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一章 酒店风云 第三节 老虎团的胡老虎

cnkhtd163 收藏 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1/[/size][/URL] “不许动!再动打死你!把双手举过头顶。”一个特警队员对蒋辉命令道。几乎所有的枪口都几乎指向了蒋辉,因为在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人心魄了,就算他打得是歹徒,但是,哪有这么狠的,光手雷炸还不算,还用步枪扫,动作之麻利绝不是一个服务生应有的素质,无论他打得是谁,也应当先行检查一下他身上有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不许动!再动打死你!把双手举过头顶。”一个特警队员对蒋辉命令道。几乎所有的枪口都几乎指向了蒋辉,因为在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人心魄了,就算他打得是歹徒,但是,哪有这么狠的,光手雷炸还不算,还用步枪扫,动作之麻利绝不是一个服务生应有的素质,无论他打得是谁,也应当先行检查一下他身上有没有其他的武器。

“我没有这习惯,要不你就打死我。”蒋辉对着那一名特警队员冷冷的说道,蒋辉的这一句话倒把那个特警队员给掖的说不出话来。

“老连长!老连长!你还活着!真得是你吗?!”杨军一下子大声的叫了起来,“他妈的王八蛋放下枪,他是我的老连长,不是歹徒!”

特警们这才纷纷把枪转向了酒店的大楼。

“老连长,真的是你吗!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杨军激动的说道。

“你是谁?”蒋辉对着杨军问道,的确他实在想不起这个叫自己老连长的人是谁,因为在越南战争期间,在他手下当过兵的人太多了,最高的一次他还以士官的身份代理过营长,由于那时军事干部都在激战中牺牲的很多,一些从友谊关参战的老兵就被破格提升为了军官,当然大都是前边挂上了“代理”二字,战后转正的很少,大部分都在战后以军官的待遇给转到了地方工作,因为这些人在部队中血腥味太重,训练时不时的下些重手,现在的新兵大部分都是托熟人关系到部队里面的,面对这些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根本就是被打的靶子,训练不行打啊!内务不认真打啊!连一些从军校出来的正式军官也管不住他们,毕竟人家为祖国打过仗,为人民流过血,你为祖国和人民打过仗吗!只有打过仗的官才管得了,人家是火与血的战争中走出来的。当然,这些事情很快的都反映到了中央军委那些常委们的耳朵里,于是一纸《参战军人复员令》就把那些上过战场的大部分老兵给送回了地方。而蒋辉本来是能留在部队的,但是由于一些在战场上的事情,差一点就给枪毙了,最后不得不离开了心爱的军队,回到地方,走进了社会。

“我是杨军啊!老连长你不记得我了。”杨军解释道。蒋辉摇摇头,还是没有想起来。

“就是在边棍让越南小鬼子一个刺刀给插了大腿的那个兵,你还骂我手中的枪是烧火棍的那个小下士,还说我个熊兵的那个。”杨军说道。一旁的特警小赵听了“扑!”的一声笑了出来,杨军瞪了他一眼。

“有点印像了,是有那么一会回,不过你不是受伤回国了吗?”蒋辉问道。

“是啊!但是当时让您一骂,我就醒了,伤好后我又参战了,正好上面想要参加过战斗的老兵,我就分到了201团,我是02年复员的,老连长我当时听到你被抓起来了后来又听说你被枪毙了,没想到你还活着。”杨说笑道。

“唉!别提了,倒霉,不说了,你还是想一想里面的那伙人如何办吧,我看他们不简单,八成也是咱们这些参战回国的老兵,看身手就是我们先锋七个团中的兵,身手不错,动作麻利,你可要小心喽。”蒋辉说道。

对敌总指挥部内。

“这几个歹徒的身份确定了没有?”局长对刑警队队长问道。

“还没有,不过这些人肯定都当过兵,而且还打过仗,这些人个个身手动作迅速而又麻利,在银行内打死了一名女职员和一名男保安,还有在银行门口杀死了一个开桑它纳轿车的男青年,是用锐利的武器杀死的,可能是因为桑它纳撞到了他们的白色面包车上,而引起的被杀,那辆白色的面包车,我们查到了车源,车主说车是在五个小时前被偷的,可能就是这起事故把歹徒的交通工具给破坏掉了,车主还让他们给锁在了自家的女厕所中,另外在街上还有一名交警被杀,子弹打中头部,还有在天浴大酒店中他们也杀了不少人,大都是一枪击中头部,而且枪法极为准确和老道,在我们与他们对峙中,他们的冷枪打死了我们七个干警,还打伤了四个,要不是特警队的杨队长下令用强火力把他们给压制进了天浴大洒店,我们还指不定得受多少伤亡呢,刚才我们组织了一次强攻,还没有展开,他们就把二楼临街窗户的玻璃给打碎了,要求与我们谈话,我们就停下来了,没有强攻,他们好像还有几个从酒店厨房里抓住的人质。”刑警队长回答道。

