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许三多其人[长城原创]

枪通条 收藏 11 471

许三多其人

许三多是《士兵突击》的主人公。

许三多是一个很笨的人,这是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爹给下的定论,于是他爹从小就不叫他的名字三多,而是叫他龟儿子。从小到大,许三多就生活在拳脚竹板加“龟儿子”的叫声中。没有人教他怎么做人,也没有人教他怎么做事,也没有人告诉他“你能行”。他听到的就是:你个龟儿子,啥都干不成,因此许三多打心里就认为自己是个笨人,什么都干不了。 不知道,我们国家,还有多少受这样教育的孩子,却不能如许三多般幸运!

是的,许三多很笨,村长家的成才老纠集村里的伙伴欺负他,打他,扮鬼吓他,他任打任吓。按照许三多的话说,如果他不装怕,他们会没完没了地吓他。可实际上即使他装怕,成才也老吓他;即使他示弱,成才也老是打他。

是的,许三多确实够笨的,笨得在史今问他为什么要参军的时候回答说为了不让他爹叫他龟儿子;笨得连史今这样的好人也对他发脾气;笨得人家告诉他狗熊是笨死的还要反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但是就是这么个笨人,他参军了,而且是响当当的甲种机步团——战功显赫的702团。其实许三多能够参军,很大原因应该感谢他老爹,不是他老爹当着史今的面暴打他,史今也不会软下心来,拍着胸脯保证把许三多带成一个好兵。

新兵连里的许三多更显得笨了,连起码的正步踢,起码的向后转,都要比别人多练上几千遍,才能学会。新兵连结束后,成才去了最牛皮的钢七连,许三多去了红三连五班,一个有着“班长坟墓,孬兵天堂”称号的地方。五班的职责就是看守702团的靶场,这里没人管也没人会管。来这里的都是孬兵,军队里不喜欢孬兵,所以没人愿意理他们。

偏偏许三多就是所谓的孬兵,他刚到新兵连的时候,就给自己人的坦克炮管吓得举手投降。于是7连长高城叫他“投降兵”,并发誓打死也不会要他。没人要的兵都是孬兵,于是许三多来到了五班。

五班长老马以前是一个优秀的班长,现在702团里几乎所有的士官都是他带出来的。但是老马也是凡人,老马来到五班后,身体胖了,军事技能荒废了,成天和五班的几个孬兵嘻嘻哈哈混日子。许三多这个孬兵和五班的孬兵不一样,许三多的孬是因为他笨,五班的兵孬是因为他们油。

许三多到五班后开始干一件他认为很有意义的事,那就是在营房门口修一条路。这在五班其他人看来是非常愚蠢的,他们的宗旨就是混完两年回家。许三多不是,许三多牢记着史今的话,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有意义。在许三多眼里,很多微不足道的事情,他都要很认真的去做才能完成,做好每一件事他就认为是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于是在许三多这种无意的感染下,五班活了,老马活了。他们不再是孬兵,虽然没有起床号,虽然没有人管,他们照样坚持着训练。于是在一次打靶的过程中,陆航的飞行员发现了许三多修的路,接着就是许三多被调到了团部。

团长想给许三多安排个轻闲的职务,可是许三多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团长步战车模型。于是团长明白了木纳的许三多在想什么。团长的决定让高诚很窝火,他对这个投降兵印象太深刻了,他是将门之后,他绝对不允许他的连队有这么一个孬兵。是史今把许三多留在里三班。现在在其他人看来,史今才是最笨的人,因为他招了许三多这么个笨兵,更笨地把他留在了自己的三班。许三多笨地要史今放下训练把心思全放在他的身上;许三多笨地把三班从第一拖到了倒数第一。

三班的人,7连的人,都想要许三多走人。只有史今在坚持着,因为他记得一个男人对一个父亲的诺言。是的,男人不轻易许下诺言,男人也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于是史今把全部心思都花在了许三多的身上。就连一个简单的单杠翻转,许三多练了不知道多少个晚上,才只做到27个,平均线都不够。

许三多唯一的优点就是记性好,这一定点连团长都很欣赏。史今想让高诚承认一次许三多,高诚却不屑于许三多的记性,按他的话说,他的记性确实够泄密标准的,再说打仗也不能靠背书把敌人打垮。

