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平凡的人(神鹰军团)

ahchh 收藏 3 129
导读:序言: 从某种意义说,平凡是一种静,一种美,是一种生活的常态。有些人落入平凡的俗套,不满足平凡生活和工作,急功近利,想靠着小把戏成就一番大业;有些人善于在平凡的工作中默默奉献,通过日积月累,做出了不凡的业绩;有些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以至于毫无特点可言。但无论何种人,都离不开平凡。对一个人说平凡,并不是在贬低一个人。平凡是一个人在社会中的定位和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 办公室的王主任已经五十多岁了,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所以,对于有些事他也是装一眼闭一眼,能说得过去,不惹出麻烦就行了。 王主任以前 当过兵,因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某种意义说,平凡是一种静,一种美,是一种生活的常态。有些人落入平凡的俗套,不满足平凡生活和工作,急功近利,想靠着小把戏成就一番大业;有些人善于在平凡的工作中默默奉献,通过日积月累,做出了不凡的业绩;有些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以至于毫无特点可言。但无论何种人,都离不开平凡。对一个人说平凡,并不是在贬低一个人。平凡是一个人在社会中的定位和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

办公室的王主任已经五十多岁了,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所以,对于有些事他也是装一眼闭一眼,能说得过去,不惹出麻烦就行了。

王主任以前 当过兵,因为八零年的那次军队精简整编,他不得不回到地方,经过一番周折,最后还是被分到了这个单位。一开始被安排在局里的保卫科。听老一班子说,王主任刚来上班时还不满三十岁,长得非常的英俊潇洒,很有军人气质。他做事也非常的麻利,雷厉风行,在执行上级的决策方面很到位,深受领导的赏识。除了这些之外,他还具有有别于周围人的一个特长:能说、能画、能写。这在当时的局里可算上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英俊潇洒,能说会画,在加上尚未成家,那主动上门说亲的也自然不少,在千挑万选之下,最终他还是选中了当时的局党委书记的千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个理性的选择。

在他的老丈人当书记期间,他曾到基层锻炼过一段时间。在他的老丈人快要退休前,他才从基层调回到局机关,仍然在保卫科,不过是个副科长。在任副科长期间,他也为单位提出过不少建设性的意见,也写过不少与保卫工作相关的文章。对于他在这方面的才干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他的妻子曾多次向他的老丈人提出,要求给自己的丈夫换个岗位,提个级别什么的,但当局党委书记的老丈人迫于面子的压力,也没对他的职位升迁和岗位调动作出过什么承诺和表示。直到老丈人办理退休手续的那一天,新来的书记和新一届领导班子在老书记的退休告别会上,对老书记在位期间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肯定了老书记在位期间对待原则问题上的公正无私。

在会议上,一位前老书记的部下,时任副局长的陈某说道,虽然老书记在位期间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也没有犯过什么原则性的错误,特别是对待自己的女婿问题上,非常的严肃认真,以至于至今没有得到重用。王是我们局里的能人,不能因为老书记原因而耽误了他。现在局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还空着,特别是像他这样的人才,哪能弃之不用。当时在场的人,特别是新来的书记,对这位副局长的建议均表示要加以重视,要认真考察。

大概过了几个月时间,这位前书记的女婿就变成了后来的王主任。

九几年,干部任用上讲求年轻化,在一次副局长的公开竞争式的选拔中,王主任也就毫无悬念地落选了,就着个主任的位置一直到现在。现在的王主任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对待有些问题的态度已经不象年轻时那样了,也就是不再那么坚决了。

由于那几年经济发展迅猛,全国上下一致提倡‘趋利避害’,所以各色人等对经济利益看的重了,特别是官场中人更善于此道,只要是不关系到自己的利益,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王主任在想,反正大家都这样,都快退休的人了得罪人有啥意思,省个心得了。好在他办公室的下属们对他还比较尊重,只要不违反大的原则,即使出点小的问题,王主任是应付得了的。