“走到前边去,看一看前边的情况。”局长说着就向前走着。

天浴大酒店二楼零点大厅内。

老虎盯着小董,实话说这个小姑娘长得的确不错,要是先把她给杀了的确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现在命都在人家的手上,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一个未知数,不管了。

老虎一把抓起小董,就要向窗口走。

“不要!你们干什么!小董不用怕!”这时从人质当中站起一个厨师来,向着老虎走来,这个人叫安强,是一个广东人,人们都叫他阿强,是和他的叔叔安总厨来北方这个省工作的,先是打荷后又贴板然后又上锅炒菜,靠着一手的好厨艺月薪在2000元以上,属于高工资的那种,叔叔安总厨在刚的枪战中已经被打死了,自从安强见到小董就深深的爱上的这个北方的姑娘,但是撵了半年,人家就是不回话,但是从别的事上看来好像小董早就有了自己的意中人,没想到这回都成了人质,而歹徒竟然想非礼小董,不由的怒火中烧,站起来至止。

“啪!”一声五四式手枪响了,安强倒下了,在安强的头上有一个血洞,子弹是从老虎手上的那支五四式手枪打出去的。

“把他扔出去,说我要的他们谈判,这个小女孩儿,先留着吧。”老虎说完就点上了一支烟。

“不!”一股撕心裂肺的叫声从小董的嘴里叫了起来,随后,小董晕倒在了地上。

这时,几辆别克小轿车从远处行了过来,负责封锁线的刑警,一看车牌全是“XO0X”开头的,一看就是省里领导和市里领导的小车,马上就把封锁线给打开了,小轿车们停下,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几个省市的领导,有市里的政法委书记,有负责治安的副市长,有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还有这个区的区长,区委书记等人,看来这一回的动静太大了,连省市的领导都很重视,那是肯定啊,你也不想一想,现在这社会治安那么的好,发生了一起抢劫银行的案子那么大的事情,还死了那么多的人,现在又在评选“社会安定省”的节骨眼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省市的领导都不好收场,也不好向上面交待。

当然,省里的领导对局长做的工作指示很简短,“不能再死一个群众,歹徒抓捕不成就地击毙!”可是说是那么简单,办起来就难了,人家有枪有人,手里还有人质,你做什么不得拈量拈量,再者说了不能再死一个群众,这是死命令,你敢乱动,人家杀几个你就得毛点儿。

可就在这时,“啪!”的一声五四式手枪的枪响又响了起来,一个穿着白色厨师服的厨师一下子从二楼的窗户上让人推了下来,直接摔到了大街上,就在那个厨师的头上有一朵鲜艳夺目的血色弹洞,这个人就是安强,这时一个声音从楼里的大柱子后面传来。

“我们要求谈判!你们把电话打到餐厅的订餐电话上,我们的头要和你们说话。”说完一个身影就跑进了楼内的黑影处,在对面楼上的武警阻击手还没有来得及判断他在那一个柱子后面他就溜走了。

这会儿的办事效率可是快得不得了,没有两分钟的功夫呢,就把天浴酒店的订餐电话给搞到了,局长一下子就用自己的手机播了过去,在一旁指挥车上的信息警察马上锁号跟踪监听。

“喂!你们不要再杀人了,你们这样做是没有出路的,听我的现在投降,我保证你们的安全。”局长在电话接通了电话后对对方吼道,就像是老子训儿子一样的吼叫。

“他妈的!你要是再说投降老子就再打死一个,不信你试试。”老虎一听是一个SB在和他说话,心里就烦了。

“啪!”又是一声的枪响,十秒钟后,又是一名穿着白色厨师服的厨师从二楼被扔了出来。局长征了,这伙人真他妈的不要命,疯子!