让许三多知道自己并不比别人差的是史今和高诚的一次打赌,赌注就是许三多做50个单杠翻转,流动红旗给回三班。许三多一听高兴了,他问史今,班长,是不是我做50个咱班就有流动红旗了。史今说是,于是当时只能做27个翻转的许三多,一口气做了三百三十三个,打破了副班长伍六一保持的二百个的记录。流动红旗回来了,许三多从这一刻起,明白了史今的话:自己并不比任何人差。

是的,笨人许三多并不比任何人差,孬兵许三多也能做三百三十三个翻转。许三多开始努力地认真的训练,同一个人,有信心和没信心做起事来是不一样的。有了信心的许三多开始超越其他的士兵,他在抓俘训练中将连长打昏,他在全团比武中拿到第二,他甚至在演习中抓获特种大队老A的中队长袁琅。

这时候许三多的傻劲又犯了,袁琅问他为什么这么死心眼追着他不放。许三多说因为我最好的朋友给你击毙了,他想好好表现可是他现在表现不了了。换了别人,可能会壮志凌云地说,为了团的荣誉,为了给战友报仇。可是我怎么都觉得许三多的话说得太好了,平实中带着平静,好象这一切都是他应该做的。

这次演习,史今为了让许三多独立执行任务而主动让敌人击毙。以往都是看着班长做事的许三多,终于明白,做人不能这么自私,要想着别人,自己更要独立,不过这已经迟了,史今的表现让领导很失望,或者说许三多的表现已经取代了史今,史今转业了。失去了史今的许三多,做上了代理班长,他明白,这是指导员为了不让他滑坡而做的唯一能做的工作。为了不让帮助他的人失望,他更加努力地做着日常中每一件小事。

许三多是一个很笨的人,他需要安静,他也确实能够安静,他需要耐住寂寞,因为他没有朋友,因为他需要很多时间来想明白别人一下就能想明白的事。袁琅很喜欢许三多的耐得住寂寞,袁琅问他想不想到A大队去。许三多笔挺地站着,大声地回答:报告首长,我是钢七连的第四千九百五十六名士兵。是的,他记得他是钢七连的人,也记得他在入连仪式上说的每一句话。许三多不知道这次自己做对了没有,因为他做了太多太多是的错事。令许三多奇怪的是,这一次,战友们都拍着他的肩膀说,许三多,这是你终于做对一次了。

钢七连要整编,钢七连的士兵复员的复员,调动的调动,最后只剩下了高诚和许三多。许三多没有因为这个而放松日常的训练,是的,他还在坚持着每天一万米的负重跑。他还在坚持着打扫营区卫生。颓废的高诚在他的感染下,重新站了起来。这个只有两个人的连队,在吃饭前,敢和满员的六连拉歌,是的,七连散了,七连的魂没散,这就是军魂。

高诚对团长说,有个很笨的人,把每一件是都当做是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不放。是的,他很笨,但是当你回到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参天大树。这个人就是许三多。很多人以为自己很聪明,很强,不屑去做所谓的小事情,等他们回头看看那些他们认为比自己笨的人的时候,笨人却早已经在他们的前面。

高诚走了,去了师侦营做副营长。许三多一个人默默地守着七连的营房,每天出操,训练,打扫。好象,人们已经把他忘记,军队已经把他忘记。许三多静静地承受着,也静静地从二年兵转成了一级士官。

这个时候袁琅出现了,许三多的名字,出现在了A大队选训的名单上。选训是残酷的,50名702团最优秀的士兵,最后只有三个能坐上通往A大队集训队的悍马车上。

一个装甲加强营加一个特种大队,追击一股只有50名只有81-1步枪的步兵。步兵们只有没命地跑,他们的补给只有一份早餐分量的干粮,于是他们吃草,吃老鼠,抗不住饿的,跑不动的,军事技能达不到要求的都已经给淘汰了。坚持到最后步履蹒跚的,都是这50人中的佼佼者。