但事情往往就不往他们想象的方向发展。局办公室是领导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有些‘冒失’的领导就会时不时地突然出现在局办公室,也往往能发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王主任免不了会被领导们批评。他在想,自己都快退休的人了,还经常挨批,哎!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给人添麻烦。

每当出现这样结局之后,特别是办公室的钱一友,对王主任遭受到的‘伤害’很是同情,也表现的格外关心,他知道王主任喜欢抽烟,他就送来‘中华’;他知道王主任喜欢喝茶,他就奉献出‘碧螺春’。王主任想想,事到如此,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自认倒霉了。

钱一友,三十多岁,中等身材,微胖。钱一友虽说是个科员,在他的生活圈子里表现的可不凡,无论是上班在单位还是下班在外,总是一副老板派头,出手阔绰,非名牌不要,非名牌不穿,皮鞋擦得雪亮,头发梭得笔直,为的是保持良好的形象,便于社交。他经常出入于当地有名的酒店,喜欢结交当地的一些名人。他除了维持现有的工作之外,还有自己的经营,据说收入还不错,反正比拿工资不知要强多少倍,比起和他同办公室的小李来说,那可就时尚光鲜多了。对他来说,在单位也就是上一天班混一天日子。有时也随王主任下下基层,检查工作还没做完,便向王主任请假,半路溜之大吉,单位领导还以为他在基层配合王主任检查工作呢,这恐怕就是钱一友的'精明'之处。

好在小李倒是个很听话的小伙子。小李毕业于某名牌大学,刚上班没几年。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能说会道,手脚勤快,做起事来很少计较个人得失 ,以前王主任做的工作,比如写写画画什么的,现在基本上由小李来做了。小伙子现在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 。王主任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小李的老家就在附近的农村,以前家庭境况并不好,父母在家以种田为主,有时也搞个副业什么的,经济收入勉强供他和妹妹读书。如今父母的辛勤付出也终于有了回报,小李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又考上了现在的这个部门,为父母争了不少光。现在全家唯一发愁的就是小李读高中的妹妹了。好在小李上班后,家里的经济状况相比从前好了许多,关键是他的妹妹是不是能象小李一样,能考个象样的大学。

王主任时常在想,现在象小李这样的小伙子真是不多见了,在欣赏小李的同时,他也感觉到稍许遗憾,就是这小伙子太诚实,不太会周旋,可能是刚从学校毕业不久,涉世不深的缘故吧。

他就这样坐在办公着前,一手托着下巴,用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望着小李活动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头脑也在不停地思考着,他在想,人活在这个世上可真不容易啊!应该知道满足啊!想着想着,一种失落的感觉袭上心头,想到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做了那么多的事,有哪件事他没有做好,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有所作为,一个科级的办公室主任不也就这样,还是默默无闻,但转念想想,又觉得和大多数人相比,还是不错的,他又有点沾沾自喜了。于是他对自己的过去进行了一次小小的总结,以前主要还是自己在思想上出了问题,总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就好比两条腿,,一条腿活蹦乱跳,可另一条腿却被栓的死死的,总也走不远。

王主任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想着,透过指缝,他发现小李的身体越来越模糊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

其实,小李对王主任的印象也很好,这恐怕是王主任自己都没有料到的。小李觉得王主任有许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他做事认真负责,能说会画,有工作经验,做事和想问题非常的圆满和周到,另他敬佩。小李也一直把王主任当作自己的榜样,只不过从来不明说罢了。刚到这个单位上班时,小李也能察觉到,王主任对自己是非常关照的,这让小李到现在想起来都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他一直是带着一棵感激的心去配合王主任工作的,在这一点上,小李的想法和王主任是不同的。

王主任的想法也可能就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一个人不能没有责任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仅仅是对一个人最起码的要求,我们同时生活在人的社会,作为一个人,更应该有社会责任感。虽然王主任思想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想法,但小李还是把它牢牢记住了。

