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恶行给我们的启示

大大跑 收藏 0 122
导读:访遍中国国内有关国际关系的论坛,我们很容易发现一个现象,即揭示对中国不友好或存在问题的国家明显多于对中国友好的国家。对此,包括本人在内的众多网友都心存疑惑,是不是我们心胸狭窄,容不下别人不入耳的言论、看不得别人不太友善的行为了?可我们自认为心胸是开阔的,难道我们的自我定位存在问题?当本人回顾我党的历史,反复领会毛泽东统一战线思想后,可以说豁然开朗。 抗日战争时期,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力主创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其核心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之人。王明回国并在与毛泽东争夺党的领导权失败后出任长江局书记,他提出“

访遍中国国内有关国际关系的论坛,我们很容易发现一个现象,即揭示对中国不友好或存在问题的国家明显多于对中国友好的国家。对此,包括本人在内的众多网友都心存疑惑,是不是我们心胸狭窄,容不下别人不入耳的言论、看不得别人不太友善的行为了?可我们自认为心胸是开阔的,难道我们的自我定位存在问题?当本人回顾我党的历史,反复领会毛泽东统一战线思想后,可以说豁然开朗。


抗日战争时期,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力主创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其核心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之人。王明回国并在与毛泽东争夺党的领导权失败后出任长江局书记,他提出“一切听从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遭到了毛泽东的坚决反对。在毛泽东看来,只有在斗争中求团结才能实现真正的团结,没有斗争的团结必定失去自主性,无异于投降。重庆谈判期间,蒋介石一面笑迎毛泽东,一面向前线运送“剿匪手册”并指示国民党军搞摩擦,伺机抢夺和压缩红军的地盘,红军前线将士对此深感为难。刘少奇、彭德怀等明确指出,前线将士打得越狠,毛主席越安全。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如果说当时的统一战线针对的是日本侵略者的话,现代中国的统一战线针对的应该是一切干扰甚至企图阻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势力。任何新生事务的成长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抗争的过程,其中就包括对旧的体系与思维习惯的改变。为此,我们就要首先判断哪些是“可以团结”的,哪些是“不可以团结”的。“可以团结”并不意味着立即就是我们的朋友,无原则的迁就更会使“可以团结”者变成“不可以团结”者。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处理国与国的关系中,我们就明显存在这方面的经验与教训。


首先说说日本。上世纪70年代初,受中美关系改善的影响,日本方面迫不及待地要求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中国也有类似的愿望,从而使中日关系顺利地得到发展。改革开放初期,日本人积极参与中国的建设,中国也对日敞开了大门,那时的日本产品可以说如潮水般地涌向中国。但是,日本人骨子里瞧不起中国,导致右翼势力越来越猖狂。时任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公然参拜靖国神社,遭到了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强烈谴责,中日关系从此走上了时好时坏的境地。尤其是在小泉当政期间,中日关系进入了“冰点”。中日关系的恶化,使日本经济得不到好转,国际政治上更是抬不起头,尤其是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让日本人如坐针毡,改善中日关系成为了日本人近年来的迫切愿望。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正是因为对日本的斗争,才使他们在中国人面前不敢放肆。这是我们比较成功的地方。


对于美国更是我们值得自豪的。且不说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即使美国曾在贸易问题上的“对话最惠国待遇”问题、入世谈判问题、伊拉克战争、朝鲜核问题、台湾问题等方面,中国十分注意将斗争与团结相结合,让美国不敢对中国轻举妄动。另外还包括印度、前苏联等。


但是,在对待其他许多国力不如我们、领土和人口比我们小的国家上,我们过分讲究团结,客观上纵容了那些国家内部反华、厌华情绪的滋生与蔓延。印尼、越南和韩国就是典型的例子。


如果说以上所述属于政府层面的话,中国民众的力量是不是无足轻重,或者无从发挥呢?绝对不是!这其中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上半年抵制家乐福事件。


尽管抵制家乐福的直接导火索是有关他们支持藏独的传言,但实际上从开始就是将家乐福当成了惩罚法国政府的替罪羊。中国民众心里很清楚,抵制家乐福并不是真的要将他们赶出中国市场,而是向萨科奇和法国政府(甚至法国人民)传递一个强烈信息,即当今的中国已经不是过去任人欺辱的中国,任何危害中国利益、损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人都将受到惩罚。在中国民众的强力参与和中国政府的默许下,法国政府慌神了。萨科奇尽管嘴上还硬了一阵子,北京奥运期间还不是乖乖地跑到中国来?相反,德国由于“逃过此劫”,他们至今不是还在进行反华表演?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过程中,要尽可能实现中国与其他国家(尤其是邻国)关系的正常化,并尽可能使之向友好方向转化,就必须充分发挥政府与民间的力量,以我为主,各司其职,高度注意处理好团结与斗争的关系。本人认为,总体来说,政府层面侧重“拉”,而民间力量注意“打”(注意与重庆谈判的类比)。


因此,在中国网络层面上对于有关国家对中国不友好的言论,对伤害或企图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人,就应该毫不留情的揭露与批判,这是我们作为普通共和国公民应尽的指责,不应有什么顾虑。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肆无忌惮。只要我们遵循以事实为根据,实事求是地进行取舍,同时兼顾他人的民族感情,相信中国民众一定会成为影响世界政治的重要力量。


在此方面,韩国人的表现是我们一个十分重要的反面教材。一方面提醒我们注意不要陷入狭隘民族主义的泥潭,另一方面警示我们不要对类似行径姑息迁就,该针锋相对时就应进行坚决斗争,切忌缩手缩脚,否则极有可能对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同时,鉴于政府层面上不好处理,利用民间力量,以民间对民间开展有理有节的斗争,是十分必要且完全可行的。


我们这么做从根本上还是希望他们能幡然悔悟,改正过去的狂妄思想和丑陋行径,回到切实增进中韩友好层面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