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一章 酒店风云 第五节 聊天

cnkhtd163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1/[/size][/URL] 蒋辉边走,耳朵里响起了张副局长的声音,“蒋辉同志!你听到了吗!我是市公安局的张副局长,你现在要听从我的指挥。听到回话。”蒋辉一下子从耳朵中和领子下面把这些通信工具给拿了下来,一把扔在了地上,“蒋辉蒋辉!。。。。。”耳机里张副局长还在叫他。 “别开枪!我就是小猫!我进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蒋辉边走,耳朵里响起了张副局长的声音,“蒋辉同志!你听到了吗!我是市公安局的张副局长,你现在要听从我的指挥。听到回话。”蒋辉一下子从耳朵中和领子下面把这些通信工具给拿了下来,一把扔在了地上,“蒋辉蒋辉!。。。。。”耳机里张副局长还在叫他。

“别开枪!我就是小猫!我进来了!”蒋辉一边把手中的钱箱高高举起,但是另一只手确不向上抬,这是他们102团每一个人都不会做的动作。

“把你的另一只手也举起来!”黑子把枪口指向了蒋辉大喊道。

“我不会,要不你就开枪。”蒋辉冷冷的说了一句。

“算了,他们102团不成名的规定,所有102团的兵,上至团长下至士兵,绝对不可以做出投降的样子,都曾经是军人,让他进来吧。”老虎在一边说道,老虎的眼神中充满了敬佩。

蒋辉推开转门,走进了大堂,黑子和邹兴和的枪口中一下子就全部都指向了蒋辉,而老虎,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手中没有拿枪,微笑着看着蒋辉。

“欢迎光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小猫是一个毛头小子,看你的年纪也就是二十二三岁。”老虎说道。

蒋辉一边顺着楼梯向上走,一边说道,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眼中也看不出蒋辉的心情,“我今年二十六岁,十五岁当兵,十六岁参的战,你好像也是97年的头一批进入越南的兵,我也是,只是不在一个团而已。”

说着说,蒋辉走上了二楼的零点大厅,“钱我带来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钱带来了,不用那么急,我很想见识一下咱们军的小猫,战斗英雄!”老虎说道。

一把五四式手枪的枪口指在了蒋辉的太阳穴上,枪的主人是黑子,“少他妈的废话,钱呢是不是在箱子里,打开!”黑子命令的说道。

“钱就在箱子里面,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是刚换了密码上来的,连外面的警察们也不知道,箱子是钢制的,八向锁扣,没有密码。你想要强打开呵呵,除非用炸药炸,但是你也知道,炸药量少了炸不开,用量大了里面的钱就。。。。。。你小子对老子客气点儿,把你的枪从老子的头上拿开。”黑子还是不肯把枪拿开,“你开枪!”蒋辉一下子用头顶着黑子的五四式手枪向前一用力,黑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了一跳。

“滚一边去,别拿这个破烂玩意在小猫面前晃悠。”老虎发话,黑子把枪给拿开了。

“你小子真得是小猫吗?”老虎问道。

“就是我,如假包换,你呢胡一虎同志,董梅呢,你不要为难她,把她给我放了,我和你们在一起。”蒋辉说道。

“我没有怀疑你是假的,因为你如果是假得话,眼睛当中不会有这一份从容,小猫就是小猫,明明知道自己上来不会活着回去,但还是要来,不亏是小猫,你要的小情人,就在这里,我们不会杀她的,都是从同一条战线上下来的,这种感情都了解。”小董一下子被黑子从地上给抓了起来,当然身上还有绳子绑着,小董看到蒋辉顿时感觉到一种安全感,就像看到了当年的哥哥董建一样,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

“辉哥!你来干什么,他们会杀了你的。”小董带着哭声说道。

“谢谢你没有把她怎么样,我想请你把她绑在身上的绳子给解下来放她出去,毕竟这不关她的事情,他的哥哥叫董建,是我的一个战友,在战场上救过我的命,后来牺牲了,很壮烈。”蒋辉说道。