也许是小李的到来,使王主任改变了先前的一些想法,严格地说,是一些错误的想法。

办公室除了他们几个人外,还有一位女科员,她叫阿娇。她比钱一友迟几年上班,比小李早年把上班。

阿娇今年二十多岁,是局领导张副局长的女儿,她毕业于本系统内的一所技术学校。按理说,象她这种情况是分不到这个单位的,由于阿娇父亲的那层关系,最终还是被分到局办公室,这样也就成了王主任手下的一个‘兵’。由于文化水平有限,只能从事一些基础性工作,也就是一些零碎的工作,比如整理整理档案,传发个文件什么的。她还经常思想不集中,容易出错,本该放到东边柜子的资料,她却放到了西边的柜子。王主任也感到头疼,即使和她说了,也没记性。干脆这事也自己做了得了。也应证了那句话,叫‘能者多劳’。就这些事也是等到小李来后,才有所改观。

阿娇还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喜欢搬弄一些是非,和别人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有时弄得王主任着实下不了台,想想平时对阿娇还是不错的,怎么这孩子尽揭自己的短。一句话,就是看王主任不顺眼。

有一次,阿娇在办公室嗑瓜子,正好被在外面赶回来的王主任撞个正着,王主任看着办公桌上一堆堆的瓜子壳,很是难看,就顺便说了阿娇几句,阿娇你这样做可不好,办公室就应该象个办公室的样子,如果让上面的领导和别的科室的人看到,你叫我怎么向他们交代。这一说可不得了,回去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那当副局长的老爸。

第二天一早,阿娇的父亲就早早地等在办公大楼前。王主任来上班时,远远地就看到张副局长站在大门口,王主任已猜出了一二。于是,王主任也就跟着张副局长的背影来到他的办公地点,张副局长的办公室。

王主任毕恭毕敬地坐在张副局长办公桌的对面。

张副局长的第一句话就是:老王啊!我这孩子从小就这样,娇生惯养,胆小怕事,哎!要怪就怪她妈,自小宠着她,到现在还不懂事。我说老王,您可要多包涵啊!我保证,今天晚上回去后,好好做做孩子的思想工作,叫她不要再给您老添麻烦!

王主任坐在那里,感觉到心里闷得慌,几乎一句话没说。临走时他才说了几句,他对张副局长说:张局长,您放心,阿娇这孩子偶尔有些小脾气,这也是很正常的,也许是我说重了点,下次我一定注意讲话的方式。我给您添麻烦了,劳了您大架!

张副局长连忙说道:哪里,哪里!等有空,我一定请您老吃饭。

王主任说到:噢,不用了。到时还是我请您吧!

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可阿娇却隔了将近一个月没理他。

阿娇和钱一友倒挺合得来,要不是钱一友已结婚的话,说不定阿娇会嫁给他,旁人一般都这么认为,可就是没人敢明着说。

在阿娇的眼里,钱一友可能算得上是他心目中的男人,因为他表现的尤其的‘酷’。钱一友对待阿娇可是出手大方,喜欢做一些阿娇喜欢的事,说一些阿娇喜欢听的话。阿娇喜欢吃喝玩乐,钱一友就尽量满足她,所以两人很是投缘。王主任就经常看到两人在一起嘀嘀咕咕说个没完,嘻嘻哈哈笑个不停。也不知是阿娇不懂事,还是钱一友葫芦卖的是什么药。王主任还听人说过,说他们俩还一起下过馆子,上过舞厅,出去旅游过,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到底他们还干过其他什么事。

