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二卷 成名》 五 驰援宿州 上

mulinsen444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杨炎、左士渊走进县衙。对邵宏渊查手施礼道:“参见都统大人。”


邵宏渊道:“两位免礼,来找本都有什么事吗?”


左士渊冷笑道:“杨炎才当了几天的统制,就不知通天高地厚了,今天居然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邵都统,你管不管了?”


邵宏渊怔了一怔,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把话说清楚。”


杨炎这才要开口,左士渊以抢道:“今灭杨代统制抓了我左军的几个弟兄,说要代我管教管教他们,上来都统大人,下有军法官,就算是我的弟兄真有什么差池也轮不到他来管吧。”


邵宏渊边吃了一椋,要知道各军之间都很忌讳别军的人来插手自己军中的事务。他将杨炎这样一个正将提为代统制也有一定原因是因为这个。而其他人也都没有太多异议。竟设想到杨炎犯了这个忌讳。转头问杨炎道:“杨统制,可有此事?”


杨炎这才开口道:“确有此事。”


邵宏渊沉下脸来:“为什么?杨统制能解释一下吗?”


杨炎道:“末将今曰在街上,见到几个左军的士兵在一家酒馆里白吃白喝,强拿强要不说,还要强抢那店主的孙女,如此败坏军纪,有辱军威,末将实在看不过眼,就抓了那几个士兵,要交给军法官处治,但左统制却不同意,硬拉末将来见都统大人,请都统大人处理。”


左士渊“哼”了一声道:“什么败坏军纪,有辱军威。杨炎你年纪不大,扣帽子的本事到是不小啊!弟兄们不过是白吃了一顿值几个钱,又被把那个女的怎么样,值得这么小题大作吗?”


杨炎道:“左统制,这怎么事小题大作呢!我们打仗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收复我大宋的失地,解救我大宋的百姓吗?如果纵容士兵掳掠百姓,那样会失去民心的,失去了民心,我们还怎么打仗。”


左士渊冷笑道:“好啊,杨统制,你年纪轻轻到是能说会道,照你这么说,我军以后就一定会非打败仗不打了。”


邵宏渊摆了摆手道:“都不必再说了。”杨炎、左士渊立即都停了口,看着邵宏渊。


其实邵宏渊心里也不满杨炎,觉得杨炎多事。宋军挠军,实属常有的事,朝庭里就是知道也不过是睁一眼闭一眼箅了。这些事情根本就不值一提。如果是别人,邵宏渊早就申斥起来,但杨炎的身份特殊,杨沂中权高位重,就是枢密使张浚也要让他三分,可况他邵宏渊。而且杨炎所说的也是正理。如果事情闹大,给那些御使们知道了参自己个治军不严的罪名,终是十分麻烦的事。


过了一会,邵宏渊对左士渊道:“左统制,你以后要好好管教一下你的手下,不要在做出这样的事来,那几个士兵念他们是初犯,这次就不用交给军法官了,你自己来处理吧。”


又对杨炎道:“杨统制,你也要注意一点,别说你现在只不过是代统制,就箅你真是背嵬军的统制,也管不了左军的事情。”


左士渊听了,将闹事的士兵交给自己处理,就知道邵索渊是在有意为自已开脱,虽然还是有些不满对杨炎的处理,但也不敢跟邵宏渊强辩,只道:“末将知道了。”心中却在暗想:杨炎是有什么倚仗吗?连邵宏渊也不敢太得罪他,还要给他留几分面子。


杨炎心里也不满邵宏渊的处理,不过也不好再税什么,只好道:“末将知错了。”


邵宏渊点点头道:“今天本都就不在追究你们两人了,下攻再犯,决不轻饶。”


* *****************


杨炎走出县衙,向自已的任所走去。刚才那个老头的话却不断在他耳边响起:要是这样,还不如让金兵来管这里呢!


杨炎长叹了一声,以前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赶走金兵,恢复大宋的失地。一方面是因为他素来敬仰岳飞,也就希望能够完成岳飞的遗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从小就常听人说当年金兵南侵的时候是如何暴残凶恶,烧杀淫掠,而激起的义愤。但是现在杨炎的心中却对宋军的比伐产生了疑问。北伐的目地是什么?真是为了收复失地,解救百姓吗?但是如果宋军都是那样掳掠百姓,那么又和金军有什么区别呢?那么辛辛苦苦的北伐,收复了矢地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就是为了让老百姓不受金兵的掳掠,而受宋兵的掳掠吗?


杨炎摇了摇头,又想起杨沂中的话来:有些问题的答案是要靠自已去寻找的。那么这答案自己又上那里去找呢?


忽听身后有人道:“杨统制。”


杨炎回头一看,原来是毕再遇。


杨炎停步道:“毕统领,是你。”


毕再遇紧走了两步,来到杨炎身边,道:“杨统制,你的脸色不大好啊,发生了什么事?”


