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中国工兵

dahuixiong 收藏 111 16641
导读:本文转自“金溪渔人的BLOG” 引 子 一九七九年一月中旬的一天,鹰厦铁路线上的顺昌火车站上空灰蒙蒙的,一阵阵北风吹来,不禁让人直打寒颤。 离春节只有十几天时间了,顺昌火车站进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春运,车站的侯车厅和站前广场上挤着许许多多等待上火车的旅客,他们大部分是从外地来闽北打工的民工。顺昌火车站虽然不大,在闽北来说可算是一个交通要道,加上顺昌将乐一带的驻军很多,顺昌火车站一到春运期间就变得非常热闹。在

本文转自“金溪渔人的BLOG”



引 子




一九七九年一月中旬的一天,鹰厦铁路线上的顺昌火车站上空灰蒙蒙的,一阵阵北风吹来,不禁让人直打寒颤。


离春节只有十几天时间了,顺昌火车站进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春运,车站的侯车厅和站前广场上挤着许许多多等待上火车的旅客,他们大部分是从外地来闽北打工的民工。顺昌火车站虽然不大,在闽北来说可算是一个交通要道,加上顺昌将乐一带的驻军很多,顺昌火车站一到春运期间就变得非常热闹。在车站侯车的民工,他们为了生活,千里迢迢来闽北,都是干当地人不愿干的粗活、脏活、累活,比如石匠、泥水匠、木匠、伐木头、井下挖煤、开公路等等。辛辛苦苦干了将近一年,赚了几个血汗钱,还要拼出九牛二虎之力挤上火车才能回家。毕竟都是中国人,有中国人的传统,有中国人的观念,再苦再累也要回自己的家乡去和亲人团聚,享受最低层老百姓仅有的一点点天伦之乐。民工队伍象一条长龙,从侯车厅一直延伸到站前广场上,这些民工有的把扁担搁在行李上,人坐在扁担上,有的坐在自己行李上,有的拿一张报纸或硬纸皮铺在地上席地而坐,有的干脆把一块旧塑料布当草席把破棉被一铺睡起了大觉。这一长溜民工队伍象静静的一条龙,一旦上火车的时间一到,这条静静的龙一刹那变成了一条奔腾的龙,大家争先恐后向车站口冲去,首尾不能相顾,谁也顾不了谁。一起回故乡的同伴和亲友会互相吆喝,互相照应,当同伴和亲友被冲散时,只好各自冲上火车,然后上了火车再去寻找。上了火车算本事,上不了火车算倒楣,但年年还是有人想尽办法挤上火车回家去过年。


这时侯从车站大桥方向驶来三辆军用吉普车,由于站前广场被民工长龙堵住了路,这三辆军用吉普车只好“嘎”的一声在站前广场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军人立即匆匆向车站走去。走在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军人,他背阔胸宽,挺拨结实,步伐矫健有力,他的脸庞和他的身材一样长长的,整个脸黑里透红,两眼炯炯有神,透露出一位军事指挥员的特有的气质,他就是前不久才来将乐工兵团任职的团长任家常。这一行军人的到来,给民工组成的长龙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民工们一个个给这一行军人投来羡慕的目光,直到这一行军人走进站台为止。


由于进入春运,车站管理加强,戴着红袖章的工作人员比平时要多的多,一些离退休的老工人或没有工作的家属子女,都穿上车站的制服充当车站的站务员。当任团长一行军人进入站台时,检票口的工作人员十分有礼貌,他向任团长一行点头示意,并要引导这一行部队首长到贵宾室稍侯,任团长表示客人马上到了就在站台上就行了。这时的站台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位旅客,只有这几位军人在来回走动。矮一些的是政委侯正志,他松驰的脸色黑黑的,背也有些驼,沓拉的军帽下的两缤露出灰白的头发,由于年龄的增长已显露出一种老态的胧肿。倒是个子最矮的付团长李先奎,虽然大腹便便,腰板很直又很结实,两道浓眉下一双犀利的目光,刚刚刮过络腮胡子的脸白里透青,显示出一位军事指挥员的威严和威武。这几位军人在站台上不停的来回走动,又不时地向福州方向张望,只要有其中的一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表,其他俩位也会不约而同地去看看自己手上的手表,显出一种急切的心情。


随着一声长呜的汽笛声,一列从福州方向来的旅客列车缓缓地停靠在站台边。一瞬间,从进站口涌进的旅客争先恐后地向车门停靠的位置冲去。当车门一打开,车上的旅客瀑泻而下,车下旅客也蜂涌而上,一时间车上的旅客下不来,车下的旅客又上不去,每个列车门口都出现了这种景象。下车的旅客大骂车下的旅客不等下车就往上挤,上车的旅客又大骂下车的旅客太慢。由于不时的挤碰,旅客的吵骂声,站务员维持秩序的叫喊声,蒸汽机发出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整个站台上乱哄哄的。倒是原先焦急的几位军人这时侯却不慌不忙,走到软卧车厢的门口,向车上下来的军人一一敬礼,接过行李,避开熙熙攘攘的旅客向车站外面走去。这时上下车的旅客再也没有留意这一行军人,只有车站的站长赶忙从车站大楼跑过来要和任团长一行打招呼时,这批军人早已走出车站大门,钻进停在车站外的军用吉普车里,拐上了往将乐方向去的山区公路。


