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事:中俄联手终于杀到了美国家门口!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佩林11日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俄罗斯入侵已成为北约成员国的格鲁吉亚,那么美国不排除与俄罗斯开战的可能性。这是佩林在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副手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佩林称:“我们不会重复冷战。”她对美国广播公司的查尔斯-吉布森称,她赞成让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虽然俄罗斯总理普京对此持反对态度。当被问及当俄罗斯入侵已成为北约成员国的格鲁吉亚时,美国是否会与俄罗斯开战时,佩林回答说:“可能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根据协议,当你是北约成员国时,如果另外一个成员国遭到攻击,你应当预计到那个遇到攻击的国家将向你求助,你应当向那个遭到攻击的国家提供帮助。”

当在这个问题上遭到进一步追问时,佩林回答说:“我认为,我们应对一个大国侵略那些小的民主国家持警惕态度,我们应当表明对它们的支持。在当前的情况下,那个国家是格鲁吉亚。如果情况需要,我们向格鲁吉亚提供的支持可能是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这并不一定使我们走向战争,它也不一定使我们走向冷战,但是经济制裁、外交压力、我们盟友将帮助我们完成这一任务,我们得对俄罗斯、普京和其控制欲望保持密切监视。”

在其它事项上,佩林称,当麦凯恩邀请她成为自己的副手时,她没有迟疑。她已作好了出任副总统的准备,如果72岁的麦凯恩发生不侧,她甚至作好了出任总统的准备。麦凯恩选择佩林作为副手使许多人感到意外,也使竞选形势发生了有利于麦凯恩的变化。

普京11日坚持称,俄罗斯无意侵犯格鲁吉亚的主权。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战争已使俄罗斯完全控制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普京还就俄向格鲁吉亚派兵的决定进行了强烈的辩护,称在格鲁吉亚对南奥塞梯发动攻击的情况下,俄罗斯不得不采取行动。

[时事点评]在就这位“女美国副总统侯选人”所谓的“如果俄罗斯入侵已成为北约成员国的格鲁吉亚,那么美国不排除与俄罗斯开战的可能性”给出观点之前,我们就美国媒体最近的动态做个回顾。

●《华盛顿邮报》又发表了一篇“轰炸世人”眼球的文章

我们知道,几天前,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又发表了一篇“轰炸世人”眼球的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文章认为:随着激烈的美国总统竞选即将在11月拉开帷幕,在新总统任期内,美国对伊朗动武将不可避免;

第二,文章分析,作为美国新总统“必打”的这场战争,很可能会以三种方式进行:

其一,无论是谁赢得美国的下任总统选举,由于多次的外交努力均未能奏效,美国将会对伊朗发出最后警告,要求其立即停止研发核武器。随后,文章猜测“美国将会对伊朗的核设施实施外科手术式的军事打击”。

其二,以色列意识到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于是对伊朗发动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以破坏该国的核研发能力。以色列此前已经对此进行过演练。在伊朗看来,以色列发动军事打击和美国直接袭击伊朗并没有什么区别。

其三,文章认为:最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已经拥有核武器的伊朗对以色列发动核打击,或者支持恐怖分子用核/电磁脉冲袭击美国,然后这两个国家对伊朗实施报复性打击。尽管以色列当时可能已经全部失去了陆基核打击能力,但文章相信“以色列的潜射核能力仍然可以完成这一任务”。

●我们对这类文章的“内容”并没有多大兴趣,唯一感兴趣的是这类文章出现的“时间”

我们知道,由美、英国主流媒体发表的诸如“美国、或者以色列一定会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甚至是核打击”的文章“海”了去,但坦率地讲,由于这类文章的“功利性”太强,其“客观性”必然就差,因此,时事评论员们对这类文章的“内容”并没有多大兴趣,唯一感兴趣的是这类文章出现的“时间”。

显然,我们对《华盛顿邮报》发表这篇文章感兴趣的是,其“发表时间”恰恰选在“切尼访欧失败”的时候。

对于那篇文章的出现,我们首先想说的是句题外话:它只不过顺便验证了我们在讨论之余经常提及的一个“玩笑话”--“等着看吧,切尼回去后,美国人又要哭着喊着军事打击伊朗了”!

