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会改革开放吗?

大大跑 收藏 13 3218
导读:今年四月,张五常认为朝鲜两年之内必会开放。因为"金正日是个有本领的人——外人见到的朝鲜的清洁与秩序,不可能全是门面工夫。一个有秩序的国家,搞经济改革是远为方便的。"(张五常《朝鲜必放说》) 经济学家无知、无耻到这个地步,可谓大陆特有的一个现象。金正日有什么本领?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大言欺世、铁血统治,让老百姓啃树皮,冒着生命危险逃亡,就是他的本领?朝鲜的清洁与秩序只是局部现象,因为外人去朝鲜旅游、采访,只能到指定的地点、地区。在金正日丧心病狂的恐怖高压之下,很少有哪个普通朝鲜人胆敢或有机会接受外人访问。平

今年四月,张五常认为朝鲜两年之内必会开放。因为"金正日是个有本领的人——外人见到的朝鲜的清洁与秩序,不可能全是门面工夫。一个有秩序的国家,搞经济改革是远为方便的。"(张五常《朝鲜必放说》)

经济学家无知、无耻到这个地步,可谓大陆特有的一个现象。金正日有什么本领?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大言欺世、铁血统治,让老百姓啃树皮,冒着生命危险逃亡,就是他的本领?朝鲜的清洁与秩序只是局部现象,因为外人去朝鲜旅游、采访,只能到指定的地点、地区。在金正日丧心病狂的恐怖高压之下,很少有哪个普通朝鲜人胆敢或有机会接受外人访问。平壤甚至不允许残疾人居住,以免有碍观瞻,影响首都形象,在独裁政权里也算是登峰造极的举措了。

我们这一代人对朝鲜的初始印象,很多来自魏巍。

继一年前《谁是最可爱的人》被剔出语文课本之后,其作者魏巍也以88岁高龄去世。学生时代,对《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课文并无特别的印象。应该说,现在的学生没有接受类似《谁是最可爱的人》这样的狼奶教育,是非常幸运的。有的人早该被遗忘,有的文章早该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知道真相,才发现最可爱的人往往是最可怜的人。

《谁是最可爱的人》的主题,就是宣扬刻骨的仇恨。它没有回答朝鲜战争的性质,只是一味地激发青年学生与敌人搏斗的激情,文字技巧方面就更是幼稚,除了残酷就是残酷,尤其适合欺骗少不更事、血气方刚的学子。也许,一些粪青对美国没来由的愤怒,或多或少都有魏巍的一分功劳。

战争是人类社会最大的怪胎,哪怕是为自由而战,也充满了血、恐惧和眼泪。小时候看的什么《鸡毛信》、《红孩子》、《小兵张嘎》一类的文艺作品,至今让我感觉恶心。歌颂、鼓励儿童进入残酷的成年人之间进行的战争,太不人道,而且相当变态。

大陆关于自由民主的教育实在是太薄弱了,包括大学教育在内。客观地说,经过十几年的学校教育,培养出来的不过是一群毫无自由民主理念、精于计算的政治"白痴"。祖国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政府不是祖国的全部,怎样才是爱国,这些常识问题,对于大陆青年来说,竟比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问题还要复杂。

经过长年累月的洗脑,大陆人已经很难用一个正常的现代人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民间不能自由办报,没有普选、民营电视台,做一个大陆人有啥值得骄傲的?吃了几天饱饭,有点闲钱去外地呼吸一些同样也被污染的空气,你就骄傲了?

人与动物的一大区别在于,前者有精神追求,这种追求如果无法得到制度保证,物质追求也就无从得到根本上的保证。大陆除了加强自由民主方面的教育,还应增加怀疑主义方面的训练。这个世界值得我们怀疑的东西太多了,而我们又接受了那么多斩钉截铁、不容质疑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

爱做惊人之语的张五常也许忘了,大陆改革开放30年,由于洗脑教育,人民尚且如此愚昧,何况朝鲜?张五常谈了不少朝鲜开放的有利条件,却惟独忘了一条:统治者真正关心的不是老百姓的死活,而是能否维持自己的统治,继续荒淫无耻的生活。

如果有限度的经济开放,既不威胁自己的统治,又能增加特殊利益集团的收益,何乐而不为?如朝鲜在边境地区开设专为外人服务的赌场,与韩国合作建立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区,等等。

但是,真正的开放,首先是思想的开放,从清算历史上的罪恶与谎言开始,逐步清除个人崇拜,以及滑天下之大稽的所谓"主体思想",代之以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

也许,全世界只有张五常才会认为在目前的态势下,朝鲜两年之内必会开放,20年后经济实力有机会达到三个香港。也只有这样厚颜无耻的叫兽,才会断言过去三十年来的中国经过摸索,已经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甚至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制度。

林语堂说:"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张五常恰恰相反,急于向权力献媚和表白,聪明的翻了山,坠入又脏又臭的茅坑。拿动物来比喻这类自甘堕落的可怜生物,完全是对动物的侮辱。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