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一章 酒店风云 第六节 快枪决斗

cnkhtd163 收藏 2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好吧!说得也不少了,聊天归聊天,但是现实中的情况的确不能让我们聊下去了。”蒋辉说道。

“如果要是我们不在这种情况之下见面,我们一定能成为朋友,可惜在战区我们不认识。”老虎说道。

如果,要是两个人不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见面,他们两个人准会成为朋友的,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两个人又都回到了敌对的状态,更何况,蒋辉杀死了小东和小斌,老虎对这一点可是一直记在心里的。

“打开钱箱吧,我们看一看这里面是不是有钱。”老虎说道。

“没有问题,来吧。”蒋辉说道。

几个人都围了过来,实话说老虎这些人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还是美元,但是蒋辉确早就见过了,那可是几百万美金啊!那是在越南战场上见过的,在这里就先不交待了。

老虎警觉得看着蒋辉,手中的五四式握的紧紧的,黑子和邹兴围在周围,张一民握着81杠警戒着外面和零点厅所有人质,老虎则是站在了大约离蒋辉三米的距离。

“辉哥,你快跑啊!他们会杀了你的!”清醒了的小董大声的叫道。

这一叫,把老虎给搞烦了,回头对着张一民叫道“让那个小妞别叫唤了!”

就在这一瞬间的时候,蒋辉按下了那个开夹子,从箱子的把手处,一下子闪出了一道强烈的白炽亮光,光艳照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那一瞬间失去了视觉,但是有一个人在那一时刻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那个人就是蒋辉,他闭着眼睛,用手摸索着飞快的把箱子翻了过来,打开暗盒,从里面抽出了一把压好了子弹的,打开了保险的五四式手枪,拿到了手中,蒋辉从闪光弹亮起的那一瞬间就在心中默数着时间并且短下了身子,当然也有几声枪响,都是邹兴和黑子打得乱枪,蒋辉短了身子默数着那五秒钟,“五四三二一。。。。”他张开了自己的眼睛,眼前还是雪白的炽亮,但是相对来说差不多了,能够看清敌人的身体那就行。

“啪!啪!啪!”蒋辉转着身子连开了三枪,一枪打在了邹兴和的眉心处,邹兴和当场死亡,一枪打了在张一民的候节上,血从张一民的脖子中呈喷射状的喷出,喷了人质们一身,连放在一旁的酒店店徽上都喷满了鲜血,最后一枪打中的黑子的心脏位置,三个人相继倒下,但是蒋辉在转过老虎的位置那一时间,竟然没有发现老虎的影子,看来闪光弹一响,他就蹲下或是转逃到别的地方了,蒋辉横握五四式手枪,观察着现场的情况,三个歹徒全部倒在地上,血水都流了出来。做到这一点主要就是要快,拿枪快、出枪快,打枪准,要求是稳、准、狠,不得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这样才能一招制敌。