值得强调的是,切尼此次外访失败,主要体现在这么几个问题上:

首先,我们说过,切尼此次外访主要任务是“推翻”俄罗斯武力肢解格鲁吉亚所造成的“美国、或者北约根本无法确保阿塞拜疆-格鲁吉亚能源通道安全”的“结论”,

●阿塞拜疆让切尼味到了什么是“时势比人强”的无奈、什么是“与你划清界线”的尴尬

因此,他此次外访的重心其实就在阿塞拜疆。然而,就是这个“小而重要”的阿塞拜疆,让切尼这个美国实权派体味到了什么是“时势比人强”的无奈、体味到了什么是“与你划清界线”的尴尬:不仅接见他的规格降了一大截,他所带去的“加快追寻绕开俄罗斯能源管道的建议”更是被阿塞拜疆政府一口回绝,最让切尼没有面子的是,给切尼冷脸看的阿塞拜疆总统,甚至等不及切尼离开,就急忙将电话找到了莫斯科,向梅德韦杰夫通报了“切尼访阿的情况”。

显然,由于美国、或者北约在俄罗斯“温酒斩华雄”的过程所分别表现的“外强中干”、以及“合力不足、张力无限”,切尼的访问不仅没有推翻“那个结论”,“俄欧”在切尼出访期间干脆撇开美国“单独商量格鲁吉亚解决方案”的“幕后运作”,反而进一步夯实了“有莫斯科背书”的“输欧能源通道”才是最安全之结论。

结果,气恼的切尼甚至拒绝出席为他举行的宴会以示抗议。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切尼的“此次外访”都是以惨败告终

其次,我们知道,在气恼中离开阿塞拜疆的切尼,是揣着一张10亿美元支票、代表美国决策层高呼“支持萨卡什维利的口号”抵达格鲁吉亚的。然而,由于俄罗斯强调要“以战争、种族清洗的罪名指控、并准备全球通缉萨卡什维利”,最新的消息是,还没等切尼回国,继欧盟指责萨卡什维利的不当行为之后,美国国内政治人物也加入了“指责萨卡什维利在格鲁吉亚战争中有错误行为”的阵营,不仅如此,格鲁吉亚国内也出现了“要求萨卡什维利下台、以拯救格鲁吉亚”的强烈呼声。

显然、被美国实权派切尼先生“高调支持”、且刚领到10亿美元支票没两天的萨卡什维利,已经面临着下台的局面。

最后,切尼又一路高呼“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到达了基辅。但让他难堪的是,尽管亲西方的尤先科总统用“俄罗斯黑海舰队对乌克兰是一个潜在威胁”来“热烈欢迎”切尼的到访,但是,那位“之前从美国得到的好处”一点儿也不比尤先科少的美女总理、却对尤先科的“欢迎辞”立刻加以了驳斥。

非常清楚,面对“这一对”自己亲手扶植起来的“橙色组合”,美国领导人的访问不仅没有弥合其分岐,反而彰显了其矛盾,其访问结果与访问目标可谓是背道而驰。

尽管在稍后的捷克一站切尼还算顺利。但到此为止,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切尼的“此次外访”都是以惨败告终。

●切尼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正式宣读了“离开华盛顿之前”就已拟好的演讲稿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尽管对“三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访问一无所获,尽管在访问途中经历了“欧盟将美国扔在一边,置俄罗斯宣布承认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独立的事实于不顾,私下与俄罗斯敲定俄罗斯自格鲁吉亚撤军方案”的“奇耻大辱”,但在此次外访的意大利一站,切尼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正式宣读了“离开华盛顿之前”就已拟好的演讲稿,其“主题”大家都知道了,就是格鲁吉亚萨卡什维利政府在联合国早就替美国抛出的---“呼吁西方世界建立一个反俄联盟”。