“你说的我相信,小猫说的话,我相信,要不然你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女孩儿而身犯险境,看在都是战场上下来的战友情份上我可以为她松绑,但是,我不能放了她,因为只要我放了她,我们不一定能冶得了你,你的手段我还是听说过的,一个人击杀了北越军区的总司令官李可宁,法卡山十五勇士,击毙南越军区司令员阮烈,指挥一个营冲出敌人五个团的包围圈,你的事迹可是全战区都知道,你的手段之狠毒我们也明白,所以有这么一个小姑娘在我们的手上,我的底气还是很足的,但是你放心,我决对不会把她如何,但是前提是你要配合我们。”老虎低声说道。

“你们还是不放心啊,这样吧你们来一个人来搜一下我的身上有没有武器。”蒋辉说道。

“哼!你会把武器放在身上,我想你是不是想玩一个空手夺白刃啊,但是你要想清楚,我的手中可有她。”老虎威胁道。

“好吧!钱我是带来了,那你来说一说你还想要什么。”蒋辉说道。

“我要得很简单,我们想要出国,去美国,你们立时给我们包一架飞机,我要带上这些钱去美国要求政治避难,你听好了,只要我们安全的到达了美国,我们就会把这些人质给放回来,我决不失言。”老虎提出了他的要求,他说的很明确,只要逃走,钱不钱的不重要。

“那么我算不算你的人质呢。”

“当然,你现在也是我们的人质了。”

“到达美国在你们下飞机之后,再把我打死,对不对!?”蒋辉狠狠的看着老虎问道。

“你很聪明,你杀了我的战友,你想我会放过你吗?!就算是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给杀了的,就像你为了这个小姑娘而进来一样,都是为了战友,这份情我也不用说,你也一定理解。”老虎说道。

“是的这种感情我能理解,我当然也能理解,但是你相信你能跑得出去吗,那些人会答应你的条件吗,我答应你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外面的人可不会那么的答应你,就算是同意了光包飞机得用多长的时间,你敢保证你在飞机上就不会出点什么意外。呵呵!”蒋辉说道。

“你说得都是我们应当注意的地方,谢谢你,但是这些都是我们的事情,你不用管。”老虎说道。说完,老虎点了一支烟。1

“嘿!同志有烟嘛,你也别光顾着自己抽啊!当年在猫耳洞的时候你没有学会和战友分着抽吗?”蒋辉看到老虎抽烟,也想要一支,就张口要了起来,本来在他的口袋中有烟的,但是,他怕他的手一向口袋内拿烟的时候,引起对方的警觉,就向老虎要烟。

老虎没有说话把刚才点燃的那一支扔给了蒋辉,香烟在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飞到了蒋辉的手上。

蒋辉大大的吸了一口,长出一口气,香烟从鼻中喷出,“不一样,我平时都是抽大J牌的香烟,你倒好抽的是泰S,看来你比我的档次要高多了。”

“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平时都是抽金Z的,那烟一块钱一盒,要不是和几个兄弟为了干这一票,我才不卖这么贵的烟呢,烧包啊!”老虎笑着说道。

“看来你的小日子还不如我呢,我比你还抽的好一点,呵呵!”蒋辉说道。两个人就这样的聊了起来。

两个人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的聊天儿,当然两上同样上过战场上的老兵,聊一聊那一点事也没有,可是两个是现在是敌人,但是战友情是挡不住的,虽说两个人在战区时不是一个作战团的,也都相互不认识,但是相互都知道对方的大名和事迹。

最后蒋辉坐在了二楼宴会订餐台上,钱箱就在他的脚下,而老虎也坐在了吧台的台面上。而黑子和其他的几个人都没有参与聊天,还是手中握紧了钢枪警觉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天浴大酒店楼前的前敌指挥部里。

“他妈的!这个家伙把通信器给扔了,我们怎么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政法委书记抱怨着。