“大哥。”小董叫了一声,虽说声音很小,就像蝇子在哼哼一样,但是蒋辉听到了,这时他才想起他要救的主要人物还被绑着呢,于是,蒋辉马上就跑了过去,为小董松绑,但是他还是警觉得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蒋辉一边看着周围的情况一边为小董松绑,小董突然感觉到一种被解放的感觉,感觉到很温暖,很有安全感,她这时有一种想冲进蒋辉怀里的冲动,蒋辉现在就是她的保护神,自从那一次在公交车上被流氓调戏蒋辉出手打残了那几个小流氓,她就注意到这个新来酒店工作的年青人,他比她大四岁,可以说是她的大哥哥,但是在公交车上那种麻利的身手,突然让她有了一种安全感,就像她那个牺牲在越南战场上的哥哥一样,由于她父母早早的就过世了,所以她一至是跟着哥哥在姑姑家住的,但是细一看这个年青人的脸,好像很面熟,细一聊,竟然是自己的哥哥的生前战友,她还依稀记得那一年哥哥战死沙场,连尸体也没有运回来,她那一年才十三岁,她和她的姑姑去云南哥哥的部队,代哥哥领军功章时,哥哥生前的战友们来看她们,其中一个光着头而面像稚气的军人对着她说“你记住小梅,我们以后都是你的哥哥,有什么事情给哥哥说,有人欺负你了给哥哥说,哥哥一定打死他。”这个人就是蒋辉,从那时起她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有着哥哥的气息的男人,以至于安强这样一个优秀的青年,比蒋辉这样一个月不到一千元收入的服务生要强很多的人向其示爱,她都不为所动,她就是爱上了蒋辉,但是她并没有把这份爱表达出来,而是埋藏进了心底,用自己的业余时间为蒋辉洗衣服,为蒋辉卖生活用品,但是这在蒋辉看来都是一份兄妹之间的感情,也可能他有所察觉,可能是装不清楚吧,刚才安强为了她而让歹徒打死,当场她就给吓晕了过去,当她听到老虎要辉哥来送钱,当时就哭了,她也清楚这时来送钱的辉哥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当蒋辉听到董梅在酒店内成为人质的时候,他那一个“我去”就把她给感动的热泪盈眶,她知道他爱她,要不然他不会为了她而身犯险境,当他出现在酒店大堂内的那一刻,她真得被感动了,她感谢自己没有选错人,这才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就算明知山有虎,但还是偏向虎山行,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得出来,蒋辉是爱着她的,这是她的心里想的。

就在这时,蒋辉看到刚才被自己打倒的黑子的那中拿枪的手抬了起来,黑子那闭上的眼睛,突然又睁开了,手中的五四式手枪指向了小董,小董正在看着这位让她有安全感的人,突然看到自己亲爱的辉哥的脸由原来的一张和蔼的面孔,一下子变成了一张可怕的带有杀气的面孔,并且自己感觉给人一下子推到了一边,力量之大之快让她还没有搞明白什么事情,就摔倒在了地上,那种痛一时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然后就听到“啪!”“啪!”两声枪响。

是的,此时的蒋辉胸口处出现了一声鲜红的血渍,子弹从蒋辉的肩甲骨的骨缝处穿过,直接洞穿了蒋辉的身体,射进了后面木制装修的柱子上,一个小小的洞出现在木制的柱子上。而另一边的黑子,眉心处一个小小的血洞正在向外流着血,黑子的躯体正的抽处。很显然,蒋辉打进黑子身内的那一颗子弹并没有当时要了黑子的命,也可能是蒋辉的确好几年没有摸枪了,手有点生了,才没有打中黑子心脏的位置,但是黑子的心脏长得的确比别人的偏左一点,这是后来法医解剖尸体时说的,而黑子也忍着痛在蒋辉为董梅松绑的那一瞬间击发了枪中的子弹,但是蒋辉很快的就发现了这样情况,所以一把就把董梅给推倒在了一边,而自己则是结结实实的挨上了这一枪,当然,蒋辉的手没有停,一枪过去,正中黑子的眉心处,把黑子给送上的黄泉路,同样的事情,蒋辉在越南战场上也干过,但是大都是为了自己的战友挡,而自己的战友也为自己挡子弹,蒋辉新兵班的副班长就是为了给蒋辉挡子弹而牺牲的,那件事情是蒋辉永远也忘记不掉的痛,当时,蒋辉感觉就是胸口一热,对就像第一次胸口中弹一样,只不过那一次他是不知道子弹是从什么地方打来的,这一回他知道子弹是从黑子的枪里打出来的,当然他也一枪把他给击毙了。这时的他如果是换做别人,那一定是倒下了,可是他现在还不能倒下,还有这些人的头,老虎,还没有找到。蒋辉慢慢的蹲下,他怕他的伤口一裂或是运动过快而引起大量的出血,血是很难止住的,但是可以少流,如果他的血流光了,他的生命也就到了头。

“辉哥!辉哥!”董梅爬了起来,扶住了蒋辉,并且带着哭声说道。

“嘘!小点声,还有一个人呢,你不想我死就不要哭了。”蒋辉小声的说道。董梅一听就立马不哭了,虽然哭是女人的天性,有时还是武器,但是对心上人的命令,董梅还是停了下来,不再哭了。