“换一个会说人话的来和我说话。”老虎说话了。

“他奶奶滴,你个熊人,你怎么说的话,这个时候不能刺激歹徒。”一边的市政法委书记说道。

“张副局长你来和他说话。”政法委书记让张副局长来接电话。

“你听好了我也不用你说什么,你就听我的话就行,一个我要五十万美金,这点钱你们还是能在半个小时内凑出来的,二是我要那个打死我两个兄弟的小子给我送来,你们不要换个别人来替他,他的背影我绝对的认得。另外你们不要再强攻了,要不然只会图增伤亡,就这两点,如果有一点点做得不好,我就杀死人质,然后自杀,不信你们就试试。半个小时的时间,现在开始。”老虎说完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老虎我们的退路完全被警察们给封死了,我们硬冲恐怕是不好冲。”黑子说道。

“本来我们就没有退路,如果这回跑出去了,我们也得向国外跑,跑不出去死就死了。”老虎大口的吸了一口烟。

“反正这条命也赚了,打死了不少的越南小鬼子,还打死了不少的Z国人,嗨!反正也算是不吃亏。”黑子提了一提自己的腰。

张副局长还没有说一句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真是没有面子,但是他也看出来了,对方是铁了心的要和警方对抗到底了,劝其投降是不可能的,要不就是击毙他们要不就让他们逃走。这事儿还是让领导拿主意去吧。想到这里,张副局长马上跑到局长和政法委书记那里汇报去了。

钱好准备,五十万美元从银行中先借出来,由区长打条,先担着,不行了再说,要是烧了或真让歹徒给带走了,那就当银行贡献了吧。但是,这个人可不好办,人家又不是你的兵,人家又不是你的人,可别忘记了人家可是杀了里面两个歹徒后冲出来的,里面那个歹徒的头儿可是把他给恨得牙跟当当的,这会儿你让人家进去送钱,那不就是明摆着去送死嘛!这可把局长和政法委书记给愁坏了,于是马上汇报给了分管安全的副市长,副市长也不知道如何办好。为今之计,还是两手做准备吧,一是先让刑警们和区长去搞钱,另一个由副市长带着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先和那个身手很利害的人谈一谈,看一看人家去不去,再一路由省里的领导直接去和来的那一个中队的武警少校去接触,让人家出一个替身,看看能不能找一个身材相仿的战士,但是人家答不答应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时,蒋辉正在天浴大酒店对面的胡同里,在刚刚被临时征用的婚姻介绍所在接受刑警们的询问,刑警们也对这个身手特别利害的服务生费怡所思,听着他讲的酒店内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在听一个传奇的故事,蒋辉本身并不是很善于表达,但是实情还是会说出来的。最后,当问到蒋辉是不是当过兵时,蒋辉说当过,问他在那一支部队时,因为那个刑警也是部队转业过来的转业干部,蒋辉说“我是Z国人民解放军野战102团出来的。”那个刑警一下子愣了,要知道野战102团是越南战争中打得最惨的一个团,法卡山一役,全团只有十五个人活着,还大部分是重伤,当时中央军委下令授于这些活下来的英雄“特级英雄称号”,事后还颁发了“法卡山十五勇士”的称号。虽说102团因故不能重建但是还是授于102团“英雄的团”称号,难道在面前的这个瘦瘦的服务生就是“法卡山十五勇士”之一,这名刑警虽说也在战区当过兵,但是,是后勤兵,没有上过战场,但是102团的事迹可不光全军都知道,连当时的全国人民都知道,正想再问下去的时候。

“不对吧!老连长咱不是野战99团的吗!怎么成了102团的呢?”杨军在一旁说道。

“102团才是我的家,那一仗后,我从医院出来才加入的99团。”蒋辉答道,杨军也正想问下去。

由副市长带队的一行人马,来到了这里,一上来就要找那个从酒店里杀出来的那个男服务生,当然刑警队长也不敢马虎,立马把蒋辉带了过来,杨军也跟了过去,原来的这家婚姻介绍所本来生意就不大好,可是这一闹人多了去了,连着那些逃出来的酒店工作人员都在这里接受刑警的询问,连老总和外宾也不例外,正在这时,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1米9几的大个,身材甚是魁梧,从走路上来看,一看就是行伍出身,上来就喊“小蒋小蒋!”