“就是那个小子根本没有把我们这些领导给放在眼里,那么长时间了,到底如何了,谁也不知道,这怎么行呢。”公安局长也在那里火上浇油道。

而那位副市长则是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发,只是慢慢的喝着水杯中的茶水,当然他的心里也是很生气,你一个小小的服务生,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当了几年兵,为国家打过仗吗?这有什么,但是多年来的官场沉浮让他养成了不行于色的表情,什么事情到了他的脸上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心里倒底在想什么,这些都是为官之道,城府很深就是当官的基本功,要是让人一眼看就明白了你的心里想法,那你早就让人给挤下去了,就是这样,心里火的不得了,但是表面上还得喝着水,装做没事的样子,实话说大家不要以为这样好,这样可痛苦着呢。

天浴大酒店二楼餐厅内。

两个人还在聊着,当蒋辉问道老虎退伍后是怎么过的时,老虎的脸上刚才那种喜形于色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也不怕你笑话,干这个事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退伍后地方部门把我们几个都安排进了县里的一个国有小工厂,但是这个工厂实际上就是一个空壳,都让当厂长的那个姓王的王八蛋给包了,要不是那个王八蛋我还不会混到这种地步,我当时刚进厂时,他已经把厂子给包了下来,他看我们几个是部队上下来了,就把我们给安排进了厂保卫科,但是,当我把家里给我介绍的女朋友给带到厂子里的宿舍后,就被那个王八蛋姓王的给看上了,他给我说厂子办公室里人手少,把你的女朋友给叫到我们厂子办公室来上班吧,我女朋友当时正好没事做,就来了,但是没有想到,没几天那个姓王的王八蛋,就把我从厂保卫科给调到了搬运部,我们几个兄弟也被分散调到了其他的地方,我没有想到会有别的事情,就认为是一般的调动,看重我们几个,从二线部门调到一线,更何况一线部门比二线的工资要高,但是,没有几天,我的女朋友就来找我说,我说我们分手吧,她现在跟了厂长当了秘书,说我们两个不合适,我当时就呆了,怎么几天没见她就这样了,原来她是看上了我的退伍兵身份,又在国有的厂子里上班,但是现在跟了厂长给那个姓王的当了二奶,有了更好的生活,就看不上我了,怎么原来我就没有看出她是这样的人,那个姓王的王八蛋,你挖谁的墙角不行,非得挖我的,我本想即然人家看不上咱了,咱也没有必要那么伤心,但是没有想到,我和我的这些兄弟们一下子都被厂子里给辞了,说我们几个上班不正经干活,给厂子里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他妈的,到底谁干的怎么样大家都清楚,于是我们一气之下,就到厂办公室里找厂长,谁知道那个姓王的王八蛋,竟然不和我们见面,那些新来的保安都是附近村里的流氓地痞,不光不让我们进去,还骂我们是烂退伍兵,他们仗着人多,不让我们进,我们本来不打算动手的,我们毕竟现在是退伍到地方了,不能和在部队一样,但是他们先动手用橡胶棍打我们,我不由的怒火中烧,当即就把那几个流氓地痞给打倒在地,我们就闯进了办公室,正好她也在办公室里,她还护着那个王八蛋,她说得那些话真是太难听了,别说是我们你换做是任何一个当过兵的人都不会放过她,我一气之下就杀了这一对狗男女,然后和兄弟们商量让他们走,我去公安局自首,但是兄弟们不让我去,结果,他们出去把门口被打倒的那些地痞流氓一个不剩的给宰了,结果想退也退不了了。然后我们就商量着逃到国外去,但是没有钱,就选择了卖枪干了这一票,没想到让一辆桑它纳给毁了,要不是那一辆桑它纳,我们早就跑远了。”说到这里老虎狠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现在想来后悔也不后悔,我们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为国家打仗流血牺牲,我们为人民冲锋在前,保护着他们,可是我们又得到了什么,难道就是这些白眼和伤心吗?!就像你,你有什么战功,你的军功章比我们几个兄弟的总和都多,我也相信你身上的伤疤比我们的也多。”说到这里,老虎把把身上的黑T衬给扒了下来,露出了那一身的战伤,“这是友谊关打得,一个枪洞,差一点儿就打到心脏了,这是越南军刀划的,肠子都流出来了,但是我还是拼死了两个越南鬼子,这一枪是打在了肩甲骨上,是在边棍的时候负的伤,虽然没有打到身体的运动组织上,但是一到阴天下雨时,那种钻心的痛,你知道吗,我都恨不得把它从我的身体上砍下来,还有这一处,是。。。。。。”老虎一边说着一边指道,眼中噙满了泪水,但是没有掉下来一粒,看到浑身是战伤的老虎,蒋辉也低下了头,他身上负的战伤绝不比老虎的少,阴天下雨时他那左手臂的骨头也是钻心似的痛,老虎继续说道:“但是你又得到了什么,现在还在这里干什么男服务生,一个月你拿多少钱,不到一千吧,你谈恋爱了吗?相信你没有,没钱能谈恋爱吗!现在什么不都是靠钱吗,我们退伍的时候,总共才只有几千块钱的退伍费,也就是在你们这家大酒店中吃上一顿饭的吧!我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就只有这些钱吗?难道就只值这一顿饭钱吗?!你说!”老虎歇斯底里的吼道。