●所谓的“反俄联盟”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谓“呼吁西方世界建立一个反俄联盟”,就表面而言,说白了就是“呼吁北约再次发挥冷战时的功能”、就是要求欧盟在美国的领导下,重新站在俄罗斯的对立面,在美国的统一领导下、以格鲁吉亚战争为借口,以“冷战”时对付前苏联的手法,对俄罗斯展开全面的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军事围堵,在欧亚大陆深处再造一道铁幕、意图以冷战的方式切断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战略合作;

之后,再以此为起点,将“铁幕”从东欧经高加索、环里海地区(中亚五国)、再经阿富汗这个支点,一直延伸至南亚(印度)、甚至东南亚、中国台湾,再到日本一线,最后再联上韩国,直至澳大利亚,从而全面干扰中国与欧盟、东盟之间的经济合作,并切断中国与中亚、中东之间的战略联系,最终对中国也展开全面的政治孤立、军事围堵、经济封锁、

●巴罗佐的俏皮话:欧洲需要的是“冷静”、而不是“冷战”!

然而,真实的情况就是,早在切尼“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正式宣读”这一“主题思想”之前,与欧盟轮值主席法国总统萨科齐一道访俄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就“提前”用一句非常俏皮的俏皮话挑明了欧盟立场,那就是:欧洲需要的是“冷静”、而不是“冷战”!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句话既是对“建立反俄联盟论”的正式回答,也是说给欧盟内部某些人、以及俄罗斯人听的。

●在“起点处都没有做好”的情况下,美国人将用何种手段去继续构建一个所谓的“反俄联盟”?

至于在华盛顿决策者的眼中,在“格鲁吉亚战争后续发展并不如人意”、也就是在“起点处都没有做好”的情况下,应该用何种手段去实现这一切、去继续构建一个所谓的“反俄联盟”?那是他们的事。

有意思的是,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反俄联盟”的时候,一个“反美联盟”却已见雏形。

阿根廷指责美国操控“政治献金案”

[布宜诺斯艾利斯消息]阿根廷外交部11日发表声明,指责美国司法部门利用审理委内瑞拉籍美国人安东尼尼·威尔逊的“政治献金案”,诋毁阿根廷政府和官员,将案件审理“政治化”。

声明说,美国迈阿密法庭日前在审理该案时公布了不负责任的证词,将矛头指向阿根廷政府和官员,这一案件已被操弄成政治工具。

声明强调,威尔逊当时携带大量现金进入阿根廷,违反了阿根廷的相关法律,理应由阿根廷司法机构进行审理。但阿根廷法官多次向美国司法部门提出将威尔逊引渡到阿根廷受审的请求均遭拒绝。

阿根廷驻美国大使埃克多·齐默尔曼11日紧急约见美国国务院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托马斯·香农,向他表达阿根廷政府对美国司法机构“操控政治献金案”的不满。随后美驻阿使馆则发表声明说,美国的司法部门独立运作,政府无权干涉。美国政府不希望目前在迈阿密审理的“政治献金案”对美阿关系造成影响,希望两国继续加强在各个领域的合作。

去年8月4日,威尔逊乘飞机从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抵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海关人员在他随身携带的手提箱中发现80万美元现金,以涉嫌走私美元为由将其手提箱扣留。威尔逊返回美国迈阿密后,美国联邦调查局对他展开调查,并将此案送交法庭审理。

本月10日,负责审理威尔逊“政治献金案”的美国迈阿密法庭在审理过程中公布了一段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秘密录音。当时威尔逊正在迈阿密附近的一家餐馆同他人及律师商量如何隐瞒这些资金的来源和用途。威尔逊在谈话中说,装有80万美元现金的箱子实际属于和他搭乘同一架飞机的阿根廷前政府官员克劳迪奥·乌贝尔蒂,自己则因为替他拿箱子成了“替罪羊”。