“到!”蒋辉一听是童处长在叫他马上就一个立正, 搞得副市长也一征。

童处长一上来见到小蒋,“妈了个巴子的,你小子没事吧!我就知道你小子的外号不是白得的“九命猫”不是白给。操!”

杨军一看,我的妈啊!这不是原99团团长童爱国嘛!虽说自那一次受伤之后,被分进了201团作战,但是99团的团长童爱国那个爱骂妈里个巴子的家伙可是记得牢牢的,他在战区可有名了,他带的99团在后来的几次大役中都是冲在全军的最前边。

“童团长好!报告童团长,原99团一营二连战士杨军向您报到!”杨军立正的报告声引起了副市长和其他人的注意,当然也引起了他们的不快,你一个小小的处长牛B个啥!不就是一个处级干部嘛!

“这个是谁啊!?”童爱国问道。“还是我的兵,可能我真不记得你。”

“原来是老童啊!你怎么来了?虽说这家酒店是你们单位开的,可是你们也太关心你们的人了吧。”说话的人是政法委书记,“哎听说我们单位的下属酒店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还不让我来看一看啊!”童爱国接话道。原来天浴酒店是某省级单位的下属企业,这位童处长就是某省级单位的一位处长,自从部队让他复员后,他就到了这个省级单位任处长。原来在部队就是团级干部,按级别来说和地方上的处级干部是平级,从部队到地方也没有提一格,从单位好几年,又有战功,按说也应当提一提了,可是就是因为他那大炮脾气,根本就得不到领导的好感,提他!才怪呢!

副市长发话了:“你们能不能先让我们和蒋辉同志谈一谈”。

听这话老童不乐意了,“你是谁?!我来看我的兵,干你什么事。”

“这是我们市的X副市长,老童你还不认得吧。”政法委书记马上介绍道。

童爱国一听是副市长,也不好说什么,就乘乘的闪到了一边。

“蒋辉同志!你好!”副市长伸出了一又手。

蒋辉也伸出了手与副市长握到了一起。

“我听说你当过兵,还为祖国打过仗,对吧。” 副市长说道。

“是的。”蒋辉答道。

“我想你给我谈一谈,这些歹徒的情况。”副市长说道。

于是,蒋辉就把在酒店内的情况说了起来。

“报告X副市长,这些歹徒的情况搞清了,这些是歹徒的资料,是我们从路口的摄像器上提出来的一个歹徒的样子,再从局里提出来的这一个人的资料,再把其他的特征一汇总,其他人的资料也都出来了。”公安局长打断了蒋辉与副市长的谈话。

副市长立即接过公安局长递上来的资料看了起来,蒋辉并没有去看,没的三分钟,资料的大概就让副市长给看完了。

“蒋辉同志,你知道这伙歹徒是什么人吗。”副市长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的是这些人不简单,应当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复员兵,对不对。”蒋辉说道。

“你说的不错,为首的那个人名字叫做胡一虎,外号叫做胡老虎,是野战209团的兵,还有几个人名字叫做张东、吴斌、林黑土、张一民,邹兴和,都是野战209团出来的兵,他们是前年退的伍回家,都是我们XX省人,这两年不知道干些什么,这不干上了这个,他们手中的枪是从黑市中抢的,连钱都没有付,把几个卖枪的枪贩子全给干掉了,手中武器情况是五支81式步枪,三把五四式手枪,二十枚手雷,子弹若干,看来火力很强啊!你刚才夺过来一支81步枪,他们还有四支,手雷应当还有十六枚,火力还是很猛啊!你知道吗,他们现在不光要钱,还。。。。。。。”副市长对蒋辉说着资料上的情况,但是蒋辉并没有把这些情况当回事,说到这里。

“副市长同志,他们说让我把钱给送进去,对不对?”蒋辉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副市长很惊奇。

“要不你一个副市长高高在上,会找我一个小小的退伍兵说那么多,还有我们战场上下来的人都差不多,他们都是战场上一起下来的兄弟,对生生死死的战友那是比亲兄弟还亲,都是有仇就报的汉子,不找我报这个仇才怪了呢,就算是死也得把这个仇给报了,战场上下来的都这样,包括我。”蒋辉低声的笑道,连看都不看副市长一眼,而是用他那笑着的表情看着在一边和杨军说话的童处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