军用吉普车在弯弯曲曲、坎坷不平的山区公路上奔驰,好似一叶扁舟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年青的驾驶员双眼目视前方,聚精会神,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驾驶的小舟被汹涌的波涛吞没。坐在第一辆吉普车驾驶座旁边的任团长也和驾驶员一样两眼目视前方,不时地提醒驾驶员注意安全。他原来是一位军医,后来改行成为一位军事干部,在部队象他这样从军医改行当军事干部的非常少。前不久,工兵一团的老团长康如林转业,原本工兵部拟定的接任者是原来工兵一团的副团长后来一直被军区借用的于明久。于副团长是56年入伍的山东人,这在当时的工兵一团来说是最年青的团首长,他曾经被派往坦桑尼亚担任军事顾问。当时坦桑尼亚的常规武器都是由我国支援的,有一次在实弹射击中,坦桑尼亚的军人老时跑靶,说我们中国的枪不准,于副团长接过坦桑尼亚军人打不准的枪,试了试枪枪打10环,使在场的外国朋友和大使馆的官员一个个伸出母指叫“OK”。不过他的这一手好枪法,也是用一个处分换来的,当时他在工兵一团当副参谋长,经常私自去弹药仓库要子弹,一到星期天就到野外去打猎练枪法,后来此事被上级发现,受到了一个警告处分。正当军区要下达于明久的任职时,突然被总参谋部调到了解放军最高学府军事学院工兵教研室当副主任,军区只好把军医出身的任家常从舟桥团调到工兵一团当团长。任家常原任的舟桥团,是由工兵一团分出去的建筑团和舟桥营组建而成的,舟桥团所在的闽清虽然离福州很近,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军区来的首长,更不清楚军区首长来闽北山区的目的。部队首长大都有下部队事先不打招呼的习惯,也有随时提出问题,随时改变行程的习惯。任家常一方面担心军区首长的安全,另一方面怕自己所属的部队在军区首长面前出洋相,影响整个部队的形象。随着吉普车的前进,一座座锦绣的山峰向身后倒去,又一座座锦绣的山峰出现在眼前,任团长根本无心去观赏车外的景色。突然一件往事出现在自己的脑际:那是几年前,军区司令部何家产参谋长到闽北山区的所属部队检查工作,第一站就是工兵团,由于全团官兵的努力,给军区参谋长留下了一个好影响。后来军区参谋长又去驻来舟的工兵仓库和通信仓库检查工作,参谋长对工兵仓库的工作也十分满意,而与工兵仓库毗邻的通信仓库,军营不象军营,管理混乱,官兵关系紧张,违纪现象不断,气得军区参谋长鼻孔冒烟,两眼冒火,一股压不住的怒火直冲脑门,突发心脏病,当场躺倒在工兵仓库的招待所里。最为可怕的是,南平九二医院的急救人员赶赴来舟急救时竟忘了带氧气。由于这一连串的失误,一位高级将领得不到及时的抢救,在闽北山区不幸殉职,为此与此事有责任的许多军人受到了应有的处分。一想到这件往事,任团长的心“格登”一下,几乎蹦出了胸膛,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公路是沿着金溪河逆流而上的,正值隆冬季节,金溪河进入了枯水季节,水流很细很平,河水轻轻地拍击露出河床的礁石,在平静的河面上泛出一层层白白的浪花。由于福建地处前线的原因,国家没有大量地投资发展工业,闽北山区丰富的森林植被得到了很好的保护,金溪河两旁的群山在隆冬季节依然显得那么郁郁葱葱,金溪河更象一条碧波盈盈的玉带,缠绕在闽北的崇山峻岭中。也由于丰富的森林植被和良好的地理形势,我国在闽北山区建立起了秘密的军事要地,给闽北的大地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一路上,军区首长坐在汽车后座,任凭汽车颠簸一言不发,整个车厢显得异常沉闷,当汽车行至三涧渡地段,出现了一座秀丽的山峰时,车上的首长才好不容易冒出一句:“这里的风景不错嘛”。