乌贝尔蒂和阿根廷前总统基什内尔的关系非常密切,曾经负责为基什内尔参加竞选筹措资金,并且担任阿根廷和委内瑞拉政府之间的联系人。“政治献金案”曝光后,乌贝尔蒂被迫辞职。

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秘密录音,当时准备为威尔逊进行辩护的阿根廷律师吉列尔莫·莱德斯曼在谈话中告诉威尔逊,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和时任阿根廷总统的基什内尔将保证他不会被捕受审。这段证词的曝光引起轩然大波,使委阿两国政府面临巨大压力。查韦斯10日表示,威尔逊等人和美国联邦调查局串通一气,通过造假的录音带诋毁委内瑞拉和阿根廷政府。

阿巴斯对巴以年内能否达成和平协议表示悲观

[耶路撒冷消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在以色列《国土报》12日刊登的专访中说,他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能否在2008年年底前达成和平协议表示悲观。

阿巴斯说,尽管美国极力敦促实现安纳波利斯中东问题国际会议确定的目标,但巴以双方在耶路撒冷地位、边界、难民回归和犹太人定居点等几个关键问题上的分歧依然很大。他还说,以色列政坛的不稳定显然是造成巴以和谈迟滞不前的原因。

阿巴斯说,他不会接受任何临时协议,巴以签署的任何协议必须涵盖所有问题。

阿巴斯同时重申,他坚持“两国方案”,但以方持续的定居点扩建活动、对巴方居民的行动限制以及在约旦河西岸开展的军事行动,正阻碍着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做出的努力。

去年11月,巴以双方领导人在美国安纳波利斯中东问题国际会议上宣布重启中断多年的和谈,并承诺力争在2008年年底前达成内容广泛的和平协议。但由于双方在包括犹太人定居点问题在内的一系列关键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和谈至今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计划在中亚部署重兵

[莫斯科消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秘书长博尔久扎12日在莫斯科表示,该组织计划在中亚地区部署重兵。

据博尔久扎透露,在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的前提下,部署在中亚地区的部队将由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五国军队组成。

博尔久扎强调,部署在中亚地区的五国联军将随时准备应付针对成员国主权的任何威胁。

[时事点评]我们注意到,面对由“普京路线”发起的、得到中国策应、并为欧盟所乐见、针对“石油美元本位”的一连串冲击,在“动用”格鲁吉亚战争这张“冷战牌”、辅之以打压石油价格的经济手段之后(俄罗斯经济高度依赖高油价),由于反扑效果“都不如意”,美国财政部长终于等不及、正式宣布政府将接管“两房”了。

●起码在目前,美国人“没有决心”做出那种“最终决策”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华盛顿在这个关键时刻宣布接管“两房”,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撇开其“能力”不谈,在“决心”的层面上,起码在目前,美国人“没有决心”做出那种“最终决策”。

这个道理很简单,口口声声“要让外国主权资金自已负责”、并以此威胁“外国”必须为美国次贷危机买单的美国人,最终却自煽耳光,不得不以“美国国家信用”的名义继续为“外国主权资金手中数额十分庞大、且较美国国债收益率高得多的两房债权”提供偿还担保,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在经济层面,对美国人而言,次贷危机太可怕了,这种可怕一在其规模,二在其后果,可怕到一旦失控、就足以彻底毁掉美国经济、从而毁掉美国金融、直至军事超强的程度,所以美国政府必须救“两房”,即便“外国主权资金”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始终“不肯吐出”相关债权、从而让美国“到头来还是必须”为之支付较国债高得多的利息,美国人也得立刻出手救

第二,由于“时间点”很关键,美国仍然决定正式接管两房,这意味着华盛顿已经“没有时间”、或者说“没有能力”去“继续等待”了,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个“时间点”之所以关键,在于这么几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