许三多和成才架着韧带拉断的伍六一艰难得跑着,前面已经有一个人到达了终点,接着又有两个人缓慢的超越了他们。成才急了,他抛弃了他的战友,奔向终点,名额只剩一个。许三多仍然在坚持着,是的,他是钢七连的第四千九百五十六名士兵,钢七连就是不抛弃不放弃!他不能抛弃自己的战友,即使是失败,他也不能丢下自己的战友不管。

高诚说许三多不懂七连,因为没血性的人不会懂的七连的那七个字。现在看来,理解最透的就是许三多,至少现在,他做到了不抛弃;在七连散了之后,做到了不放弃。

伍六一拉响了象征自杀的发烟管,为的就是不拖累许三多这个朋友,在这一刻,伍六一终于承认了许三多,承认许三多是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战友。笨人和孬兵许三多,终于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战友的尊重。

接下来的日子,才是恶梦的开始,老A集训队教官简直就是一个魔鬼,不过这对许三多来说不算什么,他已经习惯这样的环境。现在他要考虑的就是不要再扣分了,再扣十五分他就要给淘汰了,为了班长,为了老马,他不能给淘汰。

集训结束了,每个人都配发了象征着老A的臂章,搬出了集训宿舍,住进了A大队队员宿舍。和许三多同一宿舍的是魔鬼教官齐桓,齐桓就象当初的伍六一,非常讨厌许三多,不过有一点比伍六一好,就是许三多还算老实,不会给他惹麻烦。齐桓坚持认为许三多也就只能再坚持那么一会,到审核评估的时候肯定会给淘汰。

A大队奉命前往一处化工厂解决生化危机,许三多所在的G小队三名老队员都已经牺牲,开始还在紧张地不知道迈哪一条退的许三多开始下定决心,不能放弃,于是他在无线电里让成才帮他把抚恤金寄给老爹,毅然脱去防化服,潜入化工厂内部,把燃烧着的汽车开了出来。在扑打着大火的许三多突然发现匪徒们在笑,是的,他们在笑,而且还有点耳熟。

许三多扒去了领头者的头盔,居然发现是齐桓,这只是在演习,他们只是在耍许三多,当时的许三多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第一打了人,一拳把齐桓打倒在地上。挨了一拳的齐桓没生气,反而很高兴,他开始喜欢上了许三多,他主动要求队长不要换宿舍。

许三多成了这次演习的英雄,而在许三多眼里什么都比他强,什么都比他提前一步的成才,选择了放弃,面对死亡他选择了放弃,是的,聪明的成才,没有真正理解钢七连的六个字,他甚至在袁琅问他的时候答不上来。是的,许三多才是有血性的人,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有血性,不知道自己能比其他人强。

成才给退回了老部队,老A不要他这种人,在老A心里,只有真正的勇者,真正敢面对孤独无助和死亡的人,才有资格戴上A大队的臂章。

其实许三多还是个孬兵,在一次实战中他一枪未开,心理的阴影使他逃离了A大队。孬兵做了逃兵。于是钢七连的老战友们来了,老连长来了,老指导员来了,成才也来了。可是刚走出阴影的许三多,家里又出事了。这一次,他得象个男人,回去处理这些问题,高诚说的对,生活就是问题叠着问题,不要怕。许三多应该庆幸自己有这么多朋友,一个人的成长,但靠自己是不够的,没有朋友的人,是很难成功的。

军队里的感情很简单,特别是作战部队,能为自己挡子弹的就是自己兄弟。许三多的朋友都是能为他挡子弹的朋友,许三多用自己的血与汗,用自己的真诚,换了真正的友谊,真正的朋友。也使自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男人,真正的老A。


本文内容于 2008-9-15 2:02:14 被枪通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许三多 我还真不怎么喜欢这个人 不知道是为什么\\

感觉他不象个军人

喜欢史今,因为如果没有他,许三多永远都只能窝窝囊囊的活着

许三多的活法也许我们很多人看不上.可就是这种活法最终成就了他!坚持就是胜利!

10楼zhjfree

看的很认真分析也不错


11楼xcamel

 以下是引用zhjfree 在第10楼的发言:
看的很认真分析也不错

这位仁兄是最喜欢看许三多的了,看了N便了!

怎么不提提你的意见啊!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