“是的,这里曾经拍过电影。”任团长回答的十分机械,军区首长没有讲第二句话,车厢里的气氛马上又恢复到原有的沉闷。


当汽车到达将乐县城附近的团部时,苍茫的大地已笼罩上了一层暮色,这一地区的驻军也进入了一个神秘莫测的不眠之夜。


第二天下午军区首长又坐吉普车离开了将乐,在顺昌火车站上了回福州的火车,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没有引起地方党政领导的任何注意,而将乐驻军的军营却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一场血与火的考验就摆在了这支曾经立过战功的工兵部队面前。


5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第一章 军区司令员秘密视察工兵团




第一节 军区司令员基本上长住北京,竟然冒着严寒


, 轻车从简,来去匆匆,突然视察驻守在深山


老林里的部队,这不能不说是一次非凡的军


事行动




从福州悄悄地来到将乐,又从将乐悄悄地回到福州的军区首长不是别人,而是闻名中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时任福州军区司令员杨成武。


杨成武,福建长汀人。他15岁参加红军,16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每一位上过学的新中国儿童都会知道他任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政委时,同团长一起指挥了著名的飞夺泸定桥的战斗,在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他的名字也同泸定桥紧紧地联系在一起。1939年冬,他在指挥反击日军五路合击的黄土岭战斗中击毙日军中将旅团长阿部规秀。在解放战争中,他率部参加了平绥战役、张家口保卫战和正太战役,并参与指挥青沧、清风店、石家庄等战役。率部进军绥远,解放集宁、包头,参加平津、太原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兼任天津警备区司令员、京津卫戍区副司令员。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司令员。1955年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授予上将军衔。1959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66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在“文革”中受林彪反革命集团迫害。1977年任福州军区司令员。


当时对杨成武的传说很多。有人说他是被贬下来的,因为他在“文革”初期,当时的总参谋长罗瑞卿被打倒了,杨成武任代总长,他为了去掉一个“代”字,在政治上曾失过一点小节。小平同志上台以后对三种人进行清理,如果是“三种人”的话,那就要“靠边站”了。杨成武没有被列为“三种人”,但也只好屈尊从最高统帅部到一个小小的福州军区任司令员。


杨成武在文革中的这段历史多年后被权延赤所著的《微行——杨成武在1967》一书里披露出来,实际上杨成武根本没有为了去了一个代字在政治上失过小节,而是在当时这样的特殊年代,罗瑞卿被打倒了,毛泽东把杨成武作为一个贴身保镖带在身边一年左右,林彪、叶群向杨成武打听毛泽东讲话的内容,杨成武根据毛泽东的最高指示,对林彪、叶群守口如瓶,这惹起了林彪一伙的反感。因此林彪一伙设了圈套,加祸于他,结果毛泽东又把他抛弃了,他变成了政治上的一个牺牲品。


杨成武在毛泽东眼中是什么样的人呢?权延赤在书中是这样描写的:“毛泽东的目光留在杨成武的脸孔上,久久不动。红军将领中,容貌英俊没有超过杨成武的。一次酒会上,有人称许世友是共产党的“黑旋风”,称杨成武是“锦马超”。”还有那位被蒋介石暗杀掉的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他称杨成武什么?对,“白袍小将”,还写了文章。”他说共产党一定能得天下,毛泽东麾下的将领,不但“五湖四海”,而且“上下五千年”。中国历史名将都能在他麾下找到相普摺?/SPAN>


原来毛泽东经常讲:“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罗长子倒了以后,“大警卫员”的担子就落到了杨成武的身上。这时侯,毛泽东就经常讲:“天塌下来有成武顶着。”政治是战场,刀光剑影,风云莫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政治又是舞台,轮回表演,谁演的时间长,谁就是主角,谁演的时间短,谁就是配角;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所以杨成武下放到福州以后,社会上就流传了“两胡坐中央,三杨守边疆”。当时胡耀邦这一颗政治新星逐渐显现出光芒、胡乔木主持了中央的思想理论阵地,杨成武在福建任福州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在云南任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勇在新疆任乌鲁木齐军区司令员。


有一次,杨成武到厦门一个前沿阵地视察,看到一份台湾蒋军飘过来的一份传单,传单上写着“总长、总长、可悲下场”。他只是轻蔑的一笑,把传单搓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里。有一年工兵团二营配属八一电影制片厂在江西拍摄《赣水苍茫》的电影,在拍摄现场,配属二营拍电影的舟桥连排长陈望亨驾驶一辆苏式嘎斯51的大车开英雄车,后面有一辆吉普车要超车,陈望亨想吉普车里坐着的军人大不了是个团一级的首长,因此他开在前面就是不让。到驻地后,吉普车上下来一位首长,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从后面小车里走下来的不是什么团级干部,而是军区司令杨成武。这下可把这位干部吓得要命,他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等待挨批。想不倒杨成武司令员用手指了指这位干部,只平静地说了一句:“你这小子开车真不要命。”从这两件小事可以看出杨成武并不象他的前任皮定均那样脾气很暴躁,而是一位儒将。


1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