“还有吗?接着说,我听着。”蒋辉说道,但是这些话也深深的刺痛了蒋辉的心。他想起了那一年因为战场上的一个说不清楚的事情给军事法庭关到了监狱中四个月,自己为国家为人民流血打仗,但是得到的就是这个待遇,平时的蒋辉都尽量的不去想这些事情,因为这些事情会勾起他痛苦的回忆,听着老虎的这些话,他只是抽烟,一口接着一口,当然在燃尽时,老虎给他点了一支,然后老虎给自己也点了一支。

老虎又说道“不光是我们的生命和鲜血,还有我们的青春,我当了五年兵,五年啊!我初中毕业后就当兵去了,五年中我们什么都没有学会,除了打仗就是单兵作战技术还有我们这一身的战伤,就这样的把我们给扔向了社会,我们还能干什么,你说我们得到了什么?!”老虎对蒋辉问道。

蒋辉知道他是在发泄中的不满,没有打断他。

“是的,你说的全是大实话,我的处境和你差不多,我们除了一身的战伤,我们是什么都没有得到,但是你后悔了?”蒋辉问道。

“不!我不后悔,我无悔,因为我一至是为我热爱的祖国和人民作战,为他们付出这些我觉得我值得,但是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没有上战场的人不付出什么劳动就能生活的那么好,而我们这些流过血的兵就生活的那么痛苦呢,连个对像也被人给挖走了,连工作也让人给辞了,口号说的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十亿人,我们给了他们幸福那么谁又给了我们幸福,要我们自强自立,但是谁又管我们的事了,我也知道现在是商品经济社会,没有钱是很可怕的,所以,我决定把我失去的找回来!”老虎恨恨的说道。

“是,我们也的确是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连我们的一些伤残战士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但是你想一想,我们有多少人,光我们退伍下来的兵就有几十万人,那么多人如何照顾,所以党号召我们自强自立,你所理解的自强自立,并不是像你这样的持枪强银行,而是让我们自己动手,自已做事,你就像我吧,一开始的时候,我退伍回乡民政部门不给安排工作,说是人太多,他们是胡说,人少才是道理,和我一年当兵走的我们县里的新兵,有六十多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也不方便和你说,反正我现在也活的很高兴,虽说职业有点不好,但是起码是通过我自己的劳动获得的,心安理得,我也想过这些问题,但是现实之中不容你想那么多,你所遇到的事情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可能比你还冲动,这一点我理解,但是现在事情已经搞到了这个地步,也有你自己的责任,你说是不是。” 蒋辉说道。

“对,我有责任,但是我没有错,错的是那些王八蛋,要不是他们把我们给逼到这绝路上,我才不会走到这一步呢。行了时间也过去的不少了,还是看一看钱吧,然后打电话提下一我们的要求。”老虎的脸顿时变了一个模样,因为他想到了现在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一点对他来说很不利,于是就马上结束了聊天,转到正题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