以前 ,好歹阿娇和钱一友还帮着王主任做一些事,其实王主任也清楚,也主要是装装门面而已,做给其他人看的。小李来了后,他们俩可算是彻底解放了。

局办公室是有一个副主任名额的 ,包括局领导班子,也包括王主任,对这个人选始终就是敲不定。

在小李没分来前,钱一友可是盯着这个位子好长时间。他可是个鱼和熊掌都要兼得的人。听人说,他没少花钱,也动了不少脑筋,但还是被上面给否定了。当然这事和王主任有一定的关系。在局行政会议上也曾对钱一友的问题进行过讨论,当时支持和反对的人几乎各占一半,王主任在这次会议上成了最有发言权的人,因为他是钱一友的直接领导,所以在那次会议上王主任也是直说,下级要求进步是好的,但工作上不努力,不出成绩怎么行。王主任此言一出,钱一友的所有努力几乎就打了水漂。有些领导也找过王主任,征求他对钱一友的意见,希望他改变自己的看法,但王主任死抱着这个理不放,把在会议上说的话照原样又重说了一遍。

由于对这个副主任的位子久拖不决,以至于钱一友很伤自尊,他的信心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虽然对王主任一肚子不快活,但也不能明着和他唱反调,别弄得到时吃不了兜着走,况且他还有一线希望,他还想想办法改变不同政见着的看法,通过市里的大人物们来帮上他一把呢。

也就是发生了那么一两件事,使钱一友对这个副主任的位子彻底死了心。

那天晚上,钱一友约阿娇出去闲逛,两人受挽着手在公园散步,也不知出了哪门子邪,正好被下班回家的钱一友的老婆撞见,望着两人手挽手,脸贴着脸,顿时火冒三丈。其实,前一友的老婆对钱一友的事早有耳闻,只是钱一友一再狡辩,没有抓住把柄而已。这会可终于让她给逮到了。就在她欲上前怒斥时,钱一友和阿娇也发现了她,可能是做贼心虚吧,两人如惊弓之鸟,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当然,钱一友晚上还是要回家的,他的老婆就在客厅等着他,两人大吵大闹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的老婆还是把这件事闹到了局里。

局里的领导都到了场,包括阿娇的父亲张副局长,王主任也在场。

只见钱一友没精打采地低垂着头,口口声声地辩解着,说他们只是要好的朋友和同事关系,在一起只是闲逛逛,其实也没有什么。钱一友的老婆可是得理不让人,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讲到她是如何如何的对他好,可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做出这样对不起她的事情,让她伤透了心。领导们也不停地对钱一友和他的妻子做着工作,希望他能坦诚地把事情说清楚,如果是事实的话,要他彻底和阿娇断绝来往,也希望他们夫妻能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在一旁的阿娇的父亲脸色非常难看,张副局长忍不住,终于爆发了,他指着钱一友的鼻子破口大骂:如果让我看到你和阿娇在一起,我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好在阿娇的父亲被众人推到了门外,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就在事后的第二天,钱一友受到了处分,被调到了王主任曾经呆过的保卫科。这也是王主任提出来的。在调到保卫科后,钱一友确实老实了好一阵子,但关于他提拔的事也就就此打住。

局办公室也就剩下王主任、小李和阿娇三个人了。

小李这个人可给办公室争了光了,他写的关于单位发展与建设的一篇论文被国内一家知名的报刊刊出,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局领导也对小李的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局分管人事的书记还特意把小李和王主任分别叫到他的办公室,对小李提出了表扬,并给予了一定的奖励。要求王主任要好好观察小伙子的表现,及时反馈有关小李的工作情况和其他方面的信息,把他作为局后备干部来重点培养。

王主任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他为小李取得的成绩而感到高兴。这也是他和小李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最欣慰的一件事。他觉得小李越来越象年轻时的自己了,想着想着,自己好象也变的年轻了。他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肩膀,精神似乎爽了许多。

小李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在几个月后的一天,他如愿地当上了副主任,成了王主任的有力助手。对于这个职位,小李也不曾奢望过,作为一个上班不久的年轻大学生,塌实做事,诚恳做人,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也就象王主任说的那句话中的含义,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再说。现在小李想的是怎样做好副主任的工作,履行好副主任的职责的问题了。