杨炎叹了口气,边走边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毕再遇说了一遍。


毕再遇听完,脸色也凝重了起来。道:“杨统制,我比你多当了几年的兵,所以也知道得多一些,军队掳掠百姓的事情实在是我大宋的一大通病。”


杨炎点点头道:“以前我也是略有听说,不知道详情,不过现在倒是真的见到了。”


毕再遇道:“纵容士兵掳掠百姓,有的时候也是为了提高士气的方法。让士兵知道,打了胜仗以后,可以抡夺些钱财。这样士兵们才有动力。毕竟打起仗来,大将们身先士卒的少,多是躲在后面指挥,玩命的事情还是靠士兵们来做,而功劳赏赐,大多也被当将官的所得去了,轮到士兵的少之又少。有时在攻城的时候,主将往往会宣布攻下城以后,可以行抢几日,这样士兵们就会更加买力了。”


杨炎到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过到是有几分道理。


杨炎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泫了吗?必须要靠纵容士兵去掳掠百姓茱提高士气吗?”


毕再遇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绍兴年间的中兴四将,加上吴玠一共五大将中只有岳少保和韩蕲五的军纪最为严明。而也是他们的部队的战斗力也最强,军功最大,这就说明军纪严明的军队,也是有很强战斗力的。”


岳飞和韩世忠的军纪严明杨炎是知道的,韩世忠当年为将时嗜义轻财,锡赍悉分将士,所赐田输租与编户等。持军严重,与士卒同甘苦。而岳飞的岳家军更有取民麻一缕以束刍者,立斩以徇。卒夜宿,民开门愿纳,无敢入者。军号“冻死不拆屋,饿死不卤掠。”但也有一些不解道:“那么其他的军队为什么就做不到呢?”


毕再遇又叹了口气道:“而有些是领军的将领自己不正,克扣了士兵的粮响,士兵们少了粮响自然要去掳掠百姓,为将的又怎么去管。有时不但不管,士兵抢来的财物还要分上一份怩。钱眼将军的故事你总该听说过吧。”


杨炎点点头,钱眼将军是讥刺中兴四将中的张俊,说某人有铜钱一枚,可从钱眼中看出人的星像,看赵构时称是帝星,看秦桧时称是相星,看韩世忠时称将星,唯独看张俊时称什么星也看不出来,只看见张俊在钱眼里坐着。


中兴四将中张俊统军最早,岳飞和韩世忠都曾是他的下属。但名声也是最差的,一方面是因为张俊参与了秦桧害死岳飞的冤案,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张俊的贪婪和敛财的手段。军行所至总都不免勒索财帛,驱掳丁壮,掠人妻女,居人庐舍。而旦还经常指使军队为其私人干活,致于老扣军响那更是常事。


杨炎不禁叹道:“我曾听说,岳武穆曾言,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天下方始太平,这话一点也不错啊。”


毕再遇也颇为撼概道:“只可惜我现在职务低微,纵然是有心,也无力改变现状。”


这句话正好打动杨炎,他暗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够独当一面,自领一军,首先要做砧就是严明军纪,秋毫不犯。


两人一番谈话,今互相之间的交情又深了一层。


* *****************


“啪”的一声,邵宏渊在桌子上重重一击:“杨炎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我看得起他,才提拔他当了统制,想不到这小子也太不知台举了,居然管起我来了。”


邵世雍也道:“爹,这小子肯定是仗着杨沂中的势力,才敢这么大胆的。也不想想,才当上这么个芝麻小宫就忘乎所以了。“


李石劝道:“都统大人,小将军,都消消气吧。”


邵世雍道:“爹,干脆下令,把他这个代统制撒了箅了。”


邵宏渊瞪了儿子一眼:“你懂什么?撒了他当然容易,但杨沂中会不管吗,如果杨炎告到杨沂中那里怎么办?”


邵世雍还有些不服,堵嚷道:“杨沂中又能把爹怎么样。”不过心理却是清楚,杨沂中位高权重,可不是邵宏渊得罪得起的。


李石也劝道:“小将军,都统大人说的不错,撒了杨炎当然容易,但如果杨沂中出面告都统大人一个纵容士卒,掳掠百姓的罪名那可就不好办了。这个罪名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小则最多被皇上责备几句,大了可就丢官弃职,贬到岭南的呀。”


邵宏渊道:“李参军言之有理,世雍,你听明白没有。”


邵世雍道:“那怎么办?李参军,难道就看着那小子这样目中无人,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李石笑道:“在下到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杨炎的难题,而且既使是杨沂中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邵宏渊道:“哦,李参军,你有什么妙计吗?”


李石笑道:“都统大人,妙针可谈不上,李显忠不是写信给都统大人,要我们到宿州去抵抗金军吗?在下以为不如就派杨炎领一支人马去宿州,就说我们正在休整,先派一支人马过来,大军随后就到。这样一来,杨炎不在虹县,就不会对都统大人您指手划脚了,而到了宿州就归李显忠管,和金军打输了,杨炎有什么意外,那可就是李显忠的责任和都统大人您无关。如果打赢了,杨资立了战功,他还是都统大人您的部下,这功劳么,怎么也有都统大人的一份。您看这个办法如何?”


邵宏渊哈哈大笑道:“一举两得,果然是妙计啊。就这么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