那些厨师人质一看到这种变化以为有机可乘,就马上的向外跑,于是一时之间,那些人质就撒开了丫子跑了起来,“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81步枪的连射声响了起来,那些人质几乎都是在奔跑的过程中倒下的,没有一个能跑得到大堂门口,都倒在了楼梯上。枪是老虎开的,蒋辉看到老虎开枪的位置,那是一个柱子的背面,在蒋辉现在所处的位置上看是看不到老虎的身体的,只能看到81步枪的发射的青烟和跳跃的弹壳。蒋辉连开两枪对着那伸出头的枪管,当然对老虎的射击不会产生任何搅乱的作用,但是可以告诉他,我还活着,别认为我死了,这就是蒋辉想让老虎知道的,别让他太张狂。人质都倒在了楼梯上后,一切暂时的都归于的平静。

蒋辉让董梅把自己给扶到另一张餐桌的下,这个零点大厅的布局都是直径为一米的小桌子,还有四张一米八的大桌子,桌子的密度足以让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身体,所以只要一蹲下身子,就很难看清楚对方人员的具体位置,看来这一场争斗还没有结束。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老虎手中的81步枪又响了起来,由于看不到一楼大堂的情况,蒋辉确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是他想的确是楼外的警察终于忍不住冲进来了,实情也是这样的,楼外的副市长听到了楼内的枪声,虽说只是断断续续的,但是最后楼内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还有很多濒者的惨叫声,以为发生了很大的变故,大概蒋辉已经被杀,因此而引起的歹徒杀害人质,实在坐不住了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这支进攻的队伍由公安局长统一指挥,让武警部队的战士排在第一位,让特警队在后面,当然结果很惨,由于酒店的大门是一个转门,一下子只能进去三个战士,而炸开的那个“新侧门”也只能同时过去两个战士,而老虎的位置也很刁钻,事先又没有老虎的具体和大概的位置,只能是成为被宰的羔羊。武警的特警队员死了七个人,伤了两个。蒋辉低声骂了一句“他妈的笨蛋!”就对着老虎躲藏的位置开了四枪,当然要不是这四枪,那两个受伤的武警战士和特警队员还得增加伤亡人数,连伤的人也根本撤不出来,原来是蒋辉打出的四发子弹,有一发打在了老虎的81步枪枪管上,震了老虎一下,这支81步枪就此报消了。此时,蒋辉的五四式手枪中还只剩下一颗子弹了,蒋辉让董梅扶着他又转移到了另一个位置。然后,零点大厅的情况又归于平静,双方都在等待着机会。

“看来我的枪法这几年有点退步了,成天只拿托盘子不拿枪杆子不退步才怪呢。”说到这里,蒋辉苦笑了一下。

“辉哥,实在对不起,我连累你了,你的血流得好多啊!”董梅带着哭腔说道,蒋辉的血流在了地上都流了一大片了。

“小梅,我可能不一定能够活着出去了,但是你一定要活着出去,还要好好的活着。”蒋辉说到这里微笑了一下,看起来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董梅一听蒋辉的话当即那刚刚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辉哥,我不要你说这种话,我不要你说这种话,我爱你,你不要死,我要嫁给你。”董梅一下子把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小梅我们不合适的,我一直也都拿你当我的小妹妹看待,你。。。。你可能想错了。”蒋辉说到这里咳了一下,一口鲜血从蒋辉的嘴中喷了出来。

“辉哥辉哥,你怎么样,你吐血了。”董梅惊恐的说道。

“你听我说,小梅,你不用管我,我现在要把你哥哥牺牲时候的事告诉你,你不是一至想知道吗,你哥哥是怎么牺牲的吗,我告诉给你,我怕我要是死了,这个事情你以后就不知道了。”蒋辉说道。

董梅一直到现在还真的不知道哥哥董建是如何牺牲的,光知道是在一次任务当中牺牲的,于是她就停止了哭泣。

“你知道你哥哥是被谁打死的吗?”蒋辉说。

董梅先是摇摇头,然后又说“不是被越南小鬼子给打死的吗。”

“不!打-死-董-建-的-人-是--我!”蒋辉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董梅听后一下子惊呆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