是胶,输就输。又有什么关系呢?大不了下次在赢回去。”


台上的永安公主却毫无获胜后的欣喜之情。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杨炎在曹勋和高震的陪同下挤出了人群。手中的木棍却“啪”的一声轻响,出现一道裂纹,不断的扩大。



午夜,丑时。


临安城南的玉清寺的丈殿正中,两个中年女尼一个白衣,一个黑衣并肩坐在蒲团上。


永安公主走进大殿,在那两名女尼面前双膝跪倒,道:“弟子拜见师父,师叔。”说着恭恭敬敬嗑了三个头。


白衣尼睁开双眼,微笑道:“起来了,徒儿。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和你师叔都是化外之人,不必这么拘泥礼节。”


永安公主道:“是。”这才站着身来,重手而立。


灰衣尼问道:“今犬的比试结果如何?”


永安公主道:“弟了赢了。”


灰衣尼道:“很好啊,不枉我和你师父教你一场。”


白衣尼微微一笑道:“徒儿,你有心事吗?”


永安公主低头道:“弟子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白衣尼道:“是关于今天从武的事吗?”


永安公主道:“是的,弟子觉得今天的比武我似乎并没有嬴。”


白衣尼笑道:“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永安公主道:“虽然最终教官判弟子获胜,但我觉得并设有真的赢。因为。。。因为他虽然输了,却好像并不在意,仿佛,仿佛是。。。。。。”


白衣尼道:“你是不是觉得他仿佛是故意让你赢的。”


永安公主点点头。


灰衣尼道:“你怎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为什么要让着你呢?是因为你是公主吗?”


永安公主摇摇头道:“不是,是因为。。。”迟凝着将三年前的往事说了出来。


灰衣尼听罢之后,笑逍:“那不过是小孩子间打闹罢了,你怎么还耿耿于怀呢。”


永安公主默不作声。


白衣尼叹道:“徒儿,你对胜负太过于执着了,这恐柏会成为将来仔武功大成的障碍。”


永安公主道:“弟子不明白,还请师父明示。”


白衣尼叹道:“三年以前,我们收你为徒,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你精诚所至,另一方面也是看你天资过人,实在罕见。所以才将你收在门下。传你小无相功,三年之间你果然有了相当的成就。比你的几个师姐妹强得太多,也比我和你师叔当年要好得多。只是这小无相功讲究无相无色,与道家的清净无为一脉相通,你如果太执作于胜负成败实在不是无相之道啊。”


永安公主垂首道:“师父师叔大恩弟子永世难忘,只是弟子愚顿,恐怕有负师父师叔的厚望。”


白衣尼叹道:“这不是什么愚不愚顿,解铃还需系铃人,你自己的心结还要靠你自己去解开,我们也帮不了你。”


灰衣尼道:“师姐,她年纪还小,以后会慢慢明白的。”


白农尼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放不下胜负么,小无相功终难有大成。”


灰衣尼道:“看耒你今天的对手木是一般人,把你们比试的经过完整的说来听听。”


***************************************************


“雷历风行大法,这是雷历风行大法啊!”白衣尼和灰衣尼听完永安公主的讲述之后同时色变。“想不到临安城中居然还有人练成了雷厉风行大法。”


灰衣尼叹道:“师姐,想不到我们闭关修练十余年竟都成了井底之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能练成雷厉风行大法。”


白衣尼笑道:“天下之大,奇人异士有的是,你我又算得什么。不过这临安城中居然还有这样天资过人的少年人吗?”


永安公主忍不住问道:“师父,什么是雷厉风行大法。”


白衣尼道:“雷历风行大法是数百年前风雷上人作创的绝世武功。不过这数百年以来,只有‘江湖三奇’中刮‘龙鹰’万显声一个人练成过。这个孩子难道是万显声的弟子吗?我倒没听说万显声收过徒弟啊!”


永安公主道:“居弟子作知,他叫杨炎,是同安郡王的孙子。”


原来杨沂中是两朝老臣,皇帝赵眘以为旧臣,尤其礼重,常以爵名相称而不呼其名。永安公主也不敢直接说出杨沂中的名字来。


不过白衣尼和灰衣尼显然是知道她说的是谁。


灰衣尼道:“杨沂中的孙子,怎么和万显声撤上关系的?”


永安公主道:“居弟子作知,他是同安郡王三子的儿子,父亲早亡,他和母亲一直生话在外面,三年前才回杨家。”


白衣尼笑道:“师妹,别人自有别人的机缘巧合,我们在这里胡猜些什么。”突然扬声道:“房顶上是那住朋友,可否下来一见。”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老尼姑,好耳力啊!”话声未落,己有一人落在殿外。





注:[宋史 杨存中传]载“孝宗以为旧臣,尤礼异之,常呼郡王而不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