小李当上副主任虽然不是什么好大的官,但也是要庆祝一下的。地点就选在离局机关不远的一家酒店。

他早早地等在酒店门口。今天的小李显得特别精神,穿着一身虽不是名牌,但也得体的西装,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他将客人一一引进包厢。在他所请的客人当中,包括局领导、相关科室的领导、同事、同学等,王主任来了,钱一友来了,阿娇也来了。

酒宴按时进行。在小李行祝酒词之后,开始了一一敬酒。当小李来到钱一友跟前时,钱一友虽然强装笑容,但小李似乎察觉到这笑容背后显现出的更多的是无奈。

阿娇端着酒杯,主动向小李表示祝贺。自从阿娇和前一友出了那门子事之后,也可能是精神上受到了伤害,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之后,似乎成熟了不少。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晚宴在一片叫好和称赞声中结束。那晚王主任喝了个稀巴烂,他还是被人抬着回家的。可能是王主任太高兴的原因吧,多喝了几杯。以前别人很少看到王主任喝多过,对于今晚他可是破了例的,也许这个晚上对与王主任来说,也是个特别的夜晚。

王主任终于算是敲定了自己的接班人了。虽然他没有和其他人明说,但他是这么想的,也算是一相情愿吧,好在小李自始至终都是相信王主任的。

由于小李在岗位上的出色表现,省厅有关领导指名道姓地要他,王主任得知此事后,还特意找局有关领导谈过心,希望局领导要重视年轻人的发展,说小李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要想留住人才,必须要重用象小李这样的人。有关领导听了王主任的汇报后,觉得他说的有理,也表示支持。于是王主任得和小李好好谈谈了。在一天上午,他把小李叫到跟前,直截了当地问小李道:你是愿在省厅当个办事员,还是在我们这儿当个正科级主任,在这两种选择面前希望你好好想想。对于这个问题,小李也是想了好几天,他也在左右为难,今天王主任也终于问起了这件事。

小李没作正面回答,他只是说:在这个问题上,我尊重您老的意见,其实在哪干不都一样,反正都是工作。话虽这么讲,他何尝不想到省厅去,那边也正在急着要人,他也不想失去这样的机会。

当人生路上遇到重大选择时,也确左右为难,任何人都会思前顾后的。小李在想到这几年来,王主任对他的关照和栽培,局领导对他的信任,以及近在咫尺的家和即将考大学的妹妹,于是他决定留下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主任也终于退休了,他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在王主任的竭力推荐下,小李成了局办公室主任,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过着幸福的生活,他的前途依然一片光明;那个钱一友后来下了海,一开始还混的不错,买了辆高档别克车,后来他又加入了股民的行列,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那辆别克车也不见了;阿娇仍旧坐她的办公室,结了婚,日子过得平淡无奇,马马虎虎也算过得去;至于王主任,退休在家安度晚年,过着悠闲自得的日子,他和老伴上老年大学、出去散步、带带孙子、钓鱼、写写东西,老夫妻俩日子过得非常的充实。

虽然他们各自的境遇和最终的结果不同,但有一点还是需要说的,他们都是普通人,都要面对生活、工作、家庭等各方面的压力,这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不能回避的,他们来自平凡,同样要面对平凡,最终要归于平凡,因为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平凡的人。

注:我本来是想以这个标题为基准,把它写成一个中篇或更长,但由于我个人的原因,主要是时间上的困扰,而不能成行,于是决定把它写成一个短篇,既然作为一个短篇小说,必然要求文章的语句要精练,结构要紧凑,这样才能达到一篇好文章的要求,基于本人的写作水平和经验的有限,所以,对人物性格及其内心世界等方面的描述还是不够深刻,也不是很到位,但这篇帖文中的人物模型确来自于现实生活中各色人等的糅合。

本文内容于 2008-9-30 23:38:13